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回頭卻遇害 滕玉國始終堅持正信

浪子回頭卻遇害 滕玉國始終堅持正信

文/明慧網遼寧通訊員(明慧之窗記者朱靜茹編輯)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遼寧瀋陽朱爾村的村民都知道,滕玉國可不是一個好惹的主兒。他父親是大隊的書記,家裏開個磚廠。滕玉國經常喝酒打架,不少人挨過他揍,拘留所進了幾回,也不悔改。一次,滕玉國酒後與一個虎背熊腰、一米八的大漢打架,一腳就將大漢的眼睛踢瞎了。

老父親替他賠了三萬元的鉅款,滕玉國妻子哭著喊著要離婚,這日子沒法過了。年輕時的滕玉國就是這樣一個誰也惹不起的混混兒,一家人為他操碎了心。

浪子回頭修大法 脫胎換骨

九十年代初,當法輪功傳播到瀋陽市的時候,滕玉國與父親都讀了《轉法輪》,作為大隊書記的父親告訴滕玉國,學吧!這是修佛的大法。學了法輪功的滕玉國脫胎換骨,煙也不抽了,酒也不喝了,再也不與人打架了,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做人。老婆也不再吵著與他離婚了。

《轉法輪》是指導法輪大法弟子修煉的主要書籍,此書已被翻譯為四十多種語言。(圖片來源:明慧網)

遭暴力綁架、非法判刑

正當滕家一家人日子越過越快樂的時刻,忽有不測風雲!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輪功,一時間烏雲壓頂,滕玉國多次被非法關押。

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三日上午,滕玉國和老伴在院子收拾南瓜,一群警察闖入院中。這群警察無視滕玉國堅稱「信仰無罪,自己修煉法輪功無罪」的抗議,凶殘地將年近七十的滕玉國臉部打出血,強行戴上手銬和腳鐐。警察還惡狠狠地對滕玉國說:這回你拒捕是罪上加罪。

滕玉國的老伴兒在驚顫與無助中,眼睜睜地看著臉上淌血的滕玉國再次被警察野蠻地拽上警車。

二零二一年二月十九日,瀋陽市於洪區法院人員電話通知滕玉國的妻子:「滕玉國的案卷已轉到於洪區法院,要開庭了。」法院人員問:「你們是否請律師?如果要請律師,請在二月二十日告訴法院。」滕玉國老伴回答:「我是農村婦女不識字,不知怎麼辦理,我得找親屬幫助才行,只一天時間,那哪來得及呀!」

法院電話中回答:「我們是辦事員,上傳下達,若是你明天不來電話,你就是自動放棄請律師的權利,由我們給安排律師。」說完電話就撂了。

滕玉國被電話開庭,他的女兒參與旁聽。滕玉國被於洪區法院非法判刑五年,被劫入瀋陽市東陵監獄。

東陵監獄向家屬隱瞞病情

東陵監獄一直向家屬隱瞞滕玉國的病情,由於疫情,不許家屬接見,東陵監獄一直跟家屬說,滕玉國身體很好,沒甚麼事。其實當時的滕玉國身體已經非常不好,大小便失禁,大約已經有六個月了。滕玉國請一個要釋放的犯人,把自己的病情告訴家裏,這樣,家屬才知道了滕玉國的真實情況。

瀋陽東陵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致死的黑窩之一。(圖片來源:明慧網)

聞訊趕到的家屬在東陵監獄見到滕玉國時,有四個警察看著他。滕玉國坐在輪椅上,人已瘦得皮包骨,脫相,腿部一按就是一個坑,大小便失禁,不能自理,穿著紙尿褲。

監獄負責人告訴家屬醫院的檢查結果,滕玉國的腸子裡長滿了腫瘤,腸道堵塞。腫瘤又擴散至肝部,已是癌症晚期。一是把滕玉國送老殘隊,就不用參加勞動;一是家屬拿錢,送滕玉國到監管醫院治病,做手術治療,治療費用由家屬負擔。憤怒的家屬質問獄警,為甚麼隱瞞病情?錯過了實施手術的時機!

醫生說活不了幾個月 監獄拒絕「保外就醫」

二零二二年十一月初,在家屬的要求下,滕玉國送入第四醫院(東陵監獄的對口指定醫院)救治,但已無法手術治療。家屬要求「保外就醫」,因滕玉國堅持信仰,監獄人員出爾反爾地拒絕了,並威脅家屬必須承擔全部醫療費,否則送回監獄繼續關押。

第四醫院的醫生開刀打開滕玉國的腹腔後,發現已經無法手術,甚麼也沒給他動,就又原封不動地給縫合上了。醫生說,滕玉國活不了幾個月了。現在就是打針消炎,打點滴,打白蛋白,必要時輸血。滕玉國不能吃飯,家屬做的八寶蓮子粥他只喝了幾口湯。他也不能坐起來,整天穿著尿布,也沒有大便。

在第四醫院,滕玉國依然住在監護病房,戴著腳鐐,有警察輪流監視。滕玉國的女兒與老伴輪流在醫院照顧。老伴去年做過肺部手術,身體也非常虛弱。一家人非常艱難。每天醫療費就得四、五千元,家屬手中僅有的六千元都交了醫療費,一家人面對痛苦無助的遭遇,欲哭無淚。

就在滕玉國被迫害得生命垂危的情況下,面對家屬提出正當的保外就醫申請,東陵監獄的領導原本同意,卻出爾反爾,以滕玉國不「轉化」、不簽字放棄修煉法輪功為由,要將滕玉國轉回東陵監獄醫院繼續關押。

迫害致死、不讓家屬接近遺體

由於家屬無法承擔高額的治療費用,監獄又不同意保外就醫,滕玉國於十一月三十日被轉回東陵監獄監管醫院。僅一天,滕玉國就不行了。

東陵監獄為了不讓滕玉國死在東陵監獄,推卸責任,於十二月一日(回東陵監獄的第二天),就打120電話,叫救護車將滕玉國送入瀋陽739醫院,送入重病室搶救。739醫院來了許多警察,樓上樓下都是警察,他們害怕家屬維權反抗。

十二月二日下午,東陵監獄通知滕玉國家屬,說滕玉國在739醫院搶救,滕玉國的老伴、兒女、親屬等到場,家屬到後,滕玉國在重症室裏插滿了管子,人還有呼吸,可以睜開眼睛,但已經不能發聲,獄警不允許家屬近距離靠近。

腳鐐下的生離死別

在老伴的一再請求下,老伴被允許靠近滕玉國一段時間。四十年的恩愛夫妻,面對最後的生死離別,一旁是數名監控的警察。老伴發現滕玉國還戴著腳鐐,憤怒地對警察大吼:「臨終前必須摘去滕玉國的腳鐐,否則我就和你們拼命!」警察同意了。老伴對著滕玉國的耳朵大喊「江澤民死了」,滕玉國吃力地點頭。

滕玉國含冤離世

十二月二日晚上十一點五十一分,滕玉國在多名警察的監控下含冤離世,獄警不許家屬靠近滕玉國遺體,不許家屬給穿壽衣,花五百元雇佣殯儀公司的人員給穿,然後監控直接將遺體拉到殯儀館。十二月四日,滕玉國火化時,東陵監獄的獄警及相關人員,一直全程監控。據說,東陵監獄害怕家屬搶屍鬧事。

滕玉國在被非法抓捕前,身體非常健康。在獄中,滕玉國一直堅持信仰大法,不「轉化」。監獄只讓家裏每個月存100元,滕玉國在吃的方面,沒錢買東西,人瘦得一把骨頭。滕玉國被折磨致死,東陵監獄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延伸閱讀】
遼寧張小娜遭冤判 失明夫:妻無罪 救救苦難家庭
大學女教師遭性酷刑案 吉林公檢法拒受理涉包庇罪
全國第一例法輪功學員被打死案例的真實原因

明慧網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2/15/法輪功學員滕玉國被瀋陽東陵監獄迫害致死-453145.html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1/11/修大法脫胎換骨堅持正信-籐玉國被冤獄致癌症晚期-451756.html

(全文圖片來源:明慧網)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推開明慧之窗,為心靈充實光明與智慧。

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