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家暴和丈夫外遇 她最終用誠善化解恐懼和怨恨

多年家暴和丈夫外遇 她最終用誠善化解恐懼和怨恨

文/大陸法輪功學員 (明慧之窗記者雨涵編輯)

小雲是個從小自卑,缺乏家庭溫暖的女孩。直到大學時,她遇到了一個陽光男孩。男孩對她呵護有加,讓小雲以為找到了人生歸屬。然而,婚後,丈夫外遇和家暴卻朝她迎面而來。她是如何挺過家庭風暴的呢?

一起來看看小雲的故事。

幼小的心中對這個世界充滿困惑和疑問

小時候照片裏的我,沒有一張是笑的,不是撅著嘴、皺著眉,就是眼睛瞪的圓圓的。我性格內向、自卑,也很固執、倔強不服輸。母親說我特別倔,怎麼打都不會改嘴,不說軟話。

記得在我六、七歲時的一天,城裡舅舅家的表哥,忽然來把母親接走了,那一天,母親一直到晚上都沒有回來,這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事。後來才知道是姥爺去世了。聽說姥爺的遺體被火化了,母親很傷心。我記得當時小小的我,在做飯時拿著木柴燒火,我盯著灶堂裡跳躍的火苗,心裡想著:姥爺被火化了,什麼是火化呢?被火燒多疼呀!人死了要被火燒沒了,就這樣不存在世上了,那活著還有什麼意義呢?……

我對這個世界充滿了困惑和疑問: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生在這個家,人為什麼要活著,死了又是什麼感覺。

倔強自立 對家缺乏歸屬感


十二歲那年,我考上了當地的重點中學,離開家開始住校。初次離家,同學們想家都哭了,我卻沒有想家的感覺,也沒有哭過。那是八十年代初期,學校的生活條件很艱苦。早晚都吃窩頭和鹹菜,只有午飯才會出現炒菜、饅頭或米飯。我們經常在飯菜裡看到老鼠屎或死蒼蠅,很多同學嫌噁心,就把飯菜倒掉了;我覺的浪費糧食不好,把髒東西舀出去之後,還把剩下的吃完。

在宿舍裡,大家常被臭蟲咬得起包。老鼠更是不怕人,晚上等我們睡著了,它們就在地上、床上到處亂跑,有時還會被它們製造的聲音嚇醒。即使這樣,我也不感到學校生活有什麼苦的,離家後我反倒還吃胖了。

奶奶曾告訴我,我們姐妹幾個的名字都是爺爺起的,後面都有一個雲字。初中時,我常在筆記本的扉頁上寫著:流浪的雲。我從小對家缺乏歸屬感,我總感覺自己就像一朵流浪的雲,飄啊飄的,漂泊無定。

婚後現實擊碎美夢

後來,我考上了省裡一所大學,在大學裡,我遇到了第一個讓我覺得溫暖的人。

他是一個很開朗、陽光、又講義氣的男孩,對我來講,他就好像來自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一個完全陌生、遙不可及的星球。因為我們性格的巨大反差,和來自命運不可抗爭的安排,我們走到了一起。他對我保護有加,讓我感受到了從小沒有得到過的被人關心的溫暖。畢業後,我們就結婚了,在省城安了家,並很快有了女兒。

婚後,我以為終於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家,但事實卻擊碎了我的美夢。

離開校門後,丈夫因為能幹,很受單位領導器重,很快就被提升當了辦公室副主任,負責管理車輛安排、對外招待及各種迎來送往的事。面對社會的五光十色,丈夫很快就沾染了許多壞習氣,開始成天在外面吃吃喝喝、打麻將、洗澡按摩,不回家吃飯也成了常態。

因為丈夫的晚歸,以及和婆家的矛盾,我和丈夫開始各種無理由的吵架。婚後,丈夫性格的另一面也開始浮現了;他變得暴躁、易怒、衝動起來甚至還有暴力傾向。

心力交瘁之際 尋找到人生真諦

面對生活的拉扯,我感到心力交瘁,看不到未來,我常想著什麼時候能離婚就好了。但因為有了女兒,我把心思都放在了孩子身上,慢慢的也就不在意丈夫是否回家了。日子就這麼熬著,過一天是一天。

命運的轉機往往就在那看似平常的一件小事。一九九六年十月,我放假回娘家,母親遞給我一本書——《轉法輪》要我看。我什麼也沒想就看了起來,當晚一口氣就看完了。看完後,我明白了,這就是我一直在尋找的人生真諦啊。

從小到大,我對生命的困惑,對這個世界的種種疑問,都找到了答案。那時我內心深處的開心 、喜悅、幸福,真是所有詞彙也無法表達的。然而,在我開始修煉不久後,家庭更大的魔難卻也開始了。

從小到大,我對生命的困惑,對這個世界的種種疑問,都找到了答案。(明慧網)

丈夫一心想離婚 家暴成常態

一九九七年初,丈夫有了外遇。他瞞著我,編各種理由不回家吃飯,有時很晚才回家;再後來,丈夫甚至想方設法要跟我離婚。但他的同學、同事都知道我的為人,也知道我對丈夫好。不論在家庭或工作,我都盡力做好本分。丈夫找不到合適的理由離婚,就開始不讓我煉功,找碴打我、罵我。

晚上,我和法輪功學員一起學法,丈夫就衝到那裡大吵大鬧。早晨,我到戶外集體煉功,丈夫就在一旁狠狠的踢足球,製造各種噪音。

那時我剛開始煉功不久,並不懂怎麼修煉,只知道默默的、被動的強忍過去,沒跟丈夫爭執。我給丈夫講了一些自己從學法中明白的道理,希望他也能跟我一起修煉,希望他能自己改好。

無奈的是,丈夫一心想和我離婚,卻不明講;他拿我修煉當作藉口,把家裡的這場鬧劇演得越來越激烈了。

有一次,我把女兒送去幼兒園後,回到家正準備去上班,丈夫竟拿著菜刀不讓我出門,他威脅我不准再煉功了。我不吭聲,他就更生氣了,像發瘋了一樣的拿起打火機,要點燃床單,說要把家燒了。

眼見火著了起來,我趕緊一邊滅火,一邊攔著丈夫。丈夫被我攔住了,他乾脆整個人躺到床上打滾,他又哭又罵,全身緊縮成一團,表情很痛苦。最後,他激動地整隻手都像雞爪一樣捲曲著,連正常伸開都沒辦法了。我趕緊一邊勸他,一邊安慰他,等他稍微平復一點,再慢慢幫他把手指一點一點舒展開來。

我沒有答應丈夫不煉功的要求,只是給單位請了一天假,沒去上班。但從那天起,我變得很害怕丈夫,也不敢再跟他提起任何煉功的事了。

到了一九九九年,共產黨開始迫害法輪功,電視天天播著污衊大法的宣傳,丈夫覺得自己更佔理了,對我更是沒有底限的打罵。那時,丈夫天天看著電視的宣傳,一邊強迫我看,我不看,他就跟著電視,用惡毒的話跟著罵。等女兒上學後,再把我吊在門框上折磨。

那時不管因為什麼事,只要他不高興,不管手裡拿什麼東西,都會直接沖我扔過來,家裡時時瀰漫著硝煙,我對丈夫的恐懼和怨恨也變得更深、更重了。

到了一九九九年,共產黨開始迫害法輪功,電視天天播著污衊大法的宣傳,丈夫覺得自己更佔理了,對我更是沒有底限的打罵。(明慧網)

用誠善化解恐懼和怨恨

有好幾年的時間,我一味苦苦承受著丈夫的打罵,心性卻沒有真的得到提高,家裡的這一個難關也一直折磨著我。透過不斷的學法,我開始向內找自己的心,我才發現,原來我對丈夫的恐懼太深,也一直都沒有去掉對他的怨恨。大法修煉教我要與人為善,寬以待人,何況是自己的親人呢?我意識到要先改變自己,哪怕是再親近的家人,也要多看他的好處,少看那些不好處。

我也試著站在丈夫的角度,替他著想。這些年共產黨迫害大法修煉者,丈夫也承受了很大的壓力,跟著我一起經歷了不少滄桑。走到今天,我實在應該感謝他的陪伴和幫助。慢慢地,我的心裡有了正念,也漸漸能夠真正的、發自內心的關心丈夫了。

不管丈夫多晚回家,只要他在外面沒吃好飯,我都會煮他愛吃的掛麵湯給他暖胃;或者準備一杯甜的蜜水、一杯泡葛根的水、一杯溫水,靜靜放在他的床邊;不管他如何,我從不對他吵鬧。我告訴他:是大法教我做好人的,你是我的親人,我自然也要對你好。我還寫信給丈夫,跟他講修煉的福分,講大法被迫害的真相,並為這些年來,給他造成的傷害,向他道歉。我真誠地告訴丈夫,希望我們珍惜彼此今生的緣分,不結惡緣,結善緣。

隨著我的改變,丈夫也在改變。他開始在朋友面前,驕傲的誇我是好媳婦;還給他的朋友們講,他喝酒回家後,我如何照顧他、對他如何好。

有一次,我回家晚了點,丈夫一見我回來,就開始惡狠狠地罵了起來。我沒多解釋,只是默默地打掃被他弄亂的屋子,我在心裡背著大法師父的法:「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打掃完了,我就平靜地勸丈夫別生氣,告訴他我會注意的。慢慢地,丈夫安靜了下來;過了一會兒,他自己回房睡了。

這件事情讓我發現:我確實修去了長年以來,對丈夫的怨恨與恐懼。我不再害怕面對丈夫,我活得更坦蕩、堂堂正正,這個家對我終於不再像個牢籠了 。

而丈夫的人和心也回到這個家,我們夫妻就像朋友一樣相處,互相替對方著想,相敬如賓。有時我上班中午時間緊,丈夫在家的話,就會問我想吃什麼,他去買回來,自己在廚房做好。等十二點我事情處理完,我們就一起吃飯。

結語

二十多年的婚姻,走到今天,因為有大法的指引,我這個歷經風暴,差點要散了的家,如今變得溫馨祥和,用丈夫的話說,都忘了怎麼吵架了。我們的女兒也已經從國外讀研畢業,回國上班了。

修煉大法使我能更清醒地看待世間的是非恩怨,用更超脫的心態,面對原本根本不可能化解的婚姻矛盾。

大法蕩滌了我心中的黑暗,我這朵流浪的雲,終於找到了心靈真正的歸所。

【關聯廣播】

明慧故事廣播:挺過外遇與家暴 修好夫妻學分

【延伸閲讀】

從主婦到教授 她們都有婚姻幸福的密碼
西方輪迴研究漫筆(2)執子之手 與子偕老
大夢初醒 拜金女成了好兒媳(上)
她不再苦撐婚姻 卻迎來首個與先生共度的情人節

明慧網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5/5/天上的雲-437278.html

(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推開明慧之窗,為心靈充實光明與智慧。

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