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的老伴支持大法得福報

善良的老伴支持大法得福報

文/遼寧法輪功學員(明慧之窗記者郁欣編輯)

老伴人好,憨厚,村裏人都說他「沒說」,誇他「心眼好」。我和老伴在一起生活了四十餘年,他給我的印象是兩個字:善良。

我在修煉法輪大法前,對老伴總是義務幫人家幹活這件事非常生氣,整個村子、家家戶戶的活他都幫著幹,還總是完活才回家,我和婆婆總抱怨他傻,給百家當奴隸。可是我們婆媳倆都管不住他,他還是馬不停蹄的滿村子忙。

修煉法輪大法後,我轉變了觀念,方知老伴是個好人,不反對他義務幫人幹活了。

我是在法輪大法中絕處逢生的。過去我每年治病都要花掉上千元,最後還是等死。修煉了二十五年,我沒有了病,也沒買過一分錢的藥。老伴非常知足,對我說;「法輪功把妳救活了,妳還給咱家節省了二十多萬元。」

老伴吃了不少苦 依然支持我修煉和講真相

一九九九年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大法。二零零五年,警察綁架我時,老伴心平氣和的對他們說:「她因為有病煉法輪功的。過去她幹不動活,家裏的地頭她都找不到。」警察聽了無話可說。

我陷冤獄的五年中,老伴帶著孩子在家吃了不少苦,我回來後,他沒有怨恨我,依然支持我修煉,支持我救人。

二零零八年我建立了家庭資料點,開始我瞞著他,怕他害怕,怕他反感。他發現後,沒有抵觸,並且囑咐我做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資料時,要把門關好、注意安全。

前些年,我都是和其它法輪功學員在半夜裏出去發真相資料。老伴從不阻攔,我也不用背著他。在嚴寒的冬天,深夜我發完資料回來,往往都是一身霜,老伴還風趣地對我說:「為法輪功發傳單,你真是豁出一頭的。」

在嚴寒的冬天,深夜我發完資料回來,往往都是一身霜,老伴還風趣的對我說:「為法輪功發傳單,你真是豁出一頭的。」(明慧網)

面對面講法輪大法的美好及被迫害的真相以來,我白天出去發資料、勸「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老伴也不阻攔。有時我去集市上發,他還經常用摩托車帶我去。

令我感動的是,協助真相資料的技術同修(法輪功學員)來家裏幫助電腦裝系統或者修理機器時,老伴總是歡迎。每次同修來,我都要做上幾個菜招待,老伴總是樂呵呵地陪著同修吃飯。老伴有時下夜班,白天睡覺,技術同修來家修機器時,難免打擾了睡得正香的老伴,可是老伴總是馬上起床,支持同修幹活,機器修好後,老伴再繼續睡覺。

近些年,我一直在寫講真相、反迫害的文章,佔用了大量的時間,老伴沒有說個「不」字。近一個月以來,由於疫情影響,老伴的單位也放假了。他一直呆在家裏看手機,開著外放,我寫作時,干擾我的思路。我要求他把音量調小點,他馬上關閉手機不看了,把方便讓給我。我很不好意思,對他說:「你該看就看,小點聲就行。」他說:「等妳忙完我再看。」我又一次深受感動。

網上大陸法會召開以來,一本接一本的《明慧週刊》特刊接連發表,其他法輪功學員都非常想看,有時早早來我家等候,我下載打印出來後,大家就在我家一起學。勤快的老伴把屋子燒暖後,主動出去串門,把房間給大家讓出來,同修們都非常感動。

支持大法逢凶化吉得福報

善良的老伴,在我修煉大法這二十幾年中,有三次遇到生命危險,都是毫髮未損,是大法和師父保護了他。今年他已是六十七歲,可是他的身體很健康,幹起活來還和小伙子一樣,是同齡人中的佼佼者。村裏人都說老伴行善積德,獲了福報。

村裏人都說老伴行善積德,獲了福報。

【延伸閱讀】
一本書 帶女兒走出失戀的困境
幾位八旬老人的健康秘訣

明慧網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2/8/善良的老伴-452655.html

(全文圖片來源:明慧網)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推開明慧之窗,為心靈充實光明與智慧。

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