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之後  中國人失去了什麼?

六四之後 中國人失去了什麼?

【明慧之窗記者吳悠仁綜合報導】一九八九年,世界發生了許多大事。在歐洲,柏林圍牆倒塌,東歐劇變;美國與蘇聯之間,冷戰宣告結束。

在全世界的共產政權都面臨土崩瓦解之際,由中國學生發起,反對黨國貪腐,要求民主、新聞及言論自由的示威運動,卻以六月四日的天安門屠殺收場。

六四

坦克駛入天安門廣場,無數學生流血送醫的畫面,通過外國媒體的報導,傳到世界各地。人們不敢相信,這個號稱走向「改革開放」的中共政權,竟然對自己的人民,對這些國家未來的棟樑開槍了。

就在北京市民各以自己的方式搶救、幫助受難學生的同時,有人回憶,當時一名在北京拉車的老伯,一面幫忙載受傷學生,一面忍不住痛罵:「這該死的共產黨,當年日本鬼子攻進北京城,也沒這樣殺紅眼啊!」

許多中國人這才知道,中共所謂的改革開放,原來只是經濟放寬,政治上是絕不鬆綁的。他們曾經寄予國家的希望落空了,眾多知識分子傷透了心,自此沈默了;他們失去了信仰,放棄了社會責任。

中國的社會風氣頓時大轉彎,眼看國家一部分人富起來了。人們安慰自己:下海撈錢吧,有錢就行了,管他呢!

我遇過一些參加過六四學運的人,談起當年對國家改革的熱情,他們常說:「那時我們太幼稚了!」這些八九前後幾級的學生,命運坎坷,畢業後往往不得志,受社會排擠。即使僥倖有熟人、有門路的,也常發生一些「偶發事件」,讓他們的工作與生活更加不順利。

後來,他們之中的很多人也下海經商了。在名利、生意場中打滾,讓他們也沾染了市儈的習氣;幾乎看不出當年清澈、對未來充滿希望的眼神了。

九評

二零零四年,《大紀元時報》發表了一系列評論中國共產黨的文章,徹底剖析了中共的歷史、意識形態;也回顧了中共統治以來,對中國文化及傳統價值觀帶來的深刻影響。

他們其中很多人讀了這本名為《九評共產黨》的書之後,恍然大悟,「原來我們對抗的是這麼個東西!」這些人明白了中共的本質之後,聲明要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三退)。

很多人讀了《九評共產黨》後,明白了中共的本質。(明慧網)

另一批人,在商場上如魚得水,經營自己部隊戰友的身分,加上部隊洗腦訓練,很快就成了中國「富起來」的一批人。當人們失去了曾經的精神信仰,金錢取代了一切,中國人自古擁有的美德與素質,也下滑到了令人堪憂的境地。

失根

曾經的禮儀之邦,部分中國人卻忘卻了血液裏承傳了千年的文化修養。我們回想一下,在中國的餐館裏,您是否親身經歷過以下令人尷尬的情境?

情境一:

服務生剛剛掃完地。一個老太太用完了餐,一揮手,把桌上一大堆吃剩的餡料倒在地上。那老太太卻神態自若,一臉理所當然。

情境二:

小男孩跟家人外出吃飯,歡蹦亂跳。突然,他揚起頭來,對著身邊的女人說:「媽媽,撒尿。」這時,一個上了年紀,像是孩子奶奶或姥姥的婦女,可能一把就拉過餐廳的垃圾桶,對孩子說:「尿吧!」

就這樣,在前後左右用餐的人群中,一個男孩往桶裏撒著尿。隨著尿騷味在餐廳蔓延開來,服務生只得馬上把垃圾桶拿到了屋外。餐廳裏,人們不滿地看著那一家人,他們卻視若無睹,繼續吃自己的飯,絲毫不受影響。

情境三:

每個路人經過餐廳,都不自覺地瞧上一眼。那裏正站著一個母親,與一個正蹲著方便的孩子。孩子方便完了,那母親就掏出衛生紙,幫著擦拭。母親把自己孩子收拾乾淨了,沾著排泄物的衛生紙卻隨手扔了一地,就這樣堂而皇之四散在餐廳門口。

服務生趕忙出來打掃,好不容易才恢復原狀。母子倆毫不害臊,大搖大擺,繼續回餐廳用餐。

當這樣的情境,這樣的人隨處可見;甚至到了國外,也依然故我。世人不禁要問:中國人怎麼了?

人心

現在的中國城市,最光鮮亮麗的大樓往往是醫院。人一旦住院,很容易弄得傾家蕩產。我同學的弟弟,因為胃不舒服,就到表哥當院長的醫院檢查。他覺得沒大毛病,就沒告訴院長表哥,自己去看病了。

誰知道一進醫院,院方人員就讓他查這查那的,主治醫師的臉色也越繃越緊;最後說他是胃癌晚期。同學家亂成一團,他七十歲的老母親嚇得差點送命。

同學想,我先問問表哥,不行再轉院吧。結果一接到院長表哥的電話,醫生和護士齊刷刷,霎時改口稱他沒病了。後來,還是經院長表哥介紹,換了別的主治大夫詳查;最終檢查結果只是輕微長瘤,動個微創手術就行了,現已康復,啥事沒有。

事後,這同學對我說:「我家這還是有門路,要沒有門路的人家得了病,該咋辦?救死扶傷的白衣天使成了什麼東西!」為了錢與提成,沒有醫德的大夫的一句話,差點毀了一個家庭。

信仰

這樣的人原本不會在中國社會形成龐大的族群。就像中國原本不該有「彭宇案」那樣的法官,竟對著好心幫忙的人,說出「你沒碰他,為何扶他?」這樣是非不分的話。

一九九二年,法輪大法傳出之後,中國約有一億人走入大法修煉。這些人來自社會各個階層,男女老少、各行各業都有。他們按著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比好人更好的人;短短幾年,改善了全中國的社會風氣,挽救了當時一日千里下滑的道德水準。

六四之後十年,一九九九年,中共卻再度舉起屠刀,面向帶人修心向善的這個信仰團體。二十多年來,法輪大法修煉者在中國,受盡中共抹黑與迫害;走出中國,這個高德大法卻廣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深受不同族裔的人們敬重。

在一個打擊真、善、忍的社會裏,人人都是受害者。當一個社會中,人們沒了信仰,只想拼命抓錢,那就什麼事都幹得出來。人人都在其中,人人也都會遇到。只是遲與早,知與不知,早晚的事罷了。

六四之後,中國人失去了什麼?看看周遭的社會,或許答案已昭然若揭。

二十多年來,法輪大法修煉者在中國,受盡中共抹黑與迫害;走出中國,這個高德大法卻廣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深受不同族裔的人們敬重。(明慧之窗)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6/14/【徵文選登】六四與信仰-444912.html

(本文主圖來源:公有領域)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