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疫情簡訊(23.01.26):「今年過年不是拜年,而是奔喪」

中國疫情簡訊(23.01.26):「今年過年不是拜年,而是奔喪」

文/明慧網通訊員(明慧之窗記者宋蒖琂編輯)

「今年過年不是拜年,而是奔喪。」紐約的程先生,從北京的親戚那裏聽到這句話。他還從中共中央衛健委官員那裏得知:光是中共黨員就已經死了百分之十。

程先生的太太是北京人,太太在北京的親戚已經去世了三個。他的一個朋友住北京房山區,一家死了五個老人,其中一個還是公安局的副局長,但五個人迄今沒能火化,已經託人走後門插隊,仍要等三個月才能輪到火化。

根據大陸媒體的報導,近期有大量身為中共黨員的專家學者、演藝界人士、名人、官員密集病逝,扎堆死亡。

程先生說:「三年有沒有死四億人?海外有些人質疑,但我是相信的,中國的殯葬業者其實很清楚,大陸很多人都相信這個數字,因為他們的家人、朋友、鄰居、同事很多都走(去世)了。疫情可以用『橫掃』來形容。」

英國廣播公司(BBC)表示,他們深入採訪了山西省北部,發現了死亡人數不斷上升的跡象。

中共將民眾搶菊花祭祀說成瘋狂消費過年

二零二三年一月二十二日大年初一,湖北武漢市成為「花城」。一段視頻中,一位女士驚呼:「天哪,滿大街都是菊花……」

法新社記者一月二十一日來到武漢,看到當地居民湧向花市。張先生懷抱著滿滿的菊花說,因為病毒,今年朋友和家人都離開了,「我們的習俗是在除夕午夜後,帶著香火和鮮花去拜訪那些有親人過世的家人。」攤主陶女士說,現在有很多人買他們的花,「因為近年來有很多人死於新冠,所以我們的菊花賣得很好。」她還說,她的顧客比去年多,以至於不得不在除夕夜加班工作。

二零二一年中國傳統新年期間,武漢花市也曾一度熱銷到斷貨。當地黨媒宣稱花市火爆是因報復性消費,遭到網民揭露和痛批:「黨媒喪盡天良,將民眾搶菊花祭祀離世親人,變成民眾瘋狂消費過年,為當局作宣傳。」

在中國生活過多年的美國作家韓秀女士在接受自媒體人方菲採訪時透露,武漢一位了解內情的朋友在去年十二月中旬通過加密的方式告訴她,在這波疫情中,武漢有2/3的人感染、約1/4的人死亡,情況極其嚴重。

關於中共突然解封真相

《瘟疫有眼 只傷中共》一文指出,二零二二年底,中共在自知失控、再也掩蓋不住的情況下,才突然放棄持續了三年的疫情清零。以下是幾個地區十一月至十二月五日的情況:

二零二二年十一月,甘肅蘭州七里河晏家坪一個陽性患者開車撞死了5個人,事發地點是一個公共停車場。

山東省官媒公開稱二零二二年十二月五日起全面解封,讓當地民眾感到十分不解,因為之前的二零二二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山東省還高調宣稱投資230億元建119所容納20萬人的方艙醫院;關鍵是,二零二二年十二月五日,山東省各地都有大量的陽性出現,而且是三年疫情最嚴重的時候,但各區市隱瞞真相。

其中,濟南、聊城、臨沂、青島等地最為嚴重。青島即墨服裝市場二零二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大規模爆發,但是當局惡意隱瞞,僅僅報出一例。青島市二零二二年十月三十日的婚宴回門宴,疫情大規模爆發,至今沒有告知民眾;據稱新浪是公安界的,新娘是教育界的,兩人家庭及職位都比較高,所以至今青島市一直隱瞞。當時山東省已經幾乎半癱瘓。

在那樣的時刻宣布解封,是政府沒錢了還是故意放毒?百姓議論紛紛,怨聲載道。

同樣,二零二二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之前,桂林疫情就大規模爆發了。新建方艙爆滿,大量人員被拉往陽朔等其它縣隔離,臨桂區禁止人員出入。

緊接著,疊彩、秀峰、像山等區疫情爆發,地方政府違規封區封城停課。因中央政府新規不准層層加碼抗疫封城封路停課,地方政府就不敢公開發布封城封路停課消息。為了欺騙社會,地方政府叫老師通知學生時不得發文字信息,要一個一個學生打電話通知;害怕學生家長電話錄音留下證據,也有採用微信語音通話的方式通知學生的。而且通知中不得用「停課」字樣,而是說「居家健康檢測」。對此,當時人們就非常恐懼,在微信群裏談論、商量如何逃離。有些知道內部消息的人就提前紛紛逃離市區躲到鄉村或其它地方。

過去一個多月全中國範圍死亡實際情況驚人

上海作家顧北在微博上寫道,她等了近兩個星期才將她的母親火化,殯儀館無法告訴她何時安排儀式。她沒有說明她母親的死因。

過去一個月多以來,中國大小醫院擠爆,醫護人員普遍帶病上崗,各地的殯儀館和火葬場也因染疫死亡病例暴增、無法及時處理大量屍體而不堪重負,農村各地出現新墳。在中共放棄清零政策後的一個月內,有30名最頂級的科學家──兩院院士去世,死亡率高達1.70%,這些較普通人享有更優質醫療資源的特殊群體都有如此高的死亡率,可以想像全國範圍內死亡人數會多驚人。

一位老家在江西省的一個小縣城的李先生說,前幾日回老家時見到了兒時的一個老鄰居龍某(化名),是副局長,三年來都負責該縣的新冠檢測、治療和死亡人數的統計上報等工作。聊天中說到,國家衛健委通報從二零二二年十二月八日至二零二三年一月十二日全國醫療機構發生在院新冠病毒感染相關死亡病例59938例,龍某情緒很激動,瞪著眼睛大聲說道:「假的、全是假的!那個公布的死亡人數全是造假的。我告訴你……原來全縣每天只死亡10至15人左右,現在光新冠死亡人數每天就有60至70人左右,從去年十二月八日至今年一月十二日,我們縣在院新冠死亡人數已超過2000人,全國往少說也得有好幾百萬人吧,怎麼可能只有59938例呢?! 」

龍某還表示,中共就是結黨營私,根本不顧老百姓的死活,這些醫療系統的基層官員也根本無所適從。有一位專門開車給縣殯儀館運輸用來火化屍體的燃油的司機說,過去只需幾天運輸一次,現在每天運輸還供應不上。可想全縣死亡的人數有多少!還有一位退休副局長的夫人說:從政府部門流出的消息說,全縣新冠病毒感染死亡人數已達10000多人。很多患者沒上醫院,是死在家中的。

據山西省晉南地區的一位消息人士說,在中共掩蓋不住、被迫放棄新冠疫情管控之後,周圍村鎮死亡人數可謂直線上升。雖然具體人數沒人統計,但一些具體現象仍能說明疫情的可怕。比如,製作「墓頭」(當地家鄉話,棺材的意思)的廠家,全部處於超負荷工作狀態。許多人家急於為逝去的親人斂屍,但都無法及時買到棺材,都得要排隊等上好幾天才行。有的甚至私底下給工人塞錢加塞製作,一個「墓頭」多給五百元,這樣工人一天製作兩個的話,一個月就能額外多掙三萬,但工人現在都不願意接這個錢,主要就是因為忙不過來。

註銷戶籍的人數同比增加三至五倍

趙紫陽前幕僚鮑彤之女鮑簡女士一月十八日發推文爆料:北京「拉遺體的車是民政部門調集來的社會車輛,別克GL8拆掉後排四個座位,墊塊木板放棺材,從外邊看不出是靈車。」 鮑簡在推特上透露,(本輪疫情中去世的)老幹部的名字如果在「革命公墓上牆」需要排隊一至兩年。這裏「上牆」是指骨灰封進八寶山骨灰牆的格子裏,格子外刻上名字鑲嵌相片等。從一九九二年開始所謂「八寶山革命公墓」安葬骨灰的範圍從縣團級調整為司(師)局級以上領導幹部。

鮑簡此前一月十三日在推特發帖說:「北京一個月死了幾十萬人,市政府還敲鑼打鼓開表彰大會。簡直不要臉透了!一個月不到,身邊朋友或其親人走了17人了,這在我一生中都聞所未聞,莫不是又趕上千年一遇的事?北京你怎麼向市民交代一個月之內90%人感染病毒的魔鬼速度?從一開始的90%無症狀到現在90%有症狀,且10%重症?」

一網友跟貼,「我就在北京,您說幾十萬這個數字可能有點保守,我估計得上百萬。」

據江蘇醫療界人士王寧一月二十五日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披露,根據醫療系統及民政部門的內部數據,二零二二年十二月初至今,註銷戶籍的人數同比增加三至五倍,在部分地區更多:「比如說這個城市本來一個月死100人,現在基本上要死300到500人之間。我有些朋友是公務員,他們要去辦理戶口註銷,數量是平時的三倍。我聽到外地的做殯葬生意的說一些相關數據,差不多是四到五倍。」 王寧說,中國二、三線城市的醫療條件差,死亡人數更高。

大紀元獲得的內部文件顯示,江蘇南京市染疫死亡高峰時,死亡人數是平時的6~7倍。南京成立遺體處置專班,對火化、殯葬數據嚴格保密。南京居民王先生一月二十三日對大紀元表示,「之前醫院住不進去,反正是每天都有老人去世。年前我那個社區書記說,走了不少了,每天都有人去他們那裏辦手續,肯定是又走了不少。人死以後要去辦手續,社區領導要去銷戶,他說每天都是7、8個,8、9個。」

中國著名影視編劇、導演付寧,因突發疾病於二零二三年一月二十三日在北京病亡,終年55歲。在付寧病亡之前,大陸已有多位導演死亡。如上海電影製片廠導演陳蟬,54歲的獲獎電影導演王景光,執導多部歌頌中共影片的著名導演韋廉等。他們多數是中共黨員或替中共站台人員。

英國期刊《經濟學人》一月十九日再次警告說,病毒已經傳遍了中國大部分地區,第二波疫情恐更致命。《經濟學人》的專欄作家在近期訪問河南省魏集村時,也被醫生告知,90%的當地人都感染了COVID病毒。「中國真實的(死亡)數字要高得多」,《經濟學人》說,「即使中國的感染已經達到頂峰,事情可能仍然會變得更糟。」

【延伸閲讀】
瘟疫有眼 只傷中共
疫情之謎:百年迷障的延續
中國疫情簡訊(23.01.17):全國兒女「和死神搶父母」
大陸疫情 三年死亡人數超過四億

明慧網原文:
https://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23/1/24/二零二三年一月二十四日疫情簡訊-456061.html

(本文圖片來源:明慧之窗)

世局紛亂、災異頻仍、真假難辨⋯⋯
尋覓中,推開明慧之窗,為心靈充實光明與智慧。

感謝您支持明慧之窗!

Ads