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體制下加害者的離奇悲歌

中共體制下加害者的離奇悲歌

文/中國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文正編輯)

這是一個看似平凡卻離奇的真實故事。

故事主人翁蘇青華,三十三歲,家住四川省成都市龍泉驛區的洪安鎮。二零零九年四月的某一天晚上,他吃過晚飯,沒有跟家人交代一聲就出門了。

這一次的離別,當他再和父母見面已經是四個月以後的事了。在他離家的這一段日子裏,每天都在血和暴戾的環境裏,然而,只要有人試圖傷害他,就會離奇的招來災難,出車禍、雙腳癱瘓,甚至腸子流血。

警察擅自拿走私物 隔天雙腿離奇癱瘓

「一整晚不回來,是去哪裏了?」屋外響起了敲門聲。

蘇青華的父母以為他回來了,一邊嘀咕著,一邊走到玄關準備開門。一開門,原來是小區保安和警察。

正當蘇青華的父母還沒搞清楚發生什麼事,警察就進到屋內。

他們說:「蘇青華睡哪一張床?」眼下大家看見的是兩張床,一張是蘇青華的,一張是蘇青華弟弟的。

其中一名個子高挑的包姓警察看見有一張床,上面放了一台MP3和一本小本法輪功書籍《轉法輪》,他立即向前拿在手上。其他警察則左顧右盼,也順手拿走一台筆記本電腦和其它物品。

蘇青華,他是一名修煉兩年的法輪功學員。他現在人在哪裏?他是否發生了什麽不測。警察找上門來什麼都不說,只是翻箱倒櫃找「他們要的東西」,看起來似乎也不是來關心失蹤的蘇青華。

當蘇青華的父母內心充滿疑惑時,看到警察們粗暴地質問和舉動,他們終於明白了。

政府(中共)是不讓人民煉法輪功的,這些修煉的學員按照功法的要求做一個遵循真、善、忍的好人,和中共提倡的「假、惡、鬥」大相徑庭,而且中共標榜的維持社會治安、和諧社會,背後的意思就是要人民服從共產黨的意志,不准許有個人的自由意志。

「我可憐的孩子」。蘇青華的父母知道他們的孩子肯定是出事了!他們著急詢問警察有關蘇青華的下落,警察也理直氣壯的說:「在鎮內的派出所」。

警察是人民的保母,照理說派出所不是應該幫忙找失蹤人口嗎?怎麼現在反而是把一個正常人「搞失蹤」,而且還講得理所當然,更讓人費解的是蘇青華沒有犯罪,那些物品不是贓物,為什麼要被帶走?

想著想著,蘇母決定隔天去一趟洪安鎮派出所,她要拿回昨天被強行拿走的私人物品,而且她希望可以見到自己的孩子一面。

一到派出所,蘇母表示要找包姓警察,所內的人都說他到成都住院,旁邊有人就嚷嚷說:「不能動了,腿癱瘓了」。

可想而知,蘇母最後還是沒有見到蘇青華。就在這一天,蘇青華其實已經暗中從派出所被送到龍泉驛區看守所關押。

街道辦強送「洗腦班」 途中發生車禍

蘇青華已經十六天沒有回家了,生死未卜。

他的父母著急地打電話給司法所、看守所,但是問不出眉目,最後只好打110報警:「我們家兒子丟了,找不到了。」

說起來是相當可笑,蘇青華十五天前在派出所,隔天被拘留在看守所,到第十六天再次失蹤。

蘇青華的父母沒有收到他們兒子任何犯罪事實宣告,但是蘇青華卻要接受被「公安機關」不斷關押的對待,這不就是明擺著利用公權力「綁架」人嗎?

蘇青華的父母已經按耐不住性子了,他們報警後獲知蘇青華被街道辦的人員接走,他們打電話給街道辦卻仍舊找不到人,於是他們來到了司法所,坐在所內說「一定要見到蘇青華」。

看守所的女副所長賴瑞(化名)說:「去學習幾天就回來了,不用擔心。」

蘇青華的父母說:「我們一定要見到人,活要見人,死要見屍。」他們又給司法所所長打電話,最後所長只好派車讓賴瑞帶蘇青華的父母到「新津洗腦班」看望蘇青華。

在途中,蘇青華的父母聽到賴瑞和司機小聲談話的內容:「街道辦把蘇青華送到洗腦班的路上出了一場車禍。」

從那一天開始,蘇青華就在新津洗腦班待了三個多月。

洗腦班,顧名思義就是要蘇青華的思想徹底「轉化」成中共需要的思想,最終目的是要他放棄真、善、忍的信仰,它們的手段變化萬端、軟硬兼施,恐嚇、威脅、哄騙、株連,無所不用其極。

蘇青華被迫流離失所 始作俑者腸道出血

「蘇青華回來住在哪裏?」賴瑞問蘇母。蘇母回:「當然是住在家裏。」

二零零九年八月某天,蘇青華從「新津洗腦班」回家後,洪安鎮政府人員卻不准許他住在家裏,在蘇家人強烈請求下,只讓蘇青華在家住一個星期。

一個星期後,洪安鎮派出所出車並協同警察、司法所副所長賴瑞等一行人,把蘇青華強行押送到火車站。

自此,蘇青華開始漂泊,居無定所。

後來,司法所副所長賴瑞打電話給蘇家人詢問蘇青華的聯絡電話,蘇家人沒有提供,他們直覺賴瑞有謀害的計謀。

賴瑞主動表示自己剛回所內上班。她說:「住院做手術了」,還說「腸子流血,把腸子割了」。

中共利益引誘加害者 老天有眼三宗警示

在中共無神論和進化論的推崇,人民的道德良知滑落,一切向錢看齊。因此,很多政府官員受利益引誘,不擔心做虧心事會遭受惡果,選擇當一個「加害者」迫害手無寸鐵的法輪功學員。

然而,「暗室虧心,神目如電」,迫害佛法修煉者,害人、害己、害子孫的例子不勝枚舉。正如本文故事主人翁蘇青華,他輾轉在公安與司法系統中被迫害,每當有人試圖將他推入另一個人間地獄時,加害者也相應的有現世報的出現。若說這一切是巧合,但是接二連三發生,就不得不說沒有偶然的事情。

世界上有很多偉大的科學家都是相信神的存在,如愛因斯坦、牛頓、居里夫人等。他們敬畏神明,因此不會放縱自己的私慾,做出不法勾當、害人之事。

正如西諺所說,時間遮蓋一切,也顯現一切。法輪功有益於社會和個人是舉世共睹,任何抹黑構陷、迫害都將是中共流氓邪惡的證據。

【延伸閲讀】

全世界警察遇到法輪功的故事
一個叫「610頭目」的死亡職位
将枪口抬高一厘米 为自己守住光明的未来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6/8/一場迫害-幾宗警示-444638.html

(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推開明慧之窗,找到真、善、忍,找到人生的希望。

今天就訂閲吧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