11名北京學員遭枉判 美國務院要求立即釋放

11名北京學員遭枉判 美國務院要求立即釋放

【明慧之窗記者宋蒖琂綜合報道】冬奧會前夕,中共對十一名北京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二至八年。美國國務院官員和北美政要、律師紛紛譴責,並要求中共立即停止迫害、釋放法輪功學員。

美國國務院官員援引了有關酷刑和嚴厲判決的報告說:「大量的證據表明,中國政府(中共)至今仍在打壓和虐待這個群體。」「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每年都面臨著拘留、騷擾,以及報告顯示的酷刑和虐待,原因只是他們和平地實踐著自己的信仰。」

二零二二年一月十四日,許那等十一名法輪功學員遭中共非法判刑。許那被枉判八年,另外十位學員分別為:李宗澤、鄭玉潔、李立鑫、鄭豔美被非法判刑五年;鄧靜靜、張任飛、劉強、孟慶霞被非法判刑四年;李佳軒、焦夢姣被非法判刑兩年。

法輪功學員、畫家許那一月十四日遭中共非法枉判八年。(圖片來源:明慧網)

五十三歲的許那是北京的靜物畫家,曾因信仰法輪功而兩次入獄。被非法監禁期間,她遭受了獄警的各種酷刑,包括將雙腿硬扳成一百八十度。隨後,三名囚犯坐在她的腿上和背上,不斷加壓,使她經歷難以忍受的痛苦。

十四年前,許那的丈夫、民間音樂家于宙,在二零零八年北京夏季奧運會前,被中共警察迫害致死。

二零零八年一月底,北京奧運前夕,因被發現車裏有一本法輪功書籍,許那和于宙雙雙被非法關押在北京市通州區看守所。八天後,二零零八年二月六日,中國新年除夕之夜,時年四十二歲的于宙被迫害致死。許那當時還被非法關押。同年十一月,許那被判刑三年。

(圖片來源:香港大紀元)

美國國務院要求中共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學員

據英文大紀元報導,美國國務院一月二十一日呼籲,中共「立即停止對法輪功學員的暴行和虐待,釋放因信仰而被監禁的人們,並查明失蹤學員的下落」。

美國國務院一月二十一日呼籲,中共「立即停止對法輪功學員的暴行和虐待,釋放因信仰而被監禁的人們,並查明失蹤學員的下落」。(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一位國務院官員在電郵中稱:「自一九九九年以來,中共一直企圖消滅從中國大陸傳出的修煉功法──法輪功及其和平修煉者,包括為其信仰權利抗爭的人權捍衛者。」

這位官員援引了有關酷刑和嚴厲判決的報告說:「大量的證據表明,中國政府(中共)至今仍在打壓和虐待這個群體。」「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每年都面臨著拘留、騷擾,以及報告顯示的酷刑和虐待,原因只是他們和平地實踐著自己的信仰。」

被捕的法輪功學員往往未經審判而被長期關押,不允許委聘合宜的律師代表,並因虛假、不實的罪名遭受懲罰。

加拿大國會議員:中共為「形像」而大力打壓異議聲音

對許那等法輪功學員的受迫害案例,加拿大國會議員吉尼斯(Garnett Genuis)接受採訪時表示,中共為籌備奧運會採取的這些極端措施,完全符合中共政權通過壓制異議聲音,以優先考慮其所謂「形像」的一貫做法。

「北京(中共)始終關注的是自己的所謂『國際形像』,並常常試圖阻止關鍵信息外泄。我們已經看到了這一點,尤其是在疫情(COVID-19)期間和重大國際活動之前。」

吉尼斯議員強調,國際社會應繼續倡導中國的言論自由,特別是為那些被中共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提供言論自由。

加拿大國會議員吉尼斯(Garnett Genuis)(圖片來源:新唐人)

國際人權律師:中共對異議人士的量刑都是政治性的

著名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接受媒體採訪時說,最近對法輪功學員的重判與即將到來的奧運會有直接聯繫。中共的目的是恐嚇表達不同聲音的人。

他說,中共的做法一貫是奧運會之前和期間加大打壓力度,因為它擔心那些異議人士利用奧運會的機會,通過抗議,對前來的外國人揭露中共的暴政。中共的策略不僅是恐嚇被判刑的人,而且是恐嚇所有意識到會被判刑的人。

他說,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量刑完全是政治性的。「在共產中國,中共量刑的目的是威懾任何對黨不夠『忠誠』的行為或信仰,量刑也是政治性的,沒有一致性。政治緊急事件起起落落。奧運會的到來,中共就增加量刑,以便中國(中共)在來訪的世人面前擺出漂亮面孔。」

他說,結果中共變得更加醜陋。

美參議員:應停止支持中共邪惡政權

美國參議員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對英文大紀元說:「中共對宗教少數群體的打擊是無情的。」

「這次對提供疫情信息的法輪功學員的最新攻擊,是他們暴行的最新證據,更有理由切斷(與中共的)聯繫,停止支持(中共)這個邪惡政權。」

美國參議員里克﹒斯科特(Rick Scott)(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前委員約翰尼﹒摩爾(Johnnie Moore)牧師說,面對中共在冬季奧運開幕前幾週的判決,「我們要清楚知道這裏發生了什麼:中共正在奧運會前抓捕民眾。民主黨人和共和黨人,以及美國的盟友,都需要與中共劃清界限。對那些一直揮舞著社會正義旗幟的企業來說也是如此,他們現在正面臨著(道德)考驗。」

據明慧網報導,二零二一年獲知16,413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警察綁架騷擾,1184人被非法判刑,131人被迫害離世。

其中,大陸的社會精英人士因修煉法輪功而被非法判刑的有74名,131人被綁架,91人被騷擾,20人被迫害致死。這些精英人士中有:軍隊師副參謀長、政法委官員、紀委幹部、專家學者、大學教授、優秀教師、銀行支行副行長、企業高管、航空高級技術人員、高級教師、工程師、會計師、律師、警察、醫生等。

北京11位法輪功學員被枉判及勒索罰金

包括北京畫家許那在內的11位法輪功學員,因發北京的疫情照片給網絡媒體,遭中共當局非法拘捕、關押構陷一年多,於二零二二年一月十四日被北京市東城區法院非法判刑:

許那,非法枉判八年,勒索罰金二萬元;
李宗澤、李立鑫、鄭玉潔、鄭豔美,都被非法枉判五年,勒索罰金一萬元;
鄧靜靜、張任飛、劉強、孟慶霞,均被非法枉判四年,勒索罰金八千元;
李佳軒、焦孟嬌,被非法枉判二年,勒索罰金四千元。

二零二一年十月十五日,北京東城區法院非法對他們開庭。五位維權律師,從程序和實體兩個方面,為許那等十一位法輪功學員做了有理有據的辯護,要求無罪釋放。

律師指出,這個公訴人沒有法律依據、沒有事實、沒有證據來證明她的那些錯誤定罪,於是就把自己的想像當作事實來說。很多事情都是她自己想像出來的,沒有任何事實根據。

比如,在這些法輪功學員家裏抄出的法輪功書籍等等,那是他們自己學法修煉用的,檢察官卻說是「用於傳播而持有」,這是明顯的惡意構陷。

這次開庭沒有送達傳票,僅憑這一點,庭審就立不住腳。律師指出,此次庭審的程序有多處違法,如:

  • 不立案就起訴。
  • 最初的罪名是「尋釁滋事」,後來改成觸犯《刑法》第三百條。如果罪名變了,就要重新立案。作為檢察院,如果發現不是原來的罪名,就應該退捕。
  • 在檢察院階段,不讓律師閱卷,違反了法律規定,侵犯了律師的辯護權利,致使律師們在檢察院不能提出有效的辯護。

許那,一九六八年出生在吉林長春,畢業於北京廣播學院(現中國傳媒大學),職業畫家。父親是文聯畫家,母親生前為吉林美院教師。

二零零一年七月,許那因收留外地法輪功學員在通州遭北京市國安科綁架,同年十一月在北京房山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北京女子監獄關押期間,許那曾遭受集訓隊小號嚴管隔離、酷刑等折磨,被強制盤腿捆綁、不讓睡覺洗漱、在雪地裏凍、禁止家人探視、軟硬兼施、頻繁調隊等。

北京昌平區法輪功學員孟慶霞,畢業於中央工藝美院服裝系,畫家、教師。她工作認真負責,還是所在街道評價極高的好媳婦。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後,先後多次被綁架到洗腦班、看守所關押迫害,並被非法判刑五年,出獄後長期被騷擾、恐嚇、監視迫害。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九日上午,北京市順義區法輪功學員畫家許那在家中作畫,被北京市公安局國保大隊、順義區公安局國保大隊以及順義區空港派出所警察協同綁架,第二天警察去家中非法抄家,搶走電腦、手機、攝像機等私人物品。

當天綁架的還有李宗澤、李立鑫、鄭玉潔、鄭豔美、鄧靜靜、張任飛、劉強、孟慶霞、李佳軒、焦孟嬌等十三人。北京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及東城區公安分局等部門策劃了此次大規模綁架。參與綁架警察的數量是按照每個人十個警察配置的,有數百警察參與了這次大綁架。

據稱,二零二零年六月,許那等因發「北京疫情」圖片給海外媒體大紀元,被北京國安、國保在大紀元網站媒體看見這些照片後,通過監控器記錄,看到有許那、李宗澤在監控器下走動,隨即採取對他們的跟蹤、監控。

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八日,許那、李宗澤、李立鑫、鄧靜靜、張任飛、李佳軒、焦夢嬌、鄭豔美、鄭玉潔、孟慶霞、劉強被非法批捕。王宇、付文以取保候審形式放回家。十一月,許那、李宗澤等11位法輪功學員被構陷到檢察院。十一月二十一日,東城區檢察院因證據不足將案卷退回至東城區公安分局。

二零二一年四月二日,東城區檢察院將此案構陷到北京東城區法院。在檢察院階段,律師閱卷權利被限制、阻擋,只准看卷、抄卷,每位律師只給四個小時的閱卷時間。

東城區法院也對辯護律師閱卷提出苛刻條件,如:要求十一位當事人的律師須同時到場閱卷;不許對當事人卷宗拷貝、複印和拍照,也不向辯護律師提供光盤、優盤等電子案卷。

二零二二年一月十四日,北京市東城區法院非法枉判許那、李宗澤等十一位法輪功學員二至八年,並勒索罰款;同時沒收他們大量個人財物:修煉人必備的大法書籍,還有日常個人使用的筆記本電腦十四台、手機四十部、硬盤七個、移動硬盤十個、U盤二十九個、照相機、錄音筆等。

從法院的指控中看出,這不是在走甚麼司法程序,而是利用手中的權力,進行的一場政治迫害,導致又一巨大冤案。法輪功學員許那、李宗澤等,他們作為一位中國公民,街頭拍照是一件最平常不過的事情,反映的也是當時北京疫情的真實情況,連曝光都談不上。

判決書指控當事人有關報導的行為,正是受到《憲法》保護的言論自由,他們的行為不在法律指控的範圍之內。

結語

許那的丈夫于宙在北京二零零八年召開夏季奧運會前被抓後,在二零零八年二月六日被迫害致死,遺體仍然被冷凍著。時隔十四年,許那在北京二零二二年召開冬季奧運會前身陷囹圄、遭重判。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判決,沒有法律依據,但近幾年來,中共對法輪功在持續加重打壓。許那曾於二零零一年遭冤判五年,二零零八年三年,如今再遭冤判八年。

二零二一年八月,許那等11人因傳播疫情照片被抓案件,引發國際社會的關注和聲援:

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七日,美國國務院敦促中共,釋放因提供COVID-19信息而被拘押的11名中國公民,並呼籲停止打壓尋求報導真相的人。

同年八月二十四日,總部位於紐約的保護記者協會(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 CPJ)譴責中共的逮捕行動,並呼籲釋放11人。

意大利多語種在線雜誌《寒冬》主編、意大利宗教社會學權威英特羅維吉(Massimo Introvigne)博士此前向大紀元表示,中共拘捕11人,說明中共「恐懼」真相,依靠謊言維生。

有評論認爲,這個世界如果無視許那的聲音,就是同謀。沉默的我們就是那些囚徒和看守,將不公和侵害強加給許那、我們自己,也強加給人類的未來。

請參閲明慧之窗的相關報道,傾聽許那的聲音:

【回首2008北京奧運】畫家許那遭非法判刑 獄中教化勸善的傳奇

(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24/美國務院和政要譴責中共要求立即釋放法輪功學員-437222.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24/北京畫家許那等十一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二至八年-437194.html

(本文主圖來源:明慧網)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