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法官經歷了我的人生

如果法官經歷了我的人生

文/中國法輪功學員(明慧記者沈容改寫報導)

那天,我收到了一封信,是法院寄給我的起訴書,不是因為我犯罪,而是因為我的信仰。這封信連結了我和法官的命運,也注定了我倆的相遇,於是那幾天我在思考,自己是否該讓法官在判決之前,瞭解我走過的八十歲的人生與我的心聲?

於是我起草了一封長信,以下是其中的一部分。

人生不幸 疾病纏身到老

青年時期,我正值青春,可健康卻已亮起了紅燈。鼻竇炎使我常年鼻子阻塞不通,頭昏腦脹,睡覺只能用嘴呼吸,醒過來更難受的不得了。風濕關節炎一旦天陰下雨就發作,關節疼痛萬分,這些都直接影響了我的學習和生活。

中年時期,我已工作、結婚,情況不但沒有好轉,患的病也越來越多了,增加了高血壓、心臟病、膽囊炎、胃病、婦科病、神經性皮炎。胃病使我吃東西不消化,長期胃脹,不能多吃。頸部則長滿了神經性皮炎,睡覺癢的受不了,兩隻手把皮膚都抓破了、流血了,還是奇癢無比,後來甚至發展到臉上。

當我來到老年時期回首過去,卻發現人生大半輩子都在病痛中度過,而退休後的我難以安享晚年,又得了嚴重的頸椎病,左手、左腳發麻,坐著連兩分鐘不到就開始發麻,根本不能坐著,吃藥、打針、偏方、草藥一點用都沒有。

為了加強血液循環,防止身體發麻,我只得每天一大早就起床到外邊去蹓躂,將大街小巷、公園、河邊、大路、小路都走個遍,以至於哪條路到哪裏、哪條街挨著哪裏、在哪裏拐彎、哪裏是盡頭,我都一清二楚。那時自己為了活命,就像個瘋子一樣,天天早上出去甩著兩隻手到處走路。

偶然又不平凡的相遇

聽說某醫院有個治療頸椎病的專家,我就到這家醫院就診,診斷結果是頸椎壓迫神經所致,醫生建議要動手術,可是沒有床位,必須排隊等候,等待期間,我還是一早就出去走路。

一天,我走到一個廣場看到一群人在鍛煉身體,我就站著看了一下,發現他們的很多動作是伸縮手臂的,也有抬臂、揚高放低的,還有彎腰挺胸的。我覺得這些動作對我的頸椎有好處,於是我就到他們後面跟著他們做起動作來。

法輪功一經傳出,便展現了數不清的祛病神蹟,學煉人數飛速增加。(明慧網)

結束的時候,我請旁邊的一位老人教教我,她很熱心的教我,當教到我兩手疊扣小腹時,我的手掌心像電路剛插上電一樣,一圈一圈的溫暖起來,還有甚麼東西在掌心轉動的感覺。

我很驚喜也很奇怪,因為我之前為了治病練過好幾種氣功,都沒有甚麼感覺,病也沒好。而這次只是跟著做了幾個動作,就有了這麼大反應,我就問教我煉功的這位老人這是甚麼功。她說是法輪功,並告訴我有感覺那就是法輪在旋轉,在幫我調理身體。我一聽,就從心裏愛上了法輪功,並記下了這永生難忘的日子──一九九七年九月十五日。

當天回到家,我興奮地憑著腦海裏的記憶煉起功來,雖然記不全,但我內心的喜悅難以言表。第二天清晨,我特地去找這些煉功的人教我動作,她們很熱情,教我煉功動作,並告訴我法輪功是義務教功,不收費。還告訴我煉法輪功不僅僅要煉動作,還要修心性做好人,我一聽更覺得法輪功不是一般的功法,就請回了李洪志師父的《轉法輪》和教功錄像帶,下決心就修煉法輪功了。

生命中最幸福的時光

回家後我連續三天讀完了《轉法輪》,覺得這本書太好了,讓人愛不釋手。我這一生所看過的任何一本書都沒有過這樣的感覺,我如飢似渴的看完這個問題就迫不及待的想看下一個問題,大法至簡至易,內涵博大精深,讓人拿起來就放不下,看完還想要再看。

從此,我每天去煉功,回家後看著教功錄像帶跟著煉,周身就像有一串串鬆弛的彈簧在身體內循環轉動,身體是說不出的舒服,越煉越愛煉。特別在戶外或公園裏,環境優美,空氣清新,大家在一起煉功,能量場大,效果更佳。

不知不覺中,我的身體沒有一點有病的感覺了,以前渾身的毛病不知甚麼時候全都好了,我也把住院的事忘得一乾二淨,每天臉上都掛著笑容,生活輕鬆愉快。一想到這些,我都不由得從心底升起對李洪志師父的感恩。因此,我可以很確定地對包括法官您在內的所有人說:法輪功就是好!

同時,我不斷閱讀李洪志師父的《轉法輪》,從書中我明白了修煉法輪功不僅要煉動作,更重要的是要修煉心性、提高道德,按照真、善、忍做一個好人,這樣才是一個真正的法輪大法修煉者。於是我也從改善自己和家人鄰里的關係開始,慢慢的按照真、善、忍的原則來待人處世,做一個好人中的好人。

閱讀《轉法輪》,從書中我明白了修煉法輪功不僅要煉動作,更重要的是要修煉心性、提高道德,按照真、善、忍做一個好人。(明慧網)

離開後 人生陷入絕境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出於小人妒嫉,利用手中的權力開始了對法輪功的鎮壓,我的生活到處是公安、警察,還有警車巡邏,連居住的地方都不清淨,片警敲門,居民老奶監視。電視報紙鋪天蓋地的污衊法輪功,使我們失去了煉功的環境。有的還以沒收住房、送勞教等作為威脅來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

由於當時我不懂法律,想不起用法律保護自己的合法權利,又害怕被沒收住房,不得不忍痛割愛,不煉功了。不久,我舊病復發,以前的病又回到了我的身上,高血壓和心臟病尤為嚴重,我不得不再次奔波在各大醫院之間,繼續吃藥打針治療,但是收效甚微。

二零零一年深秋的一天深夜,我胸部扯著背部疼痛,坐臥不安,怎麼也無法緩解,疼得渾身冒汗,從未有過的難受。我心想自己是不是要死了,絕望之際我想到了法輪功,想到了李洪志師父,於是我躺在床上,一遍一遍地默念師父的名字,不知不覺我竟然睡著了。

待我醒過來,天快亮了,我發現自己不但沒死,還能起床能下床了,而且疼痛還緩解了許多。我把女兒叫來說了頭晚的經過,女兒執意要帶我到醫院檢查。

我們到了醫院,掛了專家號,醫生看我兩手不停的撫摸左胸,嚴厲地對我說:「你不要命了?!這種情況要掛急診!」同時開了住院單,將我送進重症監護室住院。住院期間檢查,說心臟需要做手術,要做兩根支架,費用四萬元。那時我經濟並不寬裕,所有的積蓄一共也只有四萬元。我思來想去,決定還是不做這個手術了,就對醫生說自己沒有錢,不能做手術,想住住院、開點藥湊合著過算了。

接下來的好多年就像噩夢一般,西醫、中醫、偏方、住院、打針、吃藥不斷輪迴,但舊病未癒仍增加了甲亢、遊動性風濕和憂鬱症。最嚴重的是甲亢,吃的很多,但是卻骨瘦如柴,渾身沒力,一點勁兒都沒有,每天總是想睡覺,甚麼活也幹不動。

憂鬱症也很嚴重,心情苦悶、睡不著覺,成天愁眉苦臉,腦子裏不停的想起過去悲傷的事情,一刻都停不下來。我去醫院神經科看醫生,醫生給我開了很多藥,最後醫生問我是否能聽到有人喊我的名字,我說能。醫生表示:「這種症狀已經屬於重度憂鬱症患者的表現了,再發展下去,就是輕生了。」

大法再一次救了我

就在我走投無路、人生陷入絕境的時候,我又一次想起了法輪大法,抱著僅存的一絲希望,我再一次拿起了李洪志師父的《轉法輪》。通過不長時間的煉功,法輪大法的神奇又一次在我身上展現,我渾身的病在不長時間全都好了,我又一次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李洪志師父又一次救了我的命,給了我新生,那是二零一三年。

從那時起至今近十年,我沒再上過一次醫院,我曾經辦的特殊慢性病醫療證我也不用了,每年國家給我的醫藥補貼我也不用了,我的病都好了,我不再痛苦了,我能不說法輪大法好嗎?

如今我馬上就八十歲了,我身體硬朗,精神抖擻,思路清晰,不僅能自己照顧自己的生活,還可以照顧兒子和孫子,我的子女再也不用為我操心,陪我上醫院了,您說,這樣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功法,我怎麼能不煉呢?

法輪功修煉者遍布全球一百多個國家,在海外沒有中共抹黑、迫害的環境,民眾自由修煉法輪功。(明慧網)

從怨恨到釋懷 從憎惡到祝福

再說一說我的婚姻。我一九六三年高中畢業參加工作,分配到工廠,在財務科當一名料賬員。在那些年,企業單位的人員配備一般是男多女少,很多男士在本單位找不到對象,去農村找配偶。對於當時的我來說,要找一個有技術的大學生是沒有問題的,也曾有過搞技術的大學生、中專生托人找過我,可是都被我拒絕了。我最後卻找了一個沒有文憑、沒有技術、每天汗流浹背幹活的普通工人。

您可能會問這是為甚麼?我找的這個人是地主出身,因出身不好,所以經常被欺負,在廠裏還曾被打得鼻青臉腫。我很同情他的處境,覺得他可憐,就想嫁給他,撐撐他的腰(因我家庭出身比他好)。

後來我倆真的結婚了,因為這樁婚姻,確實也改善了他在廠裏的處境,不但沒人再欺負他,相反,他還因為工作幹的好而被評為各種先進,最後調換了工作,成為了一個汽車司機,離開了又髒又累的倉庫,轉而在廠車隊開車。還年年被評為先進生產者,獎狀有一摞子,照片被放在廠大門口的櫥窗裏,成為了單位的學習榜樣。

可誰想到,這樣一個在外人看來老實本分、優秀能幹的人,私下裏卻亂搞男女關係,當被我發現時我當場氣得昏倒在地。從那開始我就恨他,恨他表裏不一,恨他外表道貌岸然,實際卻是個衣冠禽獸,恨他背叛我、沒良心、忘恩負義……

我整日以淚洗面,氣恨委屈,加上身體的各種病,覺得活著簡直太難了。更讓我憋屈難過的是,周圍認識他的人根本不相信我所說的他是那樣一個人,而他也耍流氓威脅我說,如果敢去告他,他就寫好遺書,說是我誣告他逼得他要尋死,然後去跳海。

無奈之下,我只得帶著一雙兒女回到娘家跟母親一起生活。兒子那時還在上學,但他對女兒、兒子的生活不聞不問,一概不管,我每月靠幾十元工資維持生活,照顧一雙兒女。而他自我們走後,一個人更是沒有約束了,頻繁地換女人,到最後換得一身病,最要命的是癌症,住醫院動了兩次手術。

周圍熟悉他的人最終看到了他真實的一面,紛紛為我不平,後來我們離了婚,徹底結束了婚姻關係。

如果我沒有修煉法輪功,我看到前夫那樣會幸災樂禍,覺得那是他咎由自取,是報應、是活該。但是我修煉了法輪功,我明白一個人做不好的事,真正傷害的是他自己,正如前夫那樣。法輪功教我,修煉人沒有敵人,別人可以對我們不好,但是我們不能對別人不好,要愛你的敵人。

我發自内心的同情他,當他有錢風流的時候,女人圍著他轉,他的錢也都花在這上面。可等他生病住院,卻沒有任何一個女人來看過他,錢也因此花光,最後靠女兒賣房子的錢給他住院、動手術。手術後,他需要人照顧,就搬到女兒家,由女兒照顧他。

我想我是修煉真、善、忍的,不管前夫對我怎麼樣,我都應該放下原先對他的恨。所以我主動來到女兒家,服侍他,給他買藥,買他想吃的,為他煮東西,給他端屎倒尿,樣樣做到他滿意。前夫最後眼含熱淚,內疚地對我說連累我了。

我一直服侍到前夫去世,我想,如果不是修煉了法輪大法,我不會原諒他的,更不會在他生病臥床時去照顧他。是法輪大法解開了我的心結,化解了我心中堅冰般的怨恨,讓我變成了一個寬容、善良的人。

結語

說完了一生的經歷,也道不盡內心深深的感恩!是師父,再一次將我從絕境中撈起,是大法,讓我脫離病痛纏身、愛恨情愁的載浮載沈,賜與我光明希望的人生!如果您是我,是否也會和我一樣,想發自內心的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呢?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6/12/是法輪大法給了我幸福的人生-440774.html

(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