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處逢生 醫生遇到真正使身心受益之法

絕處逢生 醫生遇到真正使身心受益之法

文/中國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沂茵改寫)

所謂「醫者父母心」,有道德的醫生會把病人當作是至親一樣看待,想給他們解除身體的病痛。不過醫生也是人,也會生病,身為醫生的靜茹(化名)就有這樣的困擾。

靜茹天天給人看病,可自己一身病都解決不了,這讓她惴惴不安,覺得自己彷彿是個騙子。為了自己,也為了找她看病的人,靜茹開始尋找能讓人身心受益的方法,沒想到還真讓她給找著了!

從此,她不僅活得踏實,逢人便講起自己的經歷,希望身旁的親友都能有所收穫。

病痛折磨瀕崩潰

我自幼父母雙亡,體弱多病。被家人認為八字硬,是剋星。童年時寄人籬下,受盡苦難,養成了自卑內向的性格。常常仰望天空思索,天上有甚麼?我從哪裏來?活著究竟為了甚麼?

上學時經過文革,工作後接觸到社會,發現到處充斥著明爭暗鬥,爾虞我詐。人世間的險惡,使我對生活失去了信心。

我的職業是醫生,可自己一身病都解決不了,還天天給人看病,良心在譴責,這讓我覺得自己就像個騙子。為了自己,也為了找我看病的人,我開始到處尋找能真正強身健體的方法。

先後練了很多種氣功,也嘗試各種民間偏方,只要聽說好就去學,花了不少錢,浪費了時間,卻甚麼問題也沒解決。身體弄得一團糟,情緒更加低落,幾乎到了崩潰的邊緣,這讓我不止一次想一死了之。

在一九九七年元宵節前夜,我被病痛折磨得一夜未眠,凌晨天還很黑,我作出了一個決定:趁家人還在睡夢中,我要走出家門,如果碰不到足以讓我繼續活下去的動力,從此我將不吃不喝、自生自滅。

懷著這樣的心情,在黑暗中我漫無目的地走著,不知不覺走到一個辦公樓的大院內,聽到了一種美妙的音樂。

人生暗夜遇明燈

由於天黑看不清人,我朝著音樂的方向走去,只見那裏有一群人舉著胳膊,當時我並不知道是幹甚麼,只覺得好就照他們的樣子舉起了胳膊,就在這一瞬間,奇蹟發生了。

我好像從空中掉下來,踏踏實實站在了地上,心臟好像歸位了,那種魂不守舍的感覺不見了。在我記事以來還沒這樣踏實過,全身輕鬆,頭腦清醒,從未有過的舒服,令我無法用語言形容。

天亮了,我看見前面掛著「法輪大法簡介」,一位大姐過來問我想不想煉,我沒有明確表態,但也沒有說不,她便把我領到她家看法輪功師父的教功錄像。

臨走前,大姐還給了一本書讓我回家看,書名叫《轉法輪》,說想煉明天早上來和大家一起煉。我雖然不很清楚這功到底如何,但拿到書就有種如獲至寶的感覺。

回到家,我如飢似渴的看完,接著找到當地輔導員問:「這書裏講的都好,可就是讓去執著心我做不到。」當時單位正分房,調工資,評職稱,哪一樣都得去爭取,找關係,有的甚至弄虛作假。

輔導員看著滿臉不解的我,拿出師父的講法錄像帶,讓我抓緊時間看。看完後,我明白了只有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才能身心健康。當時還不懂得甚麼修煉不修煉,只覺得大法好!師父好!要煉功。

在二十多年的不斷學法修心過程中,徹底改變了我的人生觀、世界觀,我不再迷茫,清清白白做人,踏踏實實修煉,感受著學大法無病一身輕的美好。

在二十多年的不斷學法修心過程中,徹底改變了我的人生觀、世界觀,我不再迷茫,清清白白做人,踏踏實實修煉,感受著學大法無病一身輕的美好。(明慧網)

逢山過山 逢水過水

在我剛得法時,那種高興的心情難以言表。自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覺得自己有了師父,有了歸屬,不再自卑。在煉功場上,我曾仰望天空流著眼淚說:「師父在上,我發誓一修到底,無論遇到甚麼艱難險阻,我要逢山過山,逢水過水,跟師父回家。」

修煉後,我給所有能接觸到的人,特別是來找我看病的人,首先介紹法輪功,我在我們系統都出名了。都知道有個煉法輪功的醫生,病人來看病不聽完介紹,不給看病開藥。

領導看到我的變化,大力支持我帶領單位職工學煉法輪功。不僅提供辦公室,購置電視機、錄像機,還允許上班時間給職工放師父講法錄像,

當時來聽法的人很多,特別是那些老病號,學了法輪功後身體有了很大改變,有的堅持學法煉功的不再看病吃藥。當時我都做了詳細的記錄,學法前後的對比。一九九八年領導在年終總結會上表揚我帶領職工學煉法輪功,提高了職工的身體素質,給單位節省了醫藥開支。

直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打壓法輪功,單位學煉法輪功的人越來越少。面對這一切,我在內心向師父說,就算世界上所有的人都不煉法輪功了,就剩下一個人,那就是我。我牢記師父的話,做個真正修煉的人。

道德提升改陋習

在修煉大法之前,我也和社會上的人一樣,利用手中的權力損公肥私。我利用做醫生的條件,大開方便之門,拿藥給親朋好友吃,一人開藥全家吃,以此來證明自己有本事,炫耀自己。

學大法以後,我立刻改正,再有親朋好友要藥,一律婉言拒絕,並把大法介紹給他們。就這樣,我們兄妹六個先後走進大法,通過煉功強身健體,從此不再向我要藥了。

過去單位購藥有回扣,每年的回扣超過了工資。學法後我拒絕拿回扣。因我是負責人,我把藥品價格壓到最低,可供貨商怕我們不買他們的藥,還是要給回扣。因有的醫生覺得理所當然得拿,直截了當地跟我說:「不要回扣我們做不到,不要白不要。」

因為當時社會都這樣,所以我只能要求自己不拿回扣。供貨商把我的那份存在存摺上,年底要給我,我不要。後來又給我送東西,我也不要。他不理解我為甚麼這樣做,我把《轉法輪》送給他。

最後,他說把這筆錢以我的名義,捐給無錢治病的燒傷患兒,我說不是我的錢,別留我的名。最後怎麼處理不得而知。

單位職工每年都要體檢,確定去哪個醫院體檢,要看哪個醫院給的回扣多。學法後,我不再考慮這個因素,把體檢費降到最低,給單位節省開支。體檢中心的負責人不理解我為甚麼這樣做,我就把大法介紹給他。

他說:「光聽說法輪功好,沒碰到學法輪功的人,今天遇到你。法輪功真是名不虛傳。」後來要送錦旗到單位表揚我,我說我們學法輪功不求名、不求利,你知道大法好就行。

他說:「光聽說法輪功好,沒碰到學法輪功的人,今天遇到你。法輪功真是名不虛傳。」(明慧網)

放下利慾一身輕

學法前,單位的電話我打起來就沒完,經常有事沒事找全國各地的親友瞎聊天,反正不花自己的錢。學法後單位的電話不是公事不用,過去拿回家的信紙信封,筆和各種辦公用品,全部拿回單位,公私分明。那種心底無私天地寬的感覺真好!

一九九六年底,單位分新房要裝修。當時我老伴在單位是負責基建的,有多少工程隊要和老伴拉關係,套近乎,找上門來要免費給我們裝修。

一九九七年初我正好得法,堅決拒絕免費裝修,自己聯繫裝修工人,裝修材料自己購買,樣樣都有發票為證。因為人們根本不相信有權不用,為了避嫌那些發票現在還留著。當時老伴也不理解,但在我的堅持下也只好如此。

有的為了工程給老伴送錢,那時兒子正好上大學需要錢。然而,通過修大法,我明白不失不得的道理,選擇把錢如數退回。

原來我和老伴在各自單位各有一套單位分的住房,後來有政策規定夫妻雙方只能保留一處住房。有的人為了房子搞假離婚,老伴和我商量也想這樣做。

我對老伴說:「你考慮好,要人還是要房子?假離婚我不配合,我信的就是真、善、忍,首先得做到真。」最後我們退了一套房子。當時退房的人為數極少,單位的人嘲笑我們,說我們無能。我心裏想:我是修煉人,只聽師父的話,師父說好就行。

家庭矛盾化雲煙

在得法前夫妻感情不好,婆媳關係也緊張。三天兩頭吵架,家庭矛盾很深。和婆婆好長時間不來往,和丈夫鬧到要協議離婚,協議書都簽了字,就等兒子考上大學就去辦手續。

一九九六年兒子上大學,還沒來得及去辦離婚手續,一九九七年初我得法了。師父在法中講夫妻是緣份,我聽師父的話,善待丈夫,不再提離婚的事。從此家庭和睦,婆媳關係也改善了。

在中共打壓法輪功時,婆婆給別人講:「政府說法輪功不好,我覺得法輪功好。我兒媳就是學法輪功變好的。」在我被非法關押期間,婆婆叫家人不要為難我,不要給我施加壓力。

在我退休後,兒子結婚生子,面對兒媳與兒媳的母親,家庭關係複雜,矛盾重重。兒子一籌莫展。我就想,我是修煉人,是助師正法的大法弟子。我們如果搞不定,那誰還能搞定?甚麼地方有矛盾,那就是我們修煉的環境。

家裏人都知道我學大法,我按照師父講的法,一點點歸正自己。十幾年下來家庭矛盾逐漸平息,和睦相處。兒子和老伴都佩服我的處事能力。我說我要不學大法根本做不到,你們要感謝就感謝我的師父和大法吧!

大風大浪不動搖

一九九九年以前我上班的單位很好,福利多,工資待遇優厚,我又是醫生,很多人都羨慕我的工作和單位。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打壓法輪功開始,我也和千千萬萬的大法修煉者一樣去省委、市委,上北京想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希望還師父清白,用各種形式讓民眾了解法輪功。

有一回,我在參加公園集體煉功時被抓而遭監視居住。由於參加人數多被定為大案要案,抓了很多人。我被列為頭號人物,被非法起訴到檢察院準備判刑。

其實當時我只是個普普通通煉功人,這次集體煉功也不是我策劃的,不知為甚麼陰差陽錯把我當頭號人物。儘管覺得莫名其妙,但我也不辯解。

單位領導多次到關押處看我,給我施加壓力,讓我放棄大法。說由於我煉法輪功單位先進受影響,職工工資受影響,要不跟法輪功決裂,我的工作也保不住,要開除黨籍等等。我沒有動搖。

單位出面動用了各種關係保我,才把此案撤訴,我被第一個放出來。當時辦案的公安都說:「你的面子好大喲!那麼多人保你,把你放了,這個案子就不能成立,其他人都沾了你的光了。」我心裏明白是師父在保護我。

第一次被關押回來後,我被調離原單位,降職降薪,開除黨籍。同事們都為我惋惜。到新單位後,工作環境寬鬆,雖然工資待遇差了很多,但我有更多的時間學法,內心相當坦然。

(明慧網)

警察讚巾幗英雄

二零零零年底,中國新年前夕,又送我去勞教兩年。在勞教的近兩年時間裏,獄警要我轉化,準備找馬三家勞教所有經驗的人來做我的轉化工作。

我問獄警:「你讓我往哪裏轉?我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難道還有比真、善、忍更好的嗎?我總不能轉成壞人吧?」此後獄警在我面前再不提轉化的事。只是讓我寫揭批法輪功的材料,借此機會,我寫下自己如何得法、得法後的感受。

第二次又讓我寫,我就寫「再次剖析自我」,完全找自己的不足,沒有任何的揭批內容。卻被獄警認為寫得好,貼在宣傳欄讓大家看。有的人感到在勞教所度日如年,我覺得在任何地方都可以修煉。

二零零八年,我再次被綁架,七、八個警察上門抄家,從我家拉走各種做大法資料的設備、耗材、大法書籍、足有一車,並把我關進拘留所裏。

在提審我時,警察說我們是巾幗英雄,他們領導把從我家抄來的,我抄寫的九本《轉法輪》手抄本給手下的年輕人看,說:「你們對待工作,要是都能像煉法輪功的人那麼認真,還有甚麼工作幹不好?」

提審我的警察還給我出主意:怎麼回答審問對自己有利,必要時保持沉默等等。在這次拘留期間,先是判我兩年刑,我不簽字;後又改判兩年勞教,我也不簽字。然而,奇蹟就在一念中,過沒幾天,警察無條件地把我放了,我又重獲自由了!

修煉二十多年,我無病一身輕。從看《轉法輪》書那天開始,從沒看過病吃過藥。單位每年年終要給職工報銷藥費,額度為三千元至四千元,我從未報銷過。

二十多年過去了,老同事見面不是說自己身體如何不好,就是講家庭矛盾如何複雜。看到我紅光滿面,就問我如何保養的?我告訴他們:這都是受益於大法。

原單位的同事說我傻,那麼好的工作、那麼好的單位不要,非得煉法輪功。你要還在原單位退休,退休工資比現在多兩倍。還有很多福利,光一套福利房就幾百萬。

聽完後,我心裡明白:物質財富生帶不來,死帶不去。你們拿的錢再多,今天吃藥明天住院,把錢送醫院。我最富有,有師父有大法,沒有後顧之憂,心中有法沒有過不去的坎。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見真性〉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6/1/有師父有大法-我最富有-441764.html

(本文主圖來源:法輪功學員畫作)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