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發生這一件事之後 中國法律體系開始崩解(下)

1999年發生這一件事之後 中國法律體系開始崩解(下)

文/聞立(明慧之窗記者宋蒖琂編輯)

發生在現實中的事情,有時看似偶然,卻是必然。二零零一年,殺人悍匪張君在重慶落網,將他抓捕歸案的正是時任重慶市公安局分管刑偵的副局長文強。後來文強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稱,張君對他說過:「你有一天也會和我一樣,只要你擋不住誘惑,你也會走上我這條路。」

十年後文強被注射執行死刑。預審時,他對時任重慶公安局長王立軍也說了張君對他講過的話;而膨脹到無以復加的王立軍最後也的確受到了審判。

二零二零年、二零二一年,大陸媒體接連高調聲稱:「全國多地政法系統出現塌方式腐敗」、「窩案式腐敗」。

英國哲學家培根曾這樣形容司法敗壞的惡果:「一次不公正的審判,其惡果甚至超過十次犯罪,因為犯罪雖然是無視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流,而不公正的審判則是毀壞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源。」

中國的司法究竟腐敗到甚麼程度?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接前文

四、自掘墳墓:中共在迫害正信中打倒了自己

中共「第一代領導人」毛澤東曾說:「憲法是我參加制定的,我也記不得。我們基本上不靠那些,主要靠決議、開會,一年搞四次,不能靠民法、刑法來維持秩序。」

共產黨從來不講法律,但為了維持其強權統治,利用槍桿子鎮壓群眾是間歇性的,三反、五反、反右、文革,鎮壓「六四」學生,八十年代曾經搞「嚴打」,偷個自行車被槍斃,但這樣的暴力鎮壓並不是常態化的。

然而,從江澤民上台之後,將「腐敗治國」變成了常態化、網絡化、黑社會化,二十二年來對於法輪功的迫害,從未停止過一天,但直至目前在任何法律條文中,卻找不到「法輪功」一詞,「法無明文不定罪」成為一句空響的口號,「依法治國」成了禿子頭上的蝨子──明擺著。對於成千上萬善良民眾的殘害,將中共徹底推向了無可救要的深淵。

從江澤民上台之後,將「腐敗治國」變成了常態化、網絡化、黑社會化,二十二年來對於法輪功的迫害,從未停止過一天。(明慧網)

正像被文強踩在腳下的張君所說:「你有一天也會和我一樣,只要你擋不住誘惑,你也會走上我這條路。」那些只管「黨性」,不問「人性」的中共司法員,被黨利用完之後,反過來就被黨「卸磨殺驢」,表面上是權力鬥爭,實際上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老天爺絕不冤枉一個好人,也絕不會放一個壞人,就是古人所說的「神目如電」。

中共十八大以來,大批江澤民派系的高官落馬,截止二零一九年七月三十一日,對照總部設在紐約的「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網站和法輪大法明慧網,發現有至少164人在這兩個網站公布的「惡人罪行」榜上,均是在江澤民執政時期,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而被江澤民集團提拔、任用的人員,然而最終卻在「打老虎」中,鋃鐺入獄。

那些以周永康為首,曾經披著法律外衣的政法高官,一個接一個成了中共的替罪羊:

1. 周永康
周永康,正國級,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法委書記。二零一五年六月被判處無期徒刑。

周是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幾大元凶之一,在四川省省委書記任內,通過迫害法輪功學員鋪平了自己的升遷之路。其掌管的政法系統成為中國的第二權力中央,瘋狂推動迫害法輪功,每年用於鎮壓的資金超過軍費開支。周主導並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對上億法輪功學員被大規模、滅絕性殘害,及株連幾億親屬所造成的巨大社會後果,負直接責任。

2. 吳愛英
吳愛英,中共前中央委員,前司法部部長、黨組書記,前山東省委副書記。
二零零三年吳愛英被江澤民提拔到司法部,掌權司法部逾十年。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四日,被開除中共黨籍、行政撤職,降為副廳級非領導職務。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集團公開鎮壓法輪功以來,吳官正(前山東省委書記)、張高麗(前山東省委書記)、吳愛英(前山東省委副書記)等人,直接操縱、指揮山東省政法系統對法輪功的迫害,導致山東省成為全國鎮壓法輪功最嚴重的省份之一。

吳愛英曾主持山東省迫害法輪功事務及出席誣蔑法輪功的展覽。

3. 奚曉明
奚曉明,前中共最高法院副院長。二零一七年二月被判無期徒刑。
奚曾長期在最高法院工作,曾任最高法院副院長一職十一年之久,二零零四年六月起任最高法院黨組成員、副院長,是江澤民在最高法院的代理人。

4. 徐發
徐發,中共前黑龍江省檢察院檢察長。二零零四年被免職,次年三月被「雙開」,同年八月十三日跳樓自殺。

徐參與迫害法輪功。他在任期間,黑龍江省是死難法輪功學員人數最多的省份;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中,因判刑致死人數為二十八人。

5. 丁鑫發
丁鑫發,前中共江西省公安廳廳長、江西省檢察院檢察長。二零零六年一月被判刑十七年。

丁任職期間,江西省眾多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被非法抓捕、起訴、勞教、判刑,多人被迫害致死,對此他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6. 吳振漢
吳振漢,中共前湖南省高級法院院長。二零零六年十一月被判處死緩。

吳涉嫌操縱、指揮湖南省官員迫害法輪功。湖南省成為法輪功遭受迫害較為嚴重的省份之一,截至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七日,確認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達二十七名,對此,他負有直接責任。

7. 李寶金
李寶金,前中共天津市高級檢察院院長。二零零六年被雙規,二零零七年十二月被判死緩。

李曾任中共天津市政法委副書記,主管迫害法輪功。

8. 許前飛
許前飛,中共江蘇省高級法院前黨組書記、院長,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四日被立案審查及被降級。

許前飛曾在海南、雲南、江蘇三省法院系統共計工作二十五年。據明慧網報導,許前飛是雲南省法院系統迫害法輪功主要責任人。

據《中國紀檢監察報》統計數據,十九大以來截至七月二十八日,政法系中共有五名中管幹部、124名廳局級幹部被查,包括公安部原副部長孫力軍等等,四名中管幹部、八十名廳局級幹部受到黨紀政務處分。

昨天的事實,能否成為明天的教訓?法律應有的公平與正義,何時回歸大陸?英國著名詩人拜倫曾說,「誰把法律當兒戲,誰就必然亡於法律。」

一個毋庸置疑的事實是:只要中共存在一天,法律為黑暗勢力操控的崩壞局面,就一天無法制止。奉勸每一位法官、檢察官、公安人員,作惡多端的中共已令人神共憤,在歷史的天平上,切記擺正自己的位置,不要再跟隨邪惡的中共,把自己推向不歸之路了!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2/6/1999年-中國法律體系崩解的分水嶺(2)-419455.html

(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

關聯文章:

1999年發生這一件事之後 中國法律體系開始崩解(上)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