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說:紙玫瑰

小小說:紙玫瑰

文/滌凡(明慧之窗記者慈璇編輯)

我只是一個很平凡的女孩,所要求的也不過是一個平凡而安定的生活而已。這種要求過份嗎?不!絕不!可是這個願望卻一直不能實現。值得嗎?我再一次問自己,值得為一個不懂得珍惜妳的人如此低聲下氣、委屈求全嗎?

我的男友阿奇煉法輪功。這沒甚麼不好,我對於這個從沒有過任何意見。我知道這個功法沒有甚麼壞處,也看過一遍《轉法輪》,知道是教人向善、處處事事要求為別人著想的好功法。如果不是一九九九年被禁止,說不定我也開始煉,但,畢竟它被禁止了。

本以為阿奇會停止他的修煉,因為他一向是聽從領導的安排的。在單位裏,不管安排他做甚麼工作,他都毫無怨言,即使是很不公平的事情他也從沒說過甚麼。但,這一次,他不僅沒有放棄,反而一次又一次的上訪,寫材料。當然,也一次又一次的被拘留,提審。若不是他所在的單位一再為他擔保,他早就被判刑了。

作為他的女友,我也被提審過幾次,為了他的事情我不止一次的到處奔波,托熟人、找關係。這一次,為了使他能夠早出來還幫他寫了保證。我自問沒有做錯,我只是希望他早點從監獄裏出來。只是希望他能夠做點表面功夫,在警察面前不要再那麼堅定,說個不煉,哪怕他還在家學他的法、煉他的功,我準定不說甚麼。

但,別說做表面功夫了,今天他知道我替他寫了保證後還和我吵了一架。當然,說吵架也有點誇張,因為從頭到尾都是我在吵,他只是說我不該替他寫保證。不該?我不寫保證他能出來嗎?我憤憤地想。

在吼完心中的不滿後我就摔門而出,連外衣都忘了穿,雖然現在我被這初春的寒風吹得有點哆嗦,但我也不想回去拿外衣。在他沒有放棄法輪功之前我再也不要理他了。我受夠了這種時不時被警察騷擾的日子!

「孩子,拿朵花吧。」一個溫暖的聲音穿透我憤恨的思想。抬起頭,看到一個大約七十多歲的老先生,筆挺的西服、滿頭的銀絲、一臉的正氣,手裏還拿著一大束火紅的玫瑰。對了!今天是情人節,本打算和阿奇在一起度過的,現在──不想他了,再也不要想他了!在心中我再一次告訴自己。

「孩子,拿朵花吧。」見我不說話,老先生再一次開口。「啊?」我吃驚地看著他,原來這老先生是賣花的呀,剛才沒反映過來他說甚麼,看見他抱著這麼一大束玫瑰還以為這老先生思想新潮,也學年輕人追尋浪漫。

「多少錢?」我一邊翻口袋一邊問。即使現在的我並不需要玫瑰,但,我怎麼忍心拒絕這老人。「不要錢。」說著,老人拿出一朵玫瑰遞給我。「不要錢?」我茫然地接過。「這是假的?」拿到手裏的一瞬間,我忍不住自己的驚訝。

「是假的,紙做的,裏面有真相。」老人溫和地說。「真相?」我疑惑地看著手中的玫瑰。真的,那火紅色的紙上布滿了金色的字,最外層花瓣上的字比較大一點。「法、輪、大、法、好」——我沿著花瓣上的字一個個念出聲。

「你是大法弟子?」在我腦海中只有像阿奇這樣的大法弟子才有可能寫這樣的字。誰知老人卻搖搖頭。「不,我不是。我妻子是。」「您居然不反對?」我驚訝極了。我只是阿奇的女友,公安、片警、610辦公室的人還經常光顧我家。而他的妻子是大法弟子,可想而知找他麻煩的人更多,而他居然還幫他妻子的忙?

我只是阿奇的女友,公安、片警、610辦公室的人還經常光顧我家。而他的妻子是大法弟子,可想而知找他麻煩的人更多,而他居然還幫他妻子的忙?(明慧網)

「反對?我為甚麼要反對?」老人看起來比我還驚訝。「是這樣的。」我舔舔嘴唇,有些不好意思地開口。「我的男朋友,他也煉法輪功。本來我們都準備結婚了,但,國家不准煉,而他還堅持要煉,所以──我們的婚事就一直被擱著。」

「經常有人找我們的麻煩,我已被整得很煩。前幾天,他又一次被送進監獄,我找了好多關係,花了5000元又幫他寫了『保證書』才把他保出來,但他居然說我不該幫他寫保證。我要求的不高,我也沒叫他放棄修煉,只是希望他能做一些表面的功夫,我只想有一個安定的生活。」

「妳的男朋友人怎麼樣?」老人靜靜地聽我說完後,開口問。「人?很好呀!」我不假思索地回答。對於這一點我是相當肯定的,我和阿奇已認識多年,這些年中身邊有多少朋友的男友或喜新厭舊、或脾氣暴躁。唯有阿奇不僅對我感情專一,還沒有任何的不良嗜好,對我的父母、對任何人都是那樣的溫和、友善,所有的朋友都說我撿到了寶,要我好好珍惜。

「那麼,他一直被警察找麻煩,是法輪功教他做一個壞人了嗎?」「當然不是!」怎麼說我也看了一遍《轉法輪》,雖說理解不深,也知道是教人向善做好的。「那麼,妳替他寫保證,是保證甚麼?保證不做一個好人嗎?」「嗯?保證、保證不上北京、不發傳單……」我有點語塞。

「他們上北京是為了甚麼?發傳單又是為了甚麼?他們是去鬧事嗎?」「不是,我知道他們是想說明真相,是想讓別人知道他們被冤枉了。但,他們可以等呀,等到時機成熟、等到……」

「唉,」老人嘆了一口氣,「我在文革時曾被打成右派,」老人悠悠地開口「那時候,我是一名大學講師,前一天我還是受學生們尊敬的導師,第二天我就成了『臭老九』,被拉去遊街、被我的學生吐痰。我做錯了甚麼?只不過是把西方國家的一些文學常識講給了學生,我就成了反革命,成了資本主義的尾巴。三不五時的就被自己的學生拉出去批鬥。」

「在那個到處都布滿了白色恐怖的年代,沒有幾個人敢站出來說上一句公道話,包括我自己。所以當時的中國,不僅是我,所有的教師都成了『臭老九』,屈辱地活著。妳讓他們等?等到甚麼時候?如果做好人都要藏著、躲著,妳覺得正常嗎?如果一個人連做好人的權利都沒有,連說真話的權利都沒有,妳想將是個什麼社會?」

說到這兒,老人別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而我則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戰。是呀,如果做好人是錯的,那麼甚麼是對的?如果善良被打壓下去,我們還剩下甚麼?

「妳想有一個安定的生活沒錯,但委曲求全就會有了嗎?做一做表面功夫就會有了嗎?再說安定的生活?甚麼是安定的生活?不就是大多數人都願意做一個好人,也能做一個好人,社會才能穩定,人們才有安定的生活嗎?想想妳的男朋友,能這麼堅定,他也真是不容易啊。」老人語重心長地說完這番話,抱著那一大束紙玫瑰緩緩地走了。

看著老人逐漸遠去的背影,他最後說的話仍縈繞在我腦中。想想我的阿奇,是呀,這些年來多不容易啊!低頭再看看手中的玫瑰,我突然感覺那紅色紙面上的每個字都會發光;一陣輕風吹來,我彷彿也聞到這朵有著真相的紙玫瑰飄出的一股清香,如此淡雅、如此脫俗!

抬起頭,不溫暖但燦爛的陽光正相迎。是呀,今天是情人節!我怎能讓它虛度?

抬起頭,不溫暖但燦爛的陽光正相迎。是呀,今天是情人節!我怎能讓它虛度?(攝影:龔安妮)

(原文:小小說:紙玫瑰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2/2/12/24799.html

(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推開明慧之窗,為心靈充實光明與智慧。

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