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堅信

母親的堅信

文/山東法輪功學員欣宇(明慧之窗記者金弘怡改寫)

母親今年七十七歲,一九九七年春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至今。目睹大法給予母親的身心健康,我由衷地感到幸福。二十年來,母親經歷中共一次次的迫害,讓我看清了迫害者的邪惡和本質。

感受大法神奇 不再牽掛母親

從我記事起,父親就在外地部隊工作,母親撫養我和妹妹,還要上班,非常辛苦,落下了一身的病。特別是有時腰腿痛得起不了床,下不了地,中西藥、針灸、打封閉針以及各種偏方,都用過也不好。

記得我上小學三年級時,母親病得厲害,下課後同學們都在教室外面玩得熱火朝天,而我卻獨自一人趴在桌子上想:等我長大了給母親買個輪椅,推著她……想著想著,眼淚便悄悄地往下流,同學看見問我怎麼了?我趕快抹兩把眼淚說:「沒甚麼……」

母親一九九七年春開始修大法,那時我剛畢業,在外地上班,回家看到母親多年被疾病折磨的身體煥然一新,充滿著活力,每天三點多鐘起床參加集體晨煉後,騎著自行車到百里以外的鄉鎮、農村去洪法教功。

我感到了大法如此的神奇,生活充滿了信心和希望,再也不用苦苦牽掛母親了。

母親一九九七年春開始修大法,多年被疾病折磨的身體煥然一新,充滿著活力。圖為濟南近萬名法輪大法修煉者在山東省體育中心廣場集體煉功。(明慧網)

中共逼百姓「指鹿為馬」

風雲突變,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了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母親被綁架、非法抄家。這讓我感到非常的迷茫,中共為甚麼把幫助人民祛病健身、提高人民道德的功法當作「×教」來打擊呢?(中共是真正的邪教

一天,母親單位的一位和藹正直的局長,奉上面的指令來我家做母親的工作,他指著桌子上的西瓜說:「西瓜瓤是紅的,他們非要說成是黑的,妳就跟著說唄,頂著風頭上,一點好處也沒有。」

我聽了後,當時覺得這位叔叔說的「有道理」,在中共體制下的國家幹部,都這樣無可奈何地違心對待眼前發生的一切,我們這些年輕人又能奈何?

年底我把母親接到我住的城市幫我照顧小孩,可以在家學法煉功,覺得這樣在自己身邊更放心一些。母親照樣做著她之前所做的跟大法有關的事。

第二年,也就是二零零零年冬天,母親去北京為大法說話,沒敢告訴我們,事後她說當時也有好多顧慮,擔心父親、擔心我和孩子,又怕我們阻攔她。很慶幸,幾天後母親安全回來了。

不解母親為何冒險上北京

不久,靠近大年了,我知道母親又要去北京,怕母親被抓的心,使我失去理智又哭又鬧,擋在門口不讓她走。後來母親還是出門了,我像瘋了一樣上火車站到處尋找。

那時全國迫害形勢很嚴重,央視廣播很恐怖。看到父親憔悴的面孔,成天倚坐在床頭徹夜不眠,孩子沒人看,我的工作咋辦?此時焦頭爛額的我不理解母親的做法,怨恨過她。

大約半個多月後,臨近過大年,母親原單位領導通知父親去北京接被綁架的母親。幾經周折父親把母親接回家。我卻冷言惡語地數落了她一頓。我說:「妳不管我爸了嗎?妳不管孩子了嗎?妳不要這個家了嗎?」

母親平和地說了一句:「讓妳操心了,我對不起你們。」不知為甚麼,我聽了後更來氣了,但是母親一邊跟我道歉,一邊告訴我為甚麼要去北京。

母親說,做人不能忘恩負義,大法給了她一個健康的身體,還明白了做人的道理,當大法遭受污衊時,怎麼能在家裏偷偷學而不出去,為師父、為大法說一句公道話呢?古人不是有句話叫「一日為師,終生為父」嗎?

雖然還在生氣中,母親這麼一說,我又覺得有道理。

後來我知道母親在天安門廣場打「法輪大法好」的橫幅時,被警察打倒在地,用腳又踹又跺,把母親踹得遍體鱗傷,腳不能走路,晚上關在郊區的空屋裏。

因為母親不說姓名、是哪裏人,她被揪著頭髮打倒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整夜不讓睡覺,也不讓起來,警察們邊吃西瓜邊拿著刀子在母親頭前比劃:「不說就捅死你!」

第二天早晨,來接班的警察才把她從地上拖起來。起來後,母親全身僵硬,手指不能彎曲,頭髮落了一地。之後被我家所在地區駐北京的公安警察劫走,關押在他們臨時的駐京所在地。母親整天戴著手銬腳鐐坐在警察床鋪的夾縫中,不能睡覺,不給飯吃……

中共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所實施的種種酷刑演示圖:老虎凳、暴力毒打、死人床(抻床,也稱五馬分屍)、電棍電擊、吊銬、灌食(鼻飼)、鐵椅子、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野蠻灌食、電棍毆打等。(明慧網)

慢慢理解法輪大法是正法

為了信仰,母親遭受那麼大的痛苦而又無怨無悔。我看到了迫害者的邪惡、修煉人的大忍之心和堅如磐石的意志。母親沒有錯,母親太了不起。一想起這些我打心裏難過,為當時不理解、不冷靜說出那些傷害母親的話,深感慚愧和內疚。

二零零一年春天,父母帶著我剛滿兩歲的孩子回老家,被當地的610(中共專職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綁架到洗腦班。那時我已經慢慢地理智起來了,也會思考了,身體健康固然重要,但信仰更重要,也漸漸理解母親修煉過程中的艱辛和不容易。

所以這次我沒有怨言,雖然一會兒擔心母親,一會兒又擔心孩子,但已經能冷靜面對了,知道邪惡對不放棄修煉的人的迫害是無孔不入,我從此也開始堅強起來了。

二零一二年,母親在我所在的城市再次被綁架。國保大隊長領著八、九個人闖進家中,翻騰了一上午,抄走了母親做資料用的所有耗材、機器和孩子學習用的電腦。孩子中午放學回家的時候正好碰上,她哭著要求這些警察把她的學習資料從電腦上複製下來。

孩子在我的母親的養育下,從小學大法,我也非常支持。孩子上一年級要集體入少先隊之前,母親去找孩子的班主任老師,講大法真相和為甚麼不入少先隊,老師很痛快地答應並說要徵得校長同意。兩天後班主任告訴說校長同意了。

當時家裏其他人心裏還有點不踏實,怕影響孩子的學業等。其實甚麼也沒受影響,而且孩子學習成績一直名列前茅,是老師最喜歡的學生,也讓我很省心,更加相信法輪大法是正法。

在這近十年,我雖然沒有真正走入大法修煉,但母親把《轉法輪》這寶書送給了我,並給我看師父發表的新經文。特別是當我看了《九評共產黨》一書後,更加明白了真相。

長銷書《九評共產黨》熱賣,助民眾認清中共。(博大出版社)

修煉真善忍沒有錯

母親被綁架後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於是我天天到派出所、國保大隊去要人,遭到國保的非法拍照和多次恐嚇,我沒有懼怕。因為我知道大法沒有錯,母親沒有錯。

有一次通知我全家去看守所見母親,到那一看,門口橫幅標語布置得冠冕堂皇,原來叫我們來是讓我們配合拍照,宣傳中共的「偉光正」。我們不配合轉身就走,寧肯不見母親,也不能往明目張膽迫害正信的人的臉上抹粉。

幾天後,我要求去看守所見母親,在接待室我要求所長把攝像和錄音的設備都關了。母親告訴我:媽媽修煉真善忍沒有錯,非法關押好人是他們在執法犯法。直起腰來做人,正面告訴妳老闆,讓他了解大法,理解妳的暫時處境,以免影響單位的工作。

我照母親的囑咐做了,果然老闆非常理解並同情,這樣我一邊堅持工作一邊去公安要人,母親也很快就回來了。

結語

經歷了母親這些年的風雨歷程後,二零一七年我真正恭恭敬敬地捧起《轉法輪》,如飢似渴地學起來。晚上去父母家一起學,早晨一起晨煉。一家人在一起學法煉功,我真的太幸運了!好幸福!

母親堅信大法、證實法的感人故事,使我只是從感性上知道大法好的人,在理性上有了認識。大法不只是祛病健身,他有更深的內涵──使生命返本歸真。

▌在線閱讀各語種《轉法輪》:https://www.falundafa.org/
▌線上免費學習班 :https://chinese.learnfalungong.com/

【延伸閲讀】
我那「女漢子」般母親的故事
人生在世 由不得人不信哪
一路顛簸一生苦難 這位農村女性如何翻轉命運
人來一世圖個啥?答案在我家
病魔纏身苦尋道 終聞大法獲新生
母親終於擺脫附體 找回真正的自己

【兔年吉祥】
文化長廊系列文章(一) 元宵節詩話五福怎樣臨門「過大年」不是「春節」
文化長廊系列文章(二) 中華茶文化淺説《防疫養生歌》艱辛之年如何過?
文化長廊系列文章(三) 新年話「福」琴棋書畫漫談「臘八」的由來

【新年送福】
歐洲篇—法輪功在加勒比群島受歡迎
北美篇—紐約兔年大遊行 美華人:法輪功在拯救人類
日本篇—大阪年度慶典 民衆學煉法輪功
澳洲篇—法輪功學員受邀節慶表演 觀眾喜愛

明慧網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9/7/12/母親的堅信使我走入大法修煉-389870.html

(本文主圖來源:pixabay)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推開明慧之窗,為心靈充實光明與智慧。

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