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倒數第一到獲國家一等獎學金

從倒數第一到獲國家一等獎學金

文/中國青年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周慧文編輯)

我曾經是個成績倒數第一的淘氣學生,後來卻獲得了國家一等獎學金,這一切的改變都是從我的母親修煉真、善、忍大法以後發生的。

問題少年

我上小學時,是班裡的問題少年,成績經常考倒數第一。不僅如此,我上課不遵守紀律,特別愛講話,還能帶動同學,影響老師授課。為此,老師把成績優秀、性格平穩的班長調來和我同桌,讓他幫助我。沒想到的是,不久班長的成績從九十多分變為六十多分。老師說這都是我造成的,是我的錯。

很多同學都住在單位大院裡,我有時和他們玩著玩著就打起來了,同學的父母很多都知道我是個差生,都不准自己的孩子跟我玩,以免受影響。

那時的我說謊話,還偷過同學的東西,班主任請我的父母去談話是經常的事。我在家就經常挨打、挨罵。有一陣,多門課的老師們都要請我的父母面談,我的父母都不願去學校了。當時的班主任對我說:「你父母都不管你了,我們老師還管什麼。」

母子倆的改變

一九九八年母親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她變了很多,暴躁脾氣變溫和了,不再用打罵的方式教訓我;以前父母經常吵架,母親修煉大法後,遇到問題總是說自己哪裡做錯了,要改正;母親曾經很愛打麻將,修煉後再也不打麻將了,把心用在對我的教育上。

母親用真、善、忍要求自己,也用這三個字影響、教育我。我覺得法輪功的確好,大法在我的心裏扎下了根。

跟著媽媽修煉,我的變化很大,知道了騙人和偷東西這些行為是非常不好的,會給自己人生帶來嚴重的後果。我學習上的進步也很大,在課堂上積極回答老師的提問。班裡有什麼需要做的事,我都盡心盡力地去做,粗活、累活、髒活搶著做。受到誤解也不放在心上,自己用心做好。

很多同學都願意接近我了,和我成為好朋友。當時班裡有兩位同學經常合夥欺負我,找我的麻煩。我不計較,並願意和他們做朋友。其中有位同學後來向我道歉,還說:「(我們)那樣對你,你怎麼都不怪我們啊?」我說:「不怪你們,因為我在修煉法輪大法,按真、善、忍做,所以不怪你們。」

班主任看到我有這麼大的變化,單獨找我問:「你最近怎麼一下子像變了個人,是什麼原因讓你改變的?」我說:「我媽媽修煉法輪功了,媽媽像變了個人似的,變得很好,她也帶著我煉,所以我也變了。」班主任說:「我媽媽最近也在煉這個功,這是個什麼功啊?」我說:「這是教人做好人的功。」

我說:「我媽媽修煉法輪功了,媽媽像變了個人似的,變得很好,她也帶著我煉,所以我也變了。」 (明慧網)

課堂上的人心測試

小學畢業那個暑假,誣蔑法輪大法的假新聞連續日夜播放了兩個月,之後還在陸續播出。假新聞迷惑了很多中國人,很多不明真相的人都以為新聞裡播的是真的。

二零零一年的大年三十,江澤民集團製造 「天安門自焚」偽案,栽贓和誣陷法輪功。當聽到這些消息時,我心裏的第一念就是:「這些肯定是假的。」大法改變了我,把我這個人見人嫌的壞孩子變成了為他人著想的好孩子,脾氣暴躁的媽媽變溫柔了。在一起煉功學法的那些叔叔阿姨、爺爺奶奶都是我見過的最好的人。大法是什麼,我心裏最清楚;大法弟子是怎樣的人,我心裏可明白著呢!

初中課本中有的課文中說大法是「×教」,考試中也有關於大法是「×教」的題目,我寧願不要這些分數,也不答這類考題。

記得高中政治課又出現大法是「×教」的內容,老師對著課本念了一陣。前排有個同學說:「我家鄰居就有煉法輪功的,人可好了。」我的同桌接著說:「我家親戚中就有煉的,法輪功是好的,不是書中寫的那樣。」這時老師不知說什麼好了,便說:「覺得法輪功好的舉手。」我立刻舉起手,有一些同學也舉了手,老師說:「覺得法輪功好的同學還蠻多的嘛。」

美術課代表

高中時我在班裡擔任美術課代表,總是提前去開美術課教室的門,每天協助老師收發作業,貼作品、買靜物、搬靜物、擺靜物。下課後安排並參與做清潔,打掃好教室最後才離開教室。美術老師講課,口乾了會喝口茶,我便為老師提前泡好茶,這樣堅持了三年。班裡同學有任何需要幫助的,我都盡力去做。

有一次,班裡的寫生作品要在學校展廳裡展覽,所有作品需要裝裱。正巧,當時臨近一場重要的考試,同學們都在備考,學習時間很緊,我便一人把全班作品的裝裱工作承擔下來。展覽當天,專業老師到現場一看驚訝得不得了,說:「這麼大的工作量是你一人完成的?」

上美術課時,靜物臺上的水果被老鼠吃了一小半,我將那一小半轉到朝我的方向,把完好的部分留給其他同學。旁邊同學見了說:「你真是處處為別人著想啊!」其實,這些點點滴滴都是修煉真、善、忍的人應該做到的。大法師父要求我們從做好人做起,不斷提高自己的道德水平。

大法師父要求我們從做好人做起,不斷提高自己的道德水平。(pixabay)

大學生活

高中畢業後我進入藝術學院學習。入校時專業成績優秀,成為班級委員。和在高中一樣,我盡心盡力為班級付出,在整個學院表現都非常突出。

記得那時,早上八點上課,我總是六點多就去教室學習了,直到下午五點左右下課。為了把老師布置的作業盡量做得完善,我總是學習到晚上十點,教學樓要鎖門了才離開。每天晚上出教學樓時走廊都是黑的,經常整棟樓除了保安以外就是我了。有時回到寢室,同學關心地問:「教學樓都沒其他人了,你不怕嗎?」我說:「不怕,我正氣足。」

小時候很怕黑,經常自己嚇哭自己,而且體弱多病,動不動就吃藥或被送到醫院輸液。自從修煉後不再怕黑了,可以一人走很長時間的夜路,總能感覺到師尊在我身邊,身體也變得非常好,為家裏省去了大筆的醫藥費。

我在大學的學習狀態給很多老師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學院系主任把我作為班級裡專業的領頭羊,其他專業的老師把我的作業借去給其他同學參考。我的一些作業被送去參加比賽,很多幅獲獎被選入專業教材並出版。很多幅作品留校收藏,有些被老師拿去其他學校用於學習交流。

獲得國家最高獎學金

快畢業時,由於當時成績在年級排名第一,又有省級以上的獲獎及一些優秀的表現,被學院推薦申請國家一等獎學金,也是當時學校裡第一個獲國家最高獎學金的學生。

當時學院一些領導和老師知道我在修煉法輪大法,想必他們肯定了是大法給我帶來的美好,把國家一等獎學金頒發給了我。當時老師通知我還有機會申請其他的獎學金。其他班有位老師對我說,把機會給他們班的一位同學吧。我一口答應說「好」。我從心裏很願意讓其他優秀的同學也有機會獲得獎金。在場的老師都很感動。如果不是修煉法輪大法,面對個人的利益我是不會放棄的。

我從一個考試倒數第一、表現惡劣的學生,轉變為人人誇的中學生,又成為年級排名第一的大學生,並獲得國家一等獎學金,後來攻讀研究院的研究生。我的這段人生經歷,在一般人看來是不可思議的。我知道這一切美好都是李洪志師父的真、善、忍大法帶給我的。感謝大法!感恩師尊!

【延伸閱讀】
修出平和寬容 美國系統分析師為公司避免百萬損失
「八零後」瀕臨破裂的婚姻 如何破鏡重圓
名古屋「二十代」青年落合輝遇見法輪大法

明慧網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6/5/14/【慶祝513】從倒數第一到獲國家一等獎學金-327731.html

(本文主圖:示意圖,非當事人/攝影:龔安妮)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推開明慧之窗,為心靈充實光明與智慧。

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