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在重演:堅持的力量(二)

歷史在重演:堅持的力量(二)

文/歐陽非(明慧之窗記者周慧文編輯)

羅馬帝國對早期基督徒進行了持續三百年的迫害。兩千年過去了,對正信的迫害又一次在人類上演。人們自然地會把早期基督徒的遭遇同今天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所遭到的迫害進行比較。

其實,今天法輪功學員的反迫害,與早期基督徒反迫害並沒有什麼不同。只是時代變了,面臨的強權不同,反迫害的具體形式難免也會不一樣了。

本系列文章試圖挖掘出早期基督徒反迫害的一些故事,希望能藉此幫助讀者從歷史的角度理解法輪功學員為了信仰自由,揭露迫害,制止迫害,根本不是什麼「搞政治」,也希望有更多的讀者能一起來共同制止中共對真善忍、對善良民眾的打壓,結束這一場摧毀社會道德根基的民族災難。

(接前文

早期基督徒如何「澄清謊言」和「護教」

早期基督徒遭受的誹謗和迫害,以及他們的反抗,包括澄清謊言,拒絕轉化,挑戰羅馬宗教,甚至直陳羅馬皇帝背後的力量來自魔鬼,等等,同今天法輪功學員面臨的情形和反迫害的行為,有著許多的相似之處。

1. 迫害總是以謊言開道

尼祿在位期間,公元六四年七月十八日,在羅馬城內圓形競技場附近突然發生大火,並釀成一場可怕的持續五天的大火災,四分之三的羅馬城被燒燬。尼祿乘機在廢墟上營造起竭盡奢華的「黃金之屋」,民間一直傳聞大火是尼祿的陰謀。在大火災發生以後,尼祿為了平息民眾中的不滿情緒,嫁禍基督徒,把他們描繪成一群做惡多端的人,為正式迫害基督徒製造藉口。

公元六四年七月十八日,在羅馬城內圓形競技場附近突然發生大火,並釀成一場可怕的持續五天的大火災,四分之三的羅馬城被燒燬。(公有領域)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兩千年後,江澤民集團和中共在天安門廣場製造了震驚世界的自焚騙局,用來煽動仇恨,以便進一步升級迫害法輪功。中共這種謊言波及的全球性,以假亂真的電視畫面帶來的聲情並茂的感官刺激性,是古羅馬再殘酷的皇帝們做夢都想像不到的。

但這樣破綻百出的拙劣鬧劇,因為信息封鎖,老百姓看不到真相,在中國人中煽動起了巨大的仇恨。

在古羅馬,為了激起民眾的反基督教情緒,還有人從基督教的經書中斷章取義,編造謠言。比如,耶穌曾對門徒說過「吃基督的肉,喝基督的血」(eating his flesh, drinking his blood),這本來說的是一個有關他們自己信仰精神層面的一個理,與吃人肉毫無關係,但是,反基督者就把這些話斷章取義拿出來,加工成基督徒們在拜神時要殺死嬰兒並喝其血、吃其肉。

基督徒之間習慣上互稱兄弟和姐妹,就被反對者描繪成他們亂倫等等,在百姓中製造各種惑眾謠言。基督徒還提到有「另一個王國」(another kingdom),也被人斷章取義認為是對羅馬不忠。對於一些基督徒樂於殉道的舉動,羅馬皇帝馬可・奧勒留(Marcus Aurelius)認為基督徒的所為並非來自勇氣,而是一種追求惡名的「不正當慾望」(a perverse desire for notoriety)。

中共也是以誹謗法輪功為其鎮壓開道的。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剛過,中共就出臺了一大堆誣蔑誹謗法輪功的謊言,包括對法輪功書籍的斷章取義,編造了諸如不吃藥,1400例,斂財等等荒唐可笑的東西來妖言惑眾。動用一批科痞文痞,造謠污衊。

中共控制著全國數千多家報紙雜誌、數百家電視臺和電臺、無以計數的網站,謊言滿天飛,從上到下,全民動員,如文革再現,卻不給法輪功任何一點辯護的機會。光是不讓說話這一點,就證明了中共的那些惑眾妖言是經不起辯駁的,同時,這種不讓對方說話的環境也更加造成了編起謠來無所顧忌的後果。

中共誣蔑法輪功時,還有一根很喜歡用的棍子就是所謂的「迷信」。在古羅馬也是如此。羅馬人把新出現的,不符合他們自己意識形態的東西,稱作「迷信」,這一點同中共迫害法輪功時,把不符合中共意識形態的東西就貼上「迷信」標籤的做法可說是如出一轍。

要說掄起「迷信」的棍子來打人,沒有誰能出中共之右了。古羅馬只是紙上談兵,中共能通過它特有的全民動員機制,把所謂的迷信批判運動延伸到社會的每個角落,連小學生都不放過。

2. 澄清謊言與「護教士」

面對各種誹謗,早期基督徒中一些學者,比如賈斯汀(Justin,又譯為游斯丁)、特土良(Tertuliano)、雅典那哥拉(Athenagocas)、克雷芒(Clement)、伊格那丟(Igantius)、波裡家(Polycap)等,開始著書立說,駁斥反基督教的言論。他們被稱作「護教士」(Apologist),主要是辨明那些反對基督教的人的話是虛妄且毫無根據的,指出反對基督教的知識份子故意捏造虛假的事來污蔑教會。用今天的話說,相當於上訪陳情,或者講真相的活動。

在這些「護教士」行列中,以極負盛名的賈斯汀(Justin,一零三年~一六五年)為代表。他後來殉道,因此被稱為「殉道者賈斯汀」(Justin Martyr)。賈斯汀的「第一護教辭」(First Apology)是寫給羅馬君王畢尤(Antoninus Pius,公元一三八年~一六一年在位)和其諸子嗣及政要的公開信件,說明基督教不應當受到政府及教外人士的批評。

賈斯汀的「第二護教辭」(Second Apology)接著前本著作,是投訴給羅馬元老院的信件。他直言假如基督徒有罪,應該公開審訊,證實有罪才可定案,而不可只因其身份就加以定罪。針對基督徒不是好公民,有不可告人的目的,甚至被說成自殺狂之說法,賈斯汀等人都向羅馬皇帝做了解釋。賈斯汀說,基督徒是社會好公民的典範,不但足額繳納所有的各種稅賦,更是維持社會穩定和平的重要力量。

法輪功遭到誹謗和殘酷迫害之後,維護法輪大法,證實法輪大法,澄清謊言,講清真相也就成為了法輪大法弟子義不容辭的責任。到北京上訪,到天安門打橫幅,製作和散發真相資料……法輪功學員講真相的力度顯然也遠遠超過了當年的基督徒,這是因為法輪功學員面對的是比羅馬帝國強大無數倍的中共強權。

法輪功學員講真相的力度顯然也遠遠超過了當年的基督徒,這是因為法輪功學員面對的是比羅馬帝國強大無數倍的中共強權。(明慧網)

中共對言論封鎖的徹底程度,對社會各個階層各個角落的控制力度,對筆桿子和槍桿子運用的登峰造極之無與倫比,傳播謊言和輸出仇恨的那種從國內到海外無遠弗屆的覆蓋能力,以經濟利益威脅利誘全世界、收買和踐踏人類道德良知的流氓習性,是兩千年前的那些古羅馬皇帝們所望塵莫及的。

昔日獅子吃人 今天人吃人

大概鬥獸場餵獅子這種殘忍的刑法給人的印象太深刻了,早期基督徒所受到的迫害兩千年來一直讓後人心驚肉跳。其實,那是當時羅馬處決犯人的一種方式,並不是專門為基督徒而發明的。而中共在迫害法輪功中到底都幹了些什麼,目前還大量地被掩蓋著。當歷史揭開這一頁時,人類不知道會驚駭到什麼程度。光是二零零六年三月初曝光出來的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一事,都已經出乎人們的想像,驚呼這是「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

古羅馬是獅子在吃人,而中共是為了發泄私憤和撈取金錢去殺人,是用活人的器官去賺取暴利,等同於人吃人。(法輪功學員畫作,明慧網)

​​​​​​​我們無意去拿餵獅子的受害者與被活摘器官的受害者來比較,我們看到的是施暴者如何變得更加陰毒、險惡和變態。古羅馬是獅子在吃人,而中共是為了發泄私憤和撈取金錢去殺人,是用活人的器官去賺取暴利,等同於人吃人。

結語

自古以來,一個正信要流傳開來,必須要經過嚴厲的考驗。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之初,很多人還不了解法輪功到底是甚麼、二十三年間,經過法輪功學員在殘暴的非人迫害下和平理性反迫害,人們在看清中共邪惡的同時,更加了解了法輪功的真相。法輪功走向了世界,這是當初要迫害法輪功的那些惡人們絕沒有想到的。

後人們說,羅馬皇帝對基督徒的迫害,反而壯大了基督教。這是事實。一方面,迫害正信者在迫害中反而把其殘暴和邪惡暴露無遺,另一方面,反迫害者表現出的對信仰的堅定,對邪惡的揭露,真相的傳播,激勵和吸引著更多的信徒。假設人們頭腦裏裝滿了對基督教的那些污衊之詞,假設人們還對羅馬神崇拜有加,基督教又如何能壯大起來呢?

如果說歷史是一種安排的話,那麼過去發生的事情一定是為了讓今天的人們能從中吸取正面的教訓。現在法輪功學員經歷的也許正是早期基督徒走過的路,只是中共的欺騙性和掩蓋性使得這條路更為艱辛。

「搞政治」被中共作為一根打人的「棍子」,被賦予了特定的含意,用中共的「搞政治」來看待法輪功學員爭取信仰自由,維護真善忍的努力,顯然是不合適的。宇宙中正與邪、神與魔的較量,早已超出了人間骯髒的政治範疇。

法輪功學員是念在方外的修煉人,對政權沒有興趣,正如麥塔斯和喬高在《血腥的器官活摘》一書的結語所說,不是法輪功學員會成為中國的君士坦丁,而是中國未來的君士坦丁會成為法輪功學員。

歷史圖片: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來自十二個國家的法輪功學員在北京天安門廣場,他們和平呼籲中共結束對中國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和酷刑。(明慧網)

【關聯文章】
歷史在重演:堅持的力量(一)

【延伸閲讀】
熊熊火燄 照見中共政權邪惡本質
不為正義發聲 漠視邪惡的代價是什麼?
「法輪功是社會安定力量」台灣排字場面震撼心靈
最先活摘盜賣器官的城市 疫情頻頻爆發

明慧網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8/評論--耶穌的門徒是在「搞政治」嗎-(二)-234600.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9/評論--耶穌的門徒是在「搞政治」嗎-(三)-234601.html

(本文主圖説明:米開朗基羅,《聖彼得殉難》,公有領域)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推開明慧之窗,為心靈充實光明與智慧。

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