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娃娃」患者神奇痊癒的經歷

「玻璃娃娃」患者神奇痊癒的經歷

文/中國法輪功學員欣靈(明慧之窗記者張慕華編輯)

成骨不全症是一種主要影響骨骼的遺傳性疾病,嚴重者在遭受輕微碰撞的情況下就會造成嚴重的骨折。我從小就是這樣一個一碰就碎的「玻璃娃娃」。即便是嚴加保護,小心謹慎,每年都會被骨折找上門,有時甚至一年發生三次骨折,那痛苦的滋味是常人無法體會的。

目前醫學界對這種病症束手無策,唯有盡量避免發生骨折,發生骨折後用止痛藥、物理治療、支架等減輕骨折痛苦、加速骨骼痊癒。

尋醫無路之下,母親帶著我練氣功,想試試氣功,看能不能治好我的病。以前我很討厭氣功,因為曾看見過有人練了假氣功之後變得瘋瘋顛顛的,覺得氣功都是假的。練來練去,我的病也沒有任何起色。

一、曾祖預言 家人得法

一九九六年的一天,外婆經人介紹,開始修煉法輪功。那時我剛上小學二年級,看見外婆煉功,調皮的我也忍不住想練著玩玩。外婆卻說;「你是練別的功的。」把我趕走了。不知道為甚麼,那天晚上睡覺時,我滿腦子都是外婆煉功的動作。

一年以後,我的舅舅也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他對我的母親說:「姐,咱們的外公是一位修道人。你記得他曾經說過咱們會遇到一位姓李的法王傳法嗎?」母親說:「記得,他還說我們會跟姓李的法王修煉。」望著《轉法輪》書裏李洪志老師的照片,我的母親也走上了大法的修煉之路,我也隨著母親開始煉功。

但是小時侯的我非常貪玩,總是偷懶,母親只要不在家,我就在家看電視。母親一回來,我馬上拿著大法書裝樣子讀。除了骨折的時候我會乖乖的看書外,其它的時候我根本不讀大法書籍,修煉得不用心也不紮實。所以,1999年中共政府開始非法鎮壓法輪功以後,我就停止了修煉。

二、重修大法 心燈復明

轉眼四年過去了,在我上初二的下半學期,父親去世了。失去父親對我來說是一個沈重的打擊。此後,每晚我都睡不著。折騰了半年多的時間,身體終於撐不下去了。

我得了一場重感冒,到小門診醫院去打針,又激發了藥物過敏,後來只能轉到大醫院去看病。治了很久,仍不見好。母親百般勸説我重新修煉,但我逆反心理很強,不聽她勸説。母親只好將《轉法輪》放在我的床頭邊。

晚上,我睡不著時,我終於翻開《轉法輪》這本寶書。看了一到兩個小時後才睡下。第二天,我起床後發現自己精神抖擻,充滿活力,因過敏引發的紅疹原本奇癢無比,現在也不癢了。這簡直是個奇蹟!我切實體會到法輪大法的神奇,重新開始修煉。

轉眼到了初三結束,重要的升高中考試來臨。能不能考上好的高中對將來能否考上好大學至關重要,我和周邊的同學都感到巨大的壓力。但每當我抱著大法書看書時,一切的壓力都煙消雲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幸福感。

因爲經常生病,我很少能去學校上課,落下很多課,家裏人都擔心我考不上高中。但神奇的是,我的中考非常順利並考上了高中。我知道這是大法賜予了我智慧。連我的班主任都說:「欣靈,我知道你盡力了,以前我生怕你考不上,可我沒想到你考得還挺好的。」是啊,在我家人看來這也是天大喜訊。

重修大法讓我心燈復明,也點燃了我幸福的希望。

三、心靈震撼 告訴更多人真相

二零零三年我剛上高一,一位同修來我家給我們送來李洪志師父在明慧網上發表的經文和有關大法學員遭受迫害的真相資料。大法學員在酷刑迫害下對修煉大法的堅定正念令我震撼,我下決心要讓更多的人知道迫害真相,想用家裏的印表機列印真相資料。

我對母親說:「我要做資料,我已經找到了明慧網。」母親說:「你要做資料,你不怕挨抓嗎?你得做好心裏準備,我倒沒甚麼,只是你還小,難道你沒看到你舅上訪時,所面對的壓力嗎?」我說:「怕,可是我是大法弟子,我不能看著別人遭受迫害不管,而且師父也說過正念正行,沒人敢動我的。」沒過多久,母親終於同意了。

法輪功學員製作真相資料。(明慧網)

於是,我們買了刻錄機和過塑機。我忙裏忙外地採購器材。鄰居看到我覺得很奇怪,都對我說:「你不是有骨脆症、腿腳不便嗎?現在怎麽健步如飛呀!」

連公交車司機都覺得奇怪,司機眼看著我手裏拎著過塑機,如同正常人一樣腿腳靈活地上下車,但我出示的乘車證卻是殘疾人免費乘車證,對我是否真的是殘疾人表示懷疑。

我也想告訴學校的同學和老師有關大法的真相,但我心裏一直害怕,如果我講出我是法輪功學員的話,同學和老師會不會遠離我。可是我不說的話,誰來告訴他們真相呢?

一天放學了,我和我同學同坐一輛車。在車上,我告訴她我是煉法輪功的。她當時吃了一驚,說:「在小學時,你不是說你不煉了嗎?怎麼你現在又煉起來了。」我本來還是心裏很慌的,這一說出來心也不那麼難受了。

我說:「你知道你媽單位裏的莫奶奶嗎?她是被警察活活的折磨致死的。」她說:「別人都說她是去北京鬧事,被人抓了後放回來,煉法輪功煉死的。」我說:「你知道嗎?當時和她去北京的還有一個人,就是我舅舅,他們在牢裏遭到警察的毒打,還聽到那些警察利用不是煉法輪功的人在記者面前大哭大鬧。謊稱是煉法輪功煉的。」我的聲音很大,車上的很多人都聽見了我的話。最後到站了,我也安然下車了。

在政治課上,有對大法誣蔑的內容,當政治老師說法輪功怎麼怎麼不好的時候,我說:「老師,不是這樣的,法輪功已經傳揚了世界,有60多個國家,電視報導的是假的。」

政治老師一楞,忙說:「我們先不講這個,講別的,等我上完課,我再和你說。」等上完課了,還剩一點時間,我就繼續和老師對話,告訴她和同學更多關於法輪功的真實情況。最後老師不再講污衊法輪功的話,走出了教室。

下課後,同學問我:「你是煉法輪功的嗎?」我說:「是,我從小就患有先天性脆骨症,每年都至少會骨折一次,多的有三次。你還記得上次我從樓上摔下來,把你們都嚇得尖叫起來嗎?可我卻沒事。要是在以前,我還沒摔倒呢,就骨折了。和我一起長大的同學都知道我的事。」

四、親朋好友受益 大法展神奇

母親的一位朋友想瞭解法輪大法,我和母親連夜將《轉法輪》列印裝訂好送給她。母親的朋友平時有乾咳的毛病,咳嗽起來睡不好覺,只有看了《轉法輪》,她才能安然入睡。

她告訴我們:「我的母親原來全身是病,眼睛也看不見了,保姆又被她氣走了。自從學了大法後,我的母親的病漸漸的好了,保姆也回來了,我真的相信了大法。」

去年,我堂哥在我家住了一段時間,期間他需要天天上網。當我們向他講述關於法輪大法的真相情況時,他不信。後來幾天,他突然怎麽也上不了網。過了幾天,我們告訴他默念「法輪大法好」就可以上網了。他試了試,真的一下子就能上網了。不由得讓他相信大法的神奇。

去年,舅舅結婚,舅母不久就懷孕了。舅母讀了轉法輪,覺得很好。當她快生產時,我的母親送給她一張寫著法輪大法好的護身符。舅母是一位高齡產婦,可她生產非常順利。生下的小寶寶也很聰明,當寶寶一看到《轉法輪》時就興奮不已,還對大法書呀呀說話呢!

五、夢中仙女貼橫幅 昔日玻璃娃娃健步如飛

警察對我和母親進行了嚴密的監視,並四處造謠說我們「走火入魔」,被欺騙的親人開始阻攔我和母親繼續修煉。

外婆也反對了起來。因為她怕我們被抓,怕有性命之憂,怕我的前程因此被毀。我說:「要是沒有大法,我老早就像曹西(我小學同學)死了,或者像我還沒修大法之前,天天躺在床上不能行走。」母親說:「媽,當時我生下她時,醫生就已經給她判了死刑了。說她養不過12歲必會死。媽,你難道希望她永遠躺在床上?」

我們知道警察在跟蹤我們後,就不再和其他同修聯繫,也告訴他們別給我們打電話。警察趁我們不在家的時候闖進我家設置了竊聽器和監視器,我們本來並不知道,但當我們發出清理一切邪惡的正念時,只聽到砰的一聲,接著聽到警察的聲音說:「設備短路了。」我和母親大聲說,「這是大法的能量場所起的作用。」

一次,我和母親步行去同修家,去同修家裏有一段很長的路,一個便衣警察看到了我,叫我的名字。我心中並沒有害怕,腳步不停,走得飛快。那人可能是不相信我能走那麽快,以爲自己看錯了人就停止了追蹤。

學校放暑假了,正好有很多時間。我和母親還有懷孕的姐姐製作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天滅中共、退黨自保」的橫幅。7月22日凌晨3點,我和母親出去張貼。

為了不吵醒姐姐、不讓那些盯梢我們的人知道,我們輕手輕腳的出去了,沒人看到我們。到凌晨4點50分左右,我們才坐車回家。5點的時候回到家,可是由於走得太久,兩隻腳都僵硬了。

我說:「媽媽,你知道嗎?我那天做夢,我夢見有兩個仙女手拉著手,穿著白衣服從我們今天去的地方飛過。所以,我就覺得怎麼和我們今天去的地方一樣呢。」,母親說:「那兩個仙女不就是我和你嗎?今天我們穿著一身白。還走的很快呢!不像飛一樣嗎?」

二十多年來,中國地區的法輪功學員不顧自身安危,向世人揭露迫害、講清真相,願更多人遠離中共謊言的毒害,不要仇視甚至參與迫害佛法修煉人。 (法輪功學員畫作)

(原文:脆骨病小患者的不幸和幸運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5/8/1/107485.html

(本文主圖來源:明慧網)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推開明慧之窗,為心靈充實光明與智慧。

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