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十方視頻】法輪功反迫害 您也是受益者

【明慧十方視頻】法輪功反迫害 您也是受益者

(點擊播放按鈕收聽)

中國人好像與生俱來就有一種久遠的記憶,喜歡「春賞桃花秋看菊」的生活意境,嚮往「男耕女織童子樂」、「齊家治國平天下」的社會秩序。

然而這種情懷,卻被現實推得越來越遠,因為中國有個與國際社會特別不一樣的大背景,就是共產黨「戰天鬥地」、運動不斷,這個現實是改變不了的,本性改了就不是共產黨了。很多中國人認為,在這個大背景下,只要做到「不跟黨作對」,小日子還是可以過得不錯的。

經過百年的強權洗腦,對很多中國人來說,甚麼人權啦、自由啦,這些反而都成了既不實用,也容易添亂的東西。到處都有監控頭、人臉識別,犧牲了隱私卻換來了安全,也不虧。社會上曝光的那些販毒、洗錢、毒奶粉、房屋強拆、婦女拐賣、官匪一家的事,只要沒有發生在自己和家人身上,就跟沒事兒一樣。

偷安的日子 說沒有就沒有了

不過,新冠病毒(中共病毒)來了,給大家上了一課。體會最深的要數這次上海2600萬人封城兩個月,這算得上一個超大型的社會行為試驗。人們突然發現,原本幻想著可以長長久久的在鐮刀斧頭下偷安的日子,說沒有就真的沒有了。對許多人而言,第一次體驗到了沒有自由所帶來的煎熬。

「文革」那個時候「政治掛帥」,人們不敢說話,也不能到處流動,娛樂也就靠幾部樣板戲。要跟那時候比,感覺現在是自由多了。可是,經過新冠防疫這些事兒之後,人們發現這種自由很脆弱。

一個健康碼就能把人折騰得夠嗆。健康碼會隨著疫情的消失而消失嗎?很可能不會,那今後政府控制人就非常精準了。河南多家村鎮銀行的儲戶因為取不出存款,就準備前往省會鄭州維權,結果一覺醒來,成為了紅碼,寸步難行。

西方人談到自由,就是信仰、言論、遊行、集會這些自由。我們中國老百姓覺得這些自由都過於嚴肅,過於高大上,既不現實,也沒有太多必要。我們更著眼於生活便利層面的進步,衣食住行,柴米油鹽,比如坐高鐵,打滴滴,刷朋友圈,叫外賣,假日出遊,用支付寶,逛洗腳城,網絡購物,追電視劇等等。

科技帶來的生活新模式,理論上說並不屬於傳統的「自由」範疇,但是我們中國人會認為這就是一種自由的進步,是無關政治的,是最基本的自由。

這就到了我們要討論的重點。我們中國人把高大上的自由和基本自由的概念弄反了。

什麽是高大上的自由?什麽是基本的自由?

人一生下來,在吃奶之前就會哭;人從小就有感情和想法,需要表達出來;人不是石頭裏蹦出來的,總想知道自己生從何處來、死往何處去、人活著的意義是甚麼。也就是說,人生來就是有精神需求的,這也是為甚麼說人是高級生物。

所以言論、集會、遊行、信仰這些自由才是地地道道的基本自由。在西方社會,生氣了可以集會抗議,高興了可以遊行慶祝,都是民眾自發的,不是政府布置的任務。

相比之下,很多中國人認為,自己可以沒有信仰、言論、集會、遊行這些基本自由,但是,卻擁有了在衣食住行方面享受現代化生活的所謂高級自由。

問題是,沒有基本自由,這些所謂的「高級自由」就是建立在沙灘上的,說沒了就會沒了。新冠疫情就是因為打壓言論自由而起來的,現在的封城、隔離、清零、核酸、健康碼都是沒有言論自由的苦果,把大家享受「科技自由」的權利給剝奪了。可見基本自由多麼重要。

其實,科技帶來的自由,確切的說,是便利,而不是自由,更不是基本自由,因為微信、微博、支付寶、健康碼,既可以讓你時時處處便利自在,也可以讓你時時處處都不便利不自在。政府要取消你的賬號,你束手無策。你能否享受科技成果,政府說了算,你個人說了不算,這是自由嗎?不是,而是老祖宗在《禮記》中說的「嗟來之食」。

好吧,就算我們承認信仰、言論、遊行、集會這些是基本自由,很重要,可是,面對共產黨這麼嚴厲的強權,誰又敢去爭取呢?

其實在中國大陸,有很多人和群體在爭取著自己的基本權利,只是官媒不報導,人們不怎麼知道而已。法輪功學員二十多年來爭取信仰自由的歷程就是一個典型例子。

法輪大法教導人遵循真、善、忍原則做人處世,加上五套平和功法,修心煉身,不僅為廣大民眾帶來袪病健身奇效,同時幫助人們提升精神道德層次,明白生命存在意義;更為紛擾的世界注入一股清流,對淨化人心、安定社會產生鉅大影響力。圖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前,中國各地隨處可見的集體煉功場面。

全社會被綁架參與迫害法輪功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中國興起了氣功熱,打破了思想上的很多禁忌。李洪志大師在一九九二年公開傳出法輪功。法輪功一上來就提出了修煉的概念,以真、善、忍為最高準則,指出了做人的目的就是返本歸真。

要想身體好,首先得做好人。這讓無數人一下子把埋藏在心裏的那種對人生真諦的追求喚醒了。人傳人,心傳心,短短幾年法輪功就在中國弘揚開了。

法輪功大受歡迎,觸動了一個人的妒嫉心,那就是當時的總書記江澤民。

江澤民踩著「六四」的鮮血登上了大位,當「兒皇帝」一直戰戰兢兢,等到一九九七年鄧小平過世,江澤民覺得總算熬到頭了,想要通過一場政治運動來樹立個人權威。那時候,不論官場還是民間都不把江當回事。

江看到有這麼多老百姓對法輪功創始人很尊敬,就妒嫉得不行,就想對法輪功開刀。當時政治局七個常委六個不同意鎮壓,但是江澤民在會議上氣勢洶洶的咆哮,還真的把其他人嚇著了。

二零零一年一月炮製的所謂「天安門自焚」,就是江澤民、羅幹一夥搞出來的,是秦朝大奸趙高「指鹿為馬」的翻版。既能妖魔化法輪功,又能讓人選邊站。很多人一看搞運動了,就沒注意自焚騙局中留著許多當局造假的痕跡。

二零零一年一月江澤民、羅幹一夥炮製的所謂「天安門自焚」,是爲了妖魔化法輪功。不難看出造假的痕跡。

中共鬥地主、打右派有指標,迫害法輪功也有一個指標,就是「轉化率」。讓法輪功學員簽放棄修煉的保證書、悔過書、決裂書。中共把轉化率與執法人員的政績、單位領導的烏紗帽、職工的獎金、孩子上學就業、家屬的升遷等株連掛鉤,搞一票否決,等於把全社會都綁架起來迫害法輪功。

看到法輪功學員因拒絕轉化而遭受酷刑折磨,有人就不理解,覺得寫個不練的保證書,放出來自己在家躲著練,不就好了嗎? 法輪功學員不這麼認為,法輪功修煉的就是真、善、忍,騙別人就是騙自己,說假話就是在否定自己的信仰。

法輪功學員在維護國人的道德根基 您也是受益者

看似簡單的一個煉與不煉,卻是堅守一個「真」字的生死抉擇。而這個「真」,從道德上看就是一個誠信。中國社會的種種問題,不也是因為誠信的缺失嗎?平心而論,法輪功學員維護的,不只是他們的信仰,也是我們中國人的道德根基。

共產黨整起人來沒有底線,迫害的細節我們就不說了。單說法輪功學員爭取信仰自由的外部環境有多惡劣。首先是中國民眾,被共產黨整怕了,一看到揭露共產黨,有人就覺得你是在「搞政治」,然後把你「邊緣化」,甚至站在中共一邊說話,來攻擊你。

國際社會那時也好不到哪裏去。迫害剛開始正趕上經濟全球化,美國忙著幫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接著又發生了911恐怖襲擊事件,美國為首的西方在經濟和反恐上都依賴中共的配合,中共就以此為要挾得寸進尺。

二零零一年中共官員拜會美國國務卿萊斯時,竟然掏出事前準備好的講稿,一口氣把法輪功「聲討」了20分鐘,把萊斯氣得無話可說。所以那幾年對於制止中共的人權迫害,國際社會雖然不斷努力,總體上是表現得力不從心。

就是在這麼艱難的情況下,無數中國大陸和海外的法輪功學員還堅守著他們的信仰自由。法輪功不但沒有被打倒,而且世界上從當初的幾個國家到現在的上百個國家,都有人學煉。而且現在很多人都敬佩法輪功是中共打不倒的一股正義力量。

二十三年反迫害,很多世人都敬佩法輪功是中共打不倒的一股正義力量——世界需要真、善、忍。

中共歷史上要打到誰,不出三天就打倒了。這一次中共失敗了,遇到了信仰真、善、忍的一群人。法輪功爭取的信仰自由,是中國人民享有其他自由的一個保障。

你不跟黨作對,卻不能保證黨不跟你做對。你不關心政治,不關心共產黨,共產黨卻時刻在防著你,隨時可以把你打成敵人。老百姓生來就是要休養生息過日子的,共產黨卻生來就搞謊言控制、暴力剝奪、宣傳洗腦那一套,要說「作對」二字,應該是共產黨跟人的善性作對。

我們不是說大家都像法輪功學員那樣敢於面對中共強權,有一件事是您能做的,就是善待告訴您真相的法輪功學員。幫助他們,也是在幫助您自己。

有一件事是您能做的,就是善待告訴您真相的法輪功學員。幫助他們,也是在幫助您自己。

(原文:「明慧十方」視頻-法輪功反迫害-你也是受益者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7/23/-446666p.html

(本文圖片來源:明慧網)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推開明慧之窗,為心靈充實光明與智慧。

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