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二十週年報告》第二章非法抓捕和監禁(摘要)

《明慧二十週年報告》第二章非法抓捕和監禁(摘要)

文/明慧二十週年報告編輯小組(明慧之窗記者金弘怡編輯)

中共迫害法輪功沒有法律依據。中共把法輪功學員送洗腦班,關勞教所,判刑進監獄等這一切非法行為,都是從抄家綁架法輪功學員開始的。

說綁架,是因為中共警察的所作所為與劫匪黑幫無異。一幫人闖入家中(甚至破門而入),隨意抄家,搶走電腦、打印機和資料,有時還包括錢財,還要照相、錄像、錄音,不配合就大打出手,然後把人強行帶走,這就是綁架。

二零二二年,中共政法委、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610」在全國範圍內繼續發動所謂「清零行動」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大規模騷擾、綁架、枉判、經濟重罰法輪功學員。

據明慧網報導,二零二二年上半年獲知,2707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和騷擾。迫害分布於中國大陸二十八個省、自治區、直轄市。中共非法抄家943人,被迫離家出走32人,非法採集唾液、DNA、抽血51人。

他們中有副局長、大學教授、高級工程師、警察、董事長、總經理、廣播電視台主任編輯、老師、校長、醫生、會計師、銀行幹部等社會精英人士。

中共為達到迫使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幾乎動用了所有的手段:對法輪功學員的工齡「清零」、停發養老金、解除公職、強行按手印、威逼家人代簽、離間夫妻關係、關進洗腦班、採血、拍照、錄像、建DNA數據庫、地毯式排查、清零回訪、刑訊逼供、酷刑折磨致殘致死。

而截至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明慧網報導的綁架總人數為86050(有的人多次被綁架也只算一人),由於中共封鎖信息以及迫害還在持續進行中,這個數字仍只是冰山一角。

警察抄家綁架與騷擾法輪功學員

1)一開始就違法:無證抄家 無證抓人(詳細案例見明慧網)

警察沒有搜查證抄家。同樣,警察把人綁架走時,很多時候也沒有傳喚證和拘留證。對待法輪功,不需要搜查證,不需要傳喚證,這本身就是中共在迫害法輪功上漠視法律的體現,而法輪功學員遭受殘酷迫害就是這種無法無天的結果。

2)綁架成為家常便飯(詳細案例見明慧網)

這種綁架不但發生在家裏,也發生在工作單位,甚至大馬路上。明慧網上曝光出來的綁架案例數不勝數。

中共酷刑示意圖:拳打腳踢

洗腦班是無法無天的黑監獄

你在大街上走著,突然一個麵包車停在你面前,把車門一開,把你拉進去,你家人都不知道你到哪兒去了,你甚至都不知道你到哪兒去了……你被綁架到所謂的「法制學習班」。

這個學習班猶如鬼魅,說它是政府部門,它又沒編制,在政府網站上基本查不到關於它的任何信息,包括組織結構、組織章程、辦事流程;

說它是機構,又無明確說它的對口主管;說它不是監獄,卻有時比監獄還殘忍地折磨人,限制人;說它是學校,它不搞學習,專門整人,在教育機構也查不到它的存在;它打著「法制」的旗號,卻沒有任何法律條文或公開的政府文件確認其性質、地位。

相反,這個「學習班」專幹非法的勾當。它算甚麼呢?它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產生的一個怪胎,我們稱為洗腦班。為甚麼稱為洗腦班呢,因為它重點不在於剝奪你的自由,重點的是通過剝奪你自由、限制你自由,用這種方式強迫你改變你大腦的認識,改變你的信仰,改變你的思想。

截止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根據明慧網的不完全統計,18838人遭受洗腦班的迫害,省市和年份分布圖如下。被強制洗腦人數最多分別是河北省、山東省、四川省、湖北省、遼寧省、吉林省等;被強制洗腦人數最多的年份分別是二零零四年、二零一一年、二零零一年。

1999~2019年7月中國各地法輪功學員被關入洗腦班人數統計(數據統計截至2019年7月10日,其中「海外各國」指從海外回中國大陸而遭中共關入洗腦班的法輪功學員人數)

一九九九年迫害開始的時候,江澤民就下令要「三個月鏟除法輪功」,如何鏟除?就是轉化,要保證不煉法輪功,要寫「保證書、悔過書、決裂書、揭批書和交代材料」。這些就是洗腦班的量化標準。

「轉化」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終極目的。江澤民集團為了讓迫害機器轉動起來,以金錢和權力為誘惑,用「轉化率」作為獎勵指標,把這場以洗腦轉化為目的的邪惡迫害驅動起來了。

二十多年來,法輪大法明慧網上收集的有關洗腦班的資料可以幫外界窺視一下中共洗腦班的規模。據明慧網《強制「轉化」好人 中共洗腦班知多少》一文整理,按洗腦班數量排名的省份,前幾名有河北省、山東省、湖北省、四川省、吉林省、遼寧省、重慶市、黑龍江省、廣東省等,從分布上,基本上東西南北都有了,洗腦班的數量與迫害的力度和強度密切相關,這也反映出迫害是遍布全國的。

奴工

1)一封曝光中共勞改產品出口的求救信

「如果你偶然間購買了這個產品,請幫忙把信轉交給世界人權組織……在這裏工作的人們不得不一天工作15個小時,沒有週六週日休息和任何節假日。否則,他們就將遭到酷刑折磨、打罵體罰虐待,幾乎沒有工資(一個月10元人民幣)。」

二零一二年十月,美國俄勒岡州居民朱麗・凱斯(Julie Keith)從家中的儲藏室拿出萬聖節裝飾品,意外發現裝飾品中這封求救信。

一封曝光中共勞改產品出口的求救信

信件是從中國遼寧省瀋陽市馬三家勞教所二所八大隊發出的。寫信人孫毅因信仰法輪功被非法關進勞教所,被迫超負荷工作,並被殘酷折磨。他在被非法關押期間,冒著生命危險寫了這封求救信。

這封求救信後來被凱斯上傳社群媒體後,立即被主流媒體報導,引發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被認為是後來結束勞教制度的導火索。

早在九零年代初,中共治下的奴役和奴工產品就引起了國際社會的關注,後因中共信息封鎖而趨於沉寂,最近幾年遭遇中共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才將其陸續曝光在海外媒體。

孫毅冒著生命危險在馬三家勞教所寫了大約20封求救信。這是其中的一封。(圖片來源:《求救信》劇照)

2)法輪功學員是被奴役的主要受害者

據明慧網自二零一二年以來的有關中國監獄、看守所、戒毒所和已經解體的勞教所數據進行的粗略統計顯示,中共幾乎90%以上的監獄都存在嚴重的奴役。

據澳大利亞慈善機構「行走自由基金會」二零一六年五月三十一日公布的一份報告《2016年全球奴役指數》(Global Slavery Index),中國受奴役人數將近380萬人。

美國國務院、美國國會美中委員會引述外國觀察家的估計,中國的勞改營(勞動教養所)被關押者一半以上是法輪功學員。

3)奴工實質是長期酷刑

「聯合國反對酷刑折磨公約」認為,酷刑折磨有三個要素:由政府機構執行、教唆、煽動或認可的;為了一個特定的目的,例如逼供、威脅、迫害等;導致嚴重的精神或肉體上的痛苦、傷害。

按照這三個要素,中共奴工這種手段,實際是一種長期的酷刑,因為:

(1)工作時間長、勞動強度大,對身體造成嚴重傷害
(2)有毒環境下工作
(3)惡劣的飲食條件
(4)抵制被奴役或無法完成定額 遭受體罰和酷刑等折磨

4)廉價的開銷和豐厚的利潤

因為監獄奴工廉價的勞動力,也推動了一些企業為降低製造成本,獲取更多的利潤,尋找監獄、勞教所等分包某個或全部工序的加工,反過來為中共龐大的奴工市場推波助瀾。

下面是正常產品和奴工產品的部份開銷對比:

正常產品

奴工產品

每週58小時工作制,加班有報酬且每週最多工作時間須控制在60小時內

奴工每天工作1020小時不等,超負荷創造價值,忙時幾天幾夜不得閤眼,且沒有加班工資

員工有匹配的薪酬和福利(五險一金、年終獎金等)

奴工沒有任何福利,無工資或5100/

繳納產品增值稅收17%

除註冊公司的都是背地生產,不繳稅

生產場地需要租金

監獄場所,無需租金

建立並保持環境、職業健康安全、以及其它有關的體系或滿足相關法規的要求,每年需要花費數10萬甚至上百萬元

違規生產,只需要花點錢打點有關部門

5)部份奴工產品列舉

奴工產品的種類繁多,遍及衣食住行

明慧網上曝光出來的奴工產品有上百種之多,遍及人們的吃、穿、住、行,休閒娛樂、化妝美容、婚宴、祭祀、節慶等。產品遠銷五大洲,包括美國、澳洲、印度、英國、日本、韓國、俄羅斯、德國、非洲、土耳其、意大利、阿拉伯、馬來西亞、加拿大、港澳、台灣等地。

河北省遷安市看守所為秦皇島市昌黎縣帽子廠編製的帽子
Coollook鞋的商標和商品信息
吉林省女子勞教所的奴工產品
杭州老東嶽看守所是天堂傘的製作場地之一
許多波司登羽絨服由勞教所加工
上海提籃橋監獄生產的蜂花香皂
上海品牌美加淨

結語

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勞教和判刑,以及把他們劫持到洗腦班和精神病院,是對中國最善良的一群百姓的迫害。在監獄、勞教所、看守所、洗腦班等場所,中共以各種野蠻的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強迫他們違心表態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也就是所謂的「轉化」。

這種迫害不僅是肉體的摧殘,也是精神的虐殺,更是對道德的戕害。在中共暴政下,每個人都可能被殃及。中共淪喪社會道德,每個人都可能成為受害者。

(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12/明慧二十週年報告(2)-389909.html

(全文圖片來源:明慧網)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推開明慧之窗,為心靈充實光明與智慧。

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