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迎來不一樣的二十六歲

生命迎來不一樣的二十六歲

文/中國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沂茵改寫)

從前我不知人為甚麼活著,只知道人生短暫,要及時行樂。上學時除了認識幾個字之外,其餘甚麼也沒認真學過。上小學就學會了抽煙喝酒,還經常打架,父母和老師對我都很頭疼,後來他們也就不管我了。

那時我雖然學習不好,卻接受被中共灌輸的無神論,不相信神佛,一提這些就認為是「迷信」「可笑」。可我卻非常喜歡看《岳飛傳》或《封神演義》之類的小人書。

鐵口直斷十年後

在我十六歲那年,母親正在姐夫的店鋪裏看門,進來一個中年人,非要給我母親算算卦。我母親不讓他算,並說:「我不相信這些,你給別人算去吧。」可那人執意要給母親算,還說:「我不是職業算卦的,我這次是專程來給你算的,我也不收錢。」

那人說:「你有一個貴子,一般人投生都是指定的,而他是自己選擇了你們這個家庭。到他二十六歲那年,就會變得很好了,而且會越來越好,他還會有很多朋友。」

母親苦笑道:「我是有一個兒子,但是整天讓我提心吊膽,擔驚受怕,他是有很多朋友,可是很多朋友已經進了監獄了!」算卦人又說:「別急,你兒子到時候就好了。你回家看看你的肚臍底下有個黑痣。」說完就走了。

回家後母親和我說起這件事。聽完了這事,我還是渾渾噩噩的過日子,以為算卦的說我是貴子,到時候我就能發大財呢。

二十四歲那年,姐夫承包了一個酒店讓我管理,想鍛鍊我,讓我幹點正經事。可我除了喝酒、打架、賭博外,根本不懂管理,結果一年就賠了八萬多。這在一九九六年也是個不小的數目了。

後來,姐夫又讓我在他的公司裏跑業務,這樣我又幹了一年。姐夫對我已經很好了,可我還是不滿足,在一次酒後,和他鬧翻了臉,一氣之下不去上班了,天天喝醉酒。直到喝得胃痛,就在家待了幾天。

煥然一新的生命

那時父母、姐姐已經得法,雖然母親經常給我講煉功的神奇與美好,但心狂氣躁的我根本聽不進去。

這次母親看我在家閒著,就給了我一本《轉法輪》讓我看,我說:「看書有甚麼用?能飛起來呀?」父親說:「只要真學,甚麼奇蹟都能發生。」雖然我當時半信半疑,但對大法充滿了好奇,於是接過《轉法輪》看了起來。

這一看我就被吸引住了,人生中的許許多多疑問一個個的有了答案,原來上學時課本裏學的進化論純屬騙人!原來還真有修煉這回事,人活著是為了返本歸真。我就想,那我也要修煉。

《轉法輪》(明慧網)

就這樣我開始天天看書,但沒有煉功。有一次我開車拉著姐姐去煉功點,姐姐讓我一起煉,我剛打坐單盤十幾分鐘,腿就疼得不行,剛要拿下來,突然疼痛消失了,全身被一股能量包容著,美妙無比!我內心特別激動,心想:「終於找到真正的師父了!以後我一定好好修。」

那年我正好是二十六歲。回想當年算卦人的話,說明師父在我得法前就一直在看護著我,說我二十六歲就好了,並不是讓我發大財,而是走上一條返本歸真之路,緣歸大法,生命不再沉淪。

從此,我的人生觀在大法的指引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親友:這人變化也太大了

得法後,我又回到了姐夫的公司上班了。這次我放下了想當官、掙大錢的心,按師父的要求做一個好人,不怕吃苦、不計報酬,也放下了要面子的心,幹甚麼活也不計較了。

每天工作之餘就學法、煉功。上班路上就聽師父的講法錄音,每天過得充實而快樂。有時也去找以前的朋友,當然不是去喝酒、打麻將,而是向他們洪法,告訴他們我修煉了法輪功,戒煙戒酒了,而且能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

很多認識我的人都覺得不可思議,有人說:「原來的你吃喝嫖賭樣樣精通,現在變化也太大了,這個法輪功太厲害了!」也遇過以前被我欺負過的人,這時想來報復我,我就一笑了之。

我開酒店時欠下的賬,沒有記錄,已經過去好幾年了,我就憑著記憶去還錢。那些老闆都感到震驚,因為他們都覺得我根本不會再還他們了,我就告訴他們:「我煉法輪功了,法輪功師父教我們做好人,我不能再幹損人利己的事了。」並一一向他們道歉。他們都說我的變化太大了!

那時我身體的感受也特別敏感,每當我做了好事或守住了心性,就會體會到師父給我淨化身體,或出現一些神跡。

有一次我剛要躺下睡覺,就感到一隻大手在我後背拍了幾下,接著從我的鼻子、嘴巴裏噴出來很多膿。當我打開燈要清理那些膿時,卻甚麼都沒有。我知道這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

有時我會感受到大法輪在頭頂上轉,把我的元神帶出去轉一圈再回來。美妙的感受太多了,在此就不一一贅述了。

寒風不凍善良人

我修煉才兩個月,就遇到了「四•二五」萬名大法弟子北京上訪。當時有位同修來我家,對我父親說想與他一起進京上訪,父親說自己還得上班,去不了。我在一旁聽到後就想:大法遭到誣蔑,同修被抓,我不能坐視不管,就說:「我去!」

1999年4月25日,超過一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信訪局,希望政府結束不合理的對待。(明慧網)

於是我就和同修踏上了進京上訪的路。我倆剛走到中途,就接到電話說,事情已經解決了,於是我倆就原路返回。

當晚躺在床上,我就明顯感受到腹部有一個大球在快速向上走,走到胸部和脖子時脹得很難受,大約幾分鐘的時間就到了頭頂。因為學法時間短,我還不太明白是怎麼回事。第二天看《轉法輪》,才知道那是玄關設位。我想,師父讓我體驗到這些,是對我的鼓勵,讓我增強修煉的信心。

隨著中共邪黨對大法和大法弟子迫害的不斷升級,我的修煉環境也發生了變化。原本平靜的煉功點上,天天有派出所的警察去騷擾、登記姓名,還用噴水車噴我們,用大喇叭製造噪音,再後來,出來煉功的同修就被抓了,我也因為堅持參加集體煉功而多次被抓、被打。

二零零零年年初,我和幾十個同修一起到市中心廣場集體煉功,隨即被警察綁架到鎮政府一個所謂的「轉化點」。一個綜治辦的書記說:「我們沒文化,就是會打。」說完他們就出去喝酒去了。

回來後就開始打我們。那次我的後背被打得皮開肉綻。那時我正是二十幾歲的小伙子,要按修煉前的我肯定會還手。可我想起師父在《轉法輪》中說要「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就一遍一遍地在心中默念,最終忍了下來。

白天警察讓我們大法弟子穿一件很薄的單衣,在雪地裏站好幾個小時,其中一個惡警跟我說:「我就不信你們能修成神。」我說:「那為甚麼你們在屋裏點著爐子、穿著大衣,結果個個感冒,而我們穿著單衣在外面凍著卻安然無恙?」他啞口無言,沉默了一會,點了點頭離去了。

二十幾天的所謂「轉化」徹底失敗後,我們陸續被放了出來。

師尊保護 走過魔難

後來我又多次進京為師父、為大法說句公道話,期間經歷了許多的磨煉,當時的心情也可以說是度日如年。

二零零零年六月,我與幾位同修都想再次進京,可是我的身分證在前幾次進京上訪時被警察搶去了,沒有有效證件就無法坐車。最後我們商量步行進京,於是我們準備了簡單的行囊,踏上了一千多里路的漫漫旅程。

可是想的容易做起來難,平時我養尊處優慣了,出門都是開車,哪裏走過這麼多的路呀,剛走了一天雙腳底就磨起了雞蛋大的泡,破了後每走一步,兩隻腳都鑽心地痛,後來就流膿流血,襪子也脫不下來了。

可是每天還得趕路,從天一亮一直走到深夜,有時找不到旅館,我們就在莊稼地裏找個草垛鑽進去睡覺,有時實在找不到地方就躺在路邊睡。

有一次晚上十一點多了,走得實在太累了,正想找地方睡覺,看到前面不遠處有個圓圓的鼓起來的東西,我們以為是草垛都很高興,可是走近一看發現卻是一個墳包,當時心裏特別失落,沒有辦法我們只好互相鼓勵著繼續前行。

又走了一段路終於找到了一個小旅館,當我坐在床上時,看到自己的腿成了紫色,腫得像樹樁一樣,根本無法盤腿,我把一條腿搬上床,另一腿還沒搬上來就睡著了。第二天早上同修叫我起床,我感覺怎麼還沒睡就起床了。就這樣又開始了新一天的行程。

當走到一半路程的時候,我內心覺得太累太苦了,每天不但要克服身體的疲憊與雙腳的疼痛,還要躲避巡警的攔截和抓捕。當我感覺自己的身心已經承受到極限時,我們剛好走到一個小飯店前,準備進去吃點飯。

飯店裏正在反覆播放一首歌,歌詞清晰的飄入我耳中:「任憑那脊背壓彎,任憑那腳底磨穿,望望天上天外天,走走腳下一馬平川,無路難開路更難……後來人為你感歎。」聽到這裏我再也忍不住,淚如泉湧。

我知道師父時時在我身邊,保護我、鼓勵我,歌詞句句打到我心裏了,這讓我有了繼續走下去的決心。走了半個月我們終於到了北京,腿上的腫也消下去了,整個腳底全成了厚厚的繭子,再怎麼走路也不疼了。

後來,我們在北京被警察綁架到駐京辦。警察給我戴的手銬幾乎要插到骨頭裏去了,我感到疼痛難忍,就在心裏默默地求師父幫幫弟子。

就在此時,我身邊的一位老太太對警察說:「你把他的手銬得那麼緊,他不疼嗎?」警察就把我的手銬鬆開了,當下我再次感受到師父時時在我身旁。寫到這裏,回想起當年的一幕幕,我仍舊淚流滿面。

中國的法輪功學員無懼打壓,一波波的到北京天安門請願。(明慧網)

危難之時神跡顯

隨著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對大法的迫害不斷升級,當時空氣中都充斥著恐怖與謊言,電視上幾乎不間斷地天天造謠、誹謗大法。

我和幾個同修商量怎樣才能讓人們看到真相,就到處聯繫一些小印刷廠印資料。這些小印刷廠也頂著很大壓力,印資料時就把大門鎖上,白天晚上地幹,一般一次就印幾萬份,印完我就借朋友的車拉走,送往各個鄉鎮。

後來,我們商量自己買一體機製作,我負責進耗材和傳遞資料,期間經歷了多次有驚無險的神奇事。

有一次,我去給一個同修送資料,同修告訴我這裏的警察為了抓我,已經在這裏蹲坑好幾天了,她正為我擔心呢,沒想到警察的車剛走我就來了。

還有一次,我正給一個資料點送資料讓同修裝訂,用三輪車裝了好幾箱,剛卸下了一半,就遇到派出所警察來查戶口。當時我正要往裏搬箱,奇怪的是那些警察好像都沒看見我一樣,我藉機走脫。

屋裏的同修見狀立即發正念,結果警察一進屋電燈就突然滅了,屋內一片漆黑甚麼也看不見,他們只好說,明天再來吧。我在外面轉了一圈又回到資料點,幫同修連夜搬了家。一場邪惡的迫害又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解體。

時至今日大法遭中共迫害已經二十三年了,我也從當年的新學員成了一名老學員,從一個浪子成為了大法造就的新生命。回顧這二十多年的修煉歷程,無法用語言來表達對師尊的感恩。唯有精進再精進以報師恩!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5/18/【慶祝513】緣歸大法走正道-442182.html

(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