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魔纏身苦尋道 終聞大法獲新生

病魔纏身苦尋道 終聞大法獲新生

文/大陸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小昆編輯)

一個被病魔、惡運纏身的女子,有一天,她站在一尊未知名的大佛像下,久久地仰望著佛像,她祈禱著甚麼?後來又遭遇了甚麼?

一起來看看她的故事。

苦不堪言的人生 何處是希望

我出生在南方的一座小城市,六歲前我無法行走。而且從小到大我瘡病不斷,黃水瘡流出的黃水流到哪,我身體哪就開始爛,常常我身上的血痂和衣服、膿水粘在一起,我脫衣或者走路時都會撕扯著瘡口,讓我痛徹心肺。這瘡病到冬天都沒有斷過根,每到春季就開始復發,年復一年。我又得過要命的大大地瓜瘡(疖肿细菌感染),它長在我頭上、背上、肩頭上,我高燒幾天幾夜不退,特別是肩頭上的大瘡差點因此鋸掉了我的右臂。而我又有中耳炎,後來更因為長期的中耳炎讓我耳背,聽力差。

我們全家六口人,沒有固定的收入糊口,小時候,全靠母親帶著全家做點手工維生,可是即便如此,我們連最基本按人口配給的雜糧都買不起。

長大一點,我又先後患上了關節炎、風濕心臟病,得了急性黃疸型肝炎後又轉成了慢性肝炎,我被肝炎病折磨得死去活來,但是疾病卻一點也不放過我,緊接著我又患上了血小板減少症、膽結石、胃竇炎、眩暈病、偏頭痛、腸炎等等病,我活得真是苦不堪言。

那一年,老家有招收尼姑的消息,我動了出家的念頭。我回家告訴母親,但母親不答應,我只好作罷。一九八八年春天,我在急性闌尾炎手術後,無知的練了歪門氣功,招來了動物附體,我的身體更是虛弱的提不起腳,我只剩下無盡的煩惱與憂愁。

「我要是能當上佛弟子該多好啊」

一九八九年十一月底,我到重慶大足縣寶鼎山,看見大足寶鼎山石洞裡有一尊莊嚴的大佛像,佛像周圍雕塑有彩雲、神仙、仙鶴、鹿、還有金龍,這條金龍環繞在洞頂的左邊上方,它將石洞的浸水從龍口一滴一滴的滴進一個胖和尚(塑像)舉著的缽裡,而浸水怎麼滴也不見和尚的缽裝滿。

我在寂靜的石洞裡,耳中聽著「滴答、滴答」有節奏的滴水聲,一時間我忘記了塵世間所有的煩惱與憂愁。

在佛像的左右前方有兩列弟子,我仔細地看著這兩列弟子,他們的神態安詳,自在快樂,栩栩如生,連袈裟輕薄的質地雕塑得也那麼逼真,袈裟好像柔軟而自如的飄浮在我的眼前。我從右至左依次看著大佛像面前的兩列弟子,心想:「我要是能當上佛弟子該多好啊。」

我站在大佛像前,佛像寶像莊嚴、如意自在,我出神地仰望著端坐在大蓮台上的大佛像,內心渴望自己此生能得到明師與高師的指點。我就這樣仰望著這尊大佛像,久久地、久久底仰望著。

重慶大足縣寶鼎山摩崖造像。(公有領域)

自那次回家後,我每天晚上把家務做完,照料小孩睡著後,我就坐在床上,學著佛像雙盤腿和打著手勢的樣子靜坐在那裡。

沒有想到幾個月後的一天,我全家人食物中毒了。中毒時,我就感到自己腦髓被一下抓住,之後被擠壓成針尖大小的刺痛,這刺痛讓我難以忍受。瞬間,那個疼痛又下竄到我的脊髓至腰部,這時我就全身無力癱倒在那裡,而同時我的心臟像是一下子提到了喉管上,我的脈搏狂跳不停,緊接著我就不省人事了。

被救護車送到醫院的我被強行抽脊髓、反覆洗胃、洗腸、輸液。

那時是一九九零年,我被折騰的像個死人一樣沒有生氣,此後,我總感覺死神與我同伴,我常常提不起氣來,說話都沒有聲音,心裡難受得像要斷了命一樣。到了一九九三年七月時,我還曾雙眼三次瞬間失明,最長達十幾分鐘。

特別是這段期間我弟弟因摻練氣功,導致精神失常,而引導弟弟入氣功門的人正是我。這件事情,對我的精神上的打擊,更是雪上加霜。

我多次想到了死,並準備好了如何死。但冥冥之中我似乎又始終還在等待著什麼,期盼著什麼。

從睡夢到現實 金色的法輪神奇壯觀

就在我第三次失明的兩個月後,一九九三年九月的一天夜裡,我在睡夢中驚奇的看到深邃的夜空中,一個巨大的金色法輪向我飛來,法輪帶著那強勁無比的風力旋轉而來,我被這神奇壯觀的景象所震撼,瞬間我就從床上一下坐了起來,並驚喜地高呼道:「哦,原來宇宙的氣是涼的!」

坐起身的我當下聽見房間右上方正啪啪作響,我一看是立櫃上放的大紙箱蓋已經被大風捲下了,而紙箱蓋在餘風帶動下正在煽打著立櫃的門板,所以啪啪作響著。原來!這金色法輪不是做夢,是真的!

我心裡感到無比驚喜,我特地看了手錶,這神奇的時刻是一九九三年九月十三日凌晨三點整。以後的我都一直記得這個日期,這個時間。

終於找到期盼的師父

就在這天的一大早,我和單位的同事一起報名了重慶第一期法輪功傳功講法班。原來,九月十三日到二十日,是法輪大法李洪志老師親臨重慶開班授課的日子。在凌晨這神奇的經歷之後,晚上當我坐進江北區區委禮堂時,我又驚呆了!因為我眼前的這一幕太熟悉了!李洪志師父坐在台上講課的情景、包括燈光、我坐的位置,我都曾在睡夢中看到、一點不差!講台上李洪志師父在講法,那聲音彷彿從遙遠的天際傳來,令我震撼!

我坐在禮堂聽著李洪志師父講法時,我的左耳心突然鑽痛難忍,當我真的無法忍受要起身走出禮堂時,我左耳的鑽痛又突然消失了。但講台上李洪志師父講法的聲音在我耳中卻一下子明亮、清楚了!我三十幾年的中耳炎導致的長期耳背竟神奇般的好了,我聽見的聲音不再象之前是緊捂著耳朵聽的感覺。回到家後,我興奮地告訴家人這個神奇的經歷,就在我帶勁地講的過程中,我的另一隻耳朵,右耳也鑽心的疼痛起來,而且疼痛之勢比課堂上更猛烈,然後,我的右耳也好了。

在學習班的第三天,我的身體就達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原來夏天象壓著冰塊的脊背也有了溫暖,提不起來的千斤腳、萬斤腿,已輕盈矯健快步如飛。我走在路上,就像小姑娘一樣,總想蹦蹦跳跳,心裡那個高興啊,簡直無法形容。聽課中,我看見了大法師父手掌中打出的法輪,有各種顏色,赤、橙、黃、綠、青、藍、紫,還在不斷的變換著顏色,整個傳法場上也隨著全都充滿著相應的顏色中,每個人都溶入在其中。

那幾天,儘管白天連續上班,晚上要趕車到重慶聽師父講課,可我一點也不感覺累。上班稍有閒暇時就跟同事們講我遇見了世界上最好的、最高的師父,講發生在我身上的一件件神奇事!我總也講不完,同事們也愛聽。

在講法班結束後,我心想:我期盼的師父、期盼的大法終於找到了!我一定要修煉下去,直至功成圓滿。

所以,在日後的矛盾中、在我感到無名的委屈時、在痛苦的過關中,甚至在我被非法關押在勞教所暗無天日的黑窩遭受非人的折磨時,我都把眼前的一切看得淡之又淡、什麼也不是了。

一九九八年重慶沙坪壩區綠色廣場(現三峽廣場)法輪功學員煉功。(明慧網)

結語

當這位故事主角在石洞裡仰望著那尊大佛像時,她可能未曾想到過,佛像背後的宇宙會有多麼的浩瀚。而她在人生痛苦的迷茫中,她後來所獲得的,不僅是身體的健康,更是整個生命的新生。

【關聯廣播】
明慧故事:在一尊大佛像下,我仰望著

【延伸閲讀】
氣虛體弱四十二年 絕望的她終於找到希望
從大師變徒弟 中醫武術名家李有甫的故事
阿根廷電影製片人的尋道之旅(上)
上下求索 終於知道了人生的目的

明慧網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25/迷茫人生求索苦-大法開傳生機來-284454.html

(本文主圖來源:明慧網)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推開明慧之窗,為心靈充實光明與智慧。

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