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法官以輕判換放棄信仰 遭女教師拒絕

山東法官以輕判換放棄信仰 遭女教師拒絕

文/明慧網山東通訊員(明慧之窗記者方心編輯)

二零二二年五月十三日上午,山東省青島市黃島區法院在青島第二看守所以視頻形式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馬芹。法官歐曉彬企圖誘惑馬芹放棄修煉法輪功,聲稱可以輕判。

馬芹當庭表示絕不放棄修煉法輪功,並堅定地說:「法輪大法教人向善。修煉法輪功沒有違法,更沒有犯罪。」

馬芹案的代理律師為馬芹做了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要求無罪釋放馬芹。

優秀教師馬芹多次被綁架關押

馬芹,五十三歲,原平度市開發區實驗學校的優秀教師,在中共對法輪功持續至今二十三年的迫害中,她多次遭綁架、騷擾和關押。

二零一零年八月九日,馬芹在實驗學校被平度市公安局警察綁架。八月十日凌晨,馬芹從看管她的警察眼皮底下走脫。公安局對馬芹非法通緝。

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八日晚七點多鐘,馬芹在自家小區被綁架,並被劫持到位於即墨普東的青島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

二零二二年五月十三日,青島市黃島區法院在青島第二看守所對馬芹非法開庭。上午十點半左右,律師和馬芹的家人一起到達看守所,看守所稱法官歐曉彬不讓家屬進去旁聽,律師站在門口一直與法官交涉,直到十一點十六分,歐曉彬才讓馬芹的兒子進去。馬芹的姐姐則被以疫情為藉口拒絕其進入旁聽。

非法庭審開到一半,歐曉彬又以馬芹的兒子是所謂的證人為由,將他趕出法庭。

馬芹:法輪大法教人向善,讓我重獲健康

優秀教師、法輪功學員馬芹。

在所謂法庭上,馬芹平和地講述了自己修煉法輪功的前後身心變化。修煉法輪功前馬芹被牛皮癬折磨得痛不欲生,為了治病,幾乎走遍了大半個中國,花光了夫妻兩人辛辛苦苦掙的三十幾萬血汗錢,不僅沒治好牛皮癬反而使身體健康每況愈下,萬念俱灰,曾經服藥自殺過。

修煉法輪功後,折磨自己多年的牛皮癬痊癒,無病一身輕,在家庭中、社會上、工作單位她事事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體會到了從來沒有過的身心愉悅。

馬芹自我辯護長達五分鐘時間,駁斥了公訴人的所有構陷之詞,並當庭指出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八日,警察對手無寸鐵的自己進行了暴力抓捕;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裏,失去了學法煉功環境,本來因修煉法輪功而痊癒的牛皮癬不幸復發。

法官誘騙放棄信仰 遭馬芹嚴拒

歐曉彬問她要不要退出法輪功(註﹕法輪功沒有組織,學法煉功都是自願的)?聲稱退出可以輕判。馬芹當庭表示不放棄修煉法輪功,堅定地說:「法輪大法教人向善。法輪大法好。」

馬芹的言行震撼了在場的所有人,大家表示:馬芹「說得太好了,我都驚呆了。」「感到太震撼了。」

律師指出:信仰自由,任何個人或國家機關都沒有權力干涉。不管從法律適用、還是案件事實上,公訴機關均不能證實馬芹觸犯刑法,構成犯罪,本案既沒有犯罪客體,也沒有犯罪對象,更沒有犯罪行為,馬芹的行為也不具有社會危害性。不管從社會的公平正義、個人良知還是為維護法律的權威性、嚴肅性方面都應判馬芹無罪。

非法庭審從上午十一點半左右開始,下午一點半左右結束,當庭沒有宣判結果。

法官企圖阻止律師做無罪辯護

律師剛接該案時,法官歐曉彬就給律師打電話詢問律師是否做無罪辯護,律師表示自己還沒閱卷,歐曉彬說:「我跟你說,法輪功是×教(註﹕法輪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你不能做無罪辯護。」律師告訴她:「我有獨立的辯護權。」歐曉彬尷尬地說:「我只是提醒你一下。」

律師事後搖頭說:他們不講理,不講法律。

據目擊者說,開庭當天上午,平度市610辦公室(中共專責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的代玉剛和國保劉傑等人,出現在看守所門口。代玉剛坐在一輛標有「公務」的車裏,四處張望,十點四十分左右,該車離開。

馬芹案的法官是歐曉彬,書記員是尹崇淼,公訴人是孫傑(女,三十多歲)。他們在中共江澤民集團的操縱下利用國家機器在其職務上對法輪功學員犯罪,現在中共實施辦案終身負責制,只要在相關法律文書上簽了自己的名字,歷史的將來他們都將為自己的行爲負責。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5/20/法官欲以輕判換放棄信仰 遭女教師拒絕-443852.html

(本文圖片來源:明慧網)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