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報驚心 中共監獄警察是高危險職業

惡報驚心 中共監獄警察是高危險職業

文/淺山(明慧之窗記者方心編輯)

在中共監獄裏,瞪著眼睛抵賴,謊話張口就來,在獄警們身上表現的淋漓盡致。撒謊抵賴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惡,是他們的一貫做法。但罪惡無法被謊言掩蓋,當謊言被戳穿之時,只會愈加顯露其醜惡的形態。

掩蓋罪惡是自欺欺人

中共監獄的警察都知道,法輪功學員在家孝順長輩、呵護幼小;在外用心工作、盡職盡責,不貪污腐敗,不殺人放火、坑矇拐騙;他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是社會上最善良的一個群體。

警察口口聲聲說「為人民服務」,背地裏卻幹著最殘忍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惡。法輪功學員被折磨致死,警察就說是「正常死亡」或「病死」。警察甚至一邊打人一邊說:「誰打你了?」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吉林省長春市黑嘴子勞教所在「轉化」迫害中,大隊長王麗梅用高壓電棍電擊法輪功學員王守慧,用兩根電棍電了一個多小時,電得嘴腫起很高。一聽說外邊要來檢查的人了,惡警們馬上就把電棍收的收,藏的藏,製造假相。

◎ 馬長青,六十九歲,吉林省榆樹市養路段退休職工。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一日,被劫入吉林公主嶺監獄迫害。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二日,監獄檢查身體時,大夫問馬長青:「你胃裏怎麼一點食物都沒有?」馬長青說:「他們不給我飯吃。就給點用玉米麵做的稀湯加點鹽,每頓一小飯勺。」

馬長青被非法關押在嚴管隊四個多月,體重由原來的一百二十斤銳減至八十斤。馬長青就因為說了「他們不給我飯吃」這句真話,被九監區二區隊李姓惡警大隊長弄到一個小屋裏,把電棍調到最大電流,電擊他兩個多小時,共用了三十多根電棍。

◎ 張淑香,女,山東省招遠市張星鎮小劉家村人。二零零零年一月中旬,被綁架到招遠拘留所非法關押。一次,張淑香被惡人付文會打的毛衣都碎了,頭髮被揪下來一把,又被強行拉到屋裏抓住頭往牆上猛撞。還朝她的臉狠狠地打,臉都被打腫了。一邊打一邊還說:「誰打你了?誰打你了?」當張淑香把這事告訴所長王啟德時,他竟說沒有打人的。

◎ 吉林省長春市法輪功學員、原雜誌副總編張忠余,二零零零年末,他講述了第一次遭受的酷刑:「在長春市公安局一處(後來的國保大隊),我被警察背銬在椅子上,他們掄起帶鐵扣的皮帶向我頭部等處狠命抽打,拳打腳踢。更令人痛苦的是『背劍』── 把我的一隻胳膊從肩上拉向後、另一隻從腋下向上拉向後背銬一起。隨著時間的延長,痛苦不斷加大。惡徒還嫌不夠勁,還在手銬內強行塞入玻璃啤酒瓶。手銬深卡在肉裏,抻的手腕、胳膊要斷裂似的。我被一直從早晨折磨到傍晚。」

「為掩人耳目,惡警開著電視,把音量放到很大 ── 因為人被折磨的痛苦不堪時,會禁不住慘叫。惡警這樣做,是為讓外人以為是電視裏的聲音,這是其一貫的做法。那些警察在中共謊言毒害和利益驅使下,已喪失了人性。他們折磨完人還惡毒地說:『誰打你了?誰看見了?』全然一副流氓嘴臉。」

◎ 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法輪功學員劉豔華因堅持信仰真、善、忍無罪,拒穿囚服。犯人組長蘆淑華指使犯人黃麗豔、馬敬文等人把她拖入小庫房,長時間暴打、辱罵,用膠帶將她的嘴封上。

第二天,還給劉豔華繫上束縛帶,綁在床的鐵柱上。劉豔華稍閉下眼睛,犯人馬敬文、王微就打她、罵她、搧嘴巴子。馬敬文趁劉豔華不備,用腳反覆碾壓她的雙腳,劉豔華疼得渾身顫抖。這樣一直折磨了八天八夜。

一天,獄長史耕輝帶三、四個獄警到監舍視察,劉豔華對史耕輝說犯人打她。史耕輝故意問全監舍的犯人:「你們誰打她了?」監舍所有犯人異口同聲地說:「沒打她。」史耕輝瞅著劉豔華,狠狠地說:「誰看見了?盡撒謊。」說完就轉身走了。

法輪功是佛法修煉,他們按照「真、善、忍」原則做人處世,修煉者遍布世界一百多個國家,(明慧網)

惡報驚心放過誰

善惡有報是天理。發布迫害指令的最高層政法委、610 (中共專職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官員及各級警察都在紛紛遭報,暴斃的、被查的、自殺的比比皆是。惡報隨時可能以各種方式降臨到迫害者頭上。

下面僅摘錄幾例:

▼長春市國保大隊中隊長王立文遭惡報死亡

吉林省長春市國保大隊(長春市公安局一處)中隊長(外號王鐵嘴,四十多歲),幾年來迫害的法輪功學員無計其數,遭惡報死亡。

王立文在長春市 610 辦公室的操控下,從二零零三年就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手段陰險、毒辣。其中被迫害致死的王守慧母子倆就是他蹲坑後非法抓捕的;徐彬遭綁架後被非法勞教一年;于翠蘭被王立文非法抓捕,被非法判刑十年。

王立文曾到被他迫害過的法輪功學員家裏,企圖威脅利用其當特務,被嚴詞拒絕。這位法輪功學員向王立文講了一個多小時的真相,希望他認清中共邪黨的邪惡本質,不要知法犯法,趕快退下來,不要幹了。王立文說:「暫時還不能洗手,等我把于翠蘭的案子辦完了,我就不幹了。」

王立文不聽善勸,一直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六年五月,將于翠蘭綁架迫害。此後不久,王立文在旅遊途中暴死。

▼農安縣燒鍋鎮派出所所長王興友遭惡報殃及家人

吉林省農安縣燒鍋鎮派出所所長王興友,自任職該所所長以後,緊跟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一日,王興友遭惡報殃及女兒,他年僅十二歲的女兒腦血管崩裂,送往醫院後不治身亡。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八日,王興友曾將法輪功學員呂曉薇綁架到五公里拘留所,造成呂曉薇身體極度損傷。在非法關押第十三天的時候,拘留所怕承擔責任,通知家屬把呂曉薇接回。

二零一三年六月三日,王興友帶領農安縣國保大隊隊長唐克、呂明選等十餘人,用大錘砸開防盜門,將當地法輪功學員孫豔霞、韓健平、付貴華、小燕強行抓捕到國保大隊酷刑逼供。將付貴華家的財產洗劫一空。

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二日,王興友及手下又將呂曉薇綁架到長春奮進洗腦班。那天呂曉薇被綁架時,渾身抽搐。呂曉薇的母親在車上質問王興友:「你也有兒女。我姑娘抽(搐)成這樣,你們還把人抓走!」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一日(農曆七月十五鬼節),王興友唯一的女兒腦血管崩裂,不治身亡。迫害佛法的人給子孫後代留下的是無盡的災難。

▼榆樹市原公安國保大隊惡警郭樹清遭惡報殃及家人

吉林省榆樹市國保大隊惡警郭樹清為了一己之利,緊跟中共邪黨,部署、跟蹤、騷擾、綁架、抄家、刑訊逼供,迫害了無數的法輪功學員。在非法訊問法輪功學員時,郭樹清經常不是打法輪功學員的嘴巴就是拳腳相加。

二零零八年臘月二十八這天,噩耗傳來,郭樹清的兒子被自己家的加長大貨車給擠壓成重傷,送醫院搶救無效死亡,郭樹清就這麼一個兒子,精神上的打擊和喪子的親情承受,比他自己命喪黃泉都要難受的不知要多多少倍。

▼榆樹市公安局副局長寧延生遭報殃及兒子猝死

吉林省榆樹市公安局副局長兼行政執法局局長寧延生,在任職期間(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六年)法制科與國保大隊互相勾結、狼狽為奸,不遺餘力的迫害法輪功學員。國保大隊想叫哪個法輪功學員勞教,報到法制科,從來沒有退回過。這期間,據不完全統計就有二百六十八人次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勞教。

二零一二年六月三十日,寧延生的兒子在吉海賓館房間裏突然死亡,還正趕上「七一」中共邪黨生日出殯。寧延生就這麼一個兒子,聽到兒子死亡的消息他痛不欲生,簡直要達到崩潰的地步。

全世界只有在中國地區,數以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因為信仰而受慘無人道的迫害。(明慧網)

天網在收 抓緊時間自我救贖

昔日效忠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邪惡黨徒,屢屢成為了階下囚,上至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徐才厚、蘇榮、李東生、王立軍等,下至直接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各級官員、警察等,都在陸續遭惡報,有些已殃及子孫。

天網在收,大限將至,以後的惡報實例更會急劇增多。中共監獄的警察們,你們正面臨最大的危險。神目如電,等惡報降臨到自己頭上時,後悔就晚了。棄惡揚善,為兒孫積德積福,才不枉來世一回的目的和意義。

延伸閱讀:
中國「艾希曼」們的命運 是無辜還是萬惡?
湖南鎮610主任:我就是失業,也不再幹這一行
為了自己與家人 公檢法需抵制中共迫害政策
「三退」者心聲:相信中共謊言沒有好結局

明慧網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1/25/中共監獄的警察們:你們是最危險的-452293.html

(全文圖片來源:明慧網)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推開明慧之窗,為心靈充實光明與智慧。

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