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辜背債百萬好友又病危 他如何度過難關?

無辜背債百萬好友又病危 他如何度過難關?

文/四川大法弟子(明慧之窗記者李佳編輯)

在中國大陸四川省一家大型國企上班,卻莫名其妙扛下一筆一百多萬元無法追回的貨款,該如何面對?好友重病生命垂危時,又該如何幫助她?來聽聽故事的主角怎麼說。

同事突然離世  單位找個替罪羊

一直到二十多年後的今天,我還常常想起一九九八年的往日時光。

當時我在四川省一家大型國企上班,身體很不好,有前列腺炎、咽炎、胃病、膽結石等病;雪上加霜的是,還在工作上遇到特大的困境,走不出來,想不明白。

當時我正在單位接受一件銷售經濟案件的審核,每月只能領取一百七十元(人民幣,以下同)的基本生活費,這個案件和我也幾乎毫無關係,因為我剛剛調到出事銷售點幾個月,業務都不是很熟悉,重大事情根本不可能讓我經手。

但偏偏當事人突然離世,單位正好要找一個替罪羊,我就被莫名其妙地扣上了一個會計的身分,不但要接受各種處分和調查,還背上一百多萬元無法追回的貨款。

神奇!  不識字的丈母娘看完《轉法輪》

我們這個大家庭中,初期是丈母娘先得法,然後向我洪法,我親眼見到大法在她身上神奇的體現。

其中最突出的一件事,就是她從小沒有上過學,只是進過幾天掃盲班,得法一段時間後,居然能獨立看完一本法輪大法主要著作《轉法輪》。這件事引起了我極大的震撼,也想看看寶書,看看裏面究竟寫了什麼。於是,她就幫我請回了一本《轉法輪》。

《轉法輪》是法輪功修煉的主要書籍,此書被翻譯為40多種語言,在全世界100多個國家出版發行。(圖片來源:明慧網)

當晚,我看了寶書後,心情非常激動,法中講的都是我在人生中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

當時正當我工作上無端接受各種處分和調查,還背上一百多萬元貨款,走不出來,想不明白。隨著我讀書學法的過程,心中一個個的疙瘩,大的、小的都被一一解開,心中豁然開朗,別提多舒服了。我當下明白了,人一生中所遇到的一切苦難,都是自己前世造下的業力在這一世償還,哪還有甚麼怨恨和委屈呀!

從此以後,人們看到的我,不再是愁雲滿臉、焦頭爛額、無比自卑,而是整天都樂呵呵的,像撿到寶貝了一樣。

得法初期,我沉浸在幸福快樂中,每天上班其樂融融,下班後,就在小區(社區)煉功點集體學法、煉功,週末還要和市區內全體同修在一起洪法、煉功。大家集體煉功時能量場特別強,而且氛圍祥和、慈悲、圓容。

神奇的是,經過學法煉功,以前得的前列腺炎、咽炎、胃病、膽結石等疾病不翼而飛。有時還明顯感覺到師父在給我灌頂,通透全身,那種感覺是無法用語言形容的那麼舒服。

神奇的是,經過學法煉功,以前得的前列腺炎、咽炎、胃病、膽結石等疾病不翼而飛。有時還明顯感覺到師父在給我灌頂,通透全身,那種感覺是無法用語言形容的那麼舒服。(圖片來源:法輪功學員畫作)

迫害開始後  家人施加莫大的壓力

得法修煉一年多之後,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集團展開對法輪功修煉人殘酷的迫害。鋪天蓋地的謊言、污衊大法的邪說,在廣播、電視新聞輪番散播,我們被壓得喘不過氣來。

面對嚴酷的外在環境壓迫,我心底只有一念:我絕不會放棄修煉。

在迫害最殘酷的時候,由於家人不太了解,也不太相信修煉的事。再加上聽信了中共散布的謊言和誹謗,我和丈母娘在家裏,常受到家人的圍攻、怒吼、指責。在外部和家庭內部壓力下,丈母娘精神到了崩潰的邊緣。

當時的我,修煉時間比較短,也沒有太明白法中的高深法理。但是,就是一心覺得法是正的,師父是正的;迫害是強加的,邪惡的。修煉人在此迫害形勢下,只有互相鼓勵,加強正念,證實大法,而不能給大法抹黑,更不能讓家人對大法和師父與大法弟子犯罪。

我就提醒丈母娘:修煉人都有師父在管。師父在那看著你,保護你,誰也動不了你。我們當時就靠著對師父和對法的堅定信念,頂著外來的迫害和家庭的壓力,磕磕絆絆地走過了那段最邪惡、最艱難的時期。

鄉下好友患重病 覺得自己也有責任

以前下鄉插隊(上山下鄉運動)時,有位曾經幫助過我的老鄉龔家,我都稱龔老鄉的妻子王姐,由於下鄉時年齡較小,受到他們倆口子照顧比較多,返城後關係一直沒有間斷,時常會來往走動。

自從修煉大法以後,我就經常給他們一家人講法輪大法的美好與殊勝、洪傳世界的狀況、講我得法前後的身心變化,以及江澤民一夥為迫害法輪功製造「天安門自焚案」假新聞,還有師父的慈悲和大法祛病健身奇效,並給他們一家人都退出中國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

因為我和同修也經常在村裏給其他村民講真相,王姐被別人問起時,感到害怕,就時常勸我來玩就是了,不要講法輪功的事。她害怕萬一被人誣告,就會影響他們一家。

但王姐的心念轉變後,隨後的幾年裏,龔家的女兒、親家及王姐本人都突發急重病症,各自花費了幾萬、十幾萬不等,才逐漸恢復正常。

二零一九年快到新年前,王姐又突發腦溢血,導致半身不遂、心臟衰竭、高血壓等多種併發症,醫院都無計可施,不敢為她動手術,覺得也沒有必要了,讓他們回家去。

一家人無可奈何,就準備好棺木,只等著她嚥氣。這一次住院,時間不長,卻又花費了將近二十萬元。我聽到這消息後,立刻起身,前去看望。

一路上我就在想,他們家族遭遇不幸,我也得想一下,能不能更好地幫助他們。我想起之前在村裏講真相時,沒有考慮這樣做會不會給別人帶來傷害或不好的影響?朋友一家都沒有修煉,在中共迫害下會害怕是很正常的,我作為一個修煉人,處處要為別人著想,首先應該無條件向內找。

我發現當時沒有給他們全家講清基本真相,很多時候都是在嘻嘻哈哈的聊天狀態下講的,不夠嚴肅,導致他們也就很隨意的聽,當故事聽了。並沒有發自內心的相信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與超常,甚至會認為難以置信。

誠心念九字真言  垂危病人死裏逃生

所以這次我決定用最真誠的心和態度去告訴他們大法的美好,我帶了許多真相資料,有大法祛病健身展現奇效的故事,還有疫情期間武漢百姓及醫護人員,在生命垂危之際,真心誠念九字真言出奇蹟、死裏逃生的故事。

到了龔家院子門口,我嚇了一跳,漆黑的棺木就停放在客廳門口,正對著王姐的床。我立即讓家人趕緊把黑棺材抬走,「王姐還有救,你們不能就這樣放棄!」

接著,我將帶來的資料分別發給大家看,再次嚴肅認真地告訴他們,真心誠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有奇蹟出現,大法師父沒有放棄王姐呢!大家很感動,並開始照著做。

我將帶來的資料分別發給大家看,再次嚴肅認真地告訴他們,真心誠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有奇蹟出現。(圖片來源:明慧網)

一段時間我再前去看望,眼前出現的一幕完全變了樣。一進門,就看見老龔大哥正在為王姐潤嘴唇。他每沾一次棉籤,就大聲地對著王姐的耳朵喊一聲「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望著這一幕,我心中一塊石頭落地了。

隨後的日子裏,從電話裏不斷傳來好消息:王姐能吃飯了,王姐能下地了,王姐能說話了,後來,一家人帶著王姐出門旅遊回來了。隨著他們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王姐的狀況一天比一天好。全家人其樂融融,又恢復了往日的幸福生活。

被醫院判了死刑的癱瘓病人,花費二十萬元都無法救命的王姐,在家人真心誠念九字真言後,不花一分錢,不僅保住了生命,還恢復到生活能自理的狀況!這讓大家看見了法輪大法祛病健身的神效,體會到了神佛保護善良信徒,親身感受到了李洪志師父的無量慈悲。

(原文:修好自己才是眾生得救的希望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9/25/-428748.html

(本文主圖攝影:鴻彬)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