醜小鴨變身白天鵝

醜小鴨變身白天鵝

文/大陸湖南法輪功學員清英 (明慧之窗記者小昆編輯)

我是一個老實的農村女子,一九六二年出生,已經六十歲了。我九歲那年,和大我兩歲的女孩打架,她騎在我身上,把我壓到水田裏,狠狠的把我的頭按到泥水裡,後來是別人把我從泥巴裏扒出來的。從那以後,我的耳朵便開始發炎、流膿血,好大的聲音都聽不見。父母為了治我的耳疾,帶著我四處求醫,花了不少錢,我也吃了不少藥,卻無濟於事。

在我可以上學時,中共推動文化大革命、破四舊、批判中國至聖先師孔子,把打零分當成英雄好漢。我們小孩被迫天天去幹活,種田、種菜、種煙草、燒磚建學校,所以也沒正式上過幾堂課。我的童年就是在煩惱、痛苦、淚水中度過的。

婚後的日子 讓我變成醜小鴨

因為耳聾,一直到我二十六歲那年,父母才幫我找個婆家出嫁了。原本以為嫁了人,日子會好些。哪知我的丈夫是一個與人打架服刑九年後剛出獄的人,他總是在外面吃喝嫖賭,從不顧家。我的丈夫租摩托車賺錢,可是錢從不給我,只給他媽。而我的婆婆又老欺侮我,好像和我有深仇大恨,婆婆也常教唆大伯、丈夫一起打我。

有一次我在床上給孩子餵奶,丈夫一拳重重打在我肚子上,我痛的久久說不出話,肚子腫的像孕婦,去醫院也治不好,後來是我爸爸找草藥用偏方才給我治好了。

而且我的婆家一貧如洗,在我娘家經濟上稍寬裕一些時,還得去周濟婆家。為了維持生計,我背著孩子去菜市場賣菜、賣水果、賣粥賺點錢給家用。因此我嫁到夫家後,就像佣人一樣操勞,重活、累活都是我幹。

可以説,嫁人後,我的日子比婚前還要難過。

由於經濟窘困,孩子從小都是穿別人給的破舊衣服長大的,鄰里間同齡的孩童都叫我兒子「叫花子」。我的兩個孩子沒錢讀書,我也得去借錢。鄰里親朋有的看不起我家、有的欺負我們。每次的鄙視都讓我無地自容,每次的嘲弄都在我心上的傷口灑鹽,我的心在淌血,我整天泡在痛苦中。

有一次,我再也受不了這種日子了,於是我離家出走,去了廣州打工,後來我因為捨不得孩子,擔心孩子沒人照顧,就又回家了。可是我還是想不開,我覺得走投無路,想去尋死。當我走到河邊,又想起年幼的孩子,於是我又邁著沉重的腳步回家了。

我每天吃不好、睡不好,年紀輕輕,臉色灰暗,人有氣無力,別人說我像個老太婆。我怨生活不公,為了排解、抵抗苦難,我學會了咒罵,我的心中充滿了怨恨,我經常恨的咬牙切齒。就這樣,我不僅耳聾,我的內心也逐漸的變得陰暗而惡毒,我從外到內徹底的變成了一個醜小鴨。

一夜之間 身體像羽毛般輕飄飄的

就在我人生最黑暗時,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去了市教育局會議廳看法輪大法李老師的講法錄像,非常不可思議的神奇事情在那時發生了 ,在我看講法錄像時,我整個身體像羽毛一樣,輕飄飄的,身體好像空空的,甚麼都沒有,這種感覺美妙極了。我感覺到自己身上甚麼病痛都沒有了,我的耳朵再也不痛不流膿血,我聽得見聲音了,這個奇蹟,讓我內心喜悅,無以言表。那是一九九八年,當時我三十六歲。

韓國首爾的法輪功學習班上,播放李洪志先生的講法錄像。(明慧網)

原來這是法輪功李洪志師父在淨化我的身體。我立即開始修煉法輪功,而隨著我的修煉,大法也淨化了我的心靈,我心中怨恨的堅冰融化了,我的心漸漸充滿了陽光,臉上有了久違的笑容。我漸漸明白了自己人生苦難的因緣,我似乎不再怨恨、而更能勇敢地面對種種的苦難。我的身體也逐漸在變化,我從黑色的陰暗逐漸淨化成白色而善良。

奇妙的是,當我放下心中的不平之後,我原本艱難的生活處境也開始轉變了……

由於我們居住的這個村在城市郊區,在我修煉法輪功後不久,我們村就被劃為城鎮,土地價格一路飆升。生產隊要分土地,大家為了爭地都吵的不可開交。丈夫是個好玩的人,家裏啥事也不管,自然也就不管這事。我家生計很困窘,是很迫切需要分到土地來改善生活的。但是法輪功師父說:「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1] 我是修煉人,我要依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所以我沒有去爭。

那天下午,為了分兩塊土地,大家爭得臉紅脖子粗的。第二天早上,隊裏卻來了人,他對我說:「這兩塊地就歸你家了。」我聽到這個結果,非常意外,憑我家的人脈,是搶都搶不來的,本來絕對分不到的兩塊地,卻莫名的就分給了我們。

我和丈夫東拼西湊弄點錢把這兩塊地建成套房全部出售了,賺了三十多萬。從此我家經濟有了點起色,這也使我家徹底擺脫了往日的那種窘困。

然而,我的丈夫只知吃喝玩樂,啥也不管,從沒見他賺錢回家,還四處欠債。我的女兒沒有工作,兒子不僅沒工作還向我要錢,後來家裏只剩下十多萬元錢了。

但是,因為我家位於市場邊繁華地帶,我家周圍的房子和土地都已經改建成高樓了。只有我家住的還是兩間改造的簡陋土房,屋頂還漏水。由於住房地勢低,周圍污水都流到我家門口,臭氣難聞,進出不便。迫於形勢,我家房子極需要改建。但說要改造房子建樓,對我們家簡直是天方夜譚,是我都不敢想的事情。

但是這件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後來卻出現了轉機。

不敢想的事情 實現了

因為我家右邊是塊空地,還有幾個豬欄。經過幾番協商,這些地主們同意高價把地出售給我家去建房,這些土地總共三百多平方米的地基,如果每層建三個套房,共建十五層,也算是一個小工程了。於是我和丈夫通過親戚關係貸款二十萬,利息二分,後來兄妹又湊了二十萬,我們開始建房了。

我是一個沒甚麼文化的農村婦女,但建房這麼大的事,我又沒辦法指望丈夫、孩子,主角、配角都得自己當。丈夫、孩子都是洗手吃飯,家裏的大小事都得我管,甚至沒人肯幫我洗一個碗,幾十年如一日,我就是一個忙碌的佣人,走路都要小跑。要不是修大法了,我很難對於自己這樣的處境處之泰然。

於是我跑市場選建材、建房結構、質量監督、請師傅、簽合同,我都安排得井井有條。這結果連我自己都有點意外,在處理建房的事情上,我似乎變得更有能力與智慧了。

可是只建了幾層樓,我們就沒錢繼續蓋了。因為這樣一個工程,光建房就要幾百萬。

沒錢繼續蓋了,怎麼辦才好?我心想:如果工程停擺,那些貸款怎麼辦呢?這可是大事啊!家人原本商議,要把房交給有錢的老闆接著建,但是我堅決不同意,因為我知道,我們家以後的生活就指望建這幢房賺些錢了。

然而畢竟已經是蓋房子蓋到沒錢了,但是我的內心依然鎮定,因為大法師父說修煉人要順其自然,我一如往常每天煉功、學法,在這個大法蒙冤、民眾被謊言蒙蔽的時代,再忙我也擠出時間去跟民眾講真相,我依照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

在這個大法蒙冤、民眾被謊言蒙蔽的時代,再忙我也擠出時間去跟民眾講真相。(明慧網)

沒想到,這時有人來訂房了,有了他們的預付款,我又可以繼續蓋了。就這樣非常巧妙的,這棟樓建了兩層沒錢了,就又有人來買房又先付錢了。就這樣一直到十五層樓主體完工,我們一直都沒欠錢,還剩了幾十萬供裝修以及我們生活用,真是太神奇了。

記得那時我堅持不把這棟樓交給建商蓋時,家人曾質疑說:「沒錢了,你師父會借給你錢嗎?」那時我可沒想到事情會是這樣的巧妙安排!

但我蓋這棟樓的幸運還不只如此。建房要潑水,夏天的天氣像把火,到哪去抽水啊?就在樓層拆木後,樓面極需要潑水時,在我正發愁時,就及時的下了一場大雨,正好給樓面的水池裏灌滿了水。這對我來講,猶如乾旱逢甘霖。就這樣每一個樓層拆木後,都下了及時雨,都及時給這一層樓面灌滿了水,共十五個樓層,每層都是如此。這麼多次的幸運,沒人會說是偶然!

一般工程建房在升降機的頂端都是掛中共紅旗,我在十五層升降機的頂端上掛的卻是「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橫幅。工人們和其他人都對我說:「是你師父幫了妳,修大法有福份。」

對於建房的工人,我也是以一個法輪功修煉者必須遵循的真、善、忍的態度對待,在生活上給予他們極大的照顧,額外給他們送水、送吃的。他們都很感動,整個建房過程中一帆風順,人人平安。

結語

修煉前,我是一個病怏怏、心力交瘁的醜小鴨;修大法後,我的精神面目煥然一新,心靈得到了淨化。以前我家經濟拮据,住的是兩間簡陋、會漏水的土房。現在,我家竟然會住上這麼大的高樓。我在大法的沐浴下,變成了一隻善良的、展翅飛翔的白天鵝。

註:

[1] 李洪志先生著作,《轉法輪》

(原文: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2/17/簡陋土房變高樓-436492.html

(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

【廣播專區】明慧故事:醜小鴨變白天鵝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推開明慧之窗,為心靈充實光明與智慧。

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