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西人伉儷:二十年前天安門請願 記憶猶新

澳洲西人伉儷:二十年前天安門請願 記憶猶新

【明慧之窗記者綜合報導】「當我們走到天安門廣場上的時候,四、五個人都在盯著我們。他們腰帶上掛著手機,很明顯是便衣警察。好像他們很可能馬上就要拘捕我們。」賈洛德・霍爾(Jarrod Hall)回憶起二零零二年三月十日,他與太太艾瑪・霍爾(Emma Hall)到北京天安門廣場為法輪功請願的情景,仍記憶猶新。

賈洛德和艾瑪是澳洲人,家在墨爾本。當年,同是二十三歲、大學剛畢業的他們乘飛機抵達北京,隨後乘出租車直接前往天安門廣場。賈洛德將一個橫幅藏在自己的圍巾中,艾瑪則將另一個藏在外套的領口裏。

賈洛德說,意識到時間緊迫,兩人展開了「法輪大法好,全世界都有人煉法輪功」的條幅,不出所料,警察在幾秒鐘內拘捕了他們。

二零零二年三月,在艾瑪和賈洛德抵達北京的三天前,三月七日,十名澳洲西人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請願,喊出「法輪大法好」的心聲;而在霍爾夫婦到天安門廣場的五天前,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當地時間晚上八時左右,長春市有線電視網八個頻道播出了《法輪大法洪傳世界》、《是自焚還是騙局》等法輪功真相電視片,時間長達五十分鐘,有三十萬用戶、逾百萬觀眾收看了該節目。此電視片使很多民眾知道了法輪功被誣陷和被迫害的真相,在民眾中引起了巨大的震動。

五天內的三個事件,參與的法輪功學員的目地只有一個──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法輪大法好,全世界都知道!」

二十年過去了,這兩位澳洲人如今是在當地頗受歡迎的一家市場營銷公司的老闆,賈洛德是製作影音產品的專家,艾瑪是營銷和商務策劃能手。在日常生活中他們相敬如賓,撫養兒子照顧母親,工作中配合默契。

在忙碌的工作和家庭生活之餘,兩人利用自己的專業技能,一直通過各種途徑向澳洲民眾和可貴的中國人傳播大法福音以及真相。

那麼,是甚麼原因,賈洛德與艾瑪決定去中國北京天安門請願?

緣歸大法

一九九八年五月,十九歲的艾瑪和母親在墨爾本市中心的公園看到不少華人法輪功學員在煉功,母女倆立即就被祥和而又強大的能量場吸引住了。當場學煉了五套功法之後,明顯感到身輕如燕,艾瑪認定這就是她要追尋的,從此艾瑪走入了大法修煉。

二零零零年,賈洛德通過當時還是女朋友的艾瑪接觸到法輪功,從女友修煉後展現的超出實際年齡的沉穩、堅毅和冷靜,讓賈洛德從好奇到也走入了法輪大法的修煉。

賈洛德說:「通過大法修煉,我對人生的意義和自己與這個宇宙的關係有了更深刻的領悟。我變得更加自信,更能體諒他人。我克服了對死亡的恐懼,這種恐懼一直困擾著我整個童年和少年時代。大法的法理也增強了我對是非對錯的辨識能力;我也因此有勇氣做出大膽的人生選擇,而不修煉的我是不可能做出這些選擇的。」

賈洛德和艾瑪在煉法輪功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

衝破恐懼 走上天安門廣場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

就在艾瑪開始修煉一年後,時局突變,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和中共相互利用,操縱整部國家機器瘋狂抹黑、鎮壓法輪功,並誤導國際輿論。艾瑪發現,與她住在一起的幾位房客竟因電視上的誤導性報導而對法輪功產生了誤解。

艾瑪說:「我很吃驚,我向他們解釋說,事實並不是像他們聽到的那樣,法輪功真的是一個很好的功法。」

賈洛德也說:「在得知中共全方位抹黑法輪功並用極端的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之後,我感到非常震驚。我和艾瑪參加了墨爾本市中心以及在郊區和鄉村小城鎮舉行的無數次遊行。在這些活動中,我們展示法輪大法的五套功法,舉橫幅,打腰鼓,分發真相資料,收集反迫害的簽名,並與人們面對面交談。」

不久之後,艾瑪心中萌生了一個想法──去天安門廣場,要讓可貴的中國人明白:法輪大法好、大法洪傳世界。

艾瑪說:「我意識到,這場迫害是中共和江澤民主導的,他們不能代表中國人。中國人是被這些(造謠宣傳)給矇蔽了。」「那個時候,澳大利亞的所有媒體,都在重複著中共對法輪功的抹黑宣傳。這也是我們去那裏的另一個原因。」

賈洛德說:「我覺得這是一次履行正義的機會。」在克服了對死亡的恐懼之後,賈洛德做出了這一大膽的人生選擇。

當年美聯社拍攝的照片,艾瑪和賈洛德當時剛剛抵達天安門廣場。

那時,賈洛德和艾瑪都是大學畢業不久,他們是用結婚禮金買了去北京的機票。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一下飛機,他們就叫了輛出租車直奔天安門廣場。剛一進廣場就發現被數名警察跟蹤,廣場上的警察多得驚人,幾乎跟遊人一樣多。

回憶起當時的場景,賈洛德有遺憾也感到自豪。

「我記得當時,站在天安門廣場上準備打開橫幅的時候,我心裏還是充滿恐懼和懷疑,我幾乎僵住了。但是一想到大陸的同修是冒著失去生命的危險在做這件事情,而我們是外國人,警察不敢把我們怎麼樣。我意識到必須努力像同修們一樣,找回勇氣,否則我將永遠不會原諒自己。」

他說:「很艱難地拉開了橫幅,在數百名遊客的注視下,艾瑪和我一起喊『法輪大法好』,接著就立即被警察拖入附近的麵包車。」

見證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隨後,賈洛德和艾瑪被帶到一個地下停車場,二、三十個警察在那裏。他們檢查了兩人所有的隨身物品。

「這時,我們站起來,用中文唱著《法輪大法好》」,艾瑪回憶說:「他們只是看著我們,一些人則用腳尖打著節拍。我覺得他們很喜歡(這首歌)。」

賈洛德說:「與其說『抓捕』,不如說『綁架』更合適。我們沒有做任何有違中國憲法的事,他們卻將我們綁架到天安門附近的一個警察局關了一夜,期間不許我們跟澳洲使館聯繫。」

「一次,警察一拳打在我的喉嚨上,並把我推到牆上。他們還數次將我推倒在地。他們逼問我一些很可笑的問題,如誰命令我們到北京來的等等。我們隨身帶的三百五十元人民幣和四十五塊澳幣也被他們搶走了。」

艾瑪說,她被粗暴地搜身,警察試圖在她身上找尋所有和法輪功有關的東西。然後,她被關在冷冰冰的監室裏凍了一晚上,她看到監室的牆上血跡斑斑。她聽見別的監室裏有人在高呼「法輪大法好」,想必同一監區還關了其他中國的法輪功學員。

在經歷了十幾個小時的非法審訊和監禁後,艾瑪與賈洛德在三月十二日早上被中共當局遣返回澳洲。

返回澳洲 廣傳真相

賈洛德和艾瑪下飛機後直接到中國領事館前召開了新聞發布會,澳洲十頻道、七頻道、ABC、SBS電視台,以及《時代》報、《澳大利亞人》報、《大紀元時報》等多家新聞媒體到場採訪。

澳洲電視媒體報導賈洛德和愛瑪的北京和平請願事件。

艾瑪說:「我們從北京回到墨爾本的消息在電視上得到了廣泛的報導。我們講述了在中國的經歷以及中國共產黨(CCP)對中國人民進行的種族滅絕式迫害。我們要讓人們明白,法輪大法修煉者有自由修煉的基本權利。」

艾瑪和賈洛德在韓國工作期間,全家參加當地的反迫害活動。艾瑪身後是他們的兒子。

艾瑪說:「江澤民設立610辦公室的目的是為了追捕法輪大法弟子,下達了拘留、酷刑和殺戮的指令。直到幾年後,我們才知道中共在實施國家主導的活體摘取法輪大法修煉者的器官,以牟取暴利。」

希望有朝一日 能回到沒有中共統治的中國

二零二二年七月九日,墨爾本舉行的「七・二零」反迫害集會上,艾瑪和賈洛德回顧了當年的北京之行(本文主圖),艾瑪呼籲:「我只想跟所有人說,請您站起來,去做點甚麼。您可以聯繫您知道的媒體,聯繫您的議員,跟他們說,我們不能就這麼縱容這場對中國人的屠殺。」

賈洛德表示,修煉法輪大法後,「我成為了一個更善良、更忠誠、更負責任的配偶,以及一個更強大、更善良、更善解人意的父親。感謝大法師父的教誨。」

艾瑪希望有朝一日,能夠有機會回到沒有中共統治的中國,好好遊歷一番。

賈洛德說大法修煉讓他成為更負責任的配偶和更善解人意的父親。酷愛旅遊的艾瑪希望有朝一日,能回到沒有中共統治的中國。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8/6/澳洲西人伉儷二十年前到天安門請願-447282.html

(本文圖片來源:明慧網)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推開明慧之窗,為心靈充實光明與智慧。

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