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青少年抗壓力差漠視生命  根源何在?

中國青少年抗壓力差漠視生命 根源何在?

文/石清(明慧之窗記者李蓮編輯)

近年來,中國大陸網絡頻頻傳出學生自殺事件,令人觸目驚心。曾有大陸家長說,她們微信群內一週就傳出四個中學生自殺慘案,電視都沒報導。

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七日,武漢市江夏一中學生因玩撲克牌,被學校請家長來校而跳樓身亡。十九日,一名南京大學在讀女博士,在宿舍跳樓自殺;同日浙江寧海縣也發布,第一職業中學一名女學生墜樓事件;二十一日,中北大學信息商務學院通報,一名學生從學院教學樓墜樓事件。

二零二一年四月,上海盧浦大橋上,一位媽媽因十七歲的兒子在校和同學吵架,一邊開車一邊責罵孩子,孩子憤怒之下衝出汽車,跳橋身亡。只差一秒沒能抓住孩子,媽媽捶胸頓足,跪地痛哭……

孤獨無奈的學生。(圖片來源:Pixabay)

每分鐘就有2人死於自殺

《中國心理衛生協會》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八日文章稱,據中國官方公開報導的一組資料表明,中國是世界上兒童自殺第一大國。而大陸權威兒科機構「北醫兒童發展中心」調研表明:在中國,每年約有10萬青少年死於自殺。每分鐘就有2個人死於自殺,還有8個自殺未遂。

在歐美和其它發達國家,90%的自殺來源於精神疾病患者,中國的自殺人口有50%源於精神疾病患者,還有一部分為留守兒童。因此在中國,社會因素比精神疾病因素更為重要。這到底是為甚麼?

生命的意義何在?

「他們並非一味想死,只是不知道為甚麼要活著?」北京大學心理健康教育諮詢中心的副主任徐凱文,在接觸過大量尋求心理諮詢的案例之後,對於學生有輕生心理做出了分析,「40.4%的學生認為活著沒有意義,只是按照別人的邏輯活下去而已,其中最極端的就是放棄自己。」

信仰缺失,心靈空虛;一切向錢看,不管黑貓白貓,抓到老鼠就是好貓;笑貧不笑娼;老人倒在地上沒人扶……這就是中共治下的社會現狀。

中共建政後,中國社會的傳統文化被拋棄了。從一九四九年,中共儒釋道三教齊滅,中共灌輸無神論、鬥爭論,不敬天,不敬地,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其樂無窮。在這樣的氛圍中,人們追求現實,及時行樂,生命失去了支撐。

一位家長說:「現在年輕學生這一代,包括讀書,一切都是為了將來找個好工作,多賺錢,都是從自身利益出發,精神非常空虛,造成自身抗壓、抗挫折的能力很弱,遇到挫折就會產生輕生的念頭。」

心靈沒有信仰的滋養,人生有如黑夜中前行,當殘酷的現實碾壓過來時,弱小的內心就承受不住了。

教育是中共統治的工具

我們來看一看孩子們是怎麼長大的。

一、灌輸中共黨文化思想。從六歲開始強迫加入少先隊,高中強迫入團。學校黨化教育愈演愈烈,紅色教育要求統一思想,要求孩子絕對服從,方式上簡單粗暴。

二、用高考當「指揮棒」,以「大學升學率」為唯一的標準,層層下壓直至小學、幼兒園,古人提倡的「因材施教」、「有教無類」蕩然無存。因為中共不信神、不信天,本來在傳統化中講「人各有命」、「天生我材必有用」,而中共卻把孩子們逼上了高考的「獨木橋」。

二零一四年大陸當局出爐《教育藍皮書》中寫道:「當我們查看中小學生自殺案例的時候,我們發現因為『成績不好』『成績下滑』導致的自殺不在少數。在應試教育下,只有好的分數才被接納,分數帶來的緊張,瀰漫在中小學裏。」

最近,中共把貝多芬的交響樂《歡樂頌》列入中學教材禁用名單,原因是該樂曲為宗教音樂。一首聽來讓心靈祥和、淨化精神的古典音樂,竟被列中共教育的黑名單。

孩子們在絕對「功利化」的現實環境中,精神世界日益貧乏,對於心理上的戕害,最後就會演變到對生命的扼殺。

清零封鎖使年輕人陷入極端境地

中共對新冠病毒的清零封控措施,也迫使部分年輕人陷入極端境地。與去年同期相比,二零二二年前七個月,中國搜索引擎百度上「心理諮詢」搜索量增加了兩倍多。

很多教師們表示,如果被感染的恥辱還不夠,那麼因感染新冠病毒或因成為密接者,在考試前被隔離數月最終錯過高考,這些學生會更感絕望。

另一方面,年輕人就業前景黯淡也加劇學業壓力。中國城市青年失業率已飆升至19.9%,創歷史最高水平。根據復旦大學今年對約4500名年輕人的調查,約70%的人表示不同程度的焦慮。

自殺害人害己

在漢武帝時代開創的「庠序之教」,就曾經以《孝經》為教材讀本。

《孝經》中講:「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

也就是說,身體髮膚受之於父母,自己不能隨便毀壞,這是一個基本道理。

一個連《歡樂頌》都要禁止的「黨天下」,哪有啟迪孩子敬天向善的傳統文化容身之所?中共灌輸無神論,不信神,不信生死輪迴、善惡有報,以為只有今生和當下,以為自殺能解除當下的痛苦,一了百了。事實並非如此。

自殺不僅有悖人倫,更是違背天理。《中庸》開篇稱「天命之謂性」,即人的根本特性乃受天所命。

在古人看來,人的生命是由天所賦,此生的目的即在回歸天命,實現內心向善的要求。而殺生和自殺會犯下大罪,是背棄天意的表現,不僅對自己不負責任,也給別人帶來痛苦,因此會造下很大業力,死後也沒有好下場,可能來生還要受難,因為欠下的債是一定要還的。

如果明白自殺害人害己,還有誰會做這樣的傻事呢?

真善忍改變人心

最近,明慧網刊登的《家有小同修》一文中寫道,十三歲的小外孫給爸爸寫了一封信,題目是《嚴厲的愛》。 信中說:「我從小就沒有受過寵愛,我不知道那種寵愛是一種甚麼樣的愛。我只知道在您的這些年頻繁的懲罰中,我的學習成績上來了,我的寫作能力增強了,我現在基本上能讀中文的《轉法輪》了。」

「另外,我的體魄強壯了,家裏的甚麼重活我都能幹了。在學校裏或到同學家裏,老師和家長都誇我有禮貌,懂規矩。哇!我現在才明白,您是通過懲罰在鍛煉我,培養我的能力,教我如何做人,我現在真正受益了。」

「那個時候,我也在懷疑,您是不是不愛我,但您一邊懲罰我,一邊精心地為我準備每天上學的中餐,做有營養的晚餐,為我買運動服,參加各種體育運動。在各種比賽前,為我準備水,準備食物等等等等。」

「我現在才明白,您是把對我的愛埋在心中,默默地愛。您是把嚴厲的一面擺在面上,把真正的愛埋在心中,所以我把它叫做『嚴厲的愛』。這種愛是一種偉大的愛。我過去一直都在誤解您,埋怨您,恨您,讓您受了極大的委屈。」

「我現在真心地向您道歉,感謝您對我的培養,您是真正對孩子負責任的好父親。我真的好愛您好愛您。」

結語

這封信出自一位十三歲的少年,著實令人感動,如果不是修煉法輪大法,他可能仍然在嫉恨父親,而修煉之後,他能換位思考,明白父親對他的愛。

然而,崇尚「假惡鬥」的中共打壓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將中共的鬥爭哲學潛移默化地植入每個家庭、每個人,它甚至比中共病毒更毒。

生活在「黨文化」中的人,不知不覺中被污染,並運用這種強制、爭鬥、指責、埋怨、互相傷害的方式來教育自己的孩子,無辜的孩子成了中共黨文化的犧牲品,長此下去惡性循環。

我們只有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遵循真、善、忍永恆不變的法理,才能踏上生命的歸途,因為那是你久遠的期盼。

法輪大法洪傳世界。圖為二零二二年四月三十日,法輪功學員在新西蘭首都威靈頓舉行遊行活動,慶祝法輪大法洪傳三十週年。(圖片來源:明慧網)

【延伸閱讀】
美國九零後高材生:修煉指引人生
伊朗女孩曾經尋死 如今目光閃爍希望
四次自殺被救 苦命女修大法苦盡甘來
看古今孝感天地的故事

明慧網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0/10/7/青少年漠視生命-根源何在-(圖)-413449.html

(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推開明慧之窗,為心靈充實光明與智慧。

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