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折磨致殘后流離失所 天津教師杜英光離世

被折磨致殘后流離失所 天津教師杜英光離世

文/明慧網天津通訊員(明慧之窗記者方心編輯)

天津小學教師杜英光因堅持修煉法輪功,曾經歷中共勞教所慘無人道的折磨。造成身體殘疾,極度虛弱。後來他又被迫流離失所,不幸於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九日含冤離世,年僅五十歲。

杜英光是天津市武清區大良鎮(原雙樹鄉)蔡各莊村人,大學畢業後,就職於天津市武清區楊村鎮第四小學,任小學教師。一九九六年,杜英光與母親王玉玲、妹妹杜英輝一同走入法輪大法修煉,從此一家人遠離了藥罐子,有了健康的身體。同時他們按照法輪大法教人按照真、善、忍標準修心性,做好人。

杜英光在天津雙口勞教所遭到令人髮指的酷刑折磨,如:針扎指甲縫、煙頭燒手心、鼻孔上抹屎、連續十天不讓睡覺等等。杜英光被迫害致腹水、胃及十二指腸球部水腫、胰腺異常,肚子經常疼痛難忍。獄警佟秀還對看管杜英光的犯人徐光生說:「你把他弄死,我給你減刑。」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以江澤民為首的犯罪集團鋪天蓋地的打壓法輪功學員,杜英光多次遭到中共拘留所、看守所、洗腦班慘無人道的迫害。尤其在天津雙口勞教所期間,他遭到的各種酷刑實在太多。

即使這樣,他為什麼不放棄呢?其實,像杜英光這樣面對非人的迫害仍堅持修煉的法輪功學員有很多,因為他們相信:信仰真、善、忍無罪,中國不缺壞人,需要更多的好人。

的確,在中國這樣的文明古國,善良更應該被世人珍惜與守護,因為守護善良就是守護自己的子孫家庭,守護國家和社會。千千萬萬法輪功學員堅持煉功健身、做道德高尚的好人,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

以下僅是杜英光遭受的部分酷刑。法輪功學員在反迫害中的堅貞,反襯出中共的殘暴與流氓無恥。

各種酷刑令人髮指

二零零一年五月十八日,杜英光被劫持到天津市北辰區雙口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半。

由於杜英光拒寫「悔過書」,犯人陳學宇在指導員楊志秋的唆使下,掄圓胳膊,猛抽杜英光嘴巴,又用棍子打,折磨了杜英光一個多小時。

連續十天不讓杜英光睡覺,不論白天和黑夜都逼他盤坐在地上,不許閉眼,閉眼就打。惡犯和文多次用雙腳在他盤著的腿上亂踩,惡犯體重一百六七十斤,把杜英光兩條腿踩的全是腫塊,硬邦邦的,走路都很困難。

惡犯孫凱為了得到獎勵也來折磨杜英光。他把杜英光盤坐著塞進床下,使他頭不能抬,腰不能直,兩隻胳膊露在床外,然後抓著杜英光的小臂用力向鐵床上撞,然後又把他拉出來,和其他人一起將杜英光臉朝下按在地上,惡犯孫凱用一根圓木棍用力在杜英光的腿上輥,他兩腿肌肉疼痛難忍。

還有一次,惡犯孫凱強制杜英光盤坐,用繩子將他雙手捆緊,又用繩子從腳下穿過,從脖子上繞過、勒緊,使頭部只能垂到胸前,兩個小時後才給解開。

接著惡犯又把杜英光帶到另一間監室內,當時警察趙長青坐在屋內,惡犯與趙又說又笑,當著趙的面,惡犯陳學宇強迫杜英光把上衣脫光,掄起一根木棍猛擊他左臂數十下,將他的左臂打出紫痕,幾月後還有傷疤。獄警趙長青在旁邊看著犯人行兇卻視而不見。

連續的折磨和十幾天的不讓睡覺,杜英光全身發冷,反應遲鈍,身體疲軟無力,發起高燒,獄警這才讓他夜裏睡覺。

中共對法輪功長達20多年的鎮壓已經造成了難以計數的家破人亡,這群佛法修煉者遭受精神和肉體折磨、經濟迫害、強迫勞動、監禁,甚至被活摘器官盜賣。(明慧之窗合成)

煙頭燙手

幾天後,惡犯陳源等人也來折磨他,將兩個正在燃燒的煙頭放在杜英光的手心上,燒了五分鐘之久,還起名叫「仙人拖桃」。杜英光的手心被燙起一個充滿黃水的泡,被犯人用針挑破,表皮以下的肉潰爛,出現兩個深孔,兩手腫得很高,犯人要帶他到所內衛生所治傷,正被惡警楊志秋看見,怕他的惡行暴露急忙阻止,說是這點傷沒事,讓犯人給他處理就行了。

惡警杜穎欣見杜英光兩手腫痛,一天夜裏十點,故意叫他手拿蒼蠅拍在樓道裏打蒼蠅,杜英光說手太疼打不了,惡警杜穎欣逼他繼續打。直到十二點左右才讓他休息。

惡警踹人取樂

惡警魏巍為了逼杜英光寫「悔過書」,用拳頭猛擊杜英光的腮部,打得他臉部高高腫起,從鏡子中都認不出自己來。惡警魏巍還幾次讓杜英光在房間門口站好,他退後幾步站住,接著向杜英光跑來,飛起一腳踢向杜英光胸口,把杜英光仰面踢倒在地上,地面是瓷磚鋪的,當時就將杜英光後腦磕出一個包。

針扎指縫

在惡警楊志秋和佟秀和的命令下,犯人張俊強開始迫害杜英光。當時正是寒冬氣溫很低,惡犯張俊強和幾個犯人將杜英光的衣服強行扒下,只剩一身單衣單褲,讓他站在一間黑暗冰冷的屋內,幾天幾夜不准他睡覺。

惡犯張俊強命令犯人於衛華和他一起折磨杜英光,他們將杜英光的雙腿塞進床下,他腰不能直,頭不能抬。為了使杜英光更痛苦,惡犯張俊強把一根長木棍塞進杜英光背部與床之間,然後握住棍子一頭狠壓杜英光頭部和背部,又將杜英光的手按在地上用腳踩,惡犯張俊強還找來一根縫衣針,紮杜英光的指甲縫,扎了好一會兒才罷手。

單衣凍刑

幾天的殘酷折磨並沒能使杜英光屈服,在惡警佟秀和等的督促下,惡犯張俊強又用木根不斷敲擊杜英光的左臂,將他的左臂打得紅腫,呈黑紫色,向上抬起都很困難。

惡犯張俊強還把杜英光長時間綁在樓道陰面敞開的窗戶上,當時外面寒風呼嘯,吹得只穿單衣的杜英光渾身冰冷,瑟瑟發抖,當晚就開始發燒,第二天量體溫三十九度,連續幾天高燒不退,但惡犯張俊強仍繼續對他進行折磨、罰站。

晚上惡警強行組織集體收看《焦點謊談》,杜英光拒絕收看,並明知會遭到毒打,仍高喊:「這些都是造謠和欺騙,大家不要相信!法輪大法好!」在惡警的指使下,犯人又把他拖回到那間黑暗的屋子裏,對他進行的非人折磨。

二零零二年四月底,惡警楊志秋、佟秀和、張瑞祥分別用電棍電杜英光。五月中旬,在上述三人的命令下犯人又開始不讓杜英光睡覺,有時整夜不讓睡,有時睡一個多小時,為時一個多月。

法輪功修煉者遍布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只有在中國遭到無端的抹黑、迫害。(明慧網)

被迫害致殘

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九日,在惡警佟秀和等指示下,惡犯張俊強、孫凱、郭鳳治對杜英光進行長時間毒打,他們先將杜英光頭朝下綁住,向鼻子裏灌水,用拳頭猛擊腹部,折磨幾小時,致使杜英光一度昏迷過去。為期六個月的折磨不得不結束。

由於嚴重的迫害,杜英光全身無力,步履艱難,經常肚子疼痛難忍,疼的他上廁所都直不起腰,解小便都不能正常解出來。一次他暈倒在廁所,被犯人抬回。惡警不管不問,卻讓犯人帶他到室外強迫運動,他每走一步都痛苦不堪。一個星期後,惡警才帶他到醫院檢查,卻不告訴他檢查結果。

回勞教所的路上,惡警拿著B超檢驗報告單看,杜英光坐在惡警後面,看見上面寫著:一、腹水,二、胃及十二指腸球部水腫,三、胰腺……(異常)。

惡警公然害命

惡警將杜英光殘酷迫害成這樣,還不罷手。惡警佟秀和甚至想借犯人之手將他整死。一天,佟秀對看管杜英光的犯人徐光生說:「你把他弄死,我給你減刑」。這話恰巧被杜英光聽到。聽到這話杜英光心都涼透了,沒想到這惡警如此陰險狠毒。

當佟秀和發現杜英光正聽到這話,故作鎮靜,故意當著杜英光的面把這話說了一遍。犯人徐光生也承認這是惡警對他的指示,但被杜英光聽見陰謀暴露,徐光生也不願用杜英光的命換減刑,才沒有對他下手。

嘴鼻被抹糞便

二零零三年二月起,勞教所辦起洗腦班。惡警又開始迫害杜英光,對他電擊、捆綁,用涼水往他的身上潑。

為了制止迫害,杜英光又一次絕食抗議。惡警佟秀和、杜穎欣命令犯人穆德珍把杜英光長時間吊綁在床上,身上只給他穿單衣單褲,往杜英光的身上澆涼水,腳放在盛有涼水的盆裏,杜英光全身冰冷,凍得發抖,腳被凍傷。

惡警杜穎欣還親自帶人把杜英光綁在一個木板床上,身上只給他穿單衣單褲,向他身上澆涼水,床上都存了水,同時把電風扇開到最大向他吹。當時氣溫很低,杜穎欣說:「天太冷,給他蓋上被。」犯人就把棉被全部用水浸濕,給杜英光蓋在身上。這樣折磨他達三個多小時。

在這期間,惡警呂某(大隊長)曾親自來查看,到了夜裏不准杜英光睡覺。惡警杜穎欣把杜英光綁在椅子上,命犯人向他嘴裏、鼻孔上抹屎。惡犯先用手捏住杜英光的鼻子,使他只能用嘴呼吸,趁機撬開他的嘴向裏塞屎,然後向他鼻孔上抹。惡警付振侍用針管向他的鼻子裏灌芥末水。一連折磨他二十多天。

因杜英光在獄中始終堅信大法,不寫悔過,被非法加期一年。

结语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和虐待令人发指,酷刑折磨导致难以计数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致精神失常。遭受酷刑迫害的都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他们遭受酷刑折磨仅仅是因为他们拒绝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杜英光的經歷只是千千萬萬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的縮影。中共惡警拿著人民的血汗錢,助紂為虐、欺壓善良,成為中共殘害善良民眾的幫兇劊子手。

与残忍血腥的酷刑折磨相对应的,是法轮功学员的善良和坚忍。在酷刑折磨和野蛮迫害下,他们仍然坚持自己的信仰,坚持做好人的权利。同时他们心中没有仇恨,没有以暴力报复过任何伤害过他们的人。相反,他们对迫害者仍然慈悲劝善,希望他们停止迫害、弥补罪恶,不要害人害己。

(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6/7/遭勞教所殘忍折磨致殘 天津小學教師杜英光含冤離世-444610.html

(本文主圖來源:明慧網)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