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二十週年報告》第七章血腥的活摘器官(摘要)

《明慧二十週年報告》第七章血腥的活摘器官(摘要)

文/明慧二十週年報告編輯小組(明慧之窗記者金弘怡編輯)

二零零六年三月初,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首度被曝光。前後有三位知情人,一人是來自日本的中國記者皮特(化名);一人是其前夫曾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手術的安妮(化名);還有一人是瀋陽軍區的匿名老軍醫。

被指控的醫院是位於瀋陽市蘇家屯的遼寧省血栓病中西醫結合醫療中心,老軍醫並指證,蘇家屯醫院僅是中國36個類似集中營的一部分。

自二零零零年以來,中國器官移植市場呈爆炸式增長。相比國外要等2~3年,中國一些醫院的器官平均等待時間短到不可思議的1~2週。各種器官移植中心在各地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二零零七年,中國的器官移植醫院最高多達1000多家 。

例如,解放軍第二軍醫大學第二附屬醫院(上海長征醫院)網站上顯示,該院「肝移植例數」,在二零零六年前活摘器官被海外曝光前,呈爆炸式增長(下圖)。

上海長征醫院器官移植研究所歷年肝移植例數。

器官移植成為了暴利行業,中國也成為了全球器官移植旅遊的中心。那麼,這麼多器官從何而來?

二零一零年以前,中國並沒有器官捐獻系統。根據明慧網人權報告「死刑犯遮不住器官市場的蘑菇雲」,從死刑犯人數、匹配模式、能供應的器官等多方面檢核論證,死刑犯器官不可能支撐突然崛起的龐大器官移植市場。

一種時間上的巧合,引起了人們的憂慮。中國器官移植熱的興起,與迫害法輪功幾乎同步。隨著活摘器官的指證,曝光出了這背後的驚天陰謀。器官移植市場規模突然爆發,背後需要一個龐大的器官供體庫,而這個供體庫的存在,必定有一個龐大的失蹤人群。

1. 失蹤的法輪功學員

從中共內部消息看,法輪功進京上訪以二零零零年初到二零零一年底最多。北京公安局估算,當時到北京上訪的法輪功群眾在高峰期每天超過100萬人。至二零零一年四月為止,到北京上訪被抓捕的、有登記記錄的法輪功學員達83萬人次(不包括許多不報姓名和未作登記的)。那麼,不報姓名地址的有多少呢?

由於中共對上訪的法輪功學員採取株連政策:讓家人失業,讓單位領導受罰,讓全單位職工都沒有獎金,甚至讓地方政府部門承擔責任。於是,從二零零零年左右起,很多上訪的法輪功學員,都採取了不報姓名和家庭住址的做法,來抵制中共的株連迫害。

二零零零年七月九日早上九點鐘左右,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打坐煉功,向世人申訴法輪功的冤情,警察(便衣)將他們拖上警車拉走。

中共的對策是把上訪人群分流,哪個省份和地區來,回哪個省份和地區去。各地「駐京辦」的任務就是去認人領人;同時,各地的公安也被派往北京去接回自己地區的人。

然而,地方政府來認人的積極性不高,怕領回去麻煩。於是,中共開始強制把人疏散出北京了,拉到外省集中關押。到最後,這些學員不知去了何處。明慧網上記載了很多失蹤案例。

嚴酷的現實是,這些失蹤學員的家屬,很多並不知道自己的親人去上訪,更不知道親人被誰抓捕,被關到了哪裏,想要人都不知道跟誰去要。

那麼,這些失蹤的學員,去了哪裏呢?二零零六年被曝光的遼寧省瀋陽市蘇家屯活摘器官案,掀開了這個蓋子的一角。隨後,「集中營」這個詞開始在媒體上出現,用來描述那些非法關押大量法輪功學員的地方。

據一位在中國大陸檢察院工作的人士透露,中共的勞教所和監獄這些地方,是不會長期接受沒有姓名住址的犯人的,因為沒有辦法按照程序辦理登記手續,這些人當然會被轉移到其它地方去。

2. 軍隊掌控「集中營」 活摘重要推手

瀋陽軍區後勤部下屬的一名老軍醫,投書大紀元網站,提醒外界「注意力應該放到軍事設施上,器官移植的管理系統是軍隊。」

中共有龐大的軍隊衛生系統,包括解放軍總醫院、各軍醫大學附屬醫院、軍區、軍兵種總醫院等等。器官移植是中共軍隊醫院發展最活躍的領域之一。

解放軍總後勤部衛生部部長、原第二軍醫大學校長張雁靈,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在新華網上說:「一九七八年,全軍只有3所醫院能做腎臟移植。現在全軍能開展肝臟、腎臟、心臟、肺臟移植和多器官聯合移植的醫院已經有40所,佔全國總數的四分之一。」

軍隊召開器官移植學術會議。

《三聯生活週刊》二零零六年四月報導:「中國98%器官移植源控制在非衛生部系統」。

實際上,從利用死刑犯器官到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軍隊醫院,也包括武警醫院,都佔盡先機。一些能把器官移植做得規模很大的非軍方醫院,很大程度上也是由於主刀醫生與軍隊醫院關係緊密,甚至本身就是軍隊、武警醫院的醫生。

外界對於軍隊如何摘取器官和調配器官,所知不多。但是軍隊、武警醫院在器官移植上的活躍程度,與軍隊掌控集中營、控制器官來源有著密切關係。

3. 勞教所、監獄強制抽血化驗

除了關押失蹤人員的集中營,普通的勞教所和監獄也是潛在的供體庫。

抽血化驗是進行器官匹配的關鍵一環。對法輪功學員強行抽血的行為,在全國範圍內的監獄、勞教所、看守所、洗腦班等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地方長期存在。而且只對法輪功學員採血,不對其餘人員採血。明慧網收集了很多案例。

例如,湖北省武漢女子監獄在二零零二年夏天,給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做抽血化驗,抽血的人還說法輪功學員的血最好。

約在二零零年九、十月以後,遭劫持到馬三家的法輪功學員,被送到監管醫院進行全面細緻的體檢。一次,二大隊的帶隊警察頭目代玉紅等多個警察說:我們在這裏工作這麼多年了,都沒有見過這麼先進的儀器,也沒有這麼多項體檢,這都是上級特批為你們買的,你們都是熊貓國寶了。

《血腥的器官摘取》一書採訪了幾位被中共非法關押過的法輪功學員。當時,中共這種行為令當事的法輪功學員非常困惑。因為學員在關押期間受到各種非人待遇,酷刑是家常便飯,有的學員就被折磨致死。

很多法輪功學員提到:給他們抽血和體檢時,並沒有同時對其他犯人做。更可疑的是,真要被查出甚麼毛病來了,又沒人管。

也就是說,檢查身體只是想要挑身體好的,沒有毛病的。那時候,沒有人想到這與摘取器官有甚麼關係。這種反常行為的背後,究竟是甚麼動機呢?

4. 器官移植市場到底有多火爆

看看山東大學齊魯醫院器官移植團隊有多忙:「我不在醫院,就在取腎的地方;不在取腎的地方,就在去醫院和取腎地方的路上。」「經常一週甚至半月不能回家享受天倫之樂。」這一個禮拜得做多少例器官移植?

北京大學人民醫院肝膽外科主任朱繼業,在接受採訪時曾說過「我們醫院曾在一年之內做過4000例肝腎移植手術」一年4000例,這是甚麼樣的規模?

二零一五年,朱繼業對《民生週刊》記者說:中國器官移植有三個階段:二零零二年以前是「初級階段」,二零零六年以後是「準入階段」,而中間這幾年是「快速發展」的第二階段。

他還說:「(這幾年)由於經濟發展,供體渠道通暢了,各個醫院都在做,小醫院也做,我們也去幫其他小醫院做,所謂小醫院也是一些大城市的醫院,比如我們幫北京醫院、地壇醫院、二炮醫院等做過移植手術,外地也做過。」

朱繼業所說的「供體渠道通暢了」──是甚麼供體?如何突然變得「暢通」?死囚器官是逐年下降的,每一個供體就對應著一個生命,一句「供體渠道暢通了」的後面,隱藏著多少血腥與罪惡?

活摘器官滅絕人性,危害每一個人。

5. 免疫抑制劑的市場規模

器官移植手術之後,由於人體免疫系統對於外來器官的自然排斥,患者要長期服用免疫抑制劑。免疫抑制劑的市場規模,也就成為了移植數量的一個外部指標。

二零零六年,中國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直屬的南方醫藥經濟研究所,發表過一個調查報告,聲稱目前國內免疫抑制劑市場規模約100億元左右。但後來南方醫藥經濟研究所就沒有公布新的數據了。

不過,美國的艾美仕市場研究公司(IMS)中國市場研究人員,二零一零年在《中國醫藥報》發表文章,稱「二零零九年中國免疫抑制劑市場規模為23億元,而從二零零六年到二零零九年,中國免疫抑制劑市場四年的複合增長率為15%,其中二零零七年增長8.3%,二零零八年增長14.56%,二零零九年增長22%,市場增長呈加速態勢。」

如果我們按這個增長率倒推到二零零六年,那麼該年免疫抑制劑的市場規模應該是15億左右,這就與南方醫藥經濟研究所的100億差了六、七倍。

所以,中國的免疫抑制劑的市場規模從二零零六年以後,就被刻意隱瞞了,以便利用不完整的數據來混淆是非;另一方面,中國的市場規模對應的器官移植數量,不能用西方的同等標準來看,而是要遠遠超出這個標準。

6. 江澤民推動下的政府犯罪行為

人們很習慣於糾纏於器官是不是來自死刑犯,其實,江澤民把法輪功作為中共頭號敵人,在中共的眼裏,法輪功學員連死刑犯都不如,這正是活摘器官這樣慘烈的悲劇能夠發生的大背景。

二零零六年三月,來自軍隊系統的「老軍醫」證人說:「中共中央」同意將法輪功學員作為「階級敵人」,進行任何符合經濟發展需要的處理手段,無須上報。也就是說,法輪功學員如同中國許多重刑犯一樣,不再被當作人類,而是當作產品原料,成為商品。

在中共統治下一切向錢看的時代,如果這些被抹黑得一錢不值的生命的器官可以帶來滾滾的財源,甚麼樣的悲劇不會發生呢?

更深一層說,中共江澤民集團本來就是想要鏟除法輪功,活摘器官本來就是江澤民集團推動下利用中國政府(包括軍隊)發生的,利用滾滾財源利誘喪盡天良的黑心醫生,才製造了「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

詳細内容,請參閲:

明慧二十週年報告(7)—— 明慧網人權報告 第七章 血腥的活摘器官

在迫害元凶江澤民的推動下,利用中共政府(包括軍隊),利用滾滾財源利誘喪盡天良的黑心醫生,製造了「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江澤民最終將受到正義的審判。

結語

強制活摘器官,「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發生在這個時代,是人類的悲哀。在這邪惡的背後,是道德的徹底墮落。一個國家,它的政府、軍隊甚至連醫院都這樣道德敗壞,這個國家還有甚麼希望呢?人人是否都應該自危?而且中共是在把這種墮落輸送給全世界,是在真正的毀滅人類。

法輪功學員已經不被當作人類,而是當作產品原料,可以買賣的商品。在活摘器官黑幕被曝光十多年后的二零一九年,中共出台的第三代身份證,已經加入了諸如精確定位及收集個人指紋和血液信息的新功能,那麽,下一批被當作「商品」的又會是誰呢。

活摘器官滅絕人性,危害每一個人。

面對中共二十三年來的殘酷迫害,海内外法輪功學員持續不斷地通過各種方式揭露迫害真相。學員們希望接觸到的每一個有緣人,都能知道法輪大法好。即使面臨生命危險,他們仍堅守自己的信仰,努力實踐真、善、忍,令天地為之動容。

中共可以對所有證據「視若無睹」,但「人不治天治」,等到天理昭彰之時,所有作惡者後悔晚矣!

請關注本網站720專題系列文章,探尋真相,明辨正邪,為自己創造一個美好的未來。

【720反迫害特別報導:活摘器官——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

德厚者報美 怨大者禍深

原寧波公安局局長黎偉挺被撤職 他做過什麽?

慟!妻子送進停屍間還在流淚 身上刀口凌厲可疑

從12萬份論文中找到新證據 活摘真相浮出水面

英制止活摘新法生效 英媒披露調查細節

國際社會聚焦中共活摘器官罪行

(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17/明慧二十週年報告(7)-390131.html)

(本文圖片來源:明慧網)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推開明慧之窗,為心靈充實光明與智慧。

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