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真善忍  讓我知道什麼才是好人

修煉真善忍 讓我知道什麼才是好人

文/新心(明慧之窗記者陳欣編輯)

我是一九九八年喜得法輪大法的,當時正在讀大學,因害怕煉功吃苦,一開始並沒有學功,一九九八年底,寒假回家,才學煉五套功法。

在學校裏,我只是偶爾看看《轉法輪》這本書。師父講的「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1]這句話,深深印在我的腦海裏,也因為這句話,自己才知道今後怎樣去做一個好人了。

平日裏,我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聽到宿舍樓裏的自來水龍頭沒有關,我就跑去看看,如果水龍頭沒壞,我就關上它,如果壞了,就到一樓去告訴樓長,請他們快修理;老師講完課後,我主動到黑板前擦黑板……自己感覺每天都生活得很快樂、充實。

我修煉大法後,以前上學時患的胃病、神經衰弱全好了,身體非常健康,沒吃過一粒藥,也沒再打過一次針。

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在保護著弟子,無論用任何語言也無法表達弟子對師父的感恩。我將自己經歷的神奇事寫出來,與大家分享。

修煉之後,我遇到很多神奇事。(圖片來源:攝影/鄭清隆)

關上的門自動打開了

一天下課後,我去洗手間,洗手間的外門只在外邊有把手,裏邊沒有把手,一旦關上門,從裏邊無法打開,所以門一直都是開著的。

那次,上廁所的人很多。當我排隊上完廁所出來,準備洗手時,突然一陣風將外門狠狠地關上了。我一下急了,趕緊把手指甲伸進門縫上下活動,希望能拽開門。

這時,一位女生也上完廁所出來,當時裏邊就是我們兩個人了。她一看,便不分青紅皂白衝我嚷道:「你為什麼把門帶上了,這就要上課了,怎麼出去?」

我解釋不是我帶上的,是一陣風刮上的。她根本不聽,「剛才進來時還開著的,哪來的風?」不停地數落著我。

我還想再解釋,此時,師父講的那句法「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在我腦子裏反映出來。我就想要忍住,按師父講的做一個好人,便不再與她爭辯,只是自己用手指甲在門縫裏划動,想打開門,但門絲毫不動。

眼看就要上課了,此時已不可能有人從外邊開門進來了,我心裏急得不知怎麼辦才好。「叮鈴鈴」上課鈴響了,幾乎同時,門卻神奇地開了,我倆趕緊回教室上課了。

我想肯定是師父看我守住心性,幫我打開了門。

遭遇車禍  神奇康復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出於妒嫉,利用手中的權力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用謊言欺騙與毒害世人。師父告訴我們大法弟子有救度眾生的使命,眾多大法弟子紛紛走出來,用各種方式向世人講清真相。

大約二零一六年秋的一個晚上,我騎自行車出門張貼真相不乾膠。我騎到汽車站前的一條公路旁,準備從公路北邊到南邊去。那是一條東西路,因路寬,中間有一條隔離帶,在我需要過公路的那一段沒有隔離帶,是為了方便兩邊的汽車掉頭、轉向的。

因是晚上七點多鐘,汽車都亮著燈,我觀察兩邊都沒有汽車燈時,推著自行車小跑。就在快到公路中間時,突然一輛汽車由西向東疾駛過來,在我前方猛然掉頭向西開去。我躲過這輛車,誰知在這輛車後又突然冒出一輛出租車,逕直朝我開來。還沒等我反應過來,車頭已撞上我自行車的前輪了,司機也剎住車了。

但是那股強大的衝勁使我雙手握著自行車車把,猛然倒退了好幾步,眼看就要倒地時,我腦子突然想起不能倒,要不車筐裏的真相不乾膠就翻出來了。瞬間,我感覺一股力量將我托住,我半蹲的腿,居然又站起來了。就聽到路邊有人喊:「出事了。」

這時,師父講的「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1]這句話在我腦中顯現出來,我馬上想我沒事兒,不要緊,師父快救弟子。

司機此時已打開車門下車,衝我嚷道:「啊,妳走路不好好看,硬往汽車上撞呀!」他可能害怕我賴他,先往外推責任,邊嚷邊看他的車頭是不是有事兒。

我因右腿被自行車在那股衝勁的作用下撞了,感覺很痛,我下意識地扶著車子,抬起右腳跺地幾下,想不讓它痛了,但是不管用。

司機發現車頭沒事兒,他可能看到我很痛苦的樣子,便問有沒有事兒,用不用去看看。我忍著痛說:「沒事兒,我是煉法輪功的,我們師父不讓給人添麻煩,我不會找你事兒的。」他一聽,放心了,態度軟了下來,說,上醫院去看看吧。我告訴他不用。

這時,我怕他急著走,趕緊忍著痛向他勸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問他是否聽說過三退保平安,他說不知道。

我告訴他:有本書叫《九評共產黨》,這本書揭示了共產黨的本質就是靠暴力、謊言維持統治,它上臺後發動三反、五反、反右、文化大革命,一九九九年又開始迫害法輪功,盡幹些傷天害理的事兒,善惡有報是天理,趕快退出入過的黨團隊,天滅它時,不跟著它遭殃。

他說,只戴過紅領巾。我就給他起了個化名,讓他退出少先隊,並告訴他「天安門自焚」案是假的,讓他記住法輪大法好。最後,他又問我沒事兒吧,我說沒事兒,你走吧,我就讓他走了。

我推著車子,想趕快走到公路對面去,但是腿一動就痛,我強忍著痛,慢慢過了公路,心想:我還有兩張真相不乾膠,我得貼出去。我慢慢上了車子,往前騎去。此時腿一陣陣地痛,我感覺身上開始發冷,打了幾個寒顫。

我腦子裏求師父快救弟子,騎了不一會兒,我找到一個合適的地方,張貼了一張不乾膠。就在我騎上車子往前趕時,我突然感覺一股股暖風輕微地吹來,我不冷了!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弟子呢!這時,腿也不像剛才痛得那樣厲害了。我又將另一張不乾膠貼了出去,然後騎車回家了。

回到家後,我的腿痛雖然比剛才減輕了,但是不敢跑了,上樓也要慢慢上,一動還是會感到痛,但我堅信:我是師父的弟子,沒事兒的,這都是好事兒。

撞車後,我照常上班、學法、煉功,啥也沒耽誤。就在大約兩個月後,有一天,我坐在地上盤腿學法,右腿那處又開始痛得挺厲害的。我就想,師父在幫我消除業力呢,消下去就好了。

那次學完法後,我的右腿完全不痛了!

註﹕

[1]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6/6/修煉真善忍帶給我神奇的人生際遇-440461.html

(本文主圖為示意圖,非當事人。主圖來源:pxhere)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