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難中了悟夫妻因緣

苦難中了悟夫妻因緣

文/靜心(明慧之窗記者沈容改寫)

我是一名普通的農村婦女,性格內向,平時不愛多說話,給人的感覺很文靜。雖說出生在農村,可家裏條件比較好,又受長輩們的寵愛,從來沒接觸過農活,所以我的童年時光和少年時光可謂相當幸福和快樂,是周圍夥伴們羨慕的對象。

我從小不愛學習,卻愛看課外書,不論古代的、現代的,甚麼書都愛看,也養成了愛思考、好幻想的習慣,傳統的文化故事奠定了我少女時代的人生觀、婚姻觀,男主外女主內、相夫教子是我理想的婚姻,我相信那個對的另一半,也一定是個正直、善良、勇敢、有擔當的人。

矛盾不斷的三年婚姻

然而婚後的生活卻讓我大失所望,在一起生活的日子,矛盾不斷出現和激化。他看不慣我的嬌氣與任性,我看不慣他的懶惰和不負責任。每次衝突,要麼是在他和「狐朋狗友」們一起喝酒之後,要麼就是他花完錢半夜三更回家時。

三年的婚姻生活讓我的心很苦很累,每當爭執一觸即發時,我總按不住心中的怒火,想去動手打他。

記得有一次,他半夜回來,我一腳把他踹下炕去,他抱起被子,到客廳沙發上去睡,但我也不讓,他沒辦法只好在我家養雞房子裏的料袋上睡了半宿。還有一次,他喝多了酒,從窗戶爬到屋裏去睡覺,氣急的我就用棍子把窗戶玻璃全打碎了。

那時候家裏養雞,他經常會因為跟「狐朋狗友」喝酒而耽誤了給雞上水、上料,我又要照顧孩子撒不開手。有一次就因為他的耽誤,我用工作帽把他腦袋打出一個大包。

烽火連天的日子裏,我經常會想,我怎麼會找了這麼一個不著調的人!看到鏡子裏日漸消瘦、憔悴的自己,總不由得暗自垂淚傷心。過去,那個有些自傲又很自信的自己哪裏去了?曾經,被朋友羨慕的幸福女孩又去哪了?我想,等孩子大些能上幼兒園時,我就會和他離婚了。

一九九九年三月十七日的早上,孩子已兩歲半了。我對丈夫說:「聽說大姐(即我的大姑姐)在煉法輪功,我也要煉。」丈夫聽了一臉不屑地說:「妳煉不了!」我愣住了,問:「為甚麼煉不了?」他說:「聽說法輪功講真、善、忍,大姐那人脾氣多好?就妳不行。」我不服氣地回應他:「誰說的!你看我今晚就去。」

為了和丈夫爭這一口氣,那天晚上,我就找大姐一起到家裏附近的煉功點。第二套功法,即半小時的法輪樁法我堅持了下來,第五套功法是靜功,雙盤腿打坐,我煉了二十分鐘,讀法更是朗朗上口,越學越愛學,我知道這就是我從小追求、修心養性的好功法,這下終於讓我找到了!這還真得謝謝丈夫,多虧了他的激將法,才讓我下了決心走進了大法。

第一次在同修家觀看師父國外講法錄像時,我感覺師父好熟悉、好親切。走在回家路上,昂著頭看看湛藍的天空,覺得天地是那麼的寬廣,內心也如同這天地一樣的開闊,我打從心底湧出一股溫暖、踏實的暖流,第一次感受到生活竟是如此的美好!我想仰天吶喊:「我有師父了!我終於走在了返本歸真的路上。」

苦難中了悟夫妻因緣

每天我會準時到煉功點學法煉功,隨著學法的深入,心性也得到了提高,雖然丈夫依然我行我素,可我沒有了離婚的念頭,也不再有暴力的行為。

每當矛盾來時、衝擊心扉時,我就會背師父的講法:「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1]

是啊,我已經是一個大法修煉人了,那麼就要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以前的我只盯住對方的缺點不放,不看對方的優點,自己不讓人說,把自己當成一朵花,受不了一點委屈,從來不會站在對方角度來考慮問題。其實丈夫是一個很有熱心,也很善良的人,尊老愛幼,平時見到誰,大老遠地就打招呼。

我已經是一個大法修煉人了,那麼就要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明慧網)

漸漸的我們之間關係融洽了,不再冷戰了。即使有時我有守不住心性,過後我都會真誠地向他道歉:「你看我沒做好,沒按修煉人的要求做,對不起了。」而他總會微笑不語,眼睛放出柔和的光望著我。由於我的改變,丈夫一點一滴感受在心,他非常支持我學法,每當我有事需要出去,都會主動照看孩子。

然而,我剛得法僅四個月,中共對法輪功就開始了瘋狂的迫害。我和同修們去北京為大法說句公道話,來去有三、四天的時間,當我安全返回時,丈夫說:「我好幾宿都沒睡好覺,真擔心你們像八九年『六四』那樣被機槍給突突了。」

我幾次被迫害,丈夫承受了那麼大壓力,但他從來沒有過怨言,因為他深知大法是正的、是好的,是大法重塑了我,給了我們一個完整幸福的家。

生活從來沒有一帆風順的。二零零二年,我丈夫在打工過程中,腿抻了一下,不幸患了股骨頭壞死,失去了勞動能力,那年他才三十二歲,而我也僅僅三十歲。對於一個生活拮据的農村家庭來說,一個壯年失去了勞動能力,就像房子的大樑倒了一樣。身體上的痛苦、精神的苦悶,讓丈夫經常偷著喝酒,經常喝的人事不知。當他清醒時,我勸他不要再喝了,他說喝酒會讓他減輕身體的疼痛,腦袋暈乎乎的很舒服。屢犯屢勸他也不改,我很無奈。

此時,家庭重擔一下子全落在了我肩上。對於我這個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的人來說,真是一個很大的打擊,如果在修煉大法以前,我是絕沒有那個承受能力的。就說身體吧,修煉前我弱不禁風,經常傷風感冒,家裏感冒藥沒斷過,生孩子坐月子時又落下了受風的毛病,經常腰痛得獨自落淚。

修煉後我無病一身輕,通過學法也明白了許多人生道理,生老病死都是有因緣關係的,有病就是在還生生世世欠下的業力,遭罪就是在還業債。所以面對眼前的這個巨大的壓力,我沒有倒下。

因需要照顧丈夫和孩子,我不能出外打工,就借錢修建了一個大棚,每天在棚裏辛苦勞作。我要求自己,每天保持一個慈悲祥和的心態,用法理開導丈夫、照顧好這個家、教育好孩子。

有一天,當我拖著疲憊的雙腿往家走時 ,突然看到有五、六個人架著丈夫走進我家大門。我急忙跑回家,原來是一家辦喜事,丈夫又喝多了,褲子也全尿了,叫人給護送回來了。當這些人走後,我拖起他,把他放在炕上,給他換褲子。那一刻我流淚了,恨丈夫不爭氣。

我感覺到我的自尊受到了傷害,因為護送的人都是村上有頭有臉的人,其中還有村長,我在心裏跟師父說:「師父啊,我跟我丈夫到底是甚麼因緣呢?」

晚上,我就在打坐中看到了一個景象:一望無際的天空中,從天上飄下一個男孩和一個女孩,女孩七、八歲年紀,男孩四、五歲的模樣,都穿著古代服飾,女孩一臉肅穆,男孩滿臉悵然的牽著女孩子的衣袖說:姐,你沒帶好我!此時我已淚流滿面。我知道了,那個女孩就是我,男孩就是丈夫。我在心裏說:小弟,姐會照顧好你,會把你帶回我們天國的那個家!

丈夫:聽說妳在這裏挨打了?我要去控告她們!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日,我再次被許多便衣警察綁架。我在監獄被非法關押期間,由於我不「轉化」,獄警慫恿多個犯人蜂擁而上,群毆亂打把我的棉衣扒掉,把鞋、襪子拽下來,按在水泥地上一陣亂打,臉青腫得變了形,腦袋上幾個雞蛋大的包,她們幾個人把穿著薄睡衣的我拖到水房,按在濕地上,然後輪番用一盆盆的水從我頭往下潑。

一個惡毒的吸毒犯,一邊打著我耳光,一邊開著窗戶說:「妳不牛嗎?妳不寫(放棄修煉的保證書)吧,凍死妳!」(明慧網)

那時北方三月天很冷,一個犯人說不能再灌了,她要不行了。幾個人又把我的嘴不知用甚麼破抹布塞住,拖回到監舍。此時的我渾身顫抖,已不能說話,一個惡毒的吸毒犯,一邊打著我耳光,一邊開著窗戶說:「妳不牛嗎?妳不寫(放棄修煉的保證書)吧,凍死妳!」

那時,我周圍的很多犯人都說:某某(丈夫的小名)等不到他媳婦回去了。我做夢也想不到的是,他和我爸打車到監獄來看我,並且當著獄警的面對我說:「聽說妳在這裏挨打了?我要去控告她們。」義正辭嚴令我很感動!

結語

回首二十多年的修煉路,我從一個性格內向,一說話就臉紅,任性、自私的我,轉變成一個開朗樂觀、堅強的大法弟子,同時,也獲得了一個幸福的家。我們全家在大法中受益的事還很多,真的是說也說不完。

期盼世人也能明白真相,感受到大法的美好與殊勝!

(明慧網)

註﹕[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延伸閲讀】
多年家暴和丈夫外遇 她最終用誠善化解恐懼和怨恨
「八零後」婚姻瀕臨破裂 如何破鏡重圓
妻不當投資婚姻瀕危 修煉後丈夫這麼做
西方輪迴研究漫筆(2)執子之手 與子偕老

明慧網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1/30/把大法的美好與殊勝捧給眾生-445168.html

(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推開明慧之窗,為心靈充實光明與智慧。

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