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象北上昆明到馬斯克的警告 在提醒一件事

從大象北上昆明到馬斯克的警告 在提醒一件事

文/李飛(明慧之窗記者宋蒖琂綜合編輯)

一年前的六月野生大象遷徙和今年六月億萬富豪馬斯克的警告——中國將會發生人口崩潰,初一聽好像沒什麽關係,其實不然。

二零二零年初,十五頭野生大象,從西雙版納保護區出發,一路向北,穿越城市和高速公路,跋涉數百公里,歷時一年零三個月,二零二一年六月初來到了昆明市附近。這樁新聞當時吸引了許多中國人的關注。

在中國,野生大象是受保護的動物,其數量估計為300頭,牠們專門生活在熱帶西雙版納的旅遊地區。據悉,當時獲知已有三個象群離開那裏,向異地遷徙。

「大象北上昆明」引起全社會對大象生存環境、人象衝突的關注,原來適宜大象生活的西雙版納森林天然植被被毀壞,代之以橡膠林和賺錢的茶葉。多年來,吃不飽的大象經常走出保護區到附近農地覓食玉米等農作物,導致人象衝突、經濟受損乃至人員傷亡。

很多事情都有一個從量變到質變的過程,質變發生時事情往往已經積重難返。遺憾的是,量變時人們不在意,質變時也只是吃驚。

去年的這一次大象遷徙,只不過是大象走得更遠而已。但大象遷徙折射的現實,卻在提醒國人:誰在把中國人當代價!因爲事情的根源是中共盲目發展經濟、殺雞取卵賺快錢造成的。而中國人面臨的更高昂的代價是甚麼?馬斯克的警告是危言聳聽嗎?

馬斯克預測中國將會發生「人口崩潰」

二零二一年五月十一日,中國第七次人口普查結果公布,人們才如夢方醒,原來計劃生育政策早該停止。

二零二二年六月六日,特斯拉(Tesla)首席執行官埃隆‧馬斯克(Elon Musk)在推特上表示,「儘管實行了三胎政策,但去年中國的出生率創下了歷史最低記錄!按照目前的出生率,中國每一代人將失去大約40%的人口!」他還添加了嚴肅的提示:「人口崩潰。」

其實,早在一九九一年中國就出現了總和生育率低於2.1的拐點,滯後二十年,勞動年齡人口開始收縮,二零二一年出現勞動力成本上升,即工資增長已經快於勞動生產率的增長。

但當時中共在幹甚麼呢?二零一二年六月,陝西鎮坪強迫交不起罰款的孕婦引產七個月大的胎兒!中國是世界上唯一一個對多生實行經濟處罰的國家,強制墮胎暴力殺人更是令人震驚。

二零二一年五月,中共出台三胎政策為時已晚,高房價和教育焦慮讓人不敢生。有人評論稱,一九六零年代七零年代的人有生育慾望卻不讓生,現在八零後九零後不想生卻讓他們生,中共毀了這兩代人。更有評論稱,我們首先是人,然後才是人口,如果不把人當人,怎麼能有人口?

二零二一年五月,中共出台三胎政策為時已晚,高房價和教育焦慮讓人不敢生。(圖片來源:pixabay)

根源:從土改到今天

那麼,問題的根源是甚麼呢?是中國人口多而資源不足才導致社會內捲 (involution)嗎?是政府財力不夠而缺少教育醫療投資嗎?

回答是否定的。中國是世界上監控頭最多的國家,如果中共將這些監控老百姓的錢,將每年相當於軍費開支的萬億維穩經費用於民生,將政府蓋大樓亂投資的這些來自於納稅人的錢用之於民,不去強行關閉為打工子弟開辦的民辦學校,我們的教育和醫療服務會好得多,農民工子女也不必返鄉上學而造成嚴重的家庭撕裂。

中國人最大的痛點是高房價,不知您是否想過,為甚麼別的國家土地是個人的,政府只收交易稅和房地產稅,而中國的土地卻是國家的,政府能收取大量土地出讓金,還只給購房人七十年使用權?!

事實上,一九五零年中共土改前農民不是完全沒有土地,只是富農和中農擁有更多的土地,而這也是他們勤儉致富積累起來的合法財產,農民給地主打工得到報酬而養活家庭,就像現在人們在公司上班拿工資一樣。

但中共卻煽動階級仇恨,將地主視為剝削階級,煽動農民血腥土改鬥地主,農民短時間內搶到了土地。

1946年農民正在對地主進行批鬥,中共的作為使人性消失殆盡。(公有領域)

但中共早已有另一套陰謀──土改之前中共就決定走蘇聯的農村合作社道路。所以,中共的一紙文件就將農民的土地完全收歸集體所有,連土改前擁有的土地都要上繳,貧農成為一無所有的赤貧,而中共卻搖身一變成為中國最大的地主。

更為荒唐的是,土改前中共說是農民養活地主,但它成為地主之後卻說是中共養活農民。

而農民獲得了甚麼呢?一九九八年至二零二零年間,中共靠賣地累積收取土地出讓金58.8萬億,分配給農民的不到3萬億。如果農民擁有土地所有權,即使按照世界各國最高的40%的政府徵稅比例計算,政府應分給農民60%即35萬億,這意味著中共霸佔土地之後從農民手中搶走了35萬億。

這不僅是農民低收入的根源,也是中共壟斷收地、賣地進而推高房價的根源。歷年數據顯示,地價漲幅高於房價漲幅,所以房地產商只能把樓蓋得越來越高。

也就是說,中共是中國最大的土地掠奪者、分配者及受益者,而中國人則被動成為被掠奪的對像。或許有人說,政府也想控制高房價但控制不住,這正是問題所在。

去年中共轉換賣地方式,推出集中供地來抑制地價上漲,但地方政府對土地出讓金的依賴、開發商對土地的渴求以及市場上充裕的貨幣供應,反而使地價創出新高。這說明中共長期違背市場規律形成的問題已經積重難返,當時即使想用政策之手調控已無法解開這一死結。

這就像中共雖然不承認計劃經濟時代的計劃生育、戶籍控制、城鄉二元體制(即城市經濟和農村經濟並行的經濟結構)是錯誤的,但釀成的惡果已經無法迴避。中共體制內高官、原財政部長樓繼偉曾指出,土地、勞動力及資本是最重要的生產要素,城鄉二元結構形成的二元制度以及最根本的農村集體所有制,已經成為導致中國經濟下行的力量,因為它限制了大量農村閒置宅基地的周轉,3.76億人口流動又不能解決農民工進城後的居住及公平教育,帶來一系列社會問題。

正如《九評共產黨》所說,「邪、騙、煽、鬥、搶、痞、間、滅、控」是中共的九大基因,中共並非想「富民」,就是把百姓當「韭菜」一茬茬地掠奪。真正卡中國人脖子的不是甚麼境外勢力,不是美國人限制芯片與種子出口遏制中國發展,而是中共不想讓中國人直起腰桿。

覺醒:從謊言到現實

二零二一年「七一」之前,中共高壓維穩,但是社會問題與突發事件卻越來越多,從接連不斷的礦難到江蘇併校抗議,再到內蒙古教育整頓主動上繳400億等醜聞,負面消息已經到了按都按不住的程度,哪裏還需要向「境外反華勢力」遞刀子?中國人每天感同身受的就是這一切。中國人就是中共存在的代價。

去年,中共曾高調宣傳描述一九一九年青年覺醒的紅色劇目《覺醒年代》,片中陳獨秀兩個兒子赴刑場成為淚點,但中共卻隻字不提陳獨秀本人晚年的覺醒——徹底否定了中共及蘇聯斯大林的獨裁統治,認為西方民主制度才是社會的出路;而他的女兒因不堪文革迫害而冒死偷渡香港,最後逃到美國,一輩子不願意再回來。

覺醒者不僅是陳獨秀,早期中共領袖張國燾、瞿秋白都看透中共內鬥的殘忍、中共虛假抗日違背民族大義而拋棄中共。所以說,這一代人的一九一九不是覺醒而恰恰是被共產主義蠱惑,才將中國拖入深淵。

這樣看來,馬斯克在推特上的警告和一年前野生大象闖昆明,是不是都在提醒國人,看透中共本質、擺脫共產邪靈才是真正的精神覺醒。

▌《九評共產黨》https://www.tuidang.org/9ping/
▌三退自救https://www.tuidang.org/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6/15/觀察與覺醒-誰在把中國人當代價--426987.html

(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圖中象群與本文無關)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