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詩人修煉故事 (1) 遊仙詩描繪真實的神仙世界?

古代詩人修煉故事 (1) 遊仙詩描繪真實的神仙世界?

文/智真(明慧之窗記者心篤編輯)

詩仙李白在《古風》詩中寫道:「朝弄紫泥海,夕披丹霞裳。揮手折若木,拂此西日光。雲臥遊八極,玉顏已千霜。」抒寫他遊覽仙境,在仙境中行動更是自由自在,隨心所欲,超越時空,是一首歌詠神仙世界的著名遊仙詩。

遊仙詩,是中國古代詩歌類型之一,以仙境、仙人或人仙同遊為寫作內容,寄寓詩人志趣、嚮往成仙的心願。常用象徵、比興、用典的手法,揉合神話故事、歷史人物、自然景象等,描繪出神奇瑰偉、引人入勝的境界,內涵非常豐富。

學者在追溯中國古代文學的遊仙主題時,由古神話、《詩經》、《楚辭》、 《莊子》開始,中經秦漢的樂府、辭賦、詩歌,唐代的詩歌、傳奇,宋代之詞、 元代之曲等等,一直下探到明末清初的章回小說《西遊記》、《紅樓夢》等等作品, 可見以遊仙為書寫題材來看,所跨越的時間不但相當長,且廣泛地出現於不同體裁的創作中。

元代蒙古人崇信道教,瑤池乃西王母之寓所,畫中所見女仙為西王母,頭戴華冠、乘風駕雲而來。(元 張渥《瑤池仙慶》,台北故宮博物院)

敬仰神仙  遊仙詩興起

遊仙詩緣起於古人對原始神仙的敬仰,經歷了戰國時期《莊子》和屈原《楚辭》慕道頌仙的神遊詩階段,及道家的神仙體系、洞天勝境,表現出對神仙境界的嚮往、追求永恆、求仙訪道等諸多方面,在中國古代詩歌中佔有重要位置。

屈原《楚辭》的《遠遊》中寫道:「惟天地之無窮,哀人生之長勤。往者余弗及兮,來者吾不聞」、「經營四荒兮,周流六漠。上至列缺兮,降望大壑。下崢嶸而無地兮,上寥闊而無天。視儵忽而無見兮,聽惝怳而無聞。超無為以至清兮,與泰初而為鄰。」

此詩內涵透出深厚的哲理意味,抒寫人生短暫,生命受時間、空間的限制,侷限在狹小的世界裏,無法磅礡萬物而達到與天地並生的境界;渴望輕舉遠遊,飛向無窮之境,融於天地之間,由空間的無窮而臻於時間的無盡。

《遠遊》將古老仙話傳說詩歌化,描寫「遊」以表現逍遙世界,抒發內心思緒,直接影響中國遊仙詩傳統的發展。沿襲這一傳統,遊仙詩反覆不已地傳達出企盼與仙人相遇、得授仙道、與天地精神往來的憧憬。

漢代遊仙詩:企慕神仙長生久視

漢樂府詩《長歌行》中寫道:「仙人騎白鹿,髮短耳何長。導我上太華,攬芝獲赤幢。來到主人門,奉藥一玉箱。主人服此藥,身體日康強。髮白復更黑,延年壽命長。」描寫詩中之人隨仙人上山採藥,又將長生之藥送給世人,使之延年益壽。

《隴西行》中寫道:「離天四五里,道逢赤松俱,攬轡為我師,將吾天上游。天上何所有?歷歷種白榆,桂樹夾道生,青龍對伏趺,鳳凰鳴啾啾,一母將九雛。」描寫天界所見之景象歷歷在目,表達出遊仙者期望在山間遇見仙人或登上天庭。

《王子喬》中寫道:「令我聖朝應太平,養民若子事父明,當究天祿永康寧。」頌詠仙人的道德境界。

魏晉南北朝:遊仙詩更為盛行

魏晉南北朝創作遊仙詩的人很多,有道士、文人及士大夫,表達慕仙意趣的詩屢見不鮮。如:

道士葛玄在成仙後被稱為「葛仙翁」、「葛真人」,相傳他在學道功成、白日飛升之際,賦作了三首遊仙詩。

葛玄在第一首詩中寫道:「大道常無為,弘之由善始。吾今獲輕舉,修行立功爾。三界盡稽首,從容紫宮裏。停駕虛無中,人生若流水。」他感歎人生的短促和仙界的美好,鼓勵人們抓緊時間求道,悟道證道。

詩人郭璞在《遊仙詩》中寫道:「京華遊仙窟,山林隱遁棲。朱門何足榮,未若托蓬萊。」他認為榮華富貴不值得留戀,隱遁求仙才是最快樂的,表達其超脫塵世的心態。

明代張瑞圖草書郭璞〈遊仙詩〉。(公有領域)

文人嵇康在《遊仙詩》中寫道:「蟬蛻棄穢累,結友家板桐,臨觴奏九韶,雅歌何邕邕,長與俗人別,誰能睹其蹤。」他認為人要有志向且能夠「守志」,他的志向就是做真正的自己(本我),不加任何修飾和外物羈絆。他希望自己能夠「蟬蛻棄穢累」,拋棄世俗所累,因此「慷慨遠遊」、「奮冀北遊」,以一顆純潔的心追求神仙之道。

詩人何劭在《遊仙詩》中寫道:「青青陵上松,亭亭高山柏。光色冬夏茂,根柢無凋落。吉士懷貞心,悟物思遠託。揚志玄雲際,流目矚巖石。羨昔王子喬,友道發伊洛。迢遞陵峻岳,連翩御飛鶴。抗跡遺萬里,豈戀生民樂?長懷慕仙類,眇然心綿邈。」表達出慕仙的意趣。

士大夫成公綏在詩中寫道:「盛年無幾時,奄忽行欲老。那得赤松子,從學度世道。」他希望能夠跟隨仙人學道。

詩人曹植在《遊仙詩》中寫道:「翱翔九天上。騁轡遠行遊。東觀扶桑曜,西臨弱水流。北極登玄渚,南翔陟丹邱。」他除了以東西南北方位表現空間之闊大外,更表現出其志向的高遠。古人常以「四海」、「五嶽」、「八極」、「十方」等,表達其上下追尋、四方求索的艱辛求道。

詩人左思在《招隱詩》中寫道:「白雪停陰岡,丹葩曜陽林。石泉潄瓊瑤,纖鱗或浮沉。非必絲與竹,山水有清音。」他以高潔的白雪、明豔的丹葩、回芳秀木、石泉纖鱗等描述一個遠離煙火人境的天地,用自然山水的靜美及蘊含的自在,襯托修道人的超拔氣質和超然襟懷,隱者的心境與自然環境合而為一,進入妙不可言的思維境界,表達其對隱居生活的羨慕及人生進退貴在適志的心志。

唐代:遊仙詩的鼎盛時期 內涵充滿仙風道味

唐代是儒、釋、道發展和弘揚的鼎盛時期,文化繁榮昌盛,產生了一大批光耀千秋的偉大詩人。人們敬信神佛,很多人求仙訪道、修佛修道,唐代社會瀰漫著濃厚的神仙氣息,詩歌創作更是充滿仙風道味。

唐代的遊仙詩很多,修道人寫,文人也寫。有的修道人也是文學家、詩人,如:道士司馬承禎與詩人陳子昂、盧藏用、宋之問、王適、畢構、李白、孟浩然、王維、賀知章等,被稱為「仙宗十友」。杜甫、白居易、孟浩然、劉禹錫、孟郊等著名詩人有很多遊仙內容的詩歌傳世,如:

⊙道士吳筠

他居終南山孜孜學道,後來走遍江南諸山,遊天台,觀滄海,一生逍遙如神仙,樂在求道之中。他寫過許多遊仙詩,一氣呵成的《遊仙二十四首》,有遊仙詩的緣起、過程和終結三大部分,被分散到各首詩中。

第一、二首詩交待了緣起「啟冊觀往載,搖懷考今情。終古已寂寂,舉世何營營。悟彼眾仙妙,超然含至精。」、「吾方遺喧囂,立節慕高舉。」

此後數篇敘述遊仙的過程,如「縱身太霞上,眇眇虛中浮。八威先啟行,五老同我遊。」 、「倏已過太微,天居煥煌煌。」

最後第二十四首歸結為「返視太初先,與道冥至一。」 表達遨遊在澄明晴朗的仙界,超然物外,自得乾坤之心。

⊙盧照鄰

他的《懷仙引》緣起是「若有人兮山之曲,駕青虯兮乘白鹿,往從之遊願心足。」表達渴望遇見仙人,而生同遊之心。接著敘述過程「懷飛閣,度飛梁。休余馬於幽谷,掛余冠於夕陽。曲復曲兮煙莊邃,行復行兮天路長。」最後終結為「天長地久時相憶,千齡萬代一來遊。」表達獲得永恆之意。

(明 邊文進《 胎仙圖》,台北故宮博物院)

⊙李白

唐代遊仙詩人中最有名的當數詩仙李白,他年輕時即受到道教影響,自稱「謫仙人」,因此他遊於仙境猶如重返故地,甚至如遊子還家般熟悉親切;與仙人相遇猶如故人重逢。

在《懷仙歌》中他寫道:「仙人浩歌望我來,應攀玉樹長相待。」表達出他與仙人彼此殷切思念。

在《感興》 (十五遊神仙)中寫道:「十五遊神仙,仙遊未曾歇。」、「五嶽尋仙不辭遠,一生好入名山遊。」描寫他回到仙鄉後,神仙們都格外熱情,如:玉女「邀我登雲台,高揖衛叔卿」、赤松子「借余一白鹿」、紫皇「乃賜白兔所搗之藥方」,而他對仙人的邀請則是「含笑凌倒影,欣然願相從。」

李白在遊歷嵩山時,曾與在此隱居的著名隱士元丹丘結為好友。元丹丘安貧樂道,不與權貴妥協,不願為了獲取功名富貴而向當朝權貴奴顏屈膝,而李白也有「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這種氣節,二人志趣相投,一起隱居在嵩陽一段時間,並同遊中岳,登三十六峰,尋仙問道。

他還寫了《元丹丘歌》贈送給元丹丘:「元丹丘,愛神仙。朝飲穎川之清流,暮還嵩岑之紫煙,三十六峰長周旋。長周旋,躡星虹,身騎飛龍耳生風,橫河跨海與天通,我知爾遊心無窮。」他很佩服元丹丘的道術,寫此詩表達對好友想遊無窮之境、追求無邊快樂的美好祝願。

結語

遊仙詩是華夏文壇上的一朵奇葩,具有深厚的傳統文化積澱,表現出古人敬信神佛,渴望得遇仙人度引(授道)及超越時空的宇宙意識。

詩人們的千古佳作也展現出天人合一、壯闊宏大的境界,展現出濟世安民之志和仁愛博大的胸懷。他們的詩以氣勢、飄逸、奔放見長。讀來使人振奮,迴腸盪氣。

爲什麽能達到這個境界呢?因爲他們都是修佛修道之人。這些千古絕唱,如果從修煉的角度來看,就不難理解了,因爲詩中所描寫的其實是另外空間的真實顯現,因而是常人難以想像到的奇特景象、感悟和體驗,更具有哲理性:

啟迪世人認識塵世的苦短與空幻,不為世間名利物慾所牽累,早日踏上修煉、向善之正途。其實人人心中都埋有修煉向善的種子,每個人心靈深處都有返本歸真的願望,人們都在期待著、尋找著。修煉是正統文化的一部分,是人探索真理之路,追隨天地之道,與天地相應,才能知變、應變,無憂無慮地安於所處之境。

在「古代詩人修煉故事」這個系列中,將向讀者介紹中國歷史上一些著名的詩人和文學家的修煉故事。

【關聯文章】
古代詩人修煉故事 (1) 遊仙詩描繪真實的神仙世界?
古代詩人修煉故事 (2) 陶淵明一生修真 蘇軾讚後無來者
古代詩人修煉故事 (3) 視功名如浮雲 韋應物入道修仙
古代詩人修煉故事 (4)「詩中有畫」王維亦官亦隱參禪求道

【延伸閱讀】

中國為何稱「神州」?信仰打造五千年文化
明月流光當空照 古代詠月詩展現的宇宙時空觀
舉頭望明月 詩人李白詠月藏玄機 你看出來了嗎?

明慧網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4/文史漫談-話古代遊仙詩-250176.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8/【神傳文化】詩境與心境-195092.html

(本文主圖:清 顧銓《 女仙圖》局部,台北故宮博物院)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推開明慧之窗,為心靈充實光明與智慧。

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