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在逆境中找到真正的信仰

他們在逆境中找到真正的信仰

文/守正(明慧之窗記者心篤改寫)

人們總喜歡追問:自己從哪裡來又將到哪裡去?世界是怎麼產生的,它為什麼會這個樣子?很多小孩都會這樣問:媽媽,我是怎麼來到這個世界上呀?這些都是人生的終極話題,很難回答。但有很多人後來在正教信仰中找到了自己的答案,包括充斥無神論的中國大陸。

「信仰」,即信奉仰慕之意,又稱作「仰信」。此名詞出自梵語sraddha,主要用在宗教範疇。

東西方對「信仰」的詮釋

在東方,信仰一詞最早出現於佛教典籍《華嚴經》,「一切仙人殊勝行,人天等類同信仰,如是難行苦行法,菩薩隨應悉能作。」即「對佛、法、僧三寶不疑而欽仰之」,也就是對佛、法、僧三寶的堅信和崇敬。

在西方,信仰一詞常被學界認為是指人對超自然事物(如上帝、神)完全信任、完全依賴的狀態,此名詞常常出現在討論宗教問題的時候。

歐洲中世紀經院派哲學家和神學家聖多馬斯・阿奎那(St. Thomas Auinas,公元1225-1274年)認為,信仰的產生是上帝的神恩作用在人的心靈上,使人可以用意志去指揮知性;透過行動,自願地去接受上帝所揭露的真理。

近代實用主義哲學家威廉・詹姆斯(William James ,公元1842-1910)也認為,信仰是人類意志驅動的結果,由於意志的作用,使得人可以通過行動來了解事實。人必須先有了信仰,肯定信仰對象的存在之後,就有了對信仰對象的認識,所以信仰是知識來源的一種。

正如早期神學家聖・奧古斯丁(Saint Augustine ,公元354-430年)所說的:「信仰是去相信我們所從未看見的,而這種信仰的回報,是看見我們相信的。」這和科學知識不同,科學知識的產生,是人認識已存在的客觀事物的結果,人不需先運用意志力去肯定外在事物的存在。

中華傳統信仰對世界的影響

上面兩種信仰都是屬於宗教信仰,目的是追求出世間的幸福,如何在短短的幾十年人生歷程裏活得精彩而有意義,是對超越於人類能力的生命(如上帝、神)的仰望。兩千多年前,在東西方同時出現了很多的精神導師以及他們的學說。

中華傳統信仰中有不少百家爭鳴的學說,如老子的「無為而治」、孔子的「儒家精神」、墨子的「兼愛、非攻」等等,都給古代的士子們提供了精神依託的多種選擇,讓人生不再迷茫,讓想成為君子的人有了目標和行為規範的準則,同時也起到了約束人性負的一面肆意增長的作用。

古代中國在天人合一的傳統信仰影響下,出現了老子、孔子為代表的東方傳統信仰體系。這些傳統信仰不僅根植於中國,而且走向了世界。

一九八七年《紐約時報》評選古今十大作家時,中國作家老子名列榜首。一部五千言的《道德經》穿越數千年,仍在影響著人類的思維和認知。早在十六世紀,老子的《道德經》就已傳入德國且影響力甚為深遠,一八七零年第一個德文譯本出現後,現在《道德經》的德文譯本多達102種,研究老子思想的專著也高達700多種。

中華傳統信仰中有不少學說,讓人生不再迷茫,讓想成為君子的人有了目標和行為規範的準則。(《孔子見老子圖》 公有領域)

二戰前的德國,每四個德國家庭就有一本《道德經》,哲學大師黑格爾(Hegel,公園1770-1831年)所尊崇的哲學家竟然是老子。

德國哲學家萊布尼茲(德語:Gottfried Wilhelm (von) Leibniz,公元1466-1716年),根據伏羲黃老的陰陽學說,從中領悟了二進位進位規律,提出了二進位思想。他第一次看到中國《河圖洛書》拉丁文譯本後,驚呼「這是一個宇宙最高的奧秘」,當即給太極陰陽八卦起了一個西洋名字「辯證法」。有此一說,以老子為代表的伏羲黃老學說,才是真正的辯證法之父。

幾百年來,《道德經》的西文譯本總數近500種,涉及17種歐洲文字。在譯成外國文字的世界文化名著發行量上,《聖經》排第一,《道德經》高居第二,由此可見老子及其思想在西方受歡迎的程度。

多數人從信仰中找到人生的答案

人生三大重要課題「我是誰?我從哪裏來?我要到哪裏去?」最早是由古希臘偉大的思想家、哲學家柏拉圖提出的。從古到今,從西方到東方,所有哲人、思者,不管是在世間層面,還是在宗教層面,都沒有一刻停止過思考和探索人生的終極目的是什麼。

進入宗教體系的人,在正教中找到了自己的答案,「我從宇宙中來,今生的我是往世業力、福報的對映體,我要超脫人的輪迴苦海,回歸彼岸的永恆幸福世界。」

在不同的正教體系裏,雖然信徒們遵循著不同的法理和教義,但只要是正教,就會給予人世中的追隨者一個明確的答案和目標,也同時約束了他們的行為,讓他們修心向善,從而使他們對於給予精神依托的教義,產生了虔誠的信和敬。

從二零一八年國際上公布的全球宗教信仰人數排行榜,可以看到信仰基督教的人數約23億,佔世界人口的32%; 信仰佛教人數約4億,佔總人口的7%;儒家思想信仰人數約700萬。

到二零二二年,全球宗教人口的增長速度超過無神論者,全球無神論者只佔了12億,而超過80%的人口都是有信仰的,其中基督教、佛教、猶太教、中華傳統信仰等幾大正教的人口比例佔有率高達近50%。越來越多的人們從信仰中找到了人生的答案。

而數據顯示中國的宗教信仰人數比例只佔7%,在全球排名中列居最後。

當下很多中國人的所謂「信仰」

德國著名哲學家亞瑟・叔本華(Arthur Schopenhauer,公元1788-1860年) 曾說:「生命是一團慾望,慾望不能滿足便痛苦,滿足便無聊,人生就在痛苦和無聊之間搖擺。」在信仰缺失的國度裏,這段話就成為了最應景的寫照。

擺脫痛苦、尋求所謂的幸福就成了當下很多中國人的所謂「信仰」,什麼能帶來及時的幸福就「信仰」什麼,學識、科學、金錢、高官、美色等等不一而足。而這個所謂的即時的、現實的「信仰」隨時在改變,什麼能滿足私慾就立刻「信仰」什麼,這種基於無神論的及時行樂的信念追求,不在我們描述的信仰範疇之列。

真正的信仰

上面提到的基於有神論的信仰,不管哪一種,基點都是要與人為善,追求永恆的解脫。在93%的人口都不信神的中國大陸,確切有這樣一群人,他們信仰神佛、是真、善、忍的信奉者和踐行者,要求自己修出「無私無我、先他後我」,沒有如何讓自己超脫輪迴生死的盤算。

這個信仰群體的人們散落在各個階層、各個行業,他們不管身在何處、何種社會角色,都力求時時事事用真、善、忍對照自己的一思一念,處處成為人間道德的楷模。

法輪大法修煉者是真、善、忍的信奉者和踐行者,要求自己修出「無私無我、先他後我」。(明慧網)

很多先知、聖者或特異功能者都告訴人們:人類的歷史是一茬一茬、循環往復的,每次大劫難來臨時,都是人類極其敗壞的時候。如今新冠病毒(武漢肺炎/中共病毒)蔓延全球,並且迅速變種,這是不是在拷問著人們尚存的良知?是不是看人們在正與邪、善與惡中選擇甚麼?是不是人們選擇生與死、存與亡的生命大考?

這個信仰真、善、忍的群體更令人敬佩的是,他們放下個人生死,放下追求優厚的工作、舒適的家庭生活、尊貴的社會地位,從鄉村到城市,苦口婆心地告訴著人們法輪大法的真相,傳播著大劫難來臨時救命的真言、逃離的良方。

信仰是一種偉大的力量,法國哲學家安托尼・庫爾 (法語:Antoine Augustin Cournot,公元1801-1877年)說:「信仰的力量能夠激發一顆靈魂的高貴與偉大。只有虔誠,在最危險的情形下能夠支撐我們;在最嚴重的困難面前,也是虔誠能幫助我們獲得勝利。」

法輪大法修煉者們就是基於這種信仰的力量,沒有任何與私有關的名利情的獲取,只有為眾生謀幸福的慈悲。這才堪稱為信仰,真正的信仰!

明慧網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9/13/【徵文選登】也談信仰-449512.html

(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推開明慧之窗,為心靈充實光明與智慧。

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