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莊寇立榮馬銀環遭綁架  絕食反迫害情況危急

石家莊寇立榮馬銀環遭綁架 絕食反迫害情況危急

文/河北通訊員(明慧之窗記者李蓮編輯)

中共迫害法輪功沒有法律依據。中共把法輪功學員送洗腦班、關勞教所、判刑進監獄等這一切非法行為,都是從抄家綁架法輪功學員開始的。說綁架,是因為中共警察的所作所為與黑幫無異。一幫人闖入家中(甚至破門而入),隨意抄家,搶走電腦、打印機和資料,有時還包括錢財,還要照相、錄像、錄音,不配合就大打出手,然後把人強行帶走,這就是綁架。

石家莊市法輪功學員寇立榮、馬銀環自二零二二年五月九日被警察綁架後,至五月十五日仍被非法關押在黃河大道派出所。兩人一直「零口供」,並絕食反迫害,目前已經十天,每天被帶到醫院輸液、體檢,情況十分危急。

寇立榮、馬銀環遭綁架

二零二二年五月九日,石家莊高新區公安分局警察闖到寇立榮的工作單位,聲稱她五月一日前往樹上掛法輪功標語,隨即將她綁架,並闖到她銀龍小區的家非法抄家,沒有找到他們所謂的「東西」。

同一時間,家住銀龍小區的馬銀環在家中被警察綁架、抄家。之後兩位法輪功學員被劫持至高新區黃河大道派出所非法拘禁。

所謂辦案單位是高新區公安分局和黃河大道派出所,相關警察有魏丙存、程振英、郭義紅。黃河大道派出所警察程振英已將非法刑事拘留書給了家屬。

大約在五月十五日,兩位法輪功學員被劫持石家莊市的監管醫院非法關押。據悉隔離二十一天後,會被非法關押石家莊市第二看守所。辦案警察正在圖謀羅織罪名繼續非法關押。

寇立榮遭迫害經歷

寇立榮一九七二年十一月十三日出生,今年五十歲,原華藥小學教師。一九九五年十月,她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不久鼻炎造成的常年低燒、乳房脂肪瘤、嚴重貧血等疾病都不翼而飛。而在中共邪黨對法輪功迫害的二十三年中,她因為堅持真善忍信仰,經歷了各種摧殘和傷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輪功,寇立榮得知無辜的輔導員被抓,利用週六公休日去北京依法為法輪功上訪,結果在北京被非法扣押,被弄到北京豐台區體育館,遭暴曬、一個人緊挨一個人地固定姿勢羅坐在一起、不讓上廁所等非人對待。隨後單位剝奪了她教課的權利,讓她到校辦工廠做工人的活。

一九九九年十月,寇立榮再次去北京依法為法輪功上訪,還沒有進上訪局的大門,就被埋伏在大門外的石家莊辦事處的人給抓上車,後被劫持到荊州看守所非法關押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二月,寇立榮依法到北京上訪,被石家莊辦事處的人綁架,後被劫持到獲鹿看守所非法關押。

二零零零年七月,寇立榮依法到北京上訪,被石家莊市長安公安分局躍進路派出所警察綁架,劫持到北郊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三月,寇立榮等幾位法輪功學員在一起讀大法書時,被石家莊市局三十多名警察綁架,被劫持到石家莊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她絕食抗議迫害,遭手腳連銬的折磨,警察對她進行迫害性的鼻飼灌食,還給她打破壞神經的藥物,當時她暈眩得動不了,被折磨得不成人樣,一個月後才被放回家。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七日,警察將寇立榮從家中直接劫持勞教所第二大隊勞教。一進勞教所,她就被手持電棍、膠皮輥等刑具的男警包圍著,惡警把她打倒在地,然後帶到一間屋子裏,把她雙手分開到最大限度銬在暖氣片上。

寇立榮絕食抗議,惡警把她按到椅子上強行灌食。幾天之內她就被迫害得非常虛弱。在一天夜裏,寇立榮掙扎著逃離了勞教所。

二零零一年七月,流離失所中的寇立榮,被前夫陳步濤(河北省第四監獄獄警)撞見,被其抓住,並報告了石家莊勞教所。寇立榮再次被非法關押石家莊勞教所五大隊,遭到銬刑折磨,曾被連續「熬鷹」多日,不許睡覺。寇立榮再次絕食抗議,最後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勞教所才把她丟在醫院。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中旬,寇立榮在山西太原市遭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於萬柏林看守所,在她絕食絕水十五天的情況下,看守所獄警唆使犯人對她拳打腳踢、污言穢語。後她被劫持至太原市109公安醫院,持續絕食絕水一個月,就剩最後一口氣時才被放回家。

二零一四年、二零一五年期間,寇立榮多次遭到談固派出所警察上門騷擾,家人被恐嚇、威脅。

緊急呼籲所有善良人士關注寇立榮、馬銀環現在的境況。

尚有良知的中共各級官員,在中共即將被清算的時候,你們要本著良心去善待好人、善待大法弟子;本著良心做的事,一定會在將來的清算中給自己一條生路,你會為自己的這種選擇感到慶幸。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5/21/石家莊市寇立榮、馬銀環絕食十天-狀況危急-443892.html)

(本文圖片來源:明慧網)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