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放棄的肝硬化腹水神奇康復 只因他做了這件事

醫生放棄的肝硬化腹水神奇康復 只因他做了這件事

文/大陸大法弟子(明慧之窗記者白萍編輯)

十三年前我父親不幸罹患晚期肝硬化腹水,科副主任背著父親跟我說:你父親這病叫不是癌症的癌症,肝幾乎全部硬化,治好的機會太小了,回家想啥吃就給做啥吃吧,只能看命了。

現今我父親八十歲,身強體健,四年前曾去醫院照了肝部CT檢查,父親的肝光滑平整,根本不像得過肝硬化腹水,這全是因為法輪大法師父救了父親的命。在大法弘傳三十週年之際,為了讓更多的世人明白真相得到救度,我把事情的經過寫出來,以感謝師父的慈悲洪恩。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澤民為首的中共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我因堅持信仰,被勞教迫害三年。在這之前父親看我們煉法輪功心裏就不高興。當時他聽信了中共的謊言,還說了很多對大法不敬的話。

二零零九年冬天,父親感覺身體不適,幹活沒有力氣,到縣中醫院去檢查,檢查結果是肝硬化,腹部有積水。

經過一段時間住院治療,腹部積水還是沒有止住,就轉到市腫瘤醫院診治。當日就做了腹部穿刺放水,這次共放了六公斤多黃水。之後做了病理化驗及各種檢查,最後確診為肝硬化晚期。

那日正逢臘月二十八,我父親想回家過年。在經過各種藥物治療,最後又輸入白蛋白,在主治醫生同意之下,第二天在父親身上帶著放水袋、拿著藥回家了。

大年初一晚上,父親不小心將穿刺下腹部的放水管碰掉,我們連忙用盆子接了很多腹水,將褥子都陰濕了。只好在大年初二又去了縣中醫院,在縣中醫院又治療了一段時間,市裏的專家來會診好幾次,仍不見好轉。

科主任覺得這病他們沒有辦法了,治不了了,就讓我父親轉診北京。經過一番周折,我和父親去了北京佑安醫院找專家會診。專家會診後,開了他們醫院研製專治肝病的藥,讓父親回家調養,囑咐吃完一個療程的藥再去複診。

我父親吃了北京專家開的藥,腹水還是長,只好又去了縣中醫院。住院幾天後,科副主任背著父親跟我說:你父親這病是「不是癌症的癌症」,肝幾乎全部硬化,治好的機會太小了,回家想啥吃就給做啥吃吧,只能看命了。這樣又做了穿刺、帶著放水袋,開了幾副中藥和利尿藥就讓我父親回家調養了。

父親經過半年多的煎熬,人已脫相,骨瘦如柴,家中也已做好了壽衣。看著被病折磨的父親,我心裏特別難受。父親剛得病時,我讓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只是在難受時捂著肚子念過,說不管用。

但我心裏明白,法輪大法能救度任何人。也只有法輪大法能救父親的命了,我耐著性子再次和父親說:「只有誠心敬念才管用」。經過半年痛苦的煎熬,父親終於開始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晚上睡不著覺時我就撥放神韻晚會和《預言與人生》光盤給父親看。

也只有法輪大法能救父親的命了,我耐著性子再次和父親說:「只有誠心敬念才管用」。(明慧網)

神跡出現了,父親的病慢慢好起來了。至今十三年過去了,父親的肝病再也沒有發作過。身邊的人無不感佩法輪大法的神奇。

四年前,我父親由於出氣不暢、呼吸困難,去縣中醫院檢查。醫生問父親的病歷,我說得過肝硬化腹水,醫生以為是舊病復發,就做了肝部CT,經檢查,父親的肝光滑平整無異樣,醫生根本不相信他以前得過肝硬化腹水。然而,這是我父親的真實經歷。

寫出我父親這個真實的故事,希望能讓更多的人來了解法輪功真相,不要聽信中共的謊言。在這多災多難的世道,明白真相,分清善惡,才能充滿正能量,擁有光明的未來。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5/24/誠念法輪大法好-晚期肝硬化腹水神奇康復-443995.html

(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