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後」婚姻瀕臨破裂 如何破鏡重圓

「八零後」婚姻瀕臨破裂 如何破鏡重圓

文/中國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沈容改寫)

他是家中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少爺,我是家裏不能受委屈、說一不二的掌上明珠。當養尊處優的他,遇上嬌生慣養的我,會擦出什麼樣的火花呢?

我和丈夫都是獨生子女,從小在父母、長輩的溺愛下長大。當我們在最美好的年華相遇結婚,卻也在最自私的本性中,暴露出彼此的各種問題。

我們這一代年輕人,只考慮自己的感受,不懂得體貼別人,也缺乏責任感。強調自我的個性和生活習慣的差異,讓我們在勉強遷就對方的忍耐中牢騷滿腹。

家務上,我們都會計較誰付出的多、誰付出的少,不滿和不平衡的心理,在日常小事中逐漸積累,口氣中也充滿著指責命令、冷嘲熱諷。吵架、冷戰、和好;然後又吵架、又冷戰、又和好……

這無限的輪迴不斷消磨著彼此的感情,我們看待對方的眼光越來越刻薄,對方的優點越來越少,看到的缺點越來越多,過去的甜蜜早已無蹤,取而代之的是厭惡、嫌棄並控制不住的鄙視和怨恨。

我們就像鬥雞一樣梗著脖子,無論甚麼時候,就想和對方幹仗,彼此都想壓倒對方,卻誰也不服誰。有時,被怒氣沖昏頭腦時,還會摔東西、砸東西,甚至拳打腳踢、動手動腳。

婚姻至此,還有什麼幸福可言呢?我時常為此痛苦不已,以前的我們不也曾經幸福,怎麼日子就過成了這樣?我開始想念婚前自由自在、無拘無束的生活,想念在父母面前說一不二、唯我獨尊的優越感,眼前這戰火硝煙的婚姻,也到了該結束的時候了。

丈夫出軌痛擊了我

苟延殘喘的空殼到了第三年,我發現了丈夫的出軌,這對我猶如晴天霹靂,我的自尊、自信受到從未有過的打擊,本來就不溫馨的家也從此冰冷急凍,我立刻與丈夫提出離婚,但他聽而不聞、不予理睬。

妒嫉、怨恨、情色和疑心像井噴一樣達到人生中的頂峰,我被這些怨念折磨得備受煎熬,內心沒有片刻的寧靜,更想不出解決問題的辦法,只好用長期冷戰和在網上與異性聊天、搞曖昧來報復丈夫對我的不忠和傷害。

對於婚姻,我自認當初的想法非常膚淺幼稚,因為我們都愛玩電腦遊戲,就想著兩個人在一起吃喝享樂玩遊戲,那該多開心啊!以為每天在一起玩個昏天黑地,就是幸福的生活。可婚姻的責任、付出和擔當,卻是我們從未想過的,以為一對男女彼此傾心,有著相同的愛好,就是婚姻幸福的保障了。

雖然後來丈夫結束了外面的感情,可人性中的惡念卻已在我心裏生根發芽、瘋狂成長。我對他不再信任,他說甚麼做甚麼,我都嗤之以鼻、不屑一顧,連同他的父母一起怨恨,覺得是他們對兒子的嬌慣縱容,才使我這樣的不幸。我越想越委屈,越想越不平衡,整天像個怨婦一樣,充滿怨念。

當我心情糟到極點,身體也隨之出現了很多問題,腰椎間盤疼的次數日趨頻繁,從一開始的平躺緩一緩就能好,到後來躺幾個星期也起不來,腰就像折了一樣使不上一點勁;鼻炎過敏折騰的我甚麼也做不了,兩個鼻孔被肉球一樣的東西堵住了,只能張著嘴呼吸;鼻涕眼淚一起往下流,更影響了正常工作;心臟還會時不時像錐子猛紮一樣的疼,疼得我蜷縮起來不敢正常呼吸。

我是個心高氣傲的人,強烈的自尊心使我受不了這種種不堪與挫敗,我想通過閱讀心理學方面的書幫我走出陰霾與困惑,希望書中對人類心理的分析能讓我看清本質、找到問題所在,讓自己振奮起來。可讀來讀去,總覺得太理論,看著是個辦法,但並不實用。當那排山倒海的怨恨、懷疑、傷心湧來的時候,當想起丈夫曾經的冷漠和背叛的時候,書裏那些分析和所謂的辦法,猶如蚍蜉撼樹,根本幫不了我。

挨到了二零一八年,也許我們真的累了,在一次大吵之後,丈夫鬆了口,說他可以考慮離婚。聽到此,我覺得命運給了我一點重生的希望,我憧憬著離婚後遠離這一切,我也會很快地走出低谷。我空虛地期盼著,也許人生的轉折點就要來了。

人生的轉折點真的來了

就在我覺得自己將得到救贖的時候,有一天,我想起了法輪大法

在我很小的時候,就曾學過法輪功,但因貪圖物質享受,迷戀上電腦遊戲,本來就沒有修煉基礎的我,徹底迷失在繁華享樂中,迷失了本性,也離開了大法。

也許是機緣成熟了,也許是師父一直在等待迷途知返的我,雖然我沒有再看過大法的書,但曾經的記憶告訴我,我的生命、我的未來,只有師父能救我。

我找出並翻開當年收藏起來的《轉法輪》,師父慈祥親切的笑容透進我的心裏,想起師父教導我要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好人,想起當年和母親同修一起修大法的點點滴滴,再看看現在滿目瘡痍的自己,我就像在外漂泊很久的孩子見到父母一樣,傷心、委屈、後悔、自責在胸中不斷翻湧,眼淚更如決堤般傾瀉而下。

《轉法輪》是指導法輪大法弟子修煉的主要書籍,此書在全球已被翻譯為40多種語言。(明慧網)

我哭了很久,從沒有哭的這麼徹底、這麼踏實,這些年在常人中的經歷和人心的苦苦掙扎,師父都一目了然,我知道師父正無量慈悲的等著我回來的這一天。

我開始每天看《轉法輪》,書中的內容我好像從來沒有讀過一樣,被書中法理深深吸引著。這麼多年我認為的不公平、我心中的怨恨、覺得自己受到的天大的委屈,都被師父所講的法理一個個解開了。

我明白了人與人之間是有因緣關係的;明白了人來到世上不是為了當人,而是要提高道德境界、返本歸真;明白了人之所以會有痛苦、會得病都是在償還自己以前做得不好的事情而造下的業力;明白了善惡有報是宇宙的法理,人做了甚麼都要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也明白了人各有命,沒有甚麼可妒嫉、可抱怨的。

隨著每天不斷學法,煉好五套功法,我心中的迷惑與怨恨、還有很多負面的東西在逐漸的散離。一種久違的平靜、純淨和善良,在填充著我受傷已久的冰冷的心。這段時間,師父讓我明白了很多做人的道理,以前我一直自我感覺良好,認為錯誤都是別人的,委屈和不公都是衝著我來的;而現在我終於明白了那些痛苦和疾病,都是自己以前的業力造成的。而在這一世,我又無知地造下了新的業力,害的都是自己。

我在學法中逐漸升起正念,我跟師父說我想要變好,我要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個修煉人。

有了這顆修煉的心,師父就給我安排了心性的考驗。雖然知道修煉人要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 ,但剛開始的時候,心性守不好。有時還是會跟丈夫爭起來,心裏知道不對,但就是控制不住,咽不下這口氣。好幾次,丈夫無奈地對我說:「妳對,妳永遠都對,行了吧,又是我的錯,行了吧。」聽到他幾次這樣說,我才恍然醒悟:「這不是師父借他的嘴點我呢嗎?」

師父說:「修煉人 自找過 各種人心去的多 大關小關別想落 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甚麼」[2]。

我反思自己,是我沒把自己當修煉人,師父說向內找,修煉人要找自己的問題,可我遇到矛盾還是指責別人,眼睛還是盯著別人看,這哪是修煉人啊。我有強烈的自尊心和爭強好勝的心,心胸狹小,容不了別人說自己一點不是或是不同意見,我這又哪裏對呢?我暗下決心,下次再過心性關,一定要守住!

生活中這種事情很多,我也因此有了一次次提高心性、擴大容量的機會。從一開始的含淚而忍,到現在的內心越來越平和、善良。是大法的法理讓我明白了這世間萬物背後的道理,明白了人與人之間因緣得失的關係,我才能內心平靜、寬容慈善的看待各種人和事。

有句話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說明人的脾氣秉性很難改,那不是喊口號、定目標、看點心靈雞湯就能改變得了的,何況是這麼多年的積怨,裝都裝不出來。我感恩師父對我的慈悲救度,我真的在一點點變好,心的容量也在不斷擴大,隨之帶來的是更能理解別人、包容別人。

當我變了 丈夫也在變

我對丈夫不滿意的其中一點就是我做家務的時候,他袖手旁觀,回回生一肚子氣。要是讓他幫忙幹點甚麼,給我瞎糊弄不說,還動不動甩臉子給我看。

學法後,我想到師父說的修煉要吃苦,不計較得失,修煉就是修自己。我看到在這件事情中自己有很強的不平衡的心、計較得失的心和懶惰。作為修煉人,是不會計較得失的,吃苦對修煉人是好事。我想我怎麼能和不修煉的人計較這個呢,他袖手旁觀,我也躺著啥都不做嗎?那不就是普通人了嗎。我就得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去做,修自己,就找自己,不向外看。心裏不高興,正說明維護的是自己的既得利益和私心,這不就是修煉人要修去的嗎?

我一邊背法一邊做家務,背著背著,心裏特安靜,甚麼亂七八糟的念頭都想不起來,更沒想過要看看丈夫在幹甚麼。當我轉變觀念,不認為吃苦是壞事,不再計較個人得失的時候,我的心不再揪著難受了,也不生氣了,一種心胸打開後的爽朗充滿全身,更覺得這事沒有必要計較甚麼。

一次次的過關後,我感覺自己能包容的事更多了,放下了一些曾經對自我利益的執著,看似沒有爭取甚麼,可我卻獲得了內心的輕鬆自在。我再也沒有因為家務活誰幹的多幹的少動過心思,一直到現在,我就是看到活就幹,啥也不會去想。

有一天,我埋頭幹活的時候,平時對家務不聞不問的丈夫居然主動幫著我做起家務來!看著眼前這一幕,我一時沒反應過來,當時還用常人心想他是不是做甚麼虧心事了,用這種方式向我討好?沒想到,從那天起,丈夫像變了個人一樣,真的就開始一點點做起了家務。從給我打下手,到與我合理分配家務活,我做這個,他做那個,分工有序,而且不是甩臉子瞎糊弄,我甚麼都沒說過,他卻做得這麼到位。

多少次,我頤指氣使地讓他做這做那,擺事實講道理,希望他能對這個家有點責任感,到最後,還把自己氣個不行。而當我按照修煉人的標準修好自己的時候,周圍的環境居然就跟著變了。師父講的「無求而自得」[1]的法理,我是真的看到了、也被震撼到了。

當我按照修煉人的標準修好自己的時候,周圍的環境居然就跟著變了。師父講的「無求而自得」的法理,我是真的看到了、也被震撼到了。(明慧網)

當我的內心發生由惡向善、由自私向無私的方向一點點改變的時候,曾經的病痛也在我修大法三個月後,一個個不治自癒了。提重物、坐涼椅子、挪家具,這個腰再也沒有疼過;鼻孔裏兩個血紅的肉球沒了,我能閉上嘴呼吸了,嘴裏有了甜甜的津液;鼻炎過敏也都不翼而飛;心臟再也沒有過任何不適。從走回修煉到現在,我沒吃過藥,也用不著吃,因為師父為我脫胎換骨了!

沒有過病痛折磨的人是無法理解身體恢復健康是甚麼樣的心情,那簡直就是重生。我之前的這些病,現在的任何醫療手段、科技設備都不可能根治,還不知要遭多少罪、花多少錢、吃多少藥,最好的效果也就是勉強維持。而師父沒要我一分錢,只看我一顆向善的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把我的身體給調整好了,而像我這樣在大法中受益的人,何止千萬!

師父講過「一人煉功全家受益」[4]的法,這不,丈夫也在大法中受益了。我以前笑他是「林黛玉」,一個大男人動不動就生病,三天兩頭找藥吃。現在回想,那時我們經常吵架,他說每次吵完架,不是這兒痛,就是那兒痛;而我每次吵架的時候,心像被鉤子勾起來一樣,揪的胸口疼。我現在明白那是強烈的爭鬥心導致的。我們在爭爭吵吵中互相傷害,彼此都在失德、造業。

近兩年,我發現丈夫身體出現不適的次數逐漸減少,時間隔的也越來越長,偶爾難受一下,沒兩天就好了,而且不會像以前好了之後還得慢慢恢復幾天,現在是難受勁一過馬上就好,精神狀態都很好。我跟丈夫說:「這是因為你也在做好人、在向善,對大法有了正確的認識,你也在大法中受益了,師父也給你調整身體呢。」

我修煉後的每一點變化,他是能感受到的:我不吵架了,對他的態度溫和善良;我能張嘴向他承認自己的錯誤,也不再譏諷、嘲笑他了。我懂得尊重他、體貼他了,說話做事坦蕩、不藏著瞞著他了;對他的父母也好了,會哄兩位老人開心了。

我意識到了哪點就修哪點,這些小小的變化合在一起,對他來說,觸動是不小的。他現在對大法不是當初那種警惕、抵觸的心態了。再後來,他接受我放大法音樂給他聽;也開始聽明慧廣播的傳統文化節目;他感慨地跟我說,傳統文化中的這些故事能啟發人的善念。他讓我把音樂和傳統文化節目拷在播放器裏,他可以隨時聽;他還提醒我發正念,給我買暖融融的毯子坐。

看著他的轉變,我想起了師父講的「慈悲能溶天地春」[4]。

結語

回想著這一路走來我們的變化,兩個曾經那樣自私自利、毫無責任感的人,現在能夠彼此真誠相待,發自內心的為對方著想,這種相敬如賓是純淨的、互相尊重的,不同於男女之間的情愛。

我們會定期和兩位老人一起吃飯,帶他們出去散心。我記著兩位老人的生日,每次都會提醒丈夫給他們買禮物,一起吃飯,陪老人說話。因為修大法,往日的「硝煙戰爭」沒有了;我們兩個身心健康,彼此真誠相待,兩位老人也才能安享晚年。

我見過不少與我年齡相仿的人,或離婚、或一個人帶著孩子、或再婚,甚至有搞婚外情的。大部份婚姻破裂的原因是「性格不合」,張嘴都是對方的不是,自己如何委屈有理,聽得我很有感觸,因為這就是我以前婚姻的樣子。

我何其有幸,得遇大法,蒙師父救度,才有了現在的我。對師父的感激我難以言喻,我希望盡我的力量讓更多的人知道大法的再造之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在線閱讀各語種《轉法輪》:https://www.falundafa.org/
▌線上免費學習班 :https://chinese.learnfalungong.com/
▌天梯書店:https://www.tiantibooks.org/

【延伸閱讀】
幸福家庭系列(1)一人修煉 全家受益
在忍中改變自己 走出先生外遇難關
她不再苦撐婚姻 卻迎來首個與先生共度的情人節

明慧網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1/28/「八零後」修大法挽救了瀕臨破裂的婚姻-448945.html

(本文主圖:示意圖,非當事人 /攝影:龔安妮)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推開明慧之窗,為心靈充實光明與智慧。

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