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長的請求與博士的眼淚

庭長的請求與博士的眼淚

【明慧之窗記者吳悠仁綜合報導】近來,兩位不算太熟的朋友,不約而同地向我吐了苦水。這兩人互不相識,但都是中國社會的菁英。一位是法律人才,擔任刑事法庭庭長;一位是研發人才,是名女博士。

刑事法庭庭長的請求

一天,這位庭長朋友突然急忙聯絡我,說有事要請我幫忙。

他說,他日前才發現,自己的名字被列在國外一份問責名單上;而這份名單追查的對象,都是極權國家迫害人權的份子。他懇請我幫忙,想辦法在名單上刪去他的名字。

他告訴我,他之所以登上這份海外名單,成為被海外追責的人權迫害份子,是因爲他給中國的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他說,給法輪功學員判刑,實在是「610辦公室」和政法委[1]強制要求的命令。他不判,別人也得這樣判,他當初也沒有辦法。

這位苦惱萬分的朋友,現在非常擔心被列入海外問責名單,會給自己及後代子孫帶來不好的影響。他一再強調:自己再也不參與迫害法輪功了。

女博士的淚與債

另一位博士朋友,從小到大學習表現都很突出,是中共亟欲拉攏的人才。她也一路從少先隊、共青團,到中共黨員,參與了中共各年齡段的黨團隊組織[2]。

她為人單純善良,個性也挺倔強的。出身農村的她,靠著自己的才學,平步青雲,日子過得挺好。因此,她一直都很相信中共從小給她灌輸的那一套,也真心相信自己加入中共時的那些誓言。她相信加入中共,是為了能更好地利用所學,造福百姓。

這樣視入黨為榮譽的人,之前聽我談起法輪大法被迫害的真相,總是固執地要我別說了;她堅決不相信我講的活摘器官等事,認為中共不可能如此邪惡,也不可能違反人性至此。

但這次我們再見面,她卻滿臉的委屈和無奈;與之前高傲的她,有如雲泥之別。

她告訴我她這些年的經歷,講到傷心處,眼淚流個不停。她說,為了創業,她一心工作,不斷地研發;為了實驗,她賣了房子,自行投資,踏踏實實地在專業技術上鑽研。結果,沒有背景的她,被政府和有心人端走了所有的成果。那些人留給她的,只有滿身的債務。

單純而固執的她,萬萬沒想到中共完全是說一套做一套。她說,如果不是自己親身經歷了那些破事,遭遇了種種不公,她真的不會相信,新聞媒體每天報導的那些「正能量宣傳」,老說共產黨「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如何為百姓好,竟然也都是騙人的。

我跟她緩緩提起,中共統治七十年來,在中國發生的歷次政治運動。從文化大革命、六四天安門屠殺、迫害法輪功,到近期的新疆集中營……歷來鬥垮了多少社會菁英與國家的良知。

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及地區都有法輪功修煉者,只有在中國,數以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因為信仰而受到迫害。(明慧網)

我說,凡事按良心做人,不願同流合污的,都被打成異議份子,蒙受了多少苦難。她的遭遇,其實也是萬千中國善良人的辛酸之一。

她靜靜地聽完,說她很後悔加入這麽邪惡的黨。我說:「我幫你三退[3]了吧,退出黨團隊組織,從此與這個邪惡的黨劃清界線。將來,老天要清算這個邪黨的罪惡時,與你才不會有瓜葛啊。」

這一次,她發自內心地同意了。

[1]
610辦公室,又稱中共中央防範辦。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為避開憲法和正常法律程序成立的「蓋世太保」機構,二零一八年併入中共政法委,負責指揮和協調對法輪功的迫害。

[2]
中共各年齡段的黨團隊組織:
中國少年先鋒隊,簡稱少先隊。中共為「從娃娃抓起」操控人民思想,而設的政治組織,成員年齡為6-14歲兒童。

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簡稱共青團。中共為繼續掌控年輕人思想,設立的政治組織,成員年齡為14-28歲青年。

[3]
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任何人皆得以真名或化名,在此公開聲明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 https://tuidang.epochtimes.com/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6/7/法官求撤名與博士退黨-444607.html

(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