慟!妻子送進停屍間還在流淚 身上刀口凌厲可疑

慟!妻子送進停屍間還在流淚 身上刀口凌厲可疑

【明慧之窗記者沈容綜合報導】繁星點點,高掛夜空,靜靜照著世間萬家燈火。每扇點亮的窗裏,都有一個家庭,每一個家裏也有著家人和妻女,他們是自己今生摯愛的親人。然而有一天,當你親見被強行送進停屍間的妻子還在流淚時,當你發現妻子的身體從咽喉到小腹被劃上可疑的刀口時,你的心會有多慟!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日下午五點多,賀秀玲的丈夫徐承本接到山東芝罘區610辦公室李文光的電話,電話中說:「你的妻子正在毓璜頂醫院治療,可以去探望。」

妻子秀玲是一位善良純樸的人,卻因信仰真善忍遭迫害綁架。多年未見下,這通電話為徐承本帶來了團聚的盼望,他立即動身前往,卻在偌大醫院內遍尋不著。

經過多次輾轉詢問,當晚七點多,終於在六樓腦神經內科三十二病房找到了妻子!但觸眼所及,他如遭雷擊,徐承本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眼前這個面目全非的人就是自己的妻子!

妻子奄奄一息 身體變色

他震驚地說不出話來,不是說妻子是因「腦膜炎」被送來治療嗎?怎麼現在奄奄一息,不能說話,不能翻身,手和脖子都已變色。

更淒慘的是,在妻子生命垂危的狀況下,她一隻手被銬在床頭,手腕處有舊傷有新傷,還有一層層的血痂和傷疤,身邊沒有人護理,沒有人治療。更令人難堪的是,妻子下身赤裸,在男女進出的病房裏無遮無蓋。

徐承本忍住欲哭的傷痛問妻子:「妳現在覺得怎麼樣?哪兒不好?」妻子用手摸著胸口喊痛,此時她的左眼已睜不開了。徐承本不明白,醫院診斷為結核性腦膜炎,可為什麼妻子喊著胸口痛呢?秀玲吃力的指了指後腰,徐承本不理解是什麼意思。

五、六分鐘之後,進來了一男一女,他們不是為了給予照顧,而是看守。男看守拿來兩粒藥,還有一杯感冒沖劑,徐承本心想:「得了結核性腦膜炎,服感冒沖劑能起什麼作用?」短短的十分鐘後,這位遍體鱗傷的女子的丈夫,就被看守攆出了病房。

第二天一早七點多,李文光打電話通知徐承本趕緊去醫院,表示秀玲已經病故,但卻不讓他見妻子,也不讓他為妻子穿上衣服。

上午十點多,親屬們匆匆來到醫院停屍房,卻見到秀玲下身赤裸、手腳溫熱,左眼明顯塌陷且略呈紫黑色。徐承本還發現,妻子的後腰被繃帶纏繞著。疑團在他腦中越來越大,得了腦膜炎怎麼會在後腰纏繃帶呢?

人還未斷氣 遺體會流淚

秀玲的妹妹已數年沒有與姐姐相見了,看到她悽慘的模樣,忍不住大聲哭喊著:「姐姐妳怎麼這樣了?妳睜開眼看看我!」喊聲未畢,秀玲的眼中「嘩」的流下兩行眼淚!

接著親屬發現她的臉上還出現很多汗珠,原來人還未斷氣!親屬們又驚又喜,趕忙到樓上找醫生來搶救,找了三次,一名男醫生和兩名女護士才帶著心電圖儀器下樓來。

心電圖紙出來十幾公分時,親屬們看到上面跳躍的曲線,妹妹大聲說,「看啊看啊,人還有心跳你們就給送這兒來了!」醫生聞言大驚,一把撕掉圖紙,匆匆奪門而逃。

親屬們摸到賀秀玲還有脈搏,央求停屍房的工作人員前來察看。工作人員戴上白手套來摸了一下脈搏,確實有跳動,也感到很驚異說:「從來沒見過這樣的。」

親屬們在醫院裡四處哀求,卻一直沒有醫生願意搶救。他們到紅十字會、110、醫療事故科等處奔走求助,也無人肯救治。下午,親屬們發現一輛殯儀館的車停在停屍房前,正在往上抬人,正是賀秀玲。

殯儀館的人表示,「610」打電話令他們將賀秀玲送去火化。在親屬們的極力攔阻下,一息尚存的賀秀玲才沒被送走。家屬質疑:「610」為什麼如此急於火化尚有呼吸的人?!

檔案遭改動 病例被竄改

第三天,當親屬被允許再次看見秀玲時,她的心跳和脈搏已經消失,手腳冰涼,確認死亡。在遺體冰凍期間,家屬無法探望,只在兩次屍檢前讓親人看了一眼。

第一次屍檢前,徐承本和兒子首次見到了冰棺裡的親人。第二次屍檢前,徐承本和妹妹一同見到遺體,當時賀全身赤裸,從咽喉到小腹劃開一道大口子又簡單的縫合上,見到慘狀,徐承本當場大口吐血,妹妹不禁痛哭失聲。

家人向院方索要秀玲的病歷檔案,卻發現檔案全部做了修改複印,甚至很多要緊處也沒有病歷記錄。針對後腰的繃帶,醫院解釋道:「是為了做腰穿刺。」但出錢治療的看守所所長張福田卻說沒有做穿刺,病歷中也沒有做穿刺的治療記錄和結果。

謎團越來越大,親屬懷著悲慟、帶著病歷走訪了幾位醫學專家,專家們肯定地說:「根據病歷看,肯定不是穿刺。」並指出:「病歷是被整理過的,其中也沒有記錄病危的搶救過程。」

妻子被活摘 先生遭封口殺害

徐承本開始懷疑妻子是被活摘器官致死!四月十九日,徐承本在網上發文,提出強烈質疑,並敦請國際人權組織到煙台,對妻子的遺體從新屍檢,查明死因。然而,文章面世的第二天,四月二十日,徐承本便被警方突然抓捕,同樣修煉法輪功的秀玲妹妹也被捕,倆人隨即被投入610私設的監獄──洗腦班。

妻子的死尚未瞑目,他們即刻被二、三十個人圍住打罵,逼迫他們放棄信仰,逼迫他們同意火化秀玲的遺體。

妻子死不瞑目的慘樣還在徐承本腦海揮之不去,卻又遭惡警脅迫暴打,雙面夾擊之下,徐承本迅速消瘦,原本一米七八的身高,一百七十斤的體重,在數月之後僅餘一百零幾斤,活像一副骷髏架子,模樣令人驚駭。

為了封口,他似乎被注射了不明藥物,導致意識模糊、頭腦不清,不僅放棄了信仰,也放棄了追究妻子的死因。

二零零八年初,徐承本突然暴斃,當親屬為他的遺體穿衣時,發現皮膚已經潰爛,所穿襯衣和皮膚粘在一起。法醫鑑定結果為中毒身亡,雖然含混說法是煤氣中毒,但種種跡象使親友懷疑,為了封住徐承本的嘴,他慘遭610施用藥物迫害,慢性中毒身亡。

「610」是專職迫害法輪功的「法外機構」,是一個在國家和政府體制之外的黨務組織,類似於納粹德國的蓋世太保。(圖片來源:pixabay)

根據國際人權組織對煙台毓璜頂醫院的調查,該醫院移植中心的成員稱他們一年最少做一百六、七十個腎移植手術,而且腎源充足,供體健康,還給外國人移植。但是,院方對於供體來源避而不談,即使在醫院內部,也諱莫如深。

據專家分析指出:賀秀玲以「腦膜炎」入院,實際是作為腎臟的活供體,在未經當事人的同意之下,強行摘除了腎臟。從眼部外觀異常來看,也有可能同時摘除了眼部器官。

中共採用各種酷刑手段,謀殺蒙冤受難的善良人,卻為了掩蓋罪證,將冤死者快速祕密火化或強行火化,不斷製造著惡中之惡。再讓我們看看其他真實事件,其魔鬼行徑同樣令人髮指!

肚子裡塞滿了衛生紙

接著再讓我們看看其他的故事。李再亟,男,時年四十四歲,吉林省吉林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零年七月因拒絕「轉化」,被吉林市歡喜嶺勞教所毒打致死,家人見到遺體時,發現左側太陽穴塌陷,眼珠都被打出來。

更加令人髮指的是,在未徵求家屬意見的情況下,李再亟體內器官全部被摘走。勞教所負責處理此事的趙姓警察為此買了很多衛生紙,家屬問:「買紙幹什麼?」趙姓警察說往肚子裏塞,然後家屬看到李再亟肚裏塞滿了衛生紙。往出抬時,身上還往下滴著鮮血。

家屬反對他們拿走器官,趙姓警察說做標本了(實際上是給高價賣了),根本不容家屬質疑。李再亟的衣服都是警察給穿的,在不讓家屬靠前的情況下,匆匆火化遺體。

從手術室出來腰部的大洞

彭敏,男,二十七歲,湖北省武漢市法輪功學員。約於二零零零年進京上訪和製作真相資料被綁架,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在武昌青菱看守所被迫害致脊椎第五塊骨頭粉碎性骨折、頸椎壓縮骨折,並因此導致全身癱瘓。

後來他被關在醫院裏,由他母親李瑩秀照顧,有段時間,彭敏曾被接回家照顧,情況好轉,能吃能喝,能說話。是惡人強行把彭敏帶回醫院的,彭敏一回醫院就進了手術室,從手術室出來腰部就有一個大洞了;彭母說:在這裏,並沒有好好治療,只是折磨,想把彭敏搞死。

彭敏於二零零一年四月六日晚六時左右被迫害致死。彭敏一過世,其遺體及家人立即被轉移,神祕失蹤。遺體在二零零一年四月七日上午十時左右就被強行祕密火化,不久彭母李瑩秀突然離奇死亡。

胸部的大長口子

張延超,男,三十歲,黑龍江省五常市紅旗鄉西黃旗村人,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功。

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八日上午,張延超在回家的路上被紅旗鄉派出所惡警賈繼偉等人綁架。三月三十一日,遍體鱗傷、左腿被打斷的張延超被拖上囚車押往哈爾濱市公安七處。二零零二年四月下旬,張延超家鄉得知張的死訊,整個村子義憤填膺,這麼善良的好人,怎麼能被打死呢?

全村子都出動了,去了兩汽車家屬及父老鄉親。然而,在哈市黃山嘴子火化場上,大家見到了張延超的遺體,簡直驚嚇得目瞪口呆。

張延超的遺體慘不忍睹,腦瓜蓋被揭開又蓋上,眼珠子沒了一隻,眼眶塌進了一個大坑。腦袋上及臉的大部分都被打沒了皮,嘴裏整排下牙被打得一個沒剩。衣褲沒了,整個身體全是傷。胸部還給開了一個大長口子又給縫上了(是刀子拉的痕跡),胸部也塌進去了。

當時火化場布滿了警察,手中握著槍,氣氛肅穆,不准人說話,更不准人喊冤,誰要說話馬上抓起來按反革命處理。

內臟器官全部被摘取

任鵬武,男,三十二歲,大學文化,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原黑龍江省哈爾濱第三火力發電廠技術員。

二零零一年二月十六日晚,任鵬武與同修散發法輪功真相傳單被惡警綁架,在呼蘭縣公安局遭受了法西斯式的殘酷折磨和毆打。二月二十一日早,任鵬武被迫害致死。

中共對法輪功長達20多年的鎮壓已經造成了難以計數的家破人亡,這群佛法修煉者遭受精神和肉體折磨、經濟迫害、強迫勞動、監禁,甚至被活摘器官盜賣。(明慧之窗合成)

警察不允許任鵬武的家屬對其遺體拍照,並在未經家屬同意下,假藉鑑定的名義,非法將任鵬武身體從咽喉至小便處的皮膚割開,將身體器官全部摘取,並強行火化遺體。

法醫把器官拿走了

王斌,男,四十七歲左右,原黑龍江省大慶油田勘探開發研究院計算機軟件工程師,曾獲國家科技二等獎。二零零零年六月三日王斌準備進京上訪,剛到火車站就被抓回;八月三日被非法勞教一年。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四日,因次日中央610辦公室要來人檢查,當晚九到十一點,二大隊惡警馮喜告訴勞教犯:「教訓教訓他」,犯人們因此對王斌大打出手,當時就把王斌的鎖骨打折,肋骨打折十幾根,頸部大動脈打斷,大血管破裂,扁桃體破裂,淋巴打爛,整個小便処打成鐵青色,鼻孔被煙頭插入燒傷,生命垂危。

幾天後,終因傷勢太重十月四日晚死亡。法醫鑑定王斌主動脈打斷、頭被打漏、眼被打瞎。王斌被害後,心臟、大腦被剖出,內臟被野蠻摘取,兩名法醫王春彪、齊井福把器官拿走。

醫院的祕密「搶救」?

楊濱,男,二十六歲,未婚, 一九九六年十九歲時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家住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平房區東安廠家屬宿舍。二零零三年二月八日和同修在平房區南廠道東去平房鎮掛條幅時,被強行綁架。

楊濱拒寫「三書」(中共脅迫法輪功學員寫的反悔書、決裂書、保證書)遭到多次暴力毆打,楊濱遍體鱗傷,奄奄一息。據知情人講:楊濱是從哈市萬家勞教所醫院被摘了器官後,再拉回二四二醫院「搶救」,但卻是為了掩人耳目而做戲。

據知情人透露,楊濱前胸後背都是血,後腰處有白色藥布粘貼。那天得到消息說楊濱被拉回本廠醫院(原空軍二四二醫院)搶救,人們發現從二四二醫院的大門一直到「搶救」楊濱的病房都被警察封鎖著,根本不讓法輪功學員靠近,揚言誰過來就抓誰。

當時去了很多同修在醫院外面,遺體於二零零三年三月五日被火化,出殯的時候有好多警車和警察。

器官被冷凍?不翼而飛?

王曉忠,男,三十六歲,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七日晚九時,王曉忠被牡丹江市陽明公安分局來人非法抓走。十三天後,派出所通知家屬王曉忠死亡。據牡丹江興隆看守所的人講王曉忠半夜被送往醫院搶救,卻是要將王曉忠的心、肝、肺等內臟強摘取出來冷凍。

知情人披露,王曉忠被送到牡丹江北方醫院時,器官已全部被摘取,肚子癟癟的,身體上從下頜到恥骨部位整個的一個大拉鏈似的長長的刀口,遺體上胳膊、腿全呈紫色。哪些器官被冷凍?哪些器官不翼而飛?無人得知。

偷偷扔到院子裏的火化通知書

鄧偉男,男,二十六歲,未婚,一九九五年修煉法輪功,原住黑龍江省巴彥縣長勝鄉東平村。二零零一年七月三十一日晚八時許,鄧偉男被哈爾濱市及巴彥縣警察合夥在哈市南崗區元和街租住地綁架至道裏公安分局十二樓的專案組,八月一日早晨被迫害致死,對外卻說跳樓自殺,不容家屬細看,遺體被強行火化。

二零零一年八月三日,臨城鄉派出所張雪東開車到鄧家把家屬帶到哈市道裏分局,說只讓看一眼,認認屍,有人拉出一個大抽屜,家人一看遺體完好無損,而頭部套著一個黑塑料袋,打開後認出是鄧偉男,遺體面部沒什麼傷,而後腦勺骨頭卻散在一邊,衣服放在一邊不讓看,家屬提出質疑:如果從十二樓跳下不可能只摔壞後腦勺。警察們不容分說便把家屬送走。

六日,家人在院中揀到了一張警察們偷偷扔到院子裏的火化通知書。七日,縣鄉警察來車接家屬去解剖和火化。他們只說幾處有傷並不許家人近前,解剖完只見他們用一個大塑料袋把屍體一套往車上一扔開車就跑。

遺體按照無名氏處理

紀松山,男,二十七歲,原住黑龍江省雙鴨山市嶺東區南山,於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七日上午十點左右被雙鴨山市刑警大隊警察帶走。警察用極其殘暴的手段對紀松山進行刑訊逼供,十八日下午三點左右紀松山死亡,公安局通知家屬為跳樓自殺。

在家人強烈要求下,惡警才讓看了一眼遺體。當時整個身體都被紗布包裹著,包括頭部和面部。家人解開紗布後,看到的遺體慘不忍睹:臉、後背青紫,左眼鼓著,還有血跡,腳踝骨被打壞,腳趾、胳膊的皮肉被撕裂開。

家人檢查遺體時,發現紀松山腿部未骨折,沒有從樓上跳下摔壞的跡象,要求法醫鑑定,610警察拒絕。警察凌清范威脅紀母,並強行將紀松山的遺體按照無名氏處理。

警察說解剖是法律程序

杜桂蘭,女,四十九歲,黑龍江省鶴崗市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一月中旬,杜桂蘭當時在資料點屋內,後傳出其死訊。當萬分震驚的家人趕到現場時,只見現場由警察看守,不許家人靠前也不許說話,更不許哭。

警察聲稱杜桂蘭從一老式二樓(很矮)跳下身亡(從二樓跳下去不可能致命),並在沒有告知家屬的情況下,晚上八點多惡警把屍體拉到解剖室做了解剖。

解剖之後才允許家屬看,解剖後的遺體令人慘不忍睹:杜桂蘭的頭部剃光後頭蓋被揭開,全身一絲不掛,腹部有被繩子縫過的痕跡。後背腰部有一個近一尺長的刀口。家人問:人死了為什麼還要解剖?當時在場的有警察張志朋、呂建峰和一個市局的人,市局的那個警察說解剖是法律程序。

事實上,實施強行火化的最終目的是抵賴罪責,蒙混過關,他們清楚一旦迫害運動結束,被視為替罪羊的黑手將難辭其咎,為了逃脫罪責,只能極力毀證,惡行做到底。

結語

強制活摘器官,「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發生在這個時代,是人類的悲哀。在這邪惡的背後,是道德的徹底墮落。一個國家,它的政府、軍隊甚至連醫院都這樣道德敗壞,這個國家還有甚麼希望呢?人人是否都應該自危?而且中共是在把這種墮落輸送給全世界,是在真正的毀滅人類。

法輪功學員已經不被當作人類,而是當作產品原料,可以買賣的商品。在活摘器官黑幕被曝光十多年后的二零一九年,中共出台的第三代身份證,已經加入了諸如精確定位及收集個人指紋和血液信息的新功能,那麽,下一批被當作「商品」的又會是誰呢。

活摘器官滅絕人性,危害每一個人。

面對中共二十三年來的殘酷迫害,海内外法輪功學員持續不斷地通過各種方式揭露迫害真相。學員們希望接觸到的每一個有緣人,都能知道法輪大法好。即使面臨生命危險,他們仍堅守自己的信仰,努力實踐真、善、忍,令天地為之動容。

中共可以對所有證據「視若無睹」,但「人不治天治」,等到天理昭彰之時,所有作惡者後悔晚矣!

請關注本網站720專題系列文章,探尋真相,明辨正邪,為自己創造一個美好的未來。

【720反迫害特別報導:活摘器官——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

德厚者報美 怨大者禍深

原寧波公安局局長黎偉挺被撤職 他做過什麽?

《明慧二十週年報告》第七章〈血腥的活摘器官〉(摘要)

從12萬份論文中找到新證據 活摘真相浮出水面

英制止活摘新法生效 英媒披露調查細節

國際社會聚焦中共活摘器官罪行

迫害20多年來,法輪功群體始終平和且堅定的向世人揭露迫害、講清真相,只願更多人認清中共的謊言,不要參與對修煉人的迫害,在大是大非面前做出正確的選擇。(明慧網)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9/6/3/可疑的刀口-388082.html

(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推開明慧之窗,為心靈充實光明與智慧。

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