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我的母親  人生能有幾個十五年?

記我的母親 人生能有幾個十五年?

文/明慧網山東通訊員(明慧之窗記者沈容改寫)

我媽媽宋紀花今年六十七歲,她曾經是無人不曉、全村都知道的摔碎藥罐子。她在很小的時候經歷了鬧飢荒,四、五歲時跟著父母逃荒去東北,樹皮樹葉沒得吃了只能餓著肚子,在最艱難的情況下活了下來。二十六歲時,媽媽嫁給我爸爸,生了姐姐以後,在二十九歲開始得病。

剛開始是胃疼,再來是頭疼,厲害時就像要爆炸一樣,渾身的骨頭都很痛。一九九零年生了我弟弟以後,她的身體就非常糟糕,風濕病很厲害,血液裏感覺有蟲子在跑,折磨得她左側腿沒有知覺,右胳膊無法抬起來,還有胃下垂、肺不好、胸悶氣喘、風濕性心臟病、冠心病、低血壓、婦科病等。

擔心受怕的日子何時是個頭?

勉強能出門的時候,剛走到街上就暈倒了,大街上的人把她抬到診所裏。記得那時我還很小,哭著跑去診所,以為媽媽死掉了。也因為她的身體極度虛弱,我們為此擔驚受怕,每天看著病床上的媽媽,年幼的我們卻無能為力。

為了不讓媽媽撒手人寰,爸爸帶著媽媽到處求醫看病,膠州中心醫院、中醫院、人民醫院都有她的足跡,可是無論怎麼吃藥打針都不見效。後來又去村裏找各種神婆,到了膠南、諸城、平度、高密好幾個地方,到處尋找偏方,錢沒少花依然無用。

再後來又去了濰坊親戚那,托親戚找醫院治療一段時間也不見效,又找熟人去了青島山大醫院,內科外科都看了,大夫也是一籌莫展,他說:「這個病很難治,多種疑難雜症,還有罕見的風濕性心臟病,不是絕症但是比絕症難治。」

有時媽媽疼起來得持續好幾個小時,喊得力氣都沒有了,卻沒有什麼針對性的藥吃,只能吃點止痛藥,但藥吃太多胃也壞了,身體仍如風中殘燭。父親不死心,帶著媽媽去北京看了好幾次,大夫說的和青島大夫說的差不多,都是治不好的話,最後也只能回家受著了。

人生能有幾個十五年

那時我媽生活根本不能自理,全靠姥姥照顧,病痛將她折磨了十五年,十五年哪,人的一輩子能有幾個十五年?母親當時癱在床上不能翻身,疼得厲害的時候喘氣的力氣都不夠用,過很長一段時間才喘口氣,我特別害怕她暈過去就再也醒不過來了。

我媽被病魔折磨得實在無法用語言形容,那份痛苦只有她自己理解。這種痛一天好幾次,我母親就在這種折磨中一分一秒地熬著,生活沒了盼頭,只剩下等死,經常聽她自言自語說這樣下去還能活幾天呢?她擔心如果病死了,我們姐弟三個怎麼辦?

為此,我媽媽天天哭著,枕頭都是濕的,父親在外上班,姥爺身體也不好,姥姥也不能常在我們家。那時我的弟弟才四、五歲,就懂得在家守候著我媽,渴了用小勺給她端點水喝,和他同年的孩子都在大街上玩,他卻要看著生病的媽媽不敢離開。

從小刻在心底的傷痛

我的大姐剛上初中,我才上小學,記得有一次下午放了學,回家後弟弟跟我說渴了一下午沒水喝,我趕緊打水燒水,那時候太小不會用農村那種燒水桶,滾燙的熱水潑在我右手上,當時就燙下一層皮,我的哭聲交雜母親無助的哭喊,那種無助無奈的畫面永遠記在我心裏。

我和弟弟小小年紀就得當個大人一樣照顧媽媽、照顧家庭,同齡的小夥伴在街上玩樂,我們放學就得趕緊回家幫給媽媽翻身餵飯。母親生病這十五年,全家都像被籠罩的一片烏雲。因為治病,家裏的經濟條件很差了,那時候很便宜的方便麵我們都吃不起,從不敢路過小賣店。

也因為農村交通不發達,姥姥為了來照顧我們,來回三十多里的路經常步行著一點一點走過來,我母親跟我說她死也死不了,活也活不下去,像個活死人,她痛得受不了、不想活了,就想著廂屋裏還有一瓶敵敵畏(又稱為二氯松,是一種殺蟲劑),我媽說喝了就不用受罪了、解脫了,但是她連去拿藥的力氣都沒有,想死都死不成,只能瞪著眼活受罪,疼得死去活來。

一個母親能狠下心來去尋死那是什麼滋味?這十幾年的痛苦根本不是短短幾段話可以講完的。

學大法 兩個月後重獲新生

終於有一天,我在村的大集上,看見大街上有煉氣功的,都說煉功能治病,就趕緊回來告訴我媽。我媽就讓我去打聽怎麼治病,我就把集上一個人帶回來了。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法輪大法在山東省膠州市迅猛發展,廣大修煉者被大法玄奧的法理、快速提高道德水準和強身健體的神奇功效所折服,參加集體晨煉的學員人數激增。圖為市人民廣場煉功點。照片攝於九九年春季的一天早晨。(圖片來源:明慧網)

這個人一進門發現我母親癱在家裏的那個樣子,便說沒想到病得這麼厲害,他一看母親不能煉功就說你先看書吧,但母親沒上過學不認字,幾天後他送來了大法的講法錄音帶,我父親想法兒買了一個錄放機,我母親就躺著聽。

聽了兩天,她說渾身的骨頭疼起來跟以前不一樣了,疼一陣就過去了,不會持續疼那麼長時間了,一天疼個兩、三次,疼過去以後不那麼難受了、輕鬆一些,到第三天她自己能坐起來了,第四天不用攙扶就能自己拿東西吃,不用我們餵了。

不到一個星期,母親就能扶著牆下地了,就這樣她慢慢地會走了,能站起來了。不到兩個月,母親竟跟正常人差不多了。

我們全家的那個心情激動到無法用語言形容,覺得真是上天垂憐我們,這麼神奇的事情讓我們遇上,這個大法太超常了,不用花錢聽聽錄音帶就把我媽多年的疑難雜症治好了,全家都很感恩,想讓我母親好好學。

她就一直堅持學著,學到折磨她十五年的病魔沒有了,她又能活過來了,不僅不需要孩子照顧了,還能做飯、下地幹活,我們再也不擔心以後沒有媽了。

半年後,她能回姥姥家幫著割麥子。我姥爺驚訝極了,本來都覺得我媽媽撐不下去,短短半年還能回家幹活?徹底重生的媽媽每天都很高興,走起路來一身輕鬆,村裏人包括經常給我媽打針的醫生都讚歎:「真是奇蹟!」

這麼奇蹟的事讓我們全家遇上太幸運了,這是師父在救我們,讓我們脫離苦海,法輪大法不僅給母親全新的生命,讓她不再被病痛折磨,也讓我們家人過上正常的生活,不再為了治病疲於奔波,不再擔心有一天媽媽會離開我們,不只是我們全家可以做證,全村的人都知道,法輪大法救了我媽媽、救了我們全家!

請正義善良人士關注

但是,我媽媽卻因為修煉身體好了,從二零二一年六月二日,被膠州市公安局張成山綁架至杜村派出所,非法取保候審至今。

警察上門騷擾,非法綁架法輪功學員。(圖片來源:明慧網)

失去了大法,媽媽的健康一落千丈,我向黃島檢察院、警察,政委書記遞交了真相信以後,膠州政法委書記楊海剛簽字,檢察官王丹仍然將冤案構陷到了法院。

我媽媽被綁架的那一天,膠州當地四、五十名法輪功修煉者都被祕密綁架,數人被非法關押和構陷,其中法輪功學員於柏青二零二二年四月十五日被青島市黃島法院枉判八年重刑,並勒索罰金五萬元。

但是,法輪功是這麼好的高德大法啊,教人修心向善,在任何社會、任何地方,不僅是合法的、而且是應該受到表彰的。中共江澤民集團發動和維持的這場群體滅絕性的迫害,給上億法輪功修煉者和其家人帶來巨大的苦難。同時,這場對無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國法制越發黑暗,社會道德越發淪喪。

事實上,所有的中國人都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試想一想,做好人就遭迫害、講真話就被打壓的社會可不可怕?你願意孩子生活在那樣的中國嗎?

我真心希望有關部門、有關人員都能了解事實、選擇善良,放我媽媽回家,放所有善良的好人回家,並一起抵制邪惡的指使和迫害,給我們的子孫後代開創一個公平、正義、善良的未來。

參與構陷的人員:

膠州市政法委書記楊海剛,18561331677,膠州市北京路1號政府大樓
黃島檢察官王丹,18506398661,黃島區香江路715號
膠州市公安局張成山,17667593220
膠州市公安局馬澤慶,13658663277
膠州市國保大隊吳旭日,053258785532
膠州市杜村派出所所長,姜顯超,13954281777
膠州市杜村派出所民警,(已調任李哥莊副所長)李小鵬,053288201110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6/15/臥床十多年煉法輪功功獲健康-青島宋紀花被構陷-444973.html

(本文主圖説明:山東省膠州市市人民廣場煉功點。本文圖片來源:明慧網)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推開明慧之窗,找到真、善、忍,找到人生的希望。

今天就訂閲吧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