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阿城區七位教師遭冤獄迫害

哈爾濱阿城區七位教師遭冤獄迫害

文/明慧網通訊員(明慧之窗記者金弘怡編輯)

哈爾濱阿城區(原阿城市(縣))是中華歷史上的金源古都,女真族的發源地。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李洪志先生在長春把法輪大法傳出,金源故里的人們也聽聞到了佛法,許多人有幸參加了延邊、哈爾濱等地的講法班。

自此,成千上萬的工人、農民、教師、商人、公務員等各行各業的人們,如洪流般匯入到法輪大法修煉中來,心靈深處有了光明;身患多種疾病的人們、甚至癱瘓在床的老人,從此恢復了健康的身心,整個社會的道德精神呈現欣欣向榮的美好景象。

可是,前中共黨魁江澤民在九九年七月,利用手中的權力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金源故里的善良人們遭殘酷打壓,教育系統更是首當其衝。本文簡要報導阿城地區教師法輪功學員,遭受的冤獄和經濟迫害。

(一)法輪功學員孫豔芳:女,五十多歲,哈爾濱阿城區新華鎮中學教師。

一九九九年迫害發生前,孫豔芳就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二零零零年,孫豔芳被新華鎮派出所罰款勒索五千元,並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臘月二十五,孫豔芳被釋放回家七天,新華教育辦主任紀紅旗就給她去電話,問還煉不煉法輪功了,因她不放棄信仰,說句真話「煉」,紀紅旗夥同派出所所長高文峰,閆姓民警就再次將她綁架關押,送洗腦班迫害。後來,孫豔芳被非法勞教一年。直到二零零二年五月九日才被釋放回家。

回來後,新華鎮教育辦、中學遲遲不給恢復工作,工資也沒有全額發放。經多次上訪,直到二零零五年三月份,單位才同意她回學校上班,但不讓登講台教課,原本是優秀的數學老師,卻被分到門衛工作。

重新回到學校的孫豔芳,深感單位同事和學生不了解法輪功真相,就利用各種機會對老師和同學講,但由於受中共媒體的謊言報導毒害,有的老師學生不明真相就舉報她。

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三日,單位教師同事告訴校長說:孫豔芳又談論受迫害情況了,校長上報教育辦主任紀紅旗,紀紅旗夥同阿城公安局610辦(中共專為迫害法輪功成立的非法組織)的不法人員,在學校綁架了孫豔芳。

610又稱「610辦公室」,是1999年6月江澤民一夥為了鎮壓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黨務機構,因其被賦予的地位、職能及在迫害法輪功中所犯下的血腥罪行,被國際社會認為堪稱「中國的蓋世太保」。(圖片來源:明慧網)

孫豔芳被非法關押在阿城市第二看守所,遭受非人對待,她開始絕食反迫害,第十一天,她絕食中昏迷不醒,被送阿城醫院搶救,後被放回家。

二零零六年九月,孫豔芳工資被停發,她兩次去阿城610辦申訴工資被學校扣發,第二次被610辦頭目王曉光及警察等人綁架,非法把她刑事拘留,關在阿城第一看守所。孫豔芳遭受戴手銬子和腳鐐子等等酷刑。她開始絕食,阿城市醫院派出醫護人員及監醫野蠻給孫豔芳灌食。

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一日,阿城法院對孫豔芳第二次庭審迫害。大約上午九點多,警察強行把孫豔芳從看守所架到阿城法院門口,孫豔芳當庭為自己做無罪辯護,直接告訴法官、公訴人修煉法輪大法沒有罪,按著「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不應該被抓、被判刑。

孫豔芳還當庭揭露新華教育辦受阿城610指使,違法停止自己的工作,停發工資,為爭取合法權益,自己要求恢復工作工資,何罪之有?為何被非法綁架?非法庭審無法正常進行,草草收場。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孫豔芳接到了阿城法院的非法判決書,遭到非法判刑三年,孫豔芳不服判決,後被投入黑龍江女子監獄遭三年冤獄迫害。此後又被單位、新華教育辦、阿城教委聯合開除公職工作,黑暗中無處申冤。

(二)法輪功學員孫桂芳:女,六十八歲;阿城區玉泉鎮玉泉三中教師。

孫桂芳老伴去世早,家庭負擔都落在她的身上,她心力交瘁,患上了心肌炎、肝炎等多種疾病,一九九四年以後,她走路都非常困難,到處求醫問藥,想盡辦法,也練了很多氣功,疾病都沒有得到根治。

一九九六年,就在她住院治療心臟病期間,聽人說法輪功治病有奇效,出院後找到了一名法輪功學員,開始修煉法輪功,很快她疾病全消,感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快樂,彷彿回到了美好的年青時代。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不久,孫桂芳因修煉法輪功被學校及學校上級降兩級工資。學校領導又逼迫她寫不煉功保證,不寫就不准回家,孫桂芳不寫,學校領導就非法拘禁她三個多小時才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五月,孫桂芳上阿城公安局為法輪功說公道話,告訴他們法輪功並不像電視媒體上報導的那樣。接待人員記了她的名字和單位,回到家就接到學校校長蘭雙印打來的電話,威脅她說:妳違法了,公安局要拘留妳。

蘭雙印夥同玉泉公安分局的魯超彬,將孫桂芳綁架到阿城第二看守所,之後又轉到第一看守所,非法關押她九十五天,才將她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月,孫老師踏上上北京和平上訪的旅程,結果被非法抓捕,在阿城第二和第一看守所遭非法關押三十五天放回。回來後學校領導讓她幹打掃衛生活,她拒絕了這種變相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除夕前兩天,玉泉鎮公安分局包片警察把當地法輪功學員都綁架到派出所,然後移到阿城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後來又將非法轉到紡織學校洗腦班關押四個多月,隨後直接將這裏的大部份法輪功學員非法勞教,男的轉到哈爾濱長林子勞教所,女的轉到萬家勞教所。

孫桂芳在萬家勞教所被非法勞教一年,多次被管教王敏和田小雲毆打,罰站,臉被打得紅腫,肩膀、肋骨等多處受傷,身上青一塊紫一塊。二零零二年四月,孫桂芳勞教期滿回到家中。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孫桂芳的家被玉泉公安分局多名警察非法闖入,當時她不在家,但任忠德和武彥春兩位學員在她家,警察將倆人綁架,之後遭非法判刑,被投入到大慶監獄迫害。

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四日晚,玉泉公安分局警察又闖入孫桂芳家,非法綁架了她,電腦被搶走,四千多元私人物品被拉走,將她非法關押在哈爾濱第二看守所(鴨子圈)六個月後,非法判刑兩年。玉泉教育辦主任和阿城區教育局局長、書記等人非法將孫桂芳開除教師公職,停發工資,使她失去了生活保障。

她被關押在黑龍江女子監獄,遭受了兩年冤獄的殘酷迫害,強迫勞動,常常被毆打。二零一零年一月,她才回到家中,自己應有的工資待遇已被截斷,現在的孫桂芳生活沒有保障,只能靠兒子在外打工養活自己。

哈爾濱市第二看守所(鴨子圈看守所)。哈爾濱市的女大法弟子在被非法勞教或非法判刑前大多與其他女刑事犯關押在二所。(圖片來源:明慧網)

(三)法輪功學員朱玉梅:女,五十九歲,阿城六中教師。

朱玉梅在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多次被評為優秀教師,與眾多修煉者不同的是:她不是為了祛病健身,而是被大法的真、善、忍深奧法理所折服吸引,從而走入大法修煉中來,對真善忍的信仰很堅定。

二零零八年七月夏季的一個晚上,朱玉梅在阿城交界鎮鋼鐵廠發法輪大法真相資料時,被交界鎮派出所不法警察在住戶平房小區內堵截,被非法綁架關押。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阿城區法院非法對朱玉梅、王坤二位法輪功學員開庭審理,家屬請來北京了公道律師事務所韓律師,韓律師依照法律為法輪功學員朱玉梅做了無罪辯護。

朱玉梅針對非法關押、庭審迫害,當庭陳述自己修煉法輪大法,向世人講法輪功真相無罪。

法院經過核實,認為證據不足存在問題,退回檢察院。公安局國保大隊隊長陳玉好又繼續編造一些假證據,湊材料,做偽證,又找交界派出所所長李洪德補充所謂的證據,李洪德明明知道是黑材料,假證據,卻昧著良心蓋了章。檢察院對編湊上來的材料沒有認真核實,把卷宗又遞交到了阿城法院。

二零零九年三月九日中午十二點,阿城區法院韓洋,檢察院邵明輝等人員,在哈爾濱道裏區法院,對朱玉梅、王坤兩位大法弟子二次非法庭審。

面對非法庭審迫害,朱玉梅再次陳述自己煉功多年,在大法中身心受益,思想精神境界不斷昇華,在自己的工作單位阿城六中的工作中,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名合格的教師,教育引導學生做一個道德高尚的人。

她並闡明信仰修煉法輪功無罪,不應該被關押,應無條件釋放。朱玉梅的陳述,很快就被阿城法院法官韓洋打斷,阻止朱玉梅在法庭上陳述。

法輪功學員朱玉梅和王坤被非法判刑八年,朱玉梅被投到黑龍江女子監獄迫害。後被阿城六中及阿城教育局開除教師公職工作。

(四)法輪功學員牟書琴:女,五十三歲,阿城區小嶺鎮社區小學音樂教師。

在年青時人不到三十歲,牟書琴就身患多種疾病,感到人生無望。一九九八年,她有幸修煉了法輪功,短短一個月內疾病全無,身心受益。她被法輪大法的神奇所震撼,人生不再絕望,憧憬著美好的未來,享受著無病一身輕的喜悅與幸福。

可是好景不長,九九年七月迫害發生後的二十多年來,牟書琴多次被騷擾、關押直至勞教迫害。因為控訴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及申訴自己多年來受到的迫害,又被開除教師公職工作,失去生活保障。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三日,牟書琴在學校微機室練習打字,是一篇揭露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文章,被學校微機老師孫平誣告。當晚小嶺水泥廠公安分局警察把牟書琴等九人綁架到小嶺派出所,非法拘押一天一夜。

第二天下半夜,又把她們劫持到阿城第一看守所。牟書琴被刑事犯撕壞衣服,還被殺人犯毆打。幾位法輪功學員絕食抗議,慘遭野蠻灌食。

中共酷刑示意圖:摧殘性灌食。(圖片來源:明慧網)

不久牟書琴被非法勞教三年。二零零二年初,牟書琴被非法送哈爾濱萬家勞教所,因體檢時身體不合格,勞教所拒收,阿城警察買通關係強行將她投進去。被勞教迫害期間,因不放棄大法修煉 ,不寫三書(背叛信仰的保證書、悔過書、決裂書),經常被一天二十四小時罰站,被上大掛,被警察毆打。

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四日勞教期滿,牟書琴回到家中。被非法勞教期間,工資全部被非法扣除。回來後,社區不讓回學校上班講課,只安排她在工廠化驗室當工人,三班倒。

一年後,她才被安排回學校上班,但沒有編製,工資比以前低很多,工齡工資是按恢復工作的時間計算給的,從前的工齡都被取消了。後來晉升了中級職稱,工資也遲遲不給兌現,只恢復了一部份工齡工資。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七日,牟書琴向最高人民檢察院遞交了控告江澤民的起訴狀。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八日,牟書琴被小嶺派出所警察代國威、毛司機等三人非法綁架 ,手腕被銬破。學校賈洪斌校長,政教主任陳紅豔配合了這次綁架行動。牟書琴拒絕在拘留票上簽字,但仍被強行送到哈爾濱市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七天。

二零一五年九月六日,牟書琴回單位上班,學校校長賈洪斌,曹雲波(幼兒園園長)、陳紅豔(政教主任)、王金華(教導主任)、馬強(後勤主任),當著全校中層領導的面直接宣布決定,讓法輪功學員牟書琴寫保證書,悔過書,下午當著全校教師的面宣讀,被牟書琴拒絕了,她說我沒錯,悔過甚麼。

賈校長當著全校教師的面誹謗誣蔑法輪大法,讓教師寫閱兵觀後感,必須加上一條反對法輪功的言論。牟書琴被停七天上課,七天工資停發,讓把單位鑰匙上交。

九月二十二日牟書琴丈夫給社區主任王子玉打電話了解情況,王說已經上報黑龍江省農墾總局,牟書琴已被開除公職。九月二十三日,社區楊警官和學校賈校長給牟老師打電話,說她被開除是社區黨委的決定,上報黑龍江省農墾總局批覆。牟書琴失去了教師工作,失去了生活保障。

(五)法輪功學員張寶勝:男,六十歲,職業技術學院講師。

工作單位:原黑龍江省紡織工業學校,曾在學生科及教研室任職負責,後來學校併入黑龍江建築職業技術學院。

張寶勝於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煉功前三十幾歲正值年富力強時,身體突患心臟病、腎炎等疾病,嚴重時被折磨的痛苦不堪,已無法正常上班,只得休假,多處求醫,但不見病情好轉,心情十分沮喪,人生感到絕望。

當時中國大陸正流行煉法輪功熱潮,又聽他人談大法修煉身心受益的心得體會,張寶勝抱著治病的心態,走入法輪功煉功團體中來,不到半個月就恢復了健康,感到很大震撼,體會到了法輪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與超常,也漸漸明白了大法修煉的法理,重新喚起了人生的希望,明白了人生的真諦和意義。

張寶勝工作倍加努力,每天早早上班教育學生,晚自習加班,每天感到精力充沛,工作熱忱高漲。從未有過的心情舒暢,這種美好持續了兩年多,中共打壓風暴就來臨了。

二零零一年一月,張寶勝在家中被城北派出所包片警察王雲峰與協警綁架到派出所,因不放棄信仰修煉法輪大法,被非法行政拘留,又轉刑事拘留,又轉押到610辦在其單位辦的所謂的法制教育班(實際是洗腦班),前後共關押六個月。

他的幹部職務被單位免職,工資被停發,每月只發一百二十元的生活費,直到二零零一年七月才被釋放回家。單位不給恢復工作,工資仍然扣發。

張寶勝經多次給阿城市委領導徐振湖、市政府領導劉發寫信呼籲,去阿城610辦上訪,直到二零零三年年底工作工資才得以恢復,但不讓登講台,勉強給安排了單位的學生舍務管理工作。

二零一一年五至七月,張寶勝在哈爾濱市雙城區以及阿城等地,為法輪功學員的兒子主持婚禮,被不明真相的人惡意舉報。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日,張寶勝在哈爾濱松北呼蘭開發區,黑龍江建職院家屬區院內,被早早蹲坑的阿城國保大隊副大隊長楊自橫、耿某某,城北派出所警察任廣林,哈爾濱香坊所的警察宋某某四名人員綁架。

阿城這次被綁架的共有七名法輪功學員,三人被拘留關押四十天釋放,四人被非法判刑。黑龍江省國安、哈爾濱市和阿城區公安局及610策劃參與了這次綁架大抓捕行動。

二零一二年三月,阿城法院非法庭審被綁架的張寶勝、趙玉安、王金玉、程寶英四名法輪功學員,阿城法院是李建光、孫豔英等人,阿城檢察院的是宮金光。

來自北京、江西的著名律師王全璋、謝燕益等五位律師,為法輪功學員作無罪辯護,為張寶勝作辯護的是北京的謝燕益律師。阿城法院置正義的陳述與辯護於不顧,仍然將四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四至七年,張寶勝被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一二年七月,張寶勝被投入呼蘭監獄集訓隊三個月強迫勞動迫害,被警察指使的犯人毆打,十月份被轉入大慶監獄關押迫害,遭警察和犯人毆打及關小號迫害。直到二零一六年九月被釋放。

在大慶監獄關押迫害期間,張寶勝的教師公職被單位黑龍江建築職業技術學院及黑龍江省住建廳開除,黑龍江省編製委員會取消了他的人事編製。

之後,張寶勝經多次到阿城公檢法610部門及單位、省人社廳上訪申訴,要求恢復工作,解決退休後的工資生活待遇問題及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三年三年被扣工資問題。單位答覆:按國家文件不能恢復工作。

(六)法輪功學員程寶英:女,六十一歲,技師。

工作單位:哈爾濱師範大學阿城分院,任職總務後勤處技師。一九七八年三月參加工作,二零一一年二月退休。

程寶英年青時性格脾氣不好,易暴躁,愛發火。身體患有胃病等多種疾病,胃病很重,發起病來,躺不下,通宵跪著,頭頂床,整晚上能吐半盆黃水,痛苦不堪。還患有乳腺小葉增生,多處求醫都沒治好。

一九九六年,她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通過一段時間煉功,哈爾濱當地很有名的醫院老教授名醫治不好的病,折磨她苦不堪言的疾病全消了,她真正感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喜悅。成為健康的人,那是甚麼樣的美好心情,用甚麼樣的語言都無以言表。

可是不久中共的迫害開始了。程寶英的單位保衛處人員、派出所警察多次闖入她家,沒收她修煉的法輪大法書籍、扣身份證、不讓煉功,被強迫寫保證書,個人的正常生活被嚴重干擾。

自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日,程寶英邀請幾名法輪功學員為兒子主持傳統的婚禮儀式,婚禮主持司儀及程寶英本人被綁架。二零一二年五月,程寶英被阿城公檢法610聯合迫害,被強行判決四年,投進黑龍江省女子監獄遭受迫害。

二零一二年五月,她被哈爾濱師範大學停發工資。二零一六年四月,哈爾濱師範大學以文件形式取消了她的退休金工資待遇,退休後應得的住房補貼也被取消。多次到阿城有關部門及哈爾濱師大上訪問題也沒有得到解決。

沒有了養老金,斷了生活來源,她只得靠丈夫的退休金維持家庭生活,生活不寬裕,在校學生食堂打工做零活,渡過眼前的困難。

(七)法輪功學員孫曉慧:女,四十多歲。阿城區第八中學教師。

二零一五年九月二日上午十時左右,阿城勝利派出所四名警察到法輪功學員孫曉慧工作單位阿城第八中學,以調查核實信息(關於起訴江澤民)為由,將她綁架到阿城公安局。

下午,十幾名警察將孫小慧綁架到阿城醫院化驗後,將她非法押送到哈爾濱第二看守所(鴨子圈),迫害關押十五天後放回。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孫小慧在家中被阿城國保大隊及阿城會寧派出所非法綁架。這一天,哈爾濱和大慶兩市共有一百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綁架,警察都是拿著名單到法輪功學員家進行抄家綁架,應是黑龍江省及哈爾濱國安部門及「610」下的命令。

孫小慧被關押在哈爾濱第二看守所,非法行政拘留十五天,於十一月二十四日轉為刑事拘留。阿城區會寧派出所去了四個警察,孫曉慧被直接綁架到哈爾濱第一看守所,家人才得知她被非法轉為刑事拘留。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四日被阿城區法院庭審迫害判刑一年六個月,並被單位及阿城教育局開除公職工作。

在黑龍江省哈爾濱市阿城區的街頭巷尾、鬧市區,人們可以看到“法輪大法好”、“世界需要真善忍”、“牢記真善忍 得福永平安 快退黨團隊 危難保命全”、“起訴江澤民 上順天意下應民心”等真相標語。(圖片來源:明慧網)

結語

尊師重道是我們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老師是倫理道德、知識、價值觀念的傳授者,教人為人處世的行為規範,是道德的表率。《禮記﹒學記》中說:「師嚴,然後道尊;道尊,然後民知敬學」,維護師道尊嚴,不僅要求學生的言行舉止體現出對老師的尊敬和禮貌,更要從內心裏敬重老師,並嚴格按照老師說的要求去做。

「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人們對教師的敬重,不只在於其對學業的傳授,更在於其對道德的傳授,從小了說,培育的是一個人;從大了說,培育的是一個民族。

而在現今的中國大陸,按照真、善、忍修煉自己並教授學生的教師,卻遭到中共「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群體滅絕政策下、長達二十三年的迫害,而且這樣的迫害今天還在持續。

由於中共對傳統文化的摧毀,對「假惡鬥」黨文化的灌輸,如今的中國大陸,道德崩潰,誠信坍塌,貪腐當頭,賭黃遍地,毒假橫行,而人們也深陷在由此帶來的種種危害中。

中共對以真、善、忍為修煉原則的法輪大法學員的迫害,不僅僅是對法輪功修煉者群體的迫害,更是對中華民族道德體系的迫害——是對每一個中國人的迫害。

明慧網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9/11/哈爾濱阿城區遭冤獄迫害的七位教師法輪功學員-449433.html

(全文圖片來源:明慧網)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推開明慧之窗,為心靈充實光明與智慧。

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