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錯施」不斷 民眾退出中共表露心聲

防疫「錯施」不斷 民眾退出中共表露心聲

文/宇明(明慧之窗記者郁欣改寫)

自二零二二年以來,中共完全無視奧密克戎(Omicron)變種病毒的高傳染、低重症、低死亡率的特性,在中國各地仍堅持「動態清零」封城措施,已引起各地強烈反彈。而中國最大金融、海運和貿易中心的上海,由於全面封城所引發的次生災難,已引起國際社會的普遍關注。

自二零二二年三月以來,上海經過了長達三個月的疫情封控,好不容易在六月一日解封,但民眾仍不能正常生活。為了能夠進入公共場所,他們必須持有72小時內的核酸採檢陰性證明,於是長時間排隊等待接受核酸檢測,造成上海市民生活不便。

近日上海疫情再起,有關再封城的傳聞不斷。上海兩個居委會日前發布倡議書,要居民儲備14天的物資和藥品,再度引發民眾恐慌。

中共用極端方式對上海封城,其「錯施」所帶來的次生災禍,已經遠遠大於病毒本身的危害。備受煎熬的民眾在防疫高壓政策下,逐漸認清中共的本質,在海外大紀元網站上聲明「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以下是幾個實例:

「粉紅」之心甦醒

來自山東的曾經的「小粉紅」初俊文在聲明中說:「我本還算是一個擁護共產黨的人(小粉紅),一向唾棄那些反對政府政策的人。直到這次的煙台疫情,我不幸感染了新冠肺炎,被共產黨進行了強制隔離封閉管理。這期間我受盡了慘無人道的對待。我家門被焊死,無論是買菜還是工作都無法正常進行,嚴重影響我的正常生活。」

「我即使下跪去求他們,也無濟於事。一週前我甚至因為這件事曠工而失去了工作。通過這幾天的經歷,我才明白原先被我罵為是『賣國』『造謠』的人,他們說的都是事實。」

「在隔離期間,我通過翻牆(軟件)了解了很多關於共產黨的邪惡真相,這才知道自己一直以來都是同惡魔為伍。我為自己以前的愚昧無知感到羞愧。今天,藉由這個平台,我在此聲明,退出中國共產黨、共青團與少先隊等一切組織。希望更多中國人民能夠看清中共的真面目,願這個暴力機器儘早停擺。」

一邊貪官狂賺 一邊民不聊生

來自黑龍江的尹凡先生聲明:「中共的極端清零政策,讓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生在這個國家有多麼悲哀。公職人員在家啥也不用幹,工資照發,而老百姓卻被隔離在家坐吃山空。看看上海,外省援助的蔬菜都被有關係的官員高價賣給了百姓。甚至有的人為了多賺錢,都能說出疫情千萬不要結束的話。」

「中共幹的壞事早晚會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本人聲明,在內心深處與中共劃清界限,儘管我不是黨員。中共遭到報應的時候,我不願意與邪黨陪葬!」

「中共遭到報應的時候,我不願意與邪黨陪葬!」(明慧網)

來自上海的房正高、任菊慧聲明中這樣說的,「上海疫情讓我們看清了一切,中國共產黨就是邪黨,它不顧人民的安危,堅持清零。外省援助的物資一批又一批地被官商勾結的超高價販賣,寧願爛掉也不發給居民,二零二二年到二零二三年希望中共倒台,實現真正民主!」

防疫就是升級版「文革」運動

來自上海的錢百搭說:「極端野蠻的文革式防疫,私闖民宅,未經戶主同意胡作非為噴射消毒液,這和土匪破門而入打家劫舍有多大區別?這一幕發生在當今中國金融中心的上海,實在是駭人聽聞。各地方政府害怕中央問責導致亂象叢生,最終全國百姓來承擔中共惡行的後果。中共統治下的老百姓太苦了,聲明三退。」

另一位來自大陸的王少則聲明:「如今防疫已經成為一場政治運動,和當年的大躍進和文革一樣,受苦的還是老百姓。不知道這場災難還要持續多久,而這一切都是人禍。本人聲明退出少先隊和共青團,做一個乾淨的中國人。」

「這個魔鬼真的很恐怖」

來自上海的黃安安說: 「生長在中國大陸,本以為很幸福。我現在上海工作,通過這次封城,讓我感受到這個魔鬼真的很恐怖。他們從來不為百姓著想,只會為自己的政權想方設法打壓我們,對我們的生死不聞不問。」

「幸運遇到有緣人和我說了這個邪惡黨的種種劣跡,讓我更加清醒的認識到這個邪黨的邪惡本質。今天我鄭重聲明退出曾經加入的中國共產黨少先隊和共青團組織,徹底與這個魔鬼脫離一切關係。天滅中共!」

來自大陸的劉天成、關海在聲明中寫道:「經過這次疫情,讓我們更進一步認清了共產邪黨的邪惡本質。它為了所謂的政權穩定,不惜犧牲廣大人民群眾的生命安危。我們特別聲明:退出共產邪黨組織,與邪黨徹底划算(註:劃清)界限。為自己生命的永遠負責。」

生存難如登天 電視上卻歌舞昇平

四月十四日上海浦東新區的王麗平、林莉、偉宗聲明退黨。他們說,「上海的防疫讓我們徹底對這個國家這個黨絕望。我們被封鎖在家一個多月,中間總共只發過幾棵青菜、番茄和胡蘿蔔,然而就這樣的『大禮包』居然要五百塊!」

他們中的一位發了求救信息後,不到一個小時其賬號就被封了……「這一個多月沒人關心我們的死活,我們的生活質量甚至不如一條蛆!」

「更噁心的是,我們打開電視,新聞上卻是一片歌舞昇平,一直在說物資充足,百姓幸福!真不知道它們臉皮怎麼這麼厚,能吹牛吹得這麼噁心!」

他們說,現在生存難如登天!眼看著家裏的糧食一天一天減少,馬上就沒飯吃了,他們心如死水,不知道哪天就去見上帝。

「想起大學時我們對著中共血旗宣誓,還覺得好自豪,現在想起真是可笑。希望中共早日滅亡,亡了才有希望!」

「求神佛保祐我們平安」

來自瀋陽的天美寫道:「經過半個月的封閉隔離,再次來到大街上,恍若隔世。」天美說自己以前看到過法輪功學員發的真相資料,現在才明白瘟疫真的這麼嚴重,因此聲明退出共青團,「求神佛保祐我們平安」。

結語

中共自一九四九年以來,通過思想改造、三反、五反、鎮反、土地改革、肅反、反右、大躍進等政治運動以遂其中央集權之思想恐怖統治,因而導致生靈塗炭、難以計數之千千萬萬人民不正常死亡。而「十年浩劫」文化大革命,更將中國傳統文化破壞殆盡。

一九九二年五月,法輪大法開始在中國大地洪傳,修煉者以「真、善、忍」為指導來律己修心。經億萬人的修煉實踐證明,法輪大法是大法大道,在把真正修煉的人帶到高層次的同時,對穩定社會、提高人們的身體素質和道德水準,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

然而自一九九九年七月,前黨魁江澤民出於妒嫉,和中共互相利用開始瘋狂鎮壓法輪功。二十多年來,法輪功學員因為堅持信仰受到了殘酷的迫害,甚至被活摘器官虐殺。但法輪功學員始終堅持和平、理性的反迫害,堅持不懈地告訴人們真相。

特別是在二零二零年武漢疫情爆發以來,中國法輪功學員冒著被抓、被關、被非法判刑等危險,告訴人們避疫自保的秘方:退出中共組織,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

當您接到法輪功學員的來電、一本小小的書冊、幾句面對面的問候,或者在錢幣上看到了法輪功的救疫避劫的短語,希望您能珍惜,因為這是他們冒著殘酷迫害風險為您帶來的救命真相,是打開生命奧秘之門的奇妙之緣。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7/13/防疫「錯施」不斷--民眾絕望選「三退」-445932.html

(本文主圖來源:明慧網)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推開明慧之窗,為心靈充實光明與智慧。

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