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憶師恩  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刻

【慶祝513】憶師恩 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刻

文/中國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沂茵改寫)

回想起當年見到師父的場景,雖然不像其他人能與師父握手、留影,但在我的生命中也有同樣的感受:對師尊的救度之洪恩感恩不盡!

藉大法洪傳三十週年之際,把二十八年前三次見到師父的記憶和感受,與有緣之士分享。

那是一九九四年七月末,我工作單位的辦公室主任,在參加了師父在大連的法輪佛法傳授班後,帶回來師父的一張名片和一本《法輪功》,借給我看。我如獲至寶,一秒鐘沒有耽誤,回到辦公室,關上門,聚精會神的讀了起來。

我流著淚一口氣看完這本書,心靈被震撼──所有的迷思,所有的不解得到了解答,思想豁然開朗!

於是我立即撥通師父名片上的電話,接電話的是北京法輪大法研究會的工作人員。我問:「您好,李老師最近有沒有在東北辦班的安排?何時還會舉辦傳法班?如果參加不著傳授班,按書中的修煉心性能不能修成圓滿……」一口氣問了好幾個問題。

對方溫和而堅定的說:「只要按書上的要求做,就能修成。近期八月五號,老師會在哈爾濱辦傳法班。」我高興極了,把書中修煉心性那部份和動作圖解複印下來,把書和名片還給了單位辦公室主任。

因為我太激動,太高興了,就提前買了去哈爾濱的火車票,也不敢告訴家人實情,怕他們不讓我去。

一到哈爾濱我就傻眼了:上哪裏去找辦班的地點?當時在電話上光顧高興了,卻忘記問,這麼大的城市去哪找呀?修大法之前,我是一名佛教居士,心想:錢帶的也不多,那就去住廟吧,我有居士證。

我帶著小女兒,很費勁找哈爾濱極樂寺,打聽路徑,就往那個方向走。小女兒一路跟著我,已經走不動了,一直在央求我:「媽媽,太累了,回家吧!」我說:「不能回家,不達目的不罷休。」

她走不動了,我就背著她走。因為我暈車,只能乘一段車,感覺噁心要吐了,就下車走一段路,所以大熱天把孩子累得夠嗆。

當到極樂寺下車時,突然看見醒目的「中國法輪功」幾個大字,「哎呀,這麼巧!」我高興的幾乎要跳起來了!那種激動的心情無法用語言表達!後來回想起這一切,知道是師父一步一步引領著我找到了學習班。

第一次見師父

開班了,第一天師父的第一句話就說:「有的學員費盡千辛萬苦,終於找到了學習班。」我的眼淚「唰」一下就湧了出來,心想:「師父啊,您怎麼甚麼都知道啊!」

第一堂課我聽懂了:師父是在往高層次帶那些多年想修,而找不到正法門的人。課間休息時,我和旁邊的學員說:「這是未來佛主來世傳佛法度人啊!」他好像聽不懂,我忙閉上嘴,心想:「噢,這可是天機,不能隨便洩露啊!」

因為我看過很多佛教的經典著作,知道釋迦佛曾經講過:「末法之時未來佛主,轉輪聖王再轉法輪。如:即身成佛金輪王現。」我在生命的深處呼喚:「恩師啊!我可找到您了!」

我越聽越明白,越聽越替那些還讓師父給治病,或不停地問師父自己身體哪裏怎麼樣的人著急。我心裏想:師父說的多明白,師父不是給常人治病來的,是往高層次上帶修煉的人啊!首先要有往高層次上修煉的願望,師父才能給淨化身體。

當時我心裏想要問的是:我還要不要再上早晚課了?用不用再拜八十八佛了?我就這樣一想,還沒有寫條子問呢,師父就說(大概意思):「我把你好的留下,壞的去掉。不用拜佛,不用燒香。」我的心又被震撼了:師父啊,我想啥您都知道啊,太神奇了!

回到家我就把居士證燒了,佛堂撤了,佛像送走了。

在辦班的那些天,師父都提前到場,在講台上宣布學員拾到的首飾、手錶、人民幣等物品,讓失主上台認領。

我每天都想多看一看師父,也有其他學員和我一樣,就在師父來的路上等著。每天我們都能看到師父坐的黑色轎車從身邊開過,師父就把車窗放下,把手伸出來向我們揮手,我就向師父敬佛家禮。

更有幸的是,有一天我們娘倆在一個過街的天橋上散步,等著到時間去上課,突然看到對面過來一群人,中間有一位身材高大、偉岸,啊!這不是師父嗎?!我激動的只想跪下拜師,師父看出我的心意,微笑的向我擺擺手,示意我不要那麼做。

我雙手合十,向師父敬佛家禮,目送著師父從身邊走過去,我久久的望著師父,直到看不見師父為止。

這是永世、永生的記憶,伴隨著我助師正法的日日夜夜。只要想起師父,就讓我充滿善念,只要想起師父,就覺得沒有過不去的關,只要想起師父,就讓我遇善緣結善果,了卻一切怨緣。

一九九九年六月二十五日李洪志先生在接受美國伊利諾州州長、州財政部長和芝加哥市長嘉獎的頒獎儀式上講話。(明慧網)

回想在哈爾濱傳法班上,師父指揮讓學員們跺腳,分成幾部份。因為有的學員心急了,沒等師父的口令傳出就把腳跺了下去,師父就耐心地說:「再來一次。」並說:「你們要是學法這麼著急就好了。」

師父的這句話,牢牢的在我的思想深處紮下了根。回家後我們的家庭學法小組從未間斷學法,無論在甚麼環境下,無論搬遷過多少居所,都在堅持學法。

從前是一週集體學幾次,現在更知道精進了,每天上午學《轉法輪》,午後各自參與不同的救人項目。晚上學師尊的各地講法,互相幫助,共同提高,不落下小組的每個學員。

我們深深體會到佛法的無邊法力,決不會因為常人不知道他,他就不存在。即使一個小小的常人,只要有對大法的虔誠的敬仰,就能得到佛法的護佑,就有美好的未來。

在第八節課中途,師父離開講台去處理事情去了。一會師父回來了,表情威嚴。後來才知道,工作人員不允許有人抬著危重病人進場,這會干擾師父講法。那夥人不滿意在鬧騰。這是對傳正法的干擾!

末法時期,人得法就是不容易,就有搗亂、攪場的。也有邪魔在起破壞作用,它就是不讓人得法,說是所謂淘汰不信佛法的人。這次傳授班,師父語重心長鼓勵我們說:「你們是種子。」(大概意思。)

師父這諄諄教導我牢牢刻在心裏,以至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至今天的二十三年反迫害中,我都以師父的法作指導──我們是種子,就要發揮助師正法的作用,在佛法的修煉路上勇猛精進,像雄獅一樣勇往直前,努力做一位上士。

第二次見師父

從哈爾濱傳法班回來,我就加入了弘揚大法的洪流中,組建煉功點,每天早上跑三個煉功點,照常上班工作,管好家庭。

一九九四年十二月末,師父結束了廣州傳功講法班,飛往大連。我得知後,找了三輛大客車,參加師父在大連的帶功報告會。我和全家人都去了大連參加了師父的傳法班。

師父讓跺腳的時候,婆婆一跺腳,一身的病都跺沒了,不但沒有病了,還摘掉戴了幾十年的眼鏡。現在婆婆已八十五歲了,還能種地呢!抄《轉法輪》寶書她已經不知抄了多少遍了。誰看見她都說她年輕,臉上光光的,沒有皺紋,活的有滋有味。

師父每次讓跺腳時,都讓大家想一下自己的病,沒有病的想一下家裏人的病。我沒有病,也想不起家裏人誰有病,就想把一切不好的思想物質跺掉吧。這次也是,有的學員跺腳沒按照師父的口令,有的就搶先跺腳,師父也都耐心的說:「重來一次。」並說學法要這麼著急就好了。

這句話我又聽了一次,更牢牢的印在我生命的深處了。無論在甚麼環境下,我都把學好法放在首位。「七二零」之前,只要是師父發表的《精進要旨》,我們都不隔夜,立即打印送到學員手中,自己反覆學,直到背下來。

第三次看到師父

一九九五年一月四日,我去北京參加了《轉法輪》寶書首發式,再次沐浴在師父洪大的慈悲佛恩之中。

我地區去了七位學員,座位離講台很近。師父來了,讓我們把雙手朝上放平,然後給每個人下法輪。我感覺到了法輪在手裏旋轉,暖暖的正傳、反轉,奇妙至極!這次以後,我們都知道師父將要去國外傳法度人了。

這一生最幸福的時刻,就是和師父在一起的時刻;
這一生最榮幸的事,就是能成為一名法輪大法的修煉者;
這一生最珍貴的是能在師父的宇宙大法引領下,經歷了不平凡的個人修煉提高與助師正法反迫害的歲月;
這一生最殊勝的是能脫胎換骨修去名、利、情,跟師父回家。

當把《轉法輪》寶書捧在手裏的時候,我會先把家裏人都安排好,不讓任何事、任何人干擾我學法,靜靜地如飢似渴地看啊,看啊,越看越愛看,越看越明白,忘記了時間,忘記了地點,忘記了人間的一切恩恩怨怨,不吃不喝卻不餓不渴,忘記了一切,只有止不住的淚水,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恩。

在煉功的初期,特別是煉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1],我也是無名的流淚,總是流淚,在生命的深處的淚淌也淌不完。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只要想起師父總是眼含熱淚,滾滾淚珠奪眶而出。

師父說:「我覺的能夠直接聽到我傳功講法的人,我說真是……將來你會知道,你會覺的這段時間是非常可喜的。」[2]

感謝恩師的救度洪恩,弟子叩謝師尊慈悲苦度之恩!

在線閱讀各語種《轉法輪》:https://www.falundafa.org/
線上免費學習班 https://chinese.learnfalungong.com/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二、動作圖解 〉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5/18/【慶祝513】憶師恩-謝師恩-442183.html

(本文主圖説明:一位法輪功學員在閲讀《轉法輪》。法輪功學員提供)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