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什麽遺產最可怕?費城最大報紙告訴您

江澤民什麽遺產最可怕?費城最大報紙告訴您

文/明慧網記者英梓 (明慧之窗記者李蓮編輯)

二零二二年十二月十四日,江澤民被宣佈死亡兩周後,美國大費城地區發行量最大的英文報紙《費城問詢報》(The Philadelphia Inquirer),刊登了費城華裔工程師黃奎撰稿的「江澤民的遺產」一文。

黃奎認為,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留下了最可怕的遺產,就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下令:以群體滅絕式的迫害來「鏟除」法輪功。文章最後說道:「江的死亡,讓中國人民有望遵從自己的良知,停止參與惡毒的滅絕(法輪功)運動。」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還是清華博士生的黃奎因堅持真善忍信仰,不放棄修煉法輪功,被中共綁架、非法關押五年,期間遭到酷刑折磨,受盡煎熬。

一起來看看他曾經經歷的這一切,也就不難理解,費城發行量最大的英文報紙爲什麽接受一篇揭露江澤民最可怕遺產的文章。

二零零八年黃奎在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讀書時留影。(黃奎提供)

迫害發生前

黃奎出生於河南省信陽地區的一個普通工人家庭,年少用功學習、成績拔尖。一九九四年,他以優異成績考入清華大學。之後,他憑全班第一的成績,被推選為班長和精儀系科協副主席。

一九九八年初,黃奎拿到一本《轉法輪(卷二)》,從此修煉。二十五年後,在回憶當初經歷時,他依然記憶猶新:「法輪功書籍講的道理非常高深,把人世間、漫漫歷史長河的謎底都講清楚了。」

當年二十歲出頭的黃奎深深體悟到,法輪大法正是自己一直在找尋的真法。修煉後,他每天閱讀李洪志先生的著作;並堅持到清華十食堂邊的小樹林參加集體晨煉。

當時,清華大學校園內已有十來個法輪功煉功點了。每個煉功點最多時有上百人集體煉功,非常壯觀。修煉後,許多學生不再睡懶覺、打遊戲了,身體健康、道德提升,更多學生不斷加入修煉行列。學員們可以自由修煉、交流,那段時間是黃奎感到最幸福的時光。

一九九八年黃奎和其他學員在北京某高校洪法煉功。(黃奎提供)

法輪功不僅讓黃奎得到身心昇華,還讓他開智開慧。本科畢業前,直接保送博士,並於一九九九年九月成為清華大學的博士生。

一九九九年黃奎獲得北京清華大學優秀畢業生稱號(150人中只有3人獲獎)。(黃奎提供)

江澤民最可怕的遺產──群體滅絕式迫害法輪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黃奎在明慧網上看到全國各省的義務輔導員,同時被抓,感到非常震驚。第二天,他和清華同學去信訪辦上訪,看到武警當街拽打、強行將法輪功學員拉進早已準備好的公車。公車將大批學員拉到北京郊區的石景山體育館和豐台體育館。

黃奎親眼看到一些法輪功學員被反覆毆打,並被澆水,一位清華學生被打得T恤衫都被撕成條狀。黃奎記得,當時北京的氣溫驟然升高,地面溫度高達50多攝氏度,像是人間煉獄。之後,黃奎多次去國務院信訪辦上訪,去天安門廣場打橫幅,還曾輾轉接受西方媒體採訪。並因此被抓、被打、被休學。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三點,清華大學管理員讓所有人都去看電視,中央電視台第一次播放中共中央的決定。中共對法輪功的公開打壓正式開始了。

一夜之間,所有媒體突然開足馬力、鋪天蓋地誹謗法輪功。江澤民對法輪功下達了「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滅絕政策。從上到下的非法機構 610 辦公室,專門針對法輪功實施長達二十三年的迫害,至今未停止。

在江的授意下,軍隊與武警醫院協同,大量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並形成「一條龍」產業,實施「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五日,北京氣溫驟降,寒風凜冽,當時的中共黨魁江澤民公然向法國《費加羅報》誣蔑法輪功為「×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兩天後,中共喉舌《人民日報》就發了社論,污衊法輪功,就此迫害再次升級。

清華學子的千古奇冤

面對迫害逐步升級和國際社會的一片沉默,黃奎深感,這場打壓,打掉了人們尚存的最後一點善念,這將是整個民族的災難。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六日,黃奎在珠海的出租房裏被綁架,被非法監禁在珠海市第二看守所,與二十名囚犯擠在一個狹小的獄室裏,見不到陽光,呼吸不到新鮮空氣,吃喝拉撒睡都在那裏,還要做奴工產品。

黃奎說,每週七天、每天至少工作十六個小時以上,一分鐘都不停,沒完成,晚上就不能睡覺,接著幹或是挨打,就是那麼一個狀態。他製作的奴工產品有各種塑膠花、聖誕樹燈飾、項鏈、月餅盒、檯燈,還有蜘蛛俠玩具等。最離譜的是加工食品,每人發一個大鉗子去夾開心果的硬殼,讓其半張口。

同時,黃奎還不斷地受審訊、毆打。任何抵制都會遭到殘酷的報復。他曾兩次絕食,獄警就用金屬鉗子撬開他的嘴,強行將不明液體灌進他的胃裏。第二次絕食後,在數百名囚犯面前,黃奎被戴上手銬示眾,並被逼迫下跪。十幾名獄警用高壓電棍電他。電流通過他的身體,引起劇烈的抽搐。

黃奎在看守所和監獄總共被非法關押了五年,包括近一年的單獨監禁。有一次,他被剝奪睡眠整整一個月。

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四日下午,美國費城中國城舉辦的反迫害集會上,黃奎回顧了當年自己的親身經歷。

江罪大惡極 需徹底清算

二零一五年七月,海內外三十四名清華教職工和學生集體起訴江澤民酷刑罪、反人類罪等,並要求賠償。已經身在美國的黃奎作為受害者,也參與了這一訴訟。澳洲的律師義務為訴訟準備了案卷,並寄到北京的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和公安部。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六日,黃奎在美國首都華盛頓參加七・二零法輪功反迫害十六週年集會。(明慧網)

同年九月二十一日,《美國國會山報(The Hill)》刊登了黃奎的博客文章,講述控告江澤民的原因。

黃奎說,江對法輪功的迫害是針對一億修煉群體的大規模迫害,不僅是針對法輪功學員本人,還涉及到法輪功學員的家人及朋友,公檢法司、媒體、教育系統等,迫害的範圍之廣,難以想像。

他說:「江是個罪大惡極之人,遺憾他死前沒受到人間正義的審判,但對他的餘毒一定要公諸於世,他對人類(尤其是中國人)的禍害絕對要徹底清算。人間正義終將得到伸張。他貪腐的家族也逃不過正義的審判。」

「三退」是災難前自救的良方

黃奎表示,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給中國帶來極大災難;而中共漠視百姓的生命,它只在意自身的統治。如果還認不清中共本質,遠離它,相當危險。

當前國內疫情大爆發,中共從毫無人性的極端封控,到毫無徵兆的突然解封,藥品極度短缺,醫療設備不足,人們無法得到醫治。中共還讓人趕快復工,導致疫情加速傳播。許多殯儀館、醫院都已爆滿,走廊裏都是屍體,火化都來不及,大量中共高官、黨員和追隨中共的人都死了。

黃奎說,中國有句古話:「多行不義必自斃」,「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中共肯定會遭天譴,跟它站隊的人等於在給其增加能量。對於普通民眾來說,最重要的辦法就是「三退」(即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才能跟邪惡的組織劃清界限,提升心中正氣,抵禦邪氣入侵。那麼中共遭天譴時,災難就輪不到你頭上。

黃奎強調:「保持善良的底線,並三退,對一個人來說,尤其在這動盪的時代,非常重要。」
黃奎強調:「保持善良的底線,並三退,對一個人來說,尤其在這動盪的時代,非常重要。」(明慧網)

▌《九評共產黨》在線閲讀:https://www.tuidang.org/9ping/
▌ 三退自救:https://www.tuidang.org/

【延伸閱讀】
從《沉默呼聲》看清華學子當時遭受的迫害
迫害浩劫:清華學子的血與淚
假如歷史沒有江澤民 中國今天會怎樣?

明慧網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2/12/29/前清華博士生揭江澤民最可怕的遺產-453845.html

(本文主圖來源:Pxhere)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推開明慧之窗,為心靈充實光明與智慧。

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