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疫情快報(2023.01.04): 中共高層要求各地「應陽盡陽」

中國疫情快報(2023.01.04): 中共高層要求各地「應陽盡陽」

文/明慧網通訊員(明慧之窗記者宋蒖琂編輯)

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目前仍在中國大陸肆虐,感染者擠爆醫院,染疫死亡者劇增,殯儀館屍滿為患。

中國大陸染疫死亡者暴增

二零二三年一月一日,瀋陽一名出租車司機說:「十二月瀋陽疫情死的人太多了,瀋陽市鐵西區第八醫院的遺體沒處放,在外面搭個棚子,遺體就堆在外面,太恐怖了!」二零二二年十二月下旬,瀋陽市一名教師說,她的學生家長剛剛出現新冠症狀後死亡,家屬被殯儀館告知排在700多號,近日無車來拉遺體。

北京市一家殯儀館的二零二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遺體接運服務派車單」顯示,當天的預定編號(死亡人數)已經排到917(A202212260917),殯儀館車輛根本無法及時接運遺體。死亡原因寫著:肺部感染、呼吸衰竭、猝死、肺炎。據說是不讓寫「新冠肺炎」。北京市共有十多家殯儀館。

中共高層要求各地三月份前「應陽盡陽」

據大紀元獨家獲得的消息,中共高層內部不久前傳達了一份文件,要求各地在今年兩會前(通常三月召開)做到「應陽盡陽」,能染盡染,快速過峰,兩個月達到全面群體免疫的局面,確保生產恢復,以保中共政權。

為此,各地政府和企業紛紛出臺新規,要求陽性人員必須上班上工,不得請病假,否則扣工資沒商量。上海某機關工作人員宋文(化名)去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告訴大紀元,「現在上海遍地是陽性,中央督查組還說上海放開得太慢,批評上海,要快點放開,也有人反映現在死了很多人。但上面的意思就是要感染的盡量感染,要死的就盡快死了。」

中共高官名人專家死訊頻傳

◎ 一月四日,中核集團的消息稱,當天,中國快堆事業的開拓者和奠基人之一、中核集團快堆技術首席專家、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共黨員徐銤死亡,終年86歲。
◎ 一月四日,中國工程院已故院士名單中新增了核材料與工藝專家、中共黨員武勝
◎ 一月三日,中國科學院南京土壤研究所發訃告稱,該所趙其國院士因病醫治無效於檔日下午在南京死亡,終年93歲。趙其國生前為中國共產黨黨員,曾是中國科學院院士、著名土壤學家。
◎ 一月三日,《北京日報》稱,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離休教師孔繁根教授於二零二二年十二月三十日死亡。孔繁根是中共知名記者、攝影,被中共媒體稱為「英勇的」戰地記者,先後參加朝鮮戰爭等,曾拍攝一些中共用於宣傳的照片。
◎ 一月二日,一名知情人在社交平台上發布中國著名影視劇演員、81歲的杜熊文於當天去世的訃告。鄭榕曾參演過《智取威虎山》等多部紅色影視作品。
◎ 一月一日,中共黨員、中國工程院院士,煤炭工業部前副部長、黨組成員范維唐,因病醫治無效在北京死亡,終年87歲。
◎ 二零二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雲南省攝影家協會發布消息稱,雲南昆明攝影家協會名譽主席楊長福因病經多方治療無效,於當日早上在昆明死亡。楊長福在二零一九年獲得中共篡政70周年紀念章。
◎ 中共原副總參謀長李景上將,於二零二二年十二月三十日在北京301醫院去世。
◎ 中共已故上將蕭華的妻子、原蘭州軍區後勤部副政委王新蘭,十二月三十日去世。
◎ 原中共電力工業部副部長蹇先佛,因肺部感染,十二月三十日晚在北京去世。
◎ 江西省原副省長陳癸尊,因病醫治無效,於十二月二十九日病亡。
◎ 四川省原副省長刁金祥因病醫治無效,於十二月十一日去世。
◎ 據香港中聯辦十二月三十日唁電,原中共新華社香港分社副社長、香港中聯辦副主任鄭坤生去世。
◎ 中共軍隊死亡官員還包括中共前陸軍指揮學院院長周村、中共前第二炮兵政委李同茂、中共總參謀部警衛局前警衛秘書孫勇等人。

大陸媒體:近日急診就診人數不斷攀升

大陸媒體一月二日報導說,連日來,隨著疫情防控「政策的調整」,急診就診人數不斷攀升,重症患者持續增多,山西醫科大學第一醫院動員一切力量,全力以赴開展新冠病毒感染救治工作。二零二二年十二月七日以來,共收治患者6000餘人,其中重症和危重症患者3012人,佔急診就診人數的49.72%。

山西醫科大學第一醫院急診醫學中心十二月中旬開始日就診量持續增長,二十四日高達407人次,且危重症患者佔到70%左右。急診醫學中心許多醫護人員告別家人,入住醫院24小時待命;護士長張某某連續兩週沒有回家,父母、孩子發燒都顧不上照顧。

死亡原因不准寫「新冠感染」

上海公務員宋文對大紀元記者說,「前兩天朋友家老人發燒昏迷送醫院,拍片發現肺部白了一大塊,後來去世了。死亡證明書上的死因不讓寫新冠(中共病毒),醫生告訴他寫新冠得衛健委批,還說他不孝,不想讓老人盡快火化,結果簽了因其它病而死。」

明慧網讀者來信說,武漢市一位70多歲的老人死了,家人到派出所下戶口,派出所要求必須說是別的病死的,如果說是發燒死的就不下戶口,家人只好說是糖尿病死的。

武漢市要求死亡的人不能跨區焚燒,不許家屬在火葬場等,28小時後直接去拿骨灰盒。根據中國的媒體報導,武漢協和醫院在十二月感染還未到頂峰時,已收治一萬六千多名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當中三分之一是重症和危重病人。

全國重症患者中大量出現「白肺」並導致患者快速死亡,特別是其中青壯年佔比不少。中國某地醫生告訴新唐人電視臺:「重症的達到三分之一以上,四十多人,大白肺有十幾二十個,大白肺可不止全是老年人,20多歲、40多歲、60多歲的也有啊!讓我有點恐慌,醫院裏到底甚麼情況。」

安徽一名青年死亡證書上寫著「新冠感染」死亡,其父親李兵一月二日接受大紀元專訪,詳述兒子從感染到離世短短不到一週,以及火葬場地上放滿死屍,但國家不許說死於「新冠感染」的內情。他呼籲,不要以為青壯年染疫就不會死亡,一定要萬分小心這凶猛的病毒。

在殯儀館的工作人員開發票時,李兵從其電腦看到了一批死者資料,年齡欄顯示最小的16歲,最大的70歲。35歲到50歲這個年齡段的很多。死亡原因寫著「肺部感染」,沒有一例寫「新冠感染」。

死者家屬:純粹想把老人都整死?

天津一位近九十歲的老人感染新冠肺炎後呼吸困難,導致心肺功能衰竭,搶救無效,在新年前夕去世。他兒子胡鵬對自由亞洲電臺說,「我當時打120,急救中心說,我前面有90個人在排隊,要我等了一會兒,就問我要去哪家醫院,而我想去天津醫科大學第二附屬醫院,他說你別想去那邊,因為連醫院大門都得排隊進,我問去哪兒啊?後來說那就去天津醫院吧,但天津醫院是骨科醫院,他說最少你能進急診室,就給我安排去那間醫院。醫院的急診室都是滿滿的,走廊都是人,一個個躺著,ICU這類特別緊,根本排不上位子。當時急診室走了4個老人,都是80歲以上,連醫生自己也跟我說,他們是骨科,不是這個專業,現在各個醫院都抽調各類醫生,你看多難呀!」

胡鵬說,安排父親從醫院到殯儀館,是另一項挑戰。他表示,沒能力動用關係的普通民眾,根本沒有辦法在短期內做任何安排。「到了殯儀館,全是人呀!殯儀館的人跟我們說,以前一天燒40多個,現在一天燒240個,他說到大的殯儀館,一天要燒500到600個。」

作為死者家屬,胡鵬除了難過,也有很多疑問和質疑,希望當局能給死者家屬一個說法:

「三年防疫、三年清零,都清甚麼了呢?抗原試劑、試劑買不了;感冒藥、感冒藥買不到,你到北京,北京甚麼都沒有。你說這三年幹啥了?甚麼都沒幹。招了一批大白,建了一批方艙,全員核酸檢測,把這些醫療資源全都浪費沒了,對不對?全靠老百姓自己在家、自己硬扛、自己自救。晚放過半年也好,早半年也好,都比現在放開強。你知道冬季老年人容易集中得病的時期,你這時候放開,這不是純粹想把老人都整死嗎?」

澳大利亞:須提供48小時以內陰性證明

澳大利亞日前宣布,來自中國的旅行者從一月五日開始要提供48小時以內新冠檢測陰性的證明。澳大利亞衛生部負責人表示,這樣做的原因是目前缺少來自中國的傳染病消息和數據,政府必須保持警惕。

比利時政府一月二日宣布,將對從中國抵達的飛機上廢水進行新冠病毒變種的測試。這是為防止新冠病毒傳播所採取的新措施的一部分。與此同時,歐盟衛生官員將於一月四日就協調應對措施舉行會談。

一月三日,韓國政府要求從一月七日起來自香港、澳門的人員也要提供中共病毒(COVID-19)檢測陰性證明。三日,韓國的海外流入確診者中,76%是中國人。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毛寧在二零二三年一月三日舉行的例行記者會上回應稱:「部分國家採取僅針對中國的入境限制措施缺乏科學依據,一些過度做法更讓人不能接受。」然而,近三年來中共對入境者要求多重檢測和長時間隔離,甚至對一些希望回國奔喪的華人拒發簽證。

據中國民間權益組織「民生觀察」一月一日發布的消息,廣州白雲機場在十二月三十日仍然要求海外入境的旅客實行5+3隔離政策,引發包括留學生在內的民眾聚集抗議,並與警方發生衝突。現場有學生試圖走出機場被警察毆打,家裡有老人去世的學生帶著死亡證明也不得放行。大批旅客當天被當局使用大巴車帶走隔離。

【延伸閲讀】
盤點中國疫情四大亂局 走出迷思見天機
中國疫情快報(2023.01.01): 法專家憂中國成巨大病毒變異工廠
大疫凶險 為何「退黨」是避疫良方?

明慧網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3/1/4/二零二三年一月四日中國大陸疫情簡訊-454499.html

(本文圖片來源:明慧之窗)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推開明慧之窗,為心靈充實光明與智慧。

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