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學博士研究生的追求

醫學博士研究生的追求

文/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沈容改寫)

考上醫學博士研究生,被稱為人生勝利組的愷媛(化名),卻在紅塵誘惑中渾渾噩噩、迷失了自己,她不懂為何汲汲營營所追求的一切,卻沒有辦法帶來內心的富足、踏實與快樂。

直到她重新和法輪大法接上了緣,生命才被真正點亮了燈,愷媛明白了自己為何而來、為何而生,並重新走回灑滿光明的大道上!

兒時的回憶

那年愷媛六歲,從姨奶那知道了法輪大法帶給人身心的美好,所以去上小學時,都會跟同學講:「法輪功是好的,不是電視上誹謗的那樣。」

可一個下雨天的中午,愷媛一走進班級裡,所有同學都離著一大段距離,他們嘲笑說:「她是法輪功,離她遠點。」愷媛聽後大哭,大家卻像躲瘟疫似的避之不及。過了一會兒班主任就來了,大聲呵斥那些同學,大家才安靜了下來。

直到二零零八年,愷媛不知怎麼地,就突然很好奇,想打開《轉法輪》看看裏面都寫了什麼。她翻著目錄看了第四講,師父講的「失與得」、「業力的轉化」、「提高心性」這些法理,都深深觸動了她,彷彿整個世界觀、宇宙觀都發生了變化。

以前她是個脾氣特別不好的人,誰欺負她就打誰罵誰,學了師父的法之後愷媛不再動手打人,同學在背後說壞話,她也告訴自己把心放下,不和他們一般見識。從那時起,愷媛不再打罵同學,碰到矛盾也能儘量不往心裏去。

愷媛不知怎麼地,就突然很好奇,想打開《轉法輪》看看裏面都寫了什麼。(圖片來源:明慧網)

自生自滅中渾渾噩噩

後來愷媛考上醫學博士研究生之後,來到了離家更遠的一個城市上學,這讓從小城市來的她感覺到特別新奇,跟著學姐們吃喝玩樂,去KTV、酒吧,燙染頭髮,追常人電視劇,整個人完全沉浸在大染缸中。

可是,愷媛發現自己變得不那麼快樂了,經常因為常人中的名和利受損而整夜都睡不好覺、失眠、頭疼,各種身體上的小毛病都上來了。沉淪之中,雖然她也想到了大法,可是偏離的思想讓她想著:「算了吧,我就這樣自生自滅吧!」

從讀碩士一直到博士二年級下旬,愷媛渾渾噩噩,靠著常人中的感受,時而大喜,時而大怒,為了名利的爭奪而喜而怒,積累了非常多的常人中的負面的狡猾的心理。有時還會突然悲從中來,感覺到想擁有的一切幸福不過是過眼雲煙、稍縱即逝,這種無法掌握的感覺讓她十分痛苦。

一直到二零二一年八月,各種瘟疫的暴發,水災,讓她意識到法輪大法傳世的意義和珍貴!

也許是這一念,讓她看到了師父的講法:「所以有人說我不修煉,我想永遠在人這過幸福生活。不行,人來當人不是目地;當人不是叫人來在這享受的,也不是叫人在這裏發財、過好日子的。」[1]這對愷媛來說彷彿當頭棒喝,她想:「師父說的不就是我嗎?我還想在常人中幸福的生活。」

師父並說:「其實何止是大法弟子修煉哪。我跟大家再透露一個天機:其實整個社會都是修煉。」[1]師父的法深深地點醒了愷媛,常人在世都是應該修煉的,何況作為一個大法弟子呢?

如今的愷媛則善良、溫暖、充滿自信,那種內心深處油然而生的喜悅,讓她覺得自己真是宇宙中最幸福的生命。(圖片來源:明慧網)

於是愷媛開始大量學法,思想也越來越清醒。慢慢地,那些個執著的不好物質在學法中逐漸被歸正,她也逐漸地戒掉它們。她說:「有法在,幾乎什麼執著都能放下,有法在,什麼難過的關也都能被化解。」

過往的她,不知自己為什麼而活著,也不知道自己為了什麼在追求,如今的愷媛則善良、溫暖、充滿自信,那種內心深處油然而生的喜悅,讓她覺得自己真是宇宙中最幸福的生命。

註﹕[1]李洪志師父經文:《大紀元新唐人媒體法會講法》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6/15/醫學博士研究生-走回大法修煉-444715.html

(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推開明慧之窗,找到真、善、忍,找到人生的希望。

今天就訂閲吧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