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中國荳蒄少女不同尋常的成長經歷

一個中國荳蒄少女不同尋常的成長經歷

文/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張慕華改寫)

我是一九九五年上初中時通過同班同學知道法輪功的。一次中午休息的時候,同學帶我一起去了東北師大一個午間法輪大法煉功點。在那裏煉功的都是東北師大的學生和老師,悠揚的煉功音樂迴盪在樹林間,哥哥姐姐們靜靜的煉著功,氣氛寧靜而祥和。

煉功點的義務輔導員姐姐向我介紹了法輪功的基本情況,她告訴我法輪功不只有五套功法,更重要的是對自己心性的修煉,要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來約束自己的心,遇事向內找自己,做事要考慮別人。

我一下子被這法理深深的吸引了,這種平靜、祥和以及對自身道德的高要求深深的觸動了我,真、善、忍三個字在十三歲的我的心中播下了種子。我喜歡這三個字,我喜歡法輪功讓人向善修心的教導,感覺我自己天真善良的本性和這三個字產生了共鳴,感到法輪大法就是我一直在尋找的。

我當即表示要學煉法輪功,並詢問如何學習。輔導員姐姐告訴我學功完全是免費的,有時間就可以過來大家一起煉功。當時《轉法輪》書的定價是十二元,但是輔導員姐姐只是收取了十元的成本費。後來才知道,這位輔導員姐姐是東北師大的研究生,她們寢室的四個研究生都是法輪大法學員。

法輪功是寧靜祥和的淨土

上了高中以後,由於換了學校,我跟以前師大的功友聯繫上沒有那麼方便了。就在我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發現法輪功在長春隨處可見。修煉的人男女老少都有,有上班工作的、有退休在家的,學生中從博士生到碩士生、本科生、高中生、初中生、小學生,甚至更小的孩子都有煉的,大家都是根據自己的時間方便就近找地方煉功。學習法輪功不用繳費,也沒有甚麼特殊要求,只要環境安靜,可以煉功就行。

一九九六年長春法輪功學員集體煉功。(明慧網)

在每天早晨騎自行車上學的路上,我會路過一個法輪功的煉功點,那裏響著一樣悠揚悅耳的音樂,有著一樣祥和的煉功人,即使互不相識,只要站在那裡,彼此相視一笑,就像久違的老朋友一般舒心。因為大家都是用真、善、忍來要求自己的,對別人都是那麼的友善。

這裏沒有名利、也沒有猜忌,有的只是一顆互相關心的心。大家都在說自己遇到了哪些事情,哪裡沒有做好,哪裡不符合真、善、忍的要求,還需要改正,哪裡做的比以前好了。聽的人或會心一笑,或若有所思的聯想到自己是不是做好了。大家都那麼的祥和、寬容,身處其中就是感覺舒服,從心底往外的寧靜祥和。

那真是一片淨土,而且在任何一個法輪功煉功點都是這樣的。你不需要報姓名,也沒有人問你的個人情況,大家都讀《轉法輪》,誰的言行是否正確,做的事情是好是壞,大家都用《轉法輪》中的法理來衡量,不需要爭辯,做好了大家為你高興;做的不好,大家給你鼓勵。即使多少年後的今天回憶起來,我心裏都充滿了平靜、祥和的感覺。

《轉法輪》是指導法輪大法弟子修煉的主要書籍,此書已被翻譯為40多種語言。(明慧網)

到北京上訪 為法輪功説句公道話

一九九九年七月,時任中共總書記江澤民發起對法輪大法的殘酷打壓,一時間黑雲壓頂,全國上下充滿恐怖氣氛。但無數法輪功學員不顧危險,從外地進京要為法輪功説句公道話。

十七歲的我身上帶著兩、三百元,和四位法輪功學員一起搭乘火車從長春到北京。和其他學員的目的一樣,我們要到中共中央信訪辦公室,告訴中央領導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不是電視裏說的那個樣子。

同行的有我們煉功點的輔導員、她的弟弟,以及另外兩位女學員。輔導員是吉林大學的博士,她是一位很能幹的姐姐,對我非常好。

在去北京的火車上,我們遇到了很多其他法輪功學員,有同我們一樣要去北京上訪的,也有從長春返鄉的,好多外地來的學員在瞭解了北京發布的鎮壓命令後,立即決定在火車上補票也去北京上訪。雖然大家互不相識,但彼此讓座,互相照顧。

到了北京,一下火車天氣酷熱難當,城內佈滿荷槍實彈的武警,全副武裝的戒備著,真是三步一小崗、五步一大崗,氣氛非常緊張。

我們見到了更多的來自各地的同修,因為我們是臨時決定來北京的,身上甚麼都沒帶。同修看在眼裏,有的送給我們一些生活用品,有的送給我們一些錢。我自己帶的那點錢根本就不夠用,而且我從來沒有獨自出過門,也根本不知道要如何做,同修們看我年紀小,非常照顧我,給我買裙子、衣服,還給我買生活必需品,看我需要甚麼就送給我甚麼。

在我們住的地方,有一次我因為酷暑及吃的東西不舒服,閙起了肚子,急忙跑去廁所也沒有來得及,哇哇的吐的廁所到處都是,我說:「請別進來,大家先別進來,因為我吐的到處都是,非常噁心。」可是大家都搶著說「不用不用」,還是進來把我扶出去休息,並且幫我把嘔吐物清洗乾淨。

這些如此善良的好人,在這次北京相見之前我們素未謀面,即使現在我也叫不出他們的名字。時至今日,即使是那四位與我同去北京的同修,我都已經無法找到他們。鑑於不斷曝光的對法輪功學員活體摘取器官的事情,他們的近況對我來說,甚至可以用生死未卜來形容。

雖然在這場迫害中我沒有實質性的承受肉體的迫害,但是我的精神一直處於高壓之下,正常生存環境被破壞了,取而代之的是巨大的恐怖。其中印象深刻的一次是二零零三年新年期間,我和小學同學向公安局要求釋放她媽媽的經歷。

到公安局要求釋放阿姨

我的小學同學比我小一歲,她的媽媽是我初中同年級其他班級的班主任老師,是一位非常有名望的語文老師,課教的非常好,學生和家長都很喜歡她,我叫她阿姨。

一九九五年的時候,阿姨因為重病住院,醫治無效,醫院後來下了病危通知書,她的班級因此而解散,學生被分到了其他班級,我們班也分來了幾個。大家都以為阿姨活不長了,結果後來她卻沒事人一樣又來上班了。

詢問後才知道是有學生家長介紹了法輪功給她,她通過學煉法輪功身體得到了康復。這件起死回生的真實事件,在我們當地很多人都知道。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由於不放棄修煉,阿姨屢遭迫害,多次被非法抄家、勞教、酷刑折磨,還被學校扣發工資,我的小學同學也被停學一年,她們母女的精神和肉體都受到摧殘。

法輪功學員爲了説一句真話、為大法鳴冤,就遭到殘酷迫害。(明慧網)

二零零三年初三晚上,我接到小學同學的電話,她告訴我晚上六點多的時候,十多個警察闖進她家,強行將阿姨帶走。我盡快趕到她家,一進門就感覺巨大的恐怖氣氛。我和她商量後決定一起去公安局要求釋放阿姨。

我們兩個都剛剛二十歲,從來沒有去過這種地方,不知道我們將面對的是甚麼,警察會對阿姨做甚麼,又會對我們做甚麼。到了朝陽區公安分局,恐怖感更是升級,每邁開一步上樓梯都感覺腿有萬斤重,身心的壓力大得使人喘不上氣。等見到阿姨的時候,眼淚一下子就忍不住了。

我們看到阿姨被銬在鐵椅子上,手被銬得高高的。我衝上去,想幫阿姨拿開手銬,可是根本就弄不動。我們兩個含著眼淚向警察要求放人,但沒有得到任何結果。

由於同學的媽媽這次被綁架,她的外婆受到極度驚嚇,生病臥床不起,四十多天後就離開了人世。

結語

在這場長達二十一年目前仍在持續著的對法輪功的迫害中,我原本單純、善良的內心被污染,我不知道為甚麼在這片生我養我的土地上真、善、忍不被認可,我不明白為甚麼《憲法》說我有信仰的自由,可在現實生活中我的信仰卻被國家機器殘酷碾壓。

又是七月,讓我不禁想起十七歲的我和同修一起到北京上訪的經歷。我懷念與其他同修在一起的自由時光,和那真誠、善良的氣氛。我把我的故事寫出來,希望人們能自己明辨是非,對法輪大法有一個清醒的認知。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1/3/30/無憂無悔的青春-422723.html

(本文主圖為示意圖,非當事人。圖片來源:pxhere)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推開明慧之窗,為心靈充實光明與智慧。

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