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兩個十六年 我終於上車了

等了兩個十六年 我終於上車了

文/無無(明慧之窗記者高嘉成改寫)

那天,我做了一個夢,夢中我和媽媽在月台上等火車,人很多,媽媽說後頭人少些,便往後走,我不想走,就站在原地等。沒多久,火車進站了,可是卻看不見媽媽。

我猶豫了,到底要不要上車啊,萬一我上了媽媽沒上,不就走散了嗎?正想著,車門已經要關了,我急著伸出一隻手放在門縫處,心想如果門能打開,我就上,結果門真的打開了,我快速跳上車,火車也瞬間啟動。

車上每個座位都坐滿了,還有些人站著。有老人帶著孩子,也有人聚在一起聊天,大家看起來都好高興。我往後邊車廂走去,想找媽媽,走到一半就遇到了正往前走的媽媽,我慶幸自己沒有留在月台等下去,不然就真的錯過了。

醒來後,還回味著夢中的情景,那是好像離鄉多年的遊子,終於搭上了返家專車的快樂心情。

這年,我三十二歲,剛開始跟著媽媽學煉法輪功,為什麼會走上修煉,要從我十六歲說起。

十六歲的我 緣分來了卻擦肩而過

十六歲那年,我讀高二,暑假裏某一天,媽媽對我說,公園裡好多人在煉法輪功,我們也去吧。

那時在中國大陸煉法輪功的人非常多,每天一大早,公園裏站滿了人,煉完功接著上班幹活兒。記得當時國家體委還做過大面積調查,證實法輪功祛病健身效果十分顯著,而且是免費教功,於是我就去了。

那時在中國大陸煉法輪功的人非常多,每天一大早,公園裏站滿了人,煉完功接著上班幹活兒。(明慧網)

我雖然參加了晨煉,但並未進一步了解法輪功是甚麼,只把她當成鍛煉身體的一般氣功。升入高三後,功課緊張,便自然停止了。媽媽也因工作和家務繁忙,同樣不了了之。

現在回想起來,我和媽媽其實是錯過了第一次修煉法輪大法的珍貴機緣。

發生在我們母女身上的神奇事

多年後,媽媽有天在路上偶然遇到了一位老朋友,她從一九九六年就開始修煉法輪功。她跟媽媽說,法輪功修的是真、善、忍,除了煉功,還要看書學法、修心性,是性命雙修的佛家上乘功法。

她告訴媽媽,中共是無神論,宣揚「假惡鬥」,電視上的造謠抹黑法輪功是為打壓找藉口,她勸媽媽千萬別錯失機緣,還說:「姐,快回來吧!」

這句彷彿來自親人的呼喚,讓媽媽熱淚盈眶。媽媽立刻從她那裏請了《轉法輪》書和煉功帶,回家開始認真讀書和煉功。

媽媽那時患有嚴重腳疾,多年來看醫用藥都不見好轉,經常疼痛難忍,神奇的是,修煉沒多久,媽媽的腳就不再潰爛了,於是,媽媽堅定了修煉法輪功的決心。

可當時我聽了中共的宣傳多年,不但聽不進媽媽講的真相,還反對媽媽煉功。直到後來我自己的一個經歷,才讓我徹底轉變了觀念。

那天,我感冒發燒,不吃不喝,後來近乎昏迷,迷糊中好似被千斤重石壓著,怎麼使勁也說不出話、醒不過來。

媽媽見狀嚇壞了,在我耳邊一直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逐漸我感覺有點力氣了,便隨媽媽一起念,念了幾遍後,媽媽說,看見一個長尾巴的黑影從門口竄了出去,

頓時我如釋重負,感覺身體突然輕鬆了,人也清醒了,開始想吃東西了。

從那之後,我不但贊同媽媽修煉,也認同法輪大法真的是有奇效的好功法。

從那之後,我不但贊同媽媽修煉,也認同法輪大法真的是有奇效的好功法。圖為台灣法輪功學員在自由廣場前煉功。(明慧網)

真心開始修煉 二十多年的近視好轉了

時光荏苒,一晃走到了我人生的第二個十六年。這一年,我在媽媽的督促下,和媽媽一起學了一遍《轉法輪》,也開始學盤腿煉靜功。

原本我怕盤不住腿,沒想到第一次煉靜功,我一坐那就入靜了,感受到像《轉法輪》書中說的「感覺自己好像坐在雞蛋殼裏一樣美妙」的境界。這次煉靜功,我盤腿坐了四十多分鐘,遠遠超出想像。

我在離開十六年後,又重新拾回修煉法輪功的信心。

煉功第二天,我驚奇地發現,我近視二十多年的眼睛竟然有了好轉,看東西不會重疊了,看稍微遠點也沒那麼模糊費勁了,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我高興極了,堅定了修下去的決心。

如今,修煉幾年來,時刻感受到修煉的美好,生活過得積極踏實。我也明白了人來世的目的,就是要返本歸真。

我多麼希望那些像我十六歲時一樣,曾有機會接觸了大法,但由於種種原因離開了的人們,快快回來吧!

【延伸閲讀】
珍貴機緣得大法 中國新學員元旦謝師恩
台大醫師黃士維:在人生低谷成爲最幸福生命
當科研碰上修煉:台灣張美濙教授的震撼和領悟
三千年一開的優曇婆羅花綻放 意味著什麼?

明慧網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9/十六年一次的珍貴機緣-303755.html

(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推開明慧之窗,為心靈充實光明與智慧。

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