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能有幾個十九年?

人生能有幾個十九年?

文/明慧網黑龍江通訊員(明慧之窗記者沈容改寫)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七、十八日,甘肅部份地區和青海省西寧市的萬家燈火,響起了此起彼落的驚呼聲。

當地電視台四個頻道被成功插播了法輪功真相視頻《見證》與《歷史的審判》,播放時間達半小時之久。迫害法輪功的江氏集團為此暴跳如雷,隨即展開瘋狂報復。之後,十五名法輪功學員被抓捕,其中三十四歲的孫兆海被非法判刑十九年,九死一生的遭遇令人怵目驚心。

行俠仗義的血液 暗無天日的童年

孫兆海,一九六八年出生於黑龍江省佳木斯市的一個普通家庭,家裡有四個孩子,他排行老二。從小,孫兆海就喜歡讀書,常用漢字還沒認全,便捧著古代小說廢寢忘食地讀著。

他說:「我如癡如醉地看《三俠五義》、《岳飛傳》、《封神演義》、《三言兩拍》等。通過讀書,我了解了一些中華民族傳統文化──仁義禮智信、溫良恭儉讓……」這些傳統文化潛移默化薰陶了孫兆海的性格,也讓他的骨子裏,流淌著行俠仗義、誠實守信的血液。

然而,從他記事起,便時時籠罩著家暴的恐怖陰影。「我父親不但脾氣暴躁,還嗜酒,心情不順的時候,就打我們和我母親。十二、三歲時,我因一點小錯,實在太恐懼挨父親的打,萬般無奈之下,我決定離家出走,到鄉下親屬家裏。那個年代,通信不發達,兩個多月後,我才回到家。」

罹患「不死的癌症」 一本寶書救了他

當童年沒有了笑容,他的青春也成了黑白。二十歲的他,在發燒一個多月後,罹患了肺結核三型,俗稱「不死的癌症」。他雙側肺有空洞,會咯血,身體病病怏怏,瘦骨嶙峋,終日苦不堪言。兆海說:「當時母親心痛地嘆道,我這個兒子白養了。言外之意,我就是一個廢人了,這輩子完了。」

孫兆海先生。(明慧網)

原本,他以為此生再無好日,可兆海與妻子結婚後,相知相惜地走了過來。並在單位女同事的介紹下,一本寶書拯救了他的人生。

兆海說:「一九九七年三月,一位女同事告訴我,她煉了法輪功,說這才是真正的正法,還讓我買一本名叫《轉法輪》的書。四月初,我和妻子在書攤上買了一本《轉法輪》。因為我特別渴望看書,就趴在床上用了三個多小時大致瀏覽了一遍。」

讀法的過程中,兆海心情激盪,眼中的淚水不住的流!「我終於找到了我生命中苦苦追尋的!少年時期的我就在思索:人生的真諦是甚麼?《轉法輪》這本寶書解答了我生命中所有的困惑。我明瞭人生的真諦就是修煉──返本歸真。這個大法太好了!」

修煉兩、三個月後,兆海的天目開了,能看到閃閃發亮的法輪,當靜下來的時候,也能感到身前、身後都有法輪在旋轉。兩、三天後,更神奇的事發生了!

「我和妻子早晨剛煉完功、準備往回家走時,我突然感覺胸口和後背劇痛,痛得腰都直不起來。我當時沒有害怕,我知道,是我身體上不好的東西要去掉了。我慢慢彎著腰往家走,煉功場離我家一、兩百米吧,也就是三分鐘左右的路。我還沒進家門,疼痛感就突然消失了。我的肺結核被徹底的根除了,我的身體被師父徹底的淨化了!」

從那以後,兆海有了一個健康的身體,有了一個全新的人生。

法輪功教導人遵循真、善、忍原則做人處世,加上五套功法,不僅為廣大民眾帶來袪病健身的奇效,同時幫助道德提升,一九九二年在大陸傳開後,短短幾年間修煉者將近一億。中共國家體總一九九八年九月曾抽樣調查法輪功修煉人,祛病健身有效率總數高達97.9%。(明慧網)

邪惡的鎮壓驟然降臨

兆海有著淒慘的童年和悲苦的青年時期,是法輪大法將他所有苦難盪滌殆盡。可就在他沐浴重生的喜悅時,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風雨突變,一場邪惡的鎮壓驟然降臨。

孫兆海不能理解,為何政府無法容下一個教人向善、使千萬人身心健康的高德大法?他與佳木斯當地和中國各地千千萬萬個法輪功學員一樣,為捍衛真理,毅然走上了維護信仰的行列。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三日,兆海被以所謂「擾亂社會秩序」的罪名,被非法勞教兩年。兩年零三天的時間,對很多人來說可能是轉瞬即逝。但對於失去自由、非法拘禁的兆海而言,卻是度日如年的煎熬與漫長!地獄般的生活,使他的身心受到了巨大的摧殘。

夫妻倆的最後相見

非法勞教結束後,他的名字上了佳木斯 610 的黑名單。因為公安的騷擾,兆海在家裏僅過了一個中國新年便匆匆離去。那時,晚上到半夜乃至凌晨,經常聽到瘆人的警笛和瘋狂的砸門聲,法輪功學員時時都面臨被非法抓捕。

尤其當佳木斯有線插播法輪功真相節目成功後[1],孫兆海更被視為抓補名單內重中之重的人物。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日那一天,他同妻子在一家餐館聚餐,慶祝結婚八週年,並約定過幾天兆海三十四歲生日時,再一起慶祝,然而他卻沒有等到。

在一次大搜捕行動中,因為沒有抓到孫兆海,妻子竟被非法抓進看守所關押了一、兩個月。她在單位和家人逼迫下,辦理了離婚手續。而那一次餐館的相聚,竟是夫妻倆的最後一面,他們在往後近二十年的時間裏,再也沒有相見。

人生能有多少個十九年

為了讓更多人不受中共謊言的矇蔽,也讓更多的人了解法輪功真相,二零零二年八月,孫兆海參與了以電視插播的方式向甘肅省和青海省的民眾傳真相,被中共非法判刑十九年,那一年,他三十四歲。

從三十四歲到五十三歲的十九年,人生中如此重要的年華,孫兆海卻被迫在蘭州監獄中度過。那裏,中共人員為了迫使孫兆海放棄信仰,多次給他關禁閉和小黑屋,戴腳鐐、「熬鷹」、冷凍、限制飲食、禁止睡眠、坐老虎凳、睡死人床、野蠻灌食等。他還被警察群毆致兩處肋骨骨折,或在警察默許下,被犯人毒打到腦震盪。

為了讓法輪功學員放棄佛法修煉,中共使用上百種殘忍酷刑折磨拒絕所謂轉化的學員。(明慧網)

孫兆海走過蘭州監獄十九年的非法關押,獲得自由後,他描述了自己遭受滅絕人性折磨的幾個片段:

「一個月後,我從禁閉室被放出來,又立即被關到監區的小黑屋,當時我的身體已經是很虛弱了。在小黑屋裏,我連續九天沒有合過眼。他們強行讓我坐在小塑料凳上碼坐,就這麼熬著,用他們的話稱之為『熬鷹』。

「我昏厥後,將我扶到小塑料方凳上趴在靠背上,讓我睡了四個多小時,接著又是三天三夜沒有閤眼。那時我不知道自己的極限在哪裏,也不知何時是個頭!只感覺每一分、每一秒是那麼的漫長,那真是度日如年啊!」

「我的手戴著束縛帶(活動範圍只能解手、吃飯),腳上戴著腳鐐子;我絕食,被灌食;我被銬在地環上一晚上,躺不下,坐不下,還站不起來,上半身搭在床上,下半身在地上,後背仰靠在床上,腳固定在地上,特別難受的姿勢。我從來沒覺的一天二十四小時這麼漫長,一分一秒都是煎熬!」

號長看見佛的光影

在看守所裏,孫兆海碰到了一個號長,他在蘭州是有名的詐騙犯,有一次他親口告訴兆海:「我曾跟一位法輪功學員爭論神佛、修煉的話題,爭執的不亦樂乎。到了睡覺時間了,我躺在床上,頭腦中還在翻騰著爭論的話語。可突然間,在我眼前呈現出發著白光的佛的光影,讓我驚訝的一下從床上坐了起來。」自此以後,號長相信有神佛了。

一次午休,孫兆海和號長兩個人聊天的時候,他突然兩眼目不轉睛、直勾勾地看著兆海。兆海莫名其妙地問他:「怎麼了?」他也不回答,看了一會兒後,擺擺手,示意讓開坐的地方,接著把值班的年輕犯人叫到身邊,又注目看了一會兒,揮手讓其回去值班。

過後號長解釋道:「剛才我倆聊天時,我看到從你的小腹部位冒出一股白煙包裹住你的身體,慢慢地將身體完全包裹住,而且這白煙越來越白,越來越亮,簡直把我驚呆了。我有些不自信自己看到的,便把那個值班的犯人叫過來,卻發現那人全身都被黑黑的氣體包裹著。」

之前曾幾次讓號長看他手裏打印版的大法書,他只是表面答應,卻沒有看。這次經歷後,他主動拿起《轉法輪》看,剛看完第三講,竟發現多年的慢性腸炎頑疾,不知在甚麼時候好了,這下吃東西不用忌口,甚麼都敢吃了。號長自此徹底信服了法輪大法的神奇與超常。

結語

在中共二十三年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鎮壓與迫害中,兆海經歷了二十一年冤獄的迫害,面對不擇手段的腥風血雨、刁難折磨,我們不難想像那該有多苦!但兆海說:「相對我幸運得到師尊廣傳的法輪大法,相對於師尊的慈悲苦度,我受的那些苦真是微不足道。」

被非法關押的十九年,是一段痛不欲生、苦不堪言的經歷,當他幾度感覺看不到希望時,最牽掛的仍是身邊不明真相的人們。

兆海說:「我記得《西遊記》中的幾句話:『東土難生,正法難求,人身難得,全此三者,善莫大焉。』可貴的中國人哪,面對這浩瀚慈悲的法輪大法,面對這對人類有百利而無一害的法輪大法,事關你生命的未來,請你不要再冷漠麻木,不要再助紂為虐了!法輪功學員在邪惡高壓下拋家捨業、捨生忘死地講真相,真的是在魔鬼手中搶救人啊!我在監獄中給警察講過這樣的話:善待大法弟子,就是善待你們自己!」

註 [1]: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日晚,黑龍江省哈爾濱、大慶、雙城、齊齊哈爾、牡丹江、佳木斯、鶴崗、雙鴨山、雞西等市的大法弟子統一在各地市採取利用有線電視網插播法輪功真相錄像片。佳木斯真相錄像片在農墾系統有線電視網播出。

【延伸閲讀】
遭多年殘忍迫害 11月份17名法輪功學員含冤離世
執行錯誤命令 誰來買單
高牆隔開了相依為命的母女
一百個中國家庭的故事:年輕妻子的八年等待
一百個中國家庭的故事:一個三代家族的十年生死

明慧網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2/14/甘肅青海真相插播者孫兆海十九年冤獄-九死一生-453091.html

(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推開明慧之窗,為心靈充實光明與智慧。

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