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人緣真好,全村人都在保護妳呢」

「妳人緣真好,全村人都在保護妳呢」

文/李純芳(明慧之窗記者吳悠仁改寫)

純芳和丈夫都是法輪功學員,多年的迫害中經歷了九死一生的冤獄酷刑和反復搬家中顛沛流離的生活。儘管如此,夫妻倆還是堅持以真、善、忍為標準做人。身邊的人是如何看待他們的呢?

一起來看看她講的故事。

被迫搬家四次 回到農村老家

我原來是某事業單位的基層幹部,端過二十多年的「鐵飯碗」,也當過勞模(勞動模範);我的丈夫曾經是一位優秀的中學教師。我們夫妻倆因為堅持信仰,在中共對法輪大法的迫害中,被剝奪了穩定的工作、非法判刑,也遭遇酷刑折磨。

九死一生地走出了黑牢,等著我們的還有中共人員的長期騷擾。於是,我們在搬了四次家之後,攜老帶小,回到了那個窮的有名的老家小村。在祖上留下的幾間房子裏住了下來,靠著打工維持生活。

儘管嘗盡苦頭,我們夫妻倆還是本著大法的教導,以真、善、忍為標準做人。多年來,身邊的人們從我們的待人處事中,了解到大法修煉者的善良與大法的美好,都跟著受益良多。下面,來說說這些有緣人的故事。

二姪媳婦:嬸子,您煉功,我沾光了!

因為夫家大哥英年早逝,大嫂又長期生病;所以儘管兄弟倆分家了,兩房姪媳婦有事總愛找我商量,很依靠我拿主意,連二姪媳婦的月子都是在我家炕頭上做的。

後來,二姪媳婦領著孩子到城裡,隨二姪子做生意去了。她扔下的房子,我就時不時幫忙打理一下;大嫂沒生病時,我們就一起打理。這讓他們每逢過年回來,等著她一大家子的,還是個一樣溫暖的老家。

他們回家一看:院裏院外打掃地乾乾淨淨,被子也曬好了,爐火燒得正旺呢,還燒好了一個熱炕頭。屋裏過年的糖果、熱水和餃子都準備好了。

我這二姪媳婦年紀輕輕,就走南闖北當老闆,自己做生意。她因此見多識廣,很懂得人情冷暖。她一進家門,見我就感慨:「嬸子,您這麼好的一個人,不就是煉個功嘛,(共產黨)幹嘛這麼管咱?真過分!」

她好像想起什麼,又笑著說:「說真的,當初,我和您二姪子訂婚時,娘家人堅決反對;就是因為咱家有人煉功這事。我現在才知道,原來煉功的人這麼好哇!我再回娘家,要告訴他們:就憑有這麼個好嬸子,我算找到好主了!」

我們這大家族正沈浸在團圓的熱鬧氣氛中,聽二姪媳婦這麼一說,噗嗤一聲都笑了。

過完年,二姪子一家臨走前,我給了二姪媳婦一個車墜型的大法真相護身符。我勸這個精明能幹的晚輩:「咱們做生意,對人要善,遇事要忍,和氣生財。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老天就認可咱是好人。好人才能有真正的福報啊。」

最近這次,二姪媳婦再回家,她一見我就說:「嬸子,您煉功,我沾光了。」這十多年來,在外闖蕩風風雨雨,她真的意識到他們一家是得福報了。他們先後生了倆孩子,買了兩輛車,還置了三處房產,真是人財兩旺。

其實,不只她家,我婆家一整個家族,人人都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家家日子都過得蒸蒸日上。

我婆家一整個家族,人人都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家家日子都過得蒸蒸日上。(法輪功學員畫作,明慧網)

鄰居:遇到妳 我家笨孩子開竅了

我的鄰居有一對雙胞胎男孩,因為家境清寒,也沒讓孩子上輔導班。孩子的父親長年在外打工,母親沒什麼文化;遇上孩子學習有困難,那家人就埋怨孩子笨。

我知道他家的處境,就擠出時間幫孩子看作業。我給他們講解做題思路,讓他們學會歸類、總結;也幫助他們理解和記憶。同時,我也告訴孩子們: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能開智慧;並幫倆孩子都退出了少先隊組織。

沒多久,兩個孩子的學習興趣明顯增加了,分數也噌噌往上漲。鄰居一家都很高興,孩子的爺爺見了我,止不住開心地說:「姪媳婦呀,遇到妳,我家這倆笨孩子開竅了。」

後來,其中一個孩子考上了一所不錯的大學;另一個孩子也有了一技之長。

攤販:大姐,您要走到我家門口,我一定管飯

有一次,我在集市上,遇到一位壯年漢子擺攤賣蘋果。

我邊選蘋果邊聊,還和他提到了「三退保平安」。他一下子急了,大聲地說:「我這個人是在部隊上入黨的老黨員了。這些年,我遇到過好幾個讓我退黨的。我呀,最愛黨了,怎麼還退黨呢?!」他邊說,邊做了個要攆我走的手勢。

我不但沒走,還盯著他的蘋果說:「喲,瞧你這蘋果,齊刷刷地一樣大,一個壞的也沒有。你這樹上怎麼淨長好的呀?」

他瞧了我一眼,沒好氣地說:「這妳就外行了唄。這蘋果呀,從樹上往下一摘,壞的、爛的、小青蛋子都扔大溝裡去了。現在的人,吃喝講究,要是那些歪瓜劣棗往攤上一擺,臭烘烘地,連好的也賣不上價兒去。」

「說得好。」我對那攤販老闆說:「大兄弟,這年頭旱災、澇災外加傳染病,這麼多災,衝誰來的?衝壞人來的。誰是壞人?我看你不是。你辛辛苦苦種樹,起早貪黑賣錢,怎麼可能是壞人呢?」

我接著說:「前幾年有句話:挖社會主義牆角。共產黨組織就像一間屋,誰加入了這組織,就等於進了這間屋。有人貪污腐敗,不就是挖牆角嗎?壞人把牆扒倒了,咱還在屋裡坐著,叫都叫不出來,要砸個好歹,怨誰呢?」

看那攤販老闆沈默地聽著,我還勸他:「現在是天滅中共,退黨保命;好人留下,壞人去掉的時候啊。咱是個『好蘋果』,可不能隨『爛蘋果』扔大溝裡去呀!」他點點頭,趕緊給我找了個板凳,直說:「坐!坐!大姐。您別走,咱倆說說心裡話。」

接著,他給我說了他的過程:「其實,我命不濟呀。年輕時,在部隊上為了被提拔為幹部,轉個志願兵,拼命幹了六、七年。好不容易有個提幹的指標,眼看快到手了,卻讓人給頂了。」他憤憤不平地說:「這不,啃了一輩子土坷垃,窩了半輩子火呀。還得見人說愛黨愛國,怕有個錯言錯語的,把那點軍齡工資給扣了。」

我看著眼前這個滿肚子委屈的大漢,幫他想了個辦法:「這樣吧,大兄弟,大法看人心。為了安全起見,你不用告訴我真名實姓,咱就取個化名——潘好,這個名怎麼樣?我幫你把黨退了,遠離中共,咱盼的好事就來了。」

最後,他退了黨,收下了大法真相小冊子和護身符。感激地對我說:「我是某某村的某某某。大姐,您要走到我家門口,我一定管飯。」

表哥:妳人緣真好,全村的人都在保護妳呢

我有個遠方表哥,在縣裡當幹部。這些年,他知道我因為堅持信仰,被嚴重迫害。不管我搬到哪裡,他都跟我走動得很頻。每次來,他都說是來看我母親,說我母親年輕時幫他家紡線、織布、做針線;每次來都提這事。

因為他的身份,對於我遭受迫害這事,他敢怒不敢言。只是多次來我家送禮物,拿錢接濟我;也暗中保護我。

有一次,我在拘留所被釋放了,他第一時間就開車來接我。一見到我,他臉色蒼白,眼圈通紅。那一刻,我明白了,表哥的心裏和我一樣痛苦。

有一年中秋,他和表嫂又開車來看我們。因為是第一次來我老家,不認門;我當時又沒有手機,聯繫不上。表哥只好問村裏人:「你認得某某某家嗎?他倆口子是煉法輪功的。」問了好多人,大家都說:「村裏沒有這個人。」

表嫂先想明白了,她對表哥說:「你開輛汽車,穿皮鞋,又是個大男人;人家肯定以為你是來迫害法輪功的呢。」於是,表嫂問了另一個鄉親:「我是某某某的表嫂,是來走親的。請問她家在哪兒呀?」這次,立刻有人報了我家的路。

表哥這才找到我家,他一見我就笑了:「表妹,妳人緣真好,全村人都在保護妳呢。」

修煉人都是慈悲為懷,這也是法輪大法超常美好的真實體現。(圖片來源:明慧網)

村裏公認的正派人家

這些年,鄉親們都明白了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把我當成他們的朋友、親人看待。村裏人冬天送柴禾,夏天送青菜,還幫我找工作、修宅子。我把屋裏、庭院,以及房子週邊都打理地井井有條,溫馨宜人。

丈夫在外地打工,身心狀況也漸入佳境。我在一間小型外企做統計、庫管,也賺了錢。我的女兒,在父母長達二十多年遭中共迫害的情況下,始終堅定地支持我們修煉大法,幫助我們傳遞大法真相。

女兒開始工作後,兩年之內三次破格:破格錄用、破格升職、破格提拔到世界五百強的央企大公司,工資不菲。進入公司第一年,她就取得了好成績,獲得全國同部門業績評比第三名。

儘管女兒從不陪領導喝酒、跳舞、K歌,她還是以自身可貴的特質,深得領導器重。女兒成為了同齡人之中的佼佼者,大夥兒都評價她:美而不妖、秀而不驕、檢點大氣、工作效率高。

一點感言

雖然在中共打壓下,中國的大法弟子仍持續遭受無端的迫害,但也有越來越多的老百姓,認可大法弟子的為人;認同大法的真、善、忍是普世價值。

如今,世界各地都有像我這樣的大法弟子,因修大法,而身輕體健,得到幸福。這些事實都讓江澤民的三大迫害政策「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全部落空,終究是邪不勝正的。

回首來時路,感謝師父洪傳大法。大法幫助了我,也幫助了我身邊許多人。面對現在擁有的一切,我無比知足。

法輪功教導人遵循真、善、忍原則做人處世,加上五套功法,為廣大民眾帶來袪病健身的奇效。(圖片來源:明慧網)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6/24/我們是村裏公認的「板正」人家-445254.html

(本文圖片來源:法輪功學員畫作,明慧網)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推開明慧之窗,為心靈充實光明與智慧。

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