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之下  我家不幸中的萬幸

封城之下 我家不幸中的萬幸

文/紫子(明慧之窗記者吳悠仁改寫)

四月起,看著上海封城,外灘都長草的魔幻場面;看著大白(中共防疫人員)闖入民宅,對著古董字畫,實木真皮的傢俱,不由分說地野蠻消殺;看著十里洋場,摩登氣派的上海,卻因為管理不善,陷入飢餓,我們真為千萬上海市民承受的苦難難過。

封城臨頭 老伴病了

因為疫情,今年三月底,我居住的城市也封城了。我們小區聯外道路只留一個出入口,日夜有人看守,不得隨意進出。

老倔是我的丈夫,今年快七十的人了,因為一輩子脾氣倔強,我都管他叫「老倔」。

在此之前,我和老倔早就有準備了,總覺得不知道什麼時候,封城會落到我們頭上。所以去年秋年,我們曬了不少乾菜,也醃漬了一些鹹菜。雖然吃不到新鮮蔬菜,但吃用暫時不愁。

多年前,我曾經被醫院判了死刑,因為修煉法輪大法,全身什麼毛病都沒了。從此,這麼一路走來,我的身體都很健康。這一切老倔都看在眼裡,他也知道「法輪大法好」,但他很害怕被中共株連迫害,所以始終不敢跟我一起學法煉功。

就在封城了五十多天的時候,大概是身心壓力太大,老倔病了。

他先是像重感冒一樣,全身疼痛,每個關節都疼,還發燒、胸悶、咳嗽,後腦都發木了。最可怕的是,他不能躺下來睡覺,一躺下就喘不上氣;每天都只能坐著睡一會兒。老倔這麼熬了六天,食慾不振的他,明顯消瘦了下來;他心裏都沒底了,覺得自己隨時都有生命危險。

我告訴老倔,在疫情期間,全世界有不少人,都因為誠心敬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而脫離了生命危險。我勸老倔,你也好好念這九字真言吧。他說,他在心裏念著呢,但心裏充滿無力感,總感覺自己天命到了。

生命的十字路口

眼看城市開始部分解封了,我對老倔說:「現在你有兩條路可走。要嘛趁著現在解封,趕快上醫院救治;要不你就修煉大法,你的生命才有機會在修煉中康復,甚至延續下去。」老倔寧死不去醫院,他說一吃藥,他的肝就發痛,他覺得自己好像沒路可走了。

我們有個也修煉大法的親戚,聽到老倔這時候病了,趕緊想辦法來探望他。看著憔悴的老倔,親戚說了:「你就是機緣到了,就是該你修煉了。別再猶豫了,學法煉功吧!多少事例,真修煉什麼病都好了,你也是都知道的。」

親戚接著說:「人身難得,中土難生,正法難遇。都看明白了,還等什麼?」老倔或許真是緣分到了,他像開竅了一樣,決心放下他的種種擔心,把一切都交給大法,開始學煉了。

大法師父說: 「一個人在你的生命中本沒有修煉,現在你想修煉了,那麼就要從新給你安排以後的路,就可以給你調整身體。」[1] 煉功第一天,老倔原本肺部像被一團東西堵著,一煉功,肺就舒展開了,不堵了。也不再發燒了,老倔終於又能躺下睡覺了。

煉功第一天,老倔原本肺部像被一團東西堵著,一煉功,肺就舒展開了,不堵了。圖為美國舊金山法輪功學員煉功。(明慧網)

一天夜裡,老倔長年靜脈曲張,老是腫脹的那條腿,忽然感到有股力量,連著三次,從小腿向下疏導,他感覺腳後跟直發熱。

除了煉功,老倔也靜下心來,開始聽大法師父的講法。我們一起生活三十多年了,我從來也沒見過老倔掉淚。說也奇怪,在他聽濟南法會講法的錄音時,老倔卻不自覺地流了兩天的眼淚。

接著,他開始看見眼前出現了各種顏色的星光;全身原本有毛病的地方,他也都感覺到確實在復原中。

不幸中的萬幸

想想,在封城這段恐怖的日子裡,我們經歷了什麼?

最初,挨家挨戶被敲門登記、被核查每戶人員、收試劑盒;接著三天兩頭,冒著被傳染的風險,排著隊做核酸;每天,窗前都有裝著高音喇叭的宣傳車經過,強力放送刺耳重複的話;單元門外,也總有流動的志願者看守著,身心都不得自由。

一封城,每個人都過著擔驚受怕的生活,真是苦不堪言。這個時候,對那些得了重病的人而言,更是雪上加霜,有多少生命被逼著走投無路?

大疫封城,舉國遭難,全國不知有多少人像老倔一樣身心失據,茫然無措。老倔是幸運的,在封城這樣的不幸中,他萬幸地走入了大法修煉。他原本的絕望,也在確實學法煉功中,轉危為安了。想起大法師父的看護,我們感恩的淚水就流個不停。

親愛的朋友,在這非常時期,若您也深陷封城之苦,願您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願大法常駐您心,在危難關頭,願宇宙的正能量能守護您與家人的平安。

註:[1] 李洪志先生著作:《轉法輪》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6/11/封城的憂與喜-444682.html

(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