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點中國疫情四大亂局 走出迷思見天機

盤點中國疫情四大亂局 走出迷思見天機

文/傅傑(明慧之窗記者宋蒖琂編輯)

近期大陸疫情爆發,其迅猛程度和感染者症狀嚴重以及疫死者眾多等情況,出乎很多人意料之外,與中共官方開放時的「奧秘克戎只是相當於一次感冒」的宣傳大相徑庭,與歐美等國與病毒共存的防疫生態也全然不一樣。

中國疫情飆升引發全球關注,各國專家、學者試圖對大陸突發疫情怪狀做出合理解釋,伴隨著重症和死亡率的攀升,中共專家們也陷入無法自圓其說的窘境。目前中國被病毒瘋狂肆虐的慘狀,疫情救治陷入一藥難得、一葬難求、醫療擠兌等亂局而難以自拔。面對瘟疫大流行,中共繼續吹噓一些空洞的政治口號,同時打開國門讓病毒再次無阻攔傳向全世界。

萬事皆有因緣,亂象亦可尋跡。盤點一下大陸疫情爆表的亂局與迷思,我們發現,意外的只是人事,失算的是中共人定勝天的狂妄,而天理天算、瘟疫有眼的善惡法則卻越來越彰顯效力。

大陸疫情亂局一:政府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

儘管中共當局日前停止了每日疫情播報,但人們都知道疫情飆升速度驚人。十二月二十九日,前中疾控流行病學首席科學家曾光推算,北京估計已有1800萬人染疫,佔北京人口的80%。曾光說甚至還有可能更高。

北京疫情爆發是從十二月七日新十條頒布後開始的嗎?顯然不是。據自由亞洲採訪北京一位政法高官說,北京在二十大前後疫情就已爆發。據北京坊間消息,十月中旬,北京朝陽區已經是疫情高風險區密集區域,不少高校內已經出現核酸檢測陽性人員。

擁有經濟衛生事業管理博士學位的尹力於十一月十三日就任北京市委書記。十五日,北京新增感染者371例,當日尹力便到北京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調研,並在朝陽區主持召開研究疫情防控工作會,承認疫情防控處於吃緊階段,強調要儘快遏制疫情上升勢頭。當時,中共防疫政策還處在動態清零階段。

二零二二年一月至十一月,北京全市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累計完成5331.0億元,全市一般公共預算支出完成6533.1億元,虧空1200多萬元。其中,衛生健康支出659.2億元,增長19.8%。教育支出和科學技術支出均增長7.8%,都用在教育和科技上了嗎?不是,用在了教育防疫物資和轉運隔離費上以及所謂病毒科學上了。

首都如此,全國照搬。十四億中國百姓三年清零水深火熱,人心思變。中共坐在火山口上,也在苦苦撐著如何應變,穩住權柄。

二零二二年十二月以來,中國爆發疫情海嘯。圖爲大陸民衆在醫院和藥店前排隊等候。(明慧之窗合成)

大陸疫情亂局二:傳播快、重症多、死亡率高

二零二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張文宏表示,這一波疫情感染率非常高,新年期間全國感染率可能將達到80%。就是11億人左右將感染中共病毒。近日,多地問卷調查顯示陽性感染率超60%。其中,四川實際感染率高於63.52%;海南預計全省感染率已達50%;浙江衢州感染率約佔總人口的30%-35%,一月初達到第一波高峰;浙江舟山感染人數比例達到30%-40%,預計於十二月底進入疫情高位平台期,高峰期維持一週左右。此外,重慶、安徽、上海、湖北、湖南等省市疫情正在高位流行階段。

這個傳播速度是相當驚人的,歐美有序放開的感染是階段性的波峰,第一波和第二波的感染率基本就在30%左右,而且一波比一波毒性小。大陸無序放開上來就是50%、70%、80%的感染率。而且,民眾反映根本不是像專家先前說的90%是無症狀,大部分是有症狀,而且症狀不輕。

澎湃新聞十二月三十日報導,上海多家三級醫院急診量猛增。十二月二十八日一天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仁濟醫院東院區急診就診量已達1500人次/天,南院區急診量也在1000人次/天。前來急診的新冠感染者佔據80%,其中老年人比例又佔了40%-50%。這說明還有50%~60%的不是老年人。

百度上一則關於北京的報導指出,目前北京各大醫院就診的50%是重症,但網友留言說,基本都是重症,不是重症誰沒事大冬天擠著上醫院找呼吸機?百度熱搜下面很多網友留言,根本就不是感冒,有30多歲年輕人說感染三週了,幹點事就累,有人說都兩週了一直咳嗽。還有網友說,自己一家人待在樓上,二十多天沒下樓,怎麼就全家感染上了呢?

關於大陸此波疫情的死亡率,更是讓外界驚詫不已。據路透社十二月二十九日發自北京的報導,總部位於英國的健康數據公司 Airfinity 二十九日表示,中國每天可能有大約 9,000人死於 COVID-19。但Airfinity這個估計數字可能比實際情況要低。推特上有網友透露,目前北京日平均死亡人數是8000人,最高的一天──十二月二十一日死了10700人,死者年齡也不是老年人,從二十歲到八、九十歲的都有。武漢總共12個火葬場,時光似乎又回到了二零二零年初。

大陸疫情如此嚴重,很多一線醫生和民眾懷疑病毒已經不是奧密克戎株,是否已經發生變異或是先前德爾塔毒株和奧密克戎株的雙毒感染?對此,張文宏說對病毒基因組開展持續監測,現在並沒有發現新的特殊毒株,上海目前主要是BA.5、BF.7。中共官方也否認大白肺和原始毒株有關,而意大利對來自中國的航班旅客進行病毒檢測,也沒有發現奧密克戎之外的毒株。

張文宏對此的解釋是:「臨床的實際情況告訴我們,絕不能說奧密克戎對所有人都不會有危險、都不會侵犯肺部」,「奧密克戎確實『會咬人』,脆弱人群會出現肺炎症狀,有些人甚至需要插管。」

但這種解釋不能完全說服人。年輕人是不是「脆弱人群」?為甚麼也會被咬?有人解釋說是中共疫苗的ADE作用,但新冠疫苗都存在ADE效應,只不過中共的滅活疫苗更甚。但中共曾向南亞、東南亞和非洲輸出十億國產疫苗,為甚麼這些國家沒有出現象目前大陸一樣的疫情呢?還有很多中共的高官、要人,他們打的可不一定是國產疫苗,為甚麼也批量疫死?

筆者還注意到一些常理難以解釋的現象。目前大陸醫院是病毒最多的地方,醫生帶陽工作,工作量極大,很多是退休醫生年齡很大了又找回來工作,這些人當中目前沒傳出來有批量死亡的。還有一個場所,就是大陸的養老院,上海約十多萬老人在養老院。今年三、四月份,上海的養老院不斷傳出有大規模染疫,《華爾街日報》曾報導上海養老院死了很多人;那還是中共執行清零政策階段,為甚麼現在卻沒有消息透露養老院出現大規模感染和死亡的?

對於大陸目前疫情怪狀,醫學界和科學界還沒有給出全面、科學、合理的解釋,當然跟中共疫情數據不透明有關,但另一方面,這種反常可能是中共自己也不曾料到的,這種意料之外似乎超出了人算。

二零二二年十二月初以來,中國大陸疫情全面爆發,造成各地醫療系統不堪重負:一藥難得 一葬難求。(明慧之窗合成)

大陸疫情亂局三:一藥難得 一葬難求

三年清零,中共將退燒藥限制銷售,導致產業鏈斷裂,政策急轉彎,企業家的信心沒轉過來,藥廠的工作節奏沒轉過來,導致藥品奇缺。另一方面,大陸人心變異,自私自利者、特權謀私者遍地皆是,導致藥品流通與分配機制完全扭曲。百度報導,目前中共單日可生產2億退燒藥片,但還是缺貨,原因是有投機倒把、囤貨倒賣者和特權拿貨者。自由亞洲報導,大陸有人網購藥品,拿到手後發現裏面的藥片已經流失了(不知被誰將快遞包裹挖了個洞,裏面藥片不翼而飛了)。

三年疫情清零,核酸業吃肥了。政策大逆,殯葬業又轉火了。日前有推特視頻傳出,北京那幾天死人高峰期,殯葬館排隊,要想加塞,要另付13萬元。這可能比私賣汽車搖號還要貴。軍方高層都等不到火化的機會,原二炮王副司令十三日在301去世,兒子說托人找關係火化,最後只能在房山私立火化場火化。日前,鐘南山說此波疫情死亡率不到0.1%,有網友跟評說,我們太低估了疫情的嚴重性、高估了專家的人性。

大陸疫情亂局四:歌舞昇平 拒絕外援的制度優勢

疫情如海嘯,患者如決堤,屍體堆積成山。中共卻依然歌舞昇平,央視二十六日發布《2023年春節聯歡晚會》以「欣欣向榮的新時代中國,日新月異的更美好生活」為主題。網易一篇《熱議:建議取消二零二三年央視春節聯歡晚會的呼聲越來越大》的文章引起網民共鳴,「無數老百姓苦苦等不來120急救車,一張張有名有姓的訃告密密麻麻。身為北京人,但凡還有一絲的人性,有甚麼臉面炫耀所謂的北京節日煙火氣?」但網易文章很快被下架。

不僅如此,中共還拒絕美國和德國等西方國家對中國百姓的疫苗、藥物和可能性的援助。中共外交部汪文斌說,我們有制度優勢能戰勝疫情。這個此前還將新冠死亡定義進行修改,成為世界上新冠死亡定義最窄的國家,同時中國各大醫院拒絕在疫死者的死亡證明書上註明死於新冠。

中共所謂的制度優勢本質上是反人類的優勢。

因中共隱瞞疫情,導致了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大瘟疫席捲全球。(明慧網)

天理百分百:中共病毒吞噬中共黨徒

撥開迷霧有青天,亂象背後藏真相。

中共機關算盡,到頭來反誤了卿卿性命。三年清零,清空了國庫、清空了民心。突發開放,以求快速全民陽性而全面恢復經濟,沒想到不僅出現醫療擠兌,病毒還專門吞噬中共邪黨黨徒、吞噬「革命的兒女」。

近期,中國文藝界、學術界、科學界以及高官、軍隊等領域內的,曾經為中共竊政做出所謂貢獻,為中共愚民統治站過台、幫過腔,替中共洗腦百姓的一些名人、紅人、專家學者、院士紛紛疫死。

這當中不乏很多是年輕「有為」者。十二月三十日,原央視主持人、42歲的傅大勇離世,傅大勇還當過專業演員,在熱播劇《外交風雲》中,他飾演中共早期特務地下黨王炳南。官方說他死於癌症,其實這期間死亡的,多和疫情有關。十二月十八日,39歲的京劇演員儲蘭蘭離世;十二月二十九日,中國航天科工二院導彈專家李君龍因新冠肺炎去世;十二月二十三日,曾鼓吹雙黃連的中國科學院院士、57歲的蔣華良去世;十二月二十一日,中共紅色話劇《紅旗渠》劇作家楊林離世,終年60歲。

此外,中共紅色舞蹈藝術家趙青、毛澤東扮演者國家一級演員張目等紛紛染疫離世。也有曾經污衊過法輪功的名人離世,如《人民日報》記者楊良化十二月十五日死亡,紅色導演陸曉光十二月二十四日死亡,他的劇組曾幾次上演誹謗法輪功節目。曾經污衊過法輪功的科學痞子何祚庥全家染疫,症狀嚴重。

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二零二零年在《理性》一文中警示:「這樣的瘟疫是有目地、有目標而來的。它是來淘汰邪黨份子的、與中共邪黨走在一起的人的。」「人應該向神真心的懺悔,自己哪裏不好,希望給機會改過,這才是辦法,這才是靈丹妙藥。」
李洪志大師還說:「遠離中共邪黨,不為邪黨站隊,因為它背後是紅色魔鬼,表面行為是流氓,而且無惡不作。神要開始鏟除它了,為其站隊的都會被淘汰。不信就拭目以待。」

如果說,此波疫情無序中有序,亂象中有定數,那便是這樣的天理在警示著世人。古話說,瘟疫有眼,大疫定向定時定點為淨化人類而來,而當今人類最大的禍亂之源就是中共,曾經入過黨團隊的邪黨一員,自然就是清理的可能性對像。

明真相 有出路

中共自誕生以來謊言說盡,壞事做絕,紅潮百年一路殺,土改、三反五反、反右、文革、六四直至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法輪功,造成至少8000萬人死於非命,上億的正信修煉人被推上了社會對立面,中共在迫害法輪功的殘酷運動中,使中國社會道德出現無底線的大滑坡,法制前所未有的大倒退,全民全官場在江澤民悶聲大發財的貪腐治國邏輯下,開啟了為錢無惡不作的魔鬼時代,為了錢可以拐賣婦女、販賣毒品、無貨不假,而且幹出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邪惡之事,如今,全中國人都在承受著迫害造成的共業,這也是疫情席捲全國全民的原因之一。

《被瘟疫侵襲的羅馬城》。(公有領域)

古羅馬尼祿曾迫害基督徒,在其後的數百年時間裏,古羅馬爆發四次大瘟疫,每次都是幾十萬甚至數百萬人、數千萬人死亡,公元六八年,尼祿死於羅馬暴動。公元七九年的大瘟疫,羅馬城內堆滿屍體,帝王提圖斯喪命。

公元一六六年,「安東尼瘟疫」降臨羅馬,死亡率是7%~10%,瘟疫肆虐了十六年,死亡人數高達500萬人,佔羅馬人口的1/3。公元二五零年,西普裏安瘟疫降臨,猖獗近二十年,2500萬人因此喪生。二七零年,帝王克勞狄二世死於瘟疫。五四一年,查士丁尼大瘟疫席捲東羅馬帝國,並且流傳到世界各地,整個六世紀,瘟疫爆發五次,共造成3000萬至5000萬人喪生。

親歷過羅馬瘟疫的約翰在其《聖徒傳》中寫道:「我們的後人會為我們因自己的罪行而遭受的可怕災禍感到恐怖與震驚,並且能因我們這些不幸的人所遭受的懲罰而變得更加明智,從而能將他們自己從上帝的憤怒以及未來的苦難當中解救出來。」

中共迫害法輪功二十三年了,期間經過了二零零三年的薩斯瘟疫、二零二零年的武漢肺炎至今,規模一次比一次嚴重,死亡人數一次比一次要高。

生命是可貴的,人類(特別是中國人)一定要認清中共的邪惡,哪怕是共產黨員或高官、紅人,趕快清醒,聆聽智者的真言,不要隨著紅魔被歷史淘汰,勇敢地退出中共黨、團、隊(三退)。

「治病治本」;明真相,才能找到根本的出路。

人類(特別是中國人)一定要認清中共的邪惡,勇敢地退出中共黨團隊。「治病治本」;明真相,才能找到根本的出路。(明慧網)

▌《九評共產黨》在線閲讀:https://www.tuidang.org/9ping/
▌ 三退自救:https://www.tuidang.org/

【延伸閲讀】
【明慧視頻】九旬老人「密接」不染疫的奧秘
「中國≠中共」 從幾個基本概念談起
歷史在重演:堅持的力量(二)
【聽文章】千古奇冤袁崇煥 顛覆現代人常識的明朝瘟疫大劫

明慧網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3/1/2/人算有意外-天理百分百-454399.html

(本文主圖來源:明慧網)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推開明慧之窗,為心靈充實光明與智慧。

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